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九十章 深夜捉奸
    北冥倾绝见她对他笑的明媚无比,他也跟着他笑了,一笑万物失色,连阳光都暗淡了许多。

    萧南屏一愣后,便黑了脸,在这人面前,她以后是不是连陪衬都做不起来了?

    老威王在一旁看的仔细,这鬼丫头是要算计他大孙子啊?就是不知道,她准备多少钱一斤卖了他大孙子呢?

    萧南屏转头看向抹胡子的老威王,一老一少对视嘿嘿一笑,越看越像亲祖孙。

    北冥倾绝忽然觉得脊背上窜过一股寒流,他眉心微蹙,看向这笑得无比阴险的一老一少,心中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老威王捋着胡子,假装威严的咳了声道:“雅岚,你不是有东西要送给南屏丫头吗?东西呢?”

    北冥倾绝本就不善与人耍心眼儿,丝毫没觉得他祖父这是故意在分散他注意力,而是真从怀里掏出一物,用绣着墨竹的白色帕子裹着,很是珍惜郑重的递给了她,低头望着她说:“这是另一只簪子,与之前的翡翠簪是一对儿。”

    萧南屏伸手接了他的礼物,素手轻柔的掀开拿方素帕,纤指拈起那支白玉无瑕的玉簪,看了看,便伸手递给了她,微歪头笑说:“头上的簪子是我自己戴上的,这一支……我要你给我亲手戴上。”

    北冥倾绝低头望着她灵动似水的眼眸,唇边浅笑又温柔浮现,他伸出修长如玉的手,玉指拈起那支白玉簪,抬手为她戴着了髻边。恰好与翡翠玉簪相配一起,白的如雪,绿的如水,相得益彰。

    萧南屏又愣神儿了,之前没有玉来做对比,所以,她从不知一个男人的手能美成这样,肤色真是细腻莹白的可比羊脂美玉了。

    修长,莹白,仿若透明的一双玉手。

    就是掌心微有瑕疵,因练武缘故,有着薄茧,没有读书人的手那么掌心细嫩柔软……

    是夜,万籁俱寂,月黑风高,最适合杀人放火,偷鸡摸狗。

    萧南屏刚一身夜行衣出了无忧水榭,便被一抹修长如竹的身影给拦住了。

    北冥倾绝一手握剑挡她去路,银色面具泛着清冷寒光,他薄唇启唇问道:“去哪儿?”

    萧南屏抬手拉下遮面黑巾,勾唇对他眨眼一笑:“也没想去哪儿,就想去夜探香闺瞧瞧你的娉婷姑娘,看是她美,还是我美。”

    “你美。”北冥倾绝不做犹豫的夸她,伸手抓住了她柔嫩细滑的小手,拉着她便向无忧水榭的九曲桥上走去。并且,又嗓音清冷的加了句:“她不是我的,你才是。”

    萧南屏在后“扑哧”声笑了,可就算他对她说了甜言蜜语,她今夜也不会听他的话,回去乖乖睡觉的。

    谁敢惦记她的人,她就要让谁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不管是何等身份的人,对她的人动了心思,就该死!

    北冥倾绝回头看向她冰冷的小脸,冷冰冰的再无往昔的顽皮嬉笑模样。

    萧南屏抬眸与北冥倾绝四目相对,她贝齿轻咬红唇,几分委屈道:“你要是拉我回去,就证明你是期待胡太后给你赐婚个大美人的。”

    委屈的语气,狡黠的眼神,北冥倾绝拉人的姿势一下就僵硬了。

    萧南屏见他一副想气又气不得的样子,忽然又是露齿一笑道:“瞧你这认真劲儿,我不过就是逼你陪我去胡闹罢了,你真以为我是那么愚蠢爱乱吃飞醋的小女人啊?”

    北冥倾绝眼眸紧锁着她含笑的眸子,她的狡黠和多变,许多时候都让他无奈又无措。

    萧南屏伸手反握紧住他修长有力的手,拉着他向前奔跑,脚尖轻点碧草地,携他手,一起飞向了夜幕中。

    ……

    夜风凉爽,虫鸣蛙叫声不绝耳。

    他们二人在黑夜中游荡,游荡到了一座官家府邸——东平郡公府。

    萧南屏与北冥倾绝悄无声息的进了这座奢靡无比的郡公府。

    因根不知那位胡娉婷小姐居于何处,二人只能在府中漫无目的的闲逛着。

    这东平郡公府的格局很是精致,假山流水为景,清河盘绕花园而行,汇聚成一片碧波荡漾的湖泊。

    湖泊上建有雅致小亭,亭中轻纱浮动中……似有人影一双,瞧着甚为亲密。

    北冥倾绝随她靠近湖泊旁的一座假山,在假山阴影遮掩下,他们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漆黑亭中的两抹人影。

    “一高一矮,高的身材修长,矮的小巧玲珑,啧!一男一女啊?”萧南屏一边偷窥别人幽会,一边还摸着下巴兴致勃勃的勾唇笑说:“你猜,这里面偷情的男女会是什么人?是奴仆和婢女?还是公子或小姐?”

    北冥倾绝微闭眸呼吸一下,睁开双眼,嗓音清冷道:“亭中女子,是胡娉婷。”

    “嗯?她?”萧南屏回头望着他,不解问:“你如何就确定是她的?”

    北冥倾绝低头望着她,声音清冷道:“百濯香为宫中妃嫔熏衣之用,胡太后曾赏赐给东平郡公府三个女眷过,一个是郡公夫人,一个是胡大小姐,还有一个,便是胡娉婷。”

    萧南屏眼底浮现了了然之色,郡公夫人与胡太后年纪相仿,定然不会有这般玲珑有致的婀娜身材。

    至于那位胡大小姐?人家早嫁人了,儿子估计都快能议亲了,怎么可能会深更半夜在娘家的湖心亭里与人偷情啊?

    呵呵!这下可真是乐子大了,胡太后这个女人,真是太会作死了,居然想让北冥倾绝戴这顶绿帽子?

    北冥倾绝瞪她一眼,也不知这样的腌臜事,有什么可逗她乐的。

    萧南屏伸手握住他的手腕,娇躯靠入他怀里,仰头唇贴在他耳边轻语道:“胡太后既然存心要送你顶绿帽子,你是想躲也难躲掉的。不如这样吧!咱们先下手为强,将这位胡小姐与她的情郎送到香闺绣床上去,也算是成全了他们这对野鸳鸯,你说好不好?”

    “好。”北冥倾绝一字出口,低头便含住她柔软的红唇,未握剑的手掌心贴在她后腰上,将她紧锢在了怀中,浅尝深品她檀口中的芳香甜蜜。

    萧南屏眼中含笑嗔他一眼,缓缓闭上眼睛,双手勾上他脖子,背靠假山,在深夜阴影中与他偷情亲热。

    ------题外话------

    二更来袭,么嘛么嘛!公主殿下,威王殿下甜美不?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