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九十五章 鬼王之死
    萧南屏头靠在商海若肩上,眯眸看着下边互相厮杀的黑衣人,嘟嘴嘟囔了句:“中邪了吧?”

    傅华歆在一旁瞪眼吃大醋,很想把萧南屏的头掰过来。

    商海若看向吃大醋的他,似笑非笑道:“你若是敢让南屏靠在你肩上,回头……雅岚一定会亲手砍掉你的肩膀。”

    傅华歆嘴角抽出一下,很想反驳一句,难道萧南屏靠你身上,北冥倾绝那个疯子就不会吃醋了吗?

    商海若读懂了他的眼神,微笑点了点头道:“还真是这样,雅岚不会吃我和南屏的醋,可却会吃你和南屏的醋。”

    傅华歆紧皱眉头,不太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笨蛋!”萧南屏头靠在商海若肩上,鄙视的看了一脸迷茫的傅华歆,撇嘴又骂了句:“猪一样的男人,笨死了。”

    傅华歆怒瞪眼看着她,恨不得伸手把她给掐死。

    “瞎眼豆虫,缺脑大头鱼,笨蛋傅华歆……”萧南屏靠在商海若怀里,闭着眼骂人,词儿还特别新鲜别致。

    傅华歆真气的要挽袖揍人了,这个死女人,是不是把酒水喝脑子里去了?居然骂他笨蛋?她还臭酒鬼呢!

    商海若伸手去拍拍傅华歆的手臂,无奈的笑看着他,都这个时候了,他这个清醒的大男人,能不能就不要和一个醉酒的小女子多做计较了?

    傅华歆受伤的扭过头去,觉得他失宠了,商海若要变心喜欢一个妖女了。

    商海若无奈叹口气,没去哄闹脾气的男人,而是低头去看下方的厮杀情况。

    这些身法鬼魅的黑袍人她认识,这是北冥家的幽冥人,应该是被雅岚派来保护他们的。

    萧南屏休息了一会儿,晕乎乎的大脑清醒了点,然后,她就睁开眼看了抱着她的商海若一眼,接着便是起身飞扑下去,一只脚踹了一棵树身一下,借力向北冥倾绝之前消失的方向飞去了。

    商海若担心的紧随其后追了上去,她这酒还没醒呢!乱跑乱撞上鬼王殿的其他人,可就坏了。

    傅华歆在后气愤的翻了白眼,无可奈何的也追了上去。

    萧南屏是心尖一疼,觉得有不好的事要发生,她才会这般急切的要找到北冥倾绝的……

    商海若追上来没多久,就把人给跟丢了。

    傅华歆在后赶来,见他们已经出了树林,前方不远处,似乎有灯火人家。

    商海若望着那边的灯火人家,又回头看看这片树林,总觉得是有几分眼熟的。

    “是怪医的居所,难怪树林里有那么多毒物。”傅华歆和商海若身上都带着香囊,香囊里有药,可以驱虫避毒。

    商海若望着那片竹林居所,皱眉低声道:“南屏身上没有香囊。”

    何止是没有香囊,她可还醉着呢!傅华歆挑下眉毛,心里是又幸灾乐祸,又有点担心那个妖女。

    虽然他是真不喜欢她,可要想到她会出事,他还是有点担心北冥倾绝会难过的。

    呔!他这就是犯贱吧?担心那个混蛋做什吗?是闲还没被他气死吗?

    商海若没去管内心纠结的某人,而是举步走向了那条路,走出三步后,便是拱手作揖一大礼道:“容王府商海若,求见怪医前辈。”

    那道路尽头的竹林在夜风中沙沙作响,房间里有人影走动。

    过了许久,对方才密语传言说了句:“他们去西方了,并未进古某的药庐。”

    “多谢前辈,打扰了。”商海若又是恭敬一作揖,之后才和傅华歆一起去了西方。

    傅华歆回头看了眼那座药庐,心下更觉得这位怪医性情古怪了。

    说个话还要密语传音,偷偷摸摸的,跟做贼一样,真是怪人。

    ……

    且说萧南屏一路寻来后,便看到鬼王与北冥倾绝俞战俞激烈,四周的草木被齐头削断,竹林的竹子被破坏了一大片,他们在断竹上对战,可谓之一步踏错,万劫不复。

    北冥倾绝在萧南屏出现的那一刻起,心便有点乱了。

    鬼王趁机一剑刺向北冥倾绝的胸膛,鬼面具后的眸底满是狠色。

    萧南屏脚尖一点飞身而起,她挥袖掷出竹叶数片,竹林间狂风打起,枯叶飞起聚而成龙,张牙舞爪的飞扑向鬼王。

    鬼王感到一股强烈的杀气扑面而来,他手腕一转,那一剑改刺向了那条枯叶怒龙。

    北冥倾绝的重溟剑穿过了鬼王的腰侧,在鬼王闷哼一声时,他的手腕便是一转,剑峰削向鬼王腹部,一招腰斩绝杀,代价是他腹部也中了一刀。

    “老夫年过半百,有你陪葬,不亏!”鬼王也是个狠人,他自知自己是活不了了,便忍着被腰斩之痛,将一把淬有剧毒的匕首,刺入了北冥倾绝的腹部,势要与对方同归于尽。

    萧南屏飞身过去自后搂住北冥倾绝,一掌拍开只剩下上半个身子的鬼王,抱着受伤中毒的北冥倾绝旋身飞落地面。

    北冥倾绝手中的剑已落地,这是他自十五岁后,第一次丢掉了手中的剑。

    萧南屏急点他多处穴道,自怀中取出随身携带的药丸,往他嘴里连塞了三颗,这才抱起他向竹林外飞去。

    商海若和傅华歆到了此地时,只看到鬼王尸首分家躺在那片断竹中,在断竹旁边的地上是染血的重溟剑。

    傅华歆走过去走过去捡起剑鞘和重溟剑,从上面血迹来看,北冥倾绝出剑杀人的招式不是快的,不然剑身上不会染上血迹。

    “这边有血迹,他们回怪医药庐了。”商海若站在一棵竹子旁,伸手摸了竹身上的残留的血,指尖瞬间发黑,她皱眉立刻运功逼散了毒气。

    傅华歆走过去,看了看,又看了看那竹身上的血迹,叹了声:“好厉害的毒,也不知这血是谁的?”

    “是雅岚的。”商海若眼眶泛红,望向他手中提着的重溟剑。这把剑,可是雅岚的命啊!

    傅华歆闻言便是脸色一变,他低头看着手中的剑,感觉手抖不受控制的在颤抖。

    “先去看看,南屏既然带雅岚去了怪医药庐,她就一定有办法让怪医出手。”商海若忍着落泪的冲动,转身向着他们走的路线飞去。

    傅华歆紧随其后,他手里还拿着北冥倾绝的重溟剑。

    重溟剑,北冥倾绝的命,他怎么就给撒手丢了呢?

    ------题外话------

    今天12点就手机推了,所以这几天不加更了,我要去整理下章节,然后24号上架,今天21号哦!很快就上架啦!亲爱哒们开心不?我总算熬出头啦!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