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九十八章 擦身啊!
    古谷走过去站在她身后,低头望着她头顶,皱眉道:“你是不是忘了天机子的话了?你一生若是无情,便可平淡安好一生。若你对谁痴情,此生必受其累。而北冥倾绝的身世,注定一生不得平凡,你……你当真还要坚持非他不可吗?”

    萧南屏随手加几根木柴,美丽的脸庞被火焰映照的泛着暖光,她漆黑的眸子里一片冷静,红唇轻启道:“天机子算无遗漏,他既然没有阻止我来北国,便是早知我与北冥倾绝是躲不开的命运。即是天意已定,我便顺应天命,一切随缘。”

    她曾经也年少轻狂过,可那逆天意的后果……她真不想再承受一次了。

    古谷见她如此执意,他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不过,最后他还是说了句:“如果你坚持要护他一辈子,那就请你提前做好准备。因为,天机子已经测算到,北国今年秋国内必会大乱,三王气数已尽,若不能生隐,便是死绝。”

    “嗯,我知道了。”萧南屏语气很平静,平静到让人觉得她有些淡漠。

    古谷无力的看她一眼,最后,还是拂袖而去了。

    这样的人,就不能沾染,一旦招惹上,一辈子都是甩不开的包袱。

    他当初是脑袋被驴踢了,才会去惹上这个魔女。

    ……

    北冥倾绝一直在床上躺着闭目养神,听到有加重的脚步声靠近,他连眼皮都没抬一下,那怕对方都坐在床边了,他依然那对方当空气。

    古谷气呼呼的坐在床边,怒瞪这个霸占他床榻的男人。

    北冥倾绝依旧在躺尸,他知道他伤的不重,可那怕是皮外伤,要是不好好养着,依然会愈合的很慢。

    而他?他一点都不想在这个药庐久待。

    只因,萧南屏和这个怪医的关系似乎很为亲密,不然怪医也不会轻易出手救他。

    当世五大名医,除了见死不救的死神廉渤,最难请的便是怪医古谷了。

    古谷原名吐奚谷,本为鲜卑族人,是在中原内乱时,与北国元氏一起来的中原。

    可就在十一年前,吐奚家族出了内乱,有一房的人全部死绝,古谷也就此离开了吐奚家族,成为了一个江湖郎中。

    在后来几年,江湖上便出现了怪医,与之前四大名医齐名中原塞外。

    古谷坐在床边,一坐就是两刻钟,腰都僵硬了。咳咳!他这算不算是吃饱了没事干,存心来这里找罪受啊?

    萧南屏端着一碗粥进来,见古谷坐在床边一手揉腰,她面无表情来了句:“肾虚肾亏赶紧治,拖久没好处。”

    “谁肾虚肾亏了?老子身体好着呢!一夜御七女都不成问题,你信不信?”古谷又跳脚炸毛,他的腰他也不揉了,怒瞪着某个前一刻贤妻良母,后一刻原形毕露的魔女。

    萧南屏对北冥倾绝肯定是温柔又体贴,至于对古谷?她没弄死他,已是最大的慈悲了。

    古谷盯上了萧南屏煮的粥,虽然都是白粥,可萧南屏煮的粥明显比他做的香多了。

    果然,论做饭,男人真比不过女人。

    萧南屏坐在床边喂北冥倾绝吃粥,卷翘的睫毛覆在眼睑上,她红唇微动语气轻柔道:“一会儿让古谷帮你擦拭下身子,如你有想方便的时候,也可以让古谷照顾你,反正他闲着也没什么事可做。”

    “喂!小魔女,咱们可两清了,你休想再奴役我,我死也不会屈服在你的淫威之下的!”古谷一副凌然不可侵犯的架势,那样子,绝对的宁死不屈。

    北冥倾绝依旧没施舍古谷一个眼神,他望着萧南屏,淡淡道:“我不要他伺候我,我要你照顾我。”

    “嗯?”萧南屏抬眸直视他面具后幽深的眸子,她嘴角微微扬笑道:“好,我亲自照顾你。”

    “嗯。”北冥倾绝得了她的承诺,便又垂眸安心的吃起粥来。

    古谷在一旁背靠着门,手捂着心口,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就差吐一口血给那个魔女看了。

    萧南屏一边温柔的喂北冥倾绝喝粥,一边又与古谷说:“锅里还有粥,饿了自己去盛。”

    “哦。”古谷虽然很伤心难过,可人是铁,饭是钢,他总不能和自己的肚子过不去吧?

    古谷离开后,北冥倾绝便有些不高兴的盯着萧南屏看,嘴唇紧抿,粥也不吃了。

    萧南屏舀一勺粥送到他嘴边,抿唇笑看他一会儿,见他坚决不长嘴,她故作无奈叹道:“威王殿下啊!朝廷还不差饿死兵呢!我这是请人救你的命,总不能让大夫饿着肚子为你疗伤吧?你放心,我还怕他会在给你治伤的途中忽然晕倒,因而耽搁了你的伤势呢!”

    北冥倾绝听了她这番清楚明白的解释,终于肯张嘴吃粥了。

    萧南屏多想冲他翻个白眼,可又怕惹他恼羞成怒,只能算了。

    北冥倾绝吃完粥,便又闭目养神去了。

    萧南屏端着空晚去了厨房,看了站在灶台边吃粥的古谷一眼,便去收拾锅碗瓢盆涮洗了。

    古谷舀了勺粥吃进嘴里,看着她忙碌的背影咋舌道:“萧南屏,你说你是有多欠他的,才会被他这样吃的死死的?”

    “鬼王要杀的是我,他却为了我差点丢了性命,我欠他的是一条命,只能拿一辈子来赔,懂吗?”萧南屏把锅刷干净了,碗也洗了,双手滴答着水,她回头白一眼古谷,便转身提桶去外头井边打水了。

    古谷端着碗,走到门外,靠在廊檐下柱子,吃粥盯着她打水的背影,眼中浮现一抹深思。

    萧南屏打了两桶水,两手各提一桶水,轻轻松松的走向厨房,路过古谷身边时,她双眸冷眯勾唇道:“你敢到他面前胡说八道,我就让你变成阉人。”

    古谷下意识想拢腿,眼神惊恐的望着她笑意盈盈的眸子,脊背上直窜一股冷气上去,他忍不住打了个冷战。等他从惊恐中回过神来,那赤裸裸威胁他的小魔女,已经开始添柴烧水了。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这待遇的差别也忒大了吧?

    哼!对那个男人就温柔体贴千依百顺,对他就是凶神恶煞半点好脸色也没有。

    唉!苦命的他,就没有那英雄救美,得美人感恩以身相许的命啊!

    萧南屏烧好了热水,便去帮北冥倾绝擦身了。

    古谷在院子里又被气的肝儿疼,这差别待遇……也太过分了点吧?

    他当年就耍贱摸了她一下下小手,她就害得他做了快三年的小孩子。

    如今,她她她居然帮一个男人擦身,还那么心甘情愿,这这这让他如何不痛彻心扉啊!

    萧南屏帮北冥倾绝擦身途中,自然有意外之事发生……

    ------题外话------

    今天中午上架,早上先来一发小更,中午有两大更,降落三万字肥章哦!还有,上架公告已发,亲亲们请看清楚内容奖励哦~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