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九十四章 鬼王殿杀手又来袭
    萧南屏回头看了那幼稚的二人一眼,收回视线,与商海若勾肩搭背的没入了人群中。

    傅华歆一见他们都快没影儿了,他一拳打出,逼退了北冥倾绝,转身便飞檐走壁去追人了。

    北冥倾绝在后提剑缓步前行,虽然走的不快,可却远远就能看她们的背影。

    因为洛阳城的人,没人不认识北冥倾绝的,一看到他就立刻闪开了好吗?谁敢找死的挡这煞神的路啊?

    ……

    商海若对洛阳商户最为熟悉,她找到一家清静的酒馆,人少酒烈。

    萧南屏坐下来只喝了一碗酒,她脸颊就红了。

    商海若见她这般饮酒,便在一旁端碗劝道:“这酒十分烈,你还是慢慢饮比较好。否则,三碗后,你一定会醉倒的。”

    萧南屏也是喝了一碗酒后,才发觉这酒有多烈的。后头,她就不敢喝的那么猛了。

    傅华歆和北冥倾绝杠上了,本来就不和的两个人,在酒桌上更是苦大仇深了。

    萧南屏皱眉看着他们,真想让洛阳的姑娘们来看看,他们风华无双的丞相和冷酷无情的将军,此时是个怎样幼稚鬼的模样。

    商海若是个斯文的人,无论身处何等喧嚣的地方,她都自从容淡然。

    而无论她是执杯品茗,还是端碗喝酒,举止都是那般斯文尔雅。

    萧南屏一手托腮,一手端碗喝酒,她觉得,如果商海若不是个妹子,她不一定会看上北冥倾绝的。

    可惜了,这么优雅温柔的容王爷,她居然是个妹子,让她彻底死心了。

    ……

    等他们几人喝完酒,便勾肩搭背的一路走一路笑。

    然后,忽地一阵阴风起,杀气浓烈,使他们瞬间清醒。

    萧南屏靠在北冥倾绝身上,眯眸看着黑漆漆的前方,嘴角习惯勾起笑意道:“这么厉害的杀气,该不是那死老鬼来了吧?”

    商海若与傅华歆站在一起,这一清醒过来,才发现他们几人居然闲逛着逛着,逛到了一片茂密树林里来了。

    北冥倾绝把醉的最厉害的萧南屏,交给了商海若,重溟剑出鞘,他迎上了极速瞬移而来的黑袍鬼王。

    商海若半抱着站都站不稳的萧南屏,目光却是满含担忧的看着与鬼王交手的北冥倾绝,也不知他能不能打得过鬼王?

    “鬼王殿的鬼王,果然厉害,雅岚要赢他很难。”傅华歆在一旁观战道,紧皱的眉头,是对北冥倾绝的担忧。

    鬼王出行,怎可能没有小鬼随行?

    萧南屏转头眯眸看向一旁黑漆漆的树林,哪里的植被在动,有人来了呢!

    “南……”商海若只急喊出一个字,便立即闭嘴禁言,看着出现的那群黑衣人,她双眸也是一眯,素手紧握手中白玉扇,在萧南屏一手扭断一个黑衣人的脖子后,她便和傅华歆一左一右出手了。

    “樊彦?”萧南屏醉颜酡红的望着一丈处的樊彦,她手下意识往腰间摸,可摸了半天,也没摸到她的鞭子,只摸到了一把故作风雅之用的折扇?

    嗯,有总比没有好吧?凑合用吧!

    樊彦眯眸看向那个摆弄折扇的少年,陌生的人,却给他熟悉的感觉,真是太诡异了。

    萧南屏出手了,与樊彦斗在了一起,她嘴角依旧噙着一抹漫不经心的笑弧,眼中却是冰冷无情一片,手下招式更是简单粗暴,杀伤力加大。

    樊彦也是杀手,对方的招数,他一眼便觉得熟悉,这是杀手杀人的招数,虽然表面招式不同,可本源却是相同的。

    杀手的招式没有花招,因为,杀手意在杀人,需要的是最简练的招式,而不是如江湖侠士般风流雅俊的花招。

    这样简练的杀人招手,让他无比熟悉,可也因为熟悉,他才越感到惊心。

    对方到底是谁?为何会用杀手的夺命招式?

    萧南屏手中的折扇已经报废了,她从腰间取了一把匕首,与对方更激烈的生死杀斗起来。

    樊彦手中的刀可是精铁练成的,可对上对方手里的巴掌大匕首,却一下子便砍出了一个大缺口。

    萧南屏用的便是北冥倾绝送她的匕首,她也是第一次拿来用,没想到还挺顺手的。

    北冥倾绝已经和鬼王打斗着飞远了,傅华歆和商海若对付这些人也有点吃力。

    商海若是打小练武多年,可这几年行商太忙,武功早已是不练许久了,自然是生疏的很,对敌也是手脚僵硬的不行。

    傅华歆倒是有被他母亲隔三差五训练着,可他天生爱懒不肯吃苦,武功剑术皆不咋地,就轻功还行吧!

    麒麟和玄武今儿被勒令留在威王府保护老威王,朱雀又被萧南屏吩咐去做别的事了。

    所以,此时此刻,他们这三个人,醉的醉,笨的笨,不行的不行,一个能打的北冥倾绝……还被鬼王给拐走了。

    可以说,他们接下来真的可能会下场很惨。

    樊彦这次不是自己一人陪鬼王出动的,陪同一起来的还有七长老和六张老。

    鬼煞因为要一雪前耻,自然是也跟来了。

    萧南屏如今没了七星龙渊剑和鞭子在手,她一个人自然对付不了樊彦和鬼煞二人。

    可被缠着的商海若和傅华歆,又分不开身去帮她,眼见着她可就要悲催了。

    可忽然间,树林里响起凄厉的鬼叫声,还有女子嘤嘤的哭泣声……

    众人闻声皆是一怔,因为,四周涌现的阴冷风中,竟然漂浮着浓郁的血腥气。

    商海若与傅华歆对视一眼,他们二人最先动手,一人一脚踹向对手,在对手挡招之际,他们借力飞向了某个醉酒发疯的女人。

    萧南屏喝的很醉,杀起来如砍瓜切菜一般,麻木的像个杀人工具,一点人情味儿都好像没有了。

    萧南屏的脑子里的确空白的很,她什么都不记得了,只是闻着熟悉的血腥气,机械般的杀着人。

    商海若和傅华歆扑过去,一左一右拉住了萧南屏的手,把她拉着向后飞去。

    萧南屏听见有人在她耳边说话,说了什么她没有听清楚,只是对方提及了一个名字,一个让她心变得柔软的名字。

    商海若也不知道萧南屏在这种情况下,是否能听懂她的话,她只能尝试一下,说带她去找北冥倾绝,希望她能乖一点,千万不要把他们当做敌人给杀了。

    傅华歆见萧南屏居然真乖乖的安静下来被他们架走,他嘴角不由抽出一下。唉!果然,妖女也是有克星的。

    他们三人找了一个参天大树蹲着,真是蹲着,谁让萧南屏这么危险呢?他们根本不敢撒手。

    ------题外话------

    24号就要上架了,亲们不要养文哦,上架当天爆更三万字,么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