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一百零四章 丽水夫人
    而在刘腾出宫宣旨时,宫中发生的一些事,已经全部传到萧南屏耳朵里去了。

    萧南屏听完麒麟绘声绘色讲的这些事后,只觉得这对母女……嗯!很让人无法用词汇来描述。

    北冥倾绝就不爱听这些腌臜事,他挥手让麒麟退了下去。

    商海若在一旁饮茶苦笑道:“纳了这样一个女人,又生了这样一个女儿,父亲若是尚在人间,也会因今日之事被活活气死吧?”

    “大伯是个理不清后院的,不然在他生前,也不会总后院失火了。”傅华歆端杯摇摇头,对于商海若那位父亲,那可真是一言难尽了。

    “呵呵,你这样说你未来岳父大人,就不怕阏辰会生气吗?”萧南屏在一旁一手托腮,一手端杯饮茶说,摆明要挑事看热闹。

    傅华歆白玉似的修指端着秘色瓷杯,没好气瞪她一眼道:“你以为人人都像你那般小肚鸡肠吗?”

    “是不是小肚鸡肠的人,听人如此说自己的亡父,心里都不会高兴的。”萧南屏挑眉笑看向傅华歆,摆明是在故意气的他发怒炸毛。

    商海若伸手按住傅华歆要掷杯的手腕,极为无奈的苦笑道:“二位,你们能放过彼此吗?还有先父,他老人家已经入土为安许多年了,咱们就别气的他踹棺材板了好吗?”

    萧南屏颔首微微一笑,颇为给商海若面子,立马转移话题道:“这事与我们都无关,就不必去管它了。不过,八月十五,胡太后可是年年会举办中秋夜宴的,到时候会出什么事,可不是我们能预料或阻止的。”

    “南屏说得对,中秋夜宴,是最容易被人下手的时机。”商海若对此也颇为忧虑,就怕夜宴时会出一些让他们防不胜防之事。

    傅华歆与北冥倾绝对视一眼,而后压低声音对他们说:“在进宫赴宴之前,最好我们每人都服一颗解毒丸。而在十五之前,我也会接我母亲回城,有我母亲陪同咱们一起入宫赴宴,会安全许多。”

    “二婶肯回城就好了,有二婶在,咱们也就不用怕胡太后出幺蛾子了。”商海若欣然笑说道。

    北冥倾绝对此也点了下头,显然他们所有人,都对傅华歆的母亲信心很大。

    萧南屏对于傅华歆这位一心修仙的母亲,也是很好奇的。

    听说,这位丽水夫人还是未绝色美人呢!

    嘶!如此一来,可能被胡太后邀入宫中赴宴的曲莲,岂不是又要多一笔“风流史”了?

    傅华歆被萧南屏诡异的眼神,看的浑身发毛。

    商海若对于傅华歆的忽然靠近,她还不由自主的心大跳了一下。当看到萧南屏那诡异的眼神后,她便是好生的哭笑不得。

    这二人天生就有仇,见面就分外眼红,偶尔还会兵刀相见。

    北冥倾绝伸手把萧南屏搂紧怀里,唇贴在她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话,满意的看到萧南屏红了脸颊,丢给了他一个嗔怒的眼神,回头就推开他起身跑掉了。

    萧南屏才不承认她是落荒而逃呢!她只是要去找曲莲弄点药丸送他们而已。

    傅华歆眸光幽幽的打量着北冥倾绝,深觉北冥倾绝今儿是被鬼上身了。

    北冥倾绝看到傅华歆竟然要平安符拍他额头,他抬手一挡,没好气的推开了傅华歆的爪子,提剑起身走了。

    傅华歆看了眼手里的黄纸红字平安符,转头对商海若说道:“我娘说得对,咱们身上都该常年佩戴着平安符,以防鬼邪之气入体。”

    商海若哭笑不得的看着他说道:“季,你不能因为雅岚调戏南屏一句,就当他是被鬼上身的。”

    “他那不是调戏,那是耍流氓。”傅华歆一回想刚才听到的那句话,便心里越发觉得北冥倾绝是被鬼上身了。

    而且这个鬼还是个色鬼,因为那说的话太下流了。

    商海若无奈一笑不说话了,起身也向着花厅外头走去。

    唉!雅岚不过就说了一句“再让我吃醋,我就吃了你”罢了。

    这样的话根本连调戏都不算,最多就是情人间的打情骂俏罢了。

    傅华歆紧握手中平安符,起身追上商海若,极为严肃的说:“等我娘回城后,一定让她开坛做法为雅岚驱驱邪。”

    “呵呵,你还是放过自己一马吧!”商海若与他并肩而行,脑海中回忆起他们小时候的一些事。

    记得自打三叔没了,三婶殉情后,二婶待雅岚便比季好了。

    每每雅岚和季发生争执,二婶总是会偏向雅岚,然后把季狠狠揍一顿。

    也是因为这些事,季才会从小到大就非常讨厌雅岚。

    所以,如果季去二婶面前说雅岚中邪了,回头肯定又要免不得要被二婶暴揍一顿。

    傅华歆一想到自己的娘疼北冥倾绝如宝,看他却如草,他就恨不得找上北冥倾绝,和那家伙狠狠打一架。

    可恶!这个臭小子,打小冷冰冰的像块冰,一点都没瞧出哪点讨人喜欢了。

    可是,他娘就是中邪似的喜欢那小子,连他这亲儿子都一直得靠边站。

    “雅岚打小模样就好看,那怕他不爱笑,也是惹人喜欢的。”商海若看向一脸醋酸样儿的傅华歆说道。

    其实,雅岚还有一点讨长辈喜欢,那就是他不喜欢说谎,为人很诚实。

    而季打小就聪明伶俐,心眼儿太多,总让人觉得他像个爱说谎的小骗子。

    傅华歆又气的肝儿疼了,北冥倾绝就是他克星,有北冥倾绝在一天,他就别想有出头之日。

    可恶!他早晚要把这小子嫁出去,远远的嫁出去,最好是远到他们永生再见不到的地方。

    商海若望着傅华歆气呼呼前行的背影,唇边笑意渐淡去,心中不由苦笑。刘蕊儿虽已被逐出家族,可她曾经毕竟是商家人。

    如今惹出这样的丑事,商家又怎会半点不受连累?

    唉!罢了罢了,她已背起商家多年,如今既然决定放下了,那就什么事都不要多管了吧!

    ……

    八月十五,在刘氏母女被胡太后凤颜震怒下发配边疆后……

    就在昨夜,长乐长公主便骤然死在了自己寝室的床榻上,死因是为猝死。

    至于胡娉婷?在小产损坏了身子后,经几位太医一番诊治后,得出的结果,便是她以后都很难有孩子了。

    这一局,可说是,所有人都丢人现眼输得一败涂地了。

    只有一个人,她冷眼旁观着事态发生出轨迹,到了最后,却一点都没有受到丝毫连累。

    崔雪,一个从一开始就冷眼旁观的受害者,没有人会去怀疑她就是这一切事情的谋划幕后人。

    只因,她是贵族中夫人小姐眼中恭顺公婆的好媳妇,也是洛阳城人眼中贤良淑德的好妻子,更是一个一而再被夫君辜负的可怜女人。

    无论是刘蕊儿这个勾引她夫君的狐狸精,还是胡娉婷这个奉子嫁入府内的小妾,对她这个正室,一直都是极为的欺负不客气的。

    而她崔雪,自有她清河崔氏女儿的傲气,从来都不屑与这两个女人去斗争什么。

    也是因为崔雪这一贯冷若冰霜的性情,那怕有一些挑事精放出流言去中伤崔雪,洛阳城的人,也是没有几个人信这件荒谬的事。

    萧南屏对这位崔氏女,可谓是深为佩服的。

    这一箭数雕的计谋,当真是耍的太好了。

    “罗春可真是可悲,居然娶了这样一个不显山不露水的可怕女人。”傅华歆抱臂倚门而立,有些无聊的看着这几个人弄了一身面粉的在做月饼。

    商海若和萧南屏是真的在认真的做月饼,北冥倾绝则是在纯属凑热闹。

    萧南屏对傅华歆这等暗藏讽刺的话,她不认同的摇头道:“肃王爷这话说的可就不公平了,至少对崔雪是不公平的,对天下所有身为正妻的女人也是不公平的。换个位置来想一下,如果你们的妻子,和你们男人一样也娶个三妻四妾,还让什么小妾或外头的男人欺辱你,你会不会心生怨恨,因而去报复对方和那些三儿四儿呢?如果你说你不会,那好!我明个儿就帮阏辰找几个三妻四妾回来陪你……吟诗作对。”

    傅华歆被萧南屏这番话气的干瞪眼不敢反驳,因为,他无话能反驳萧南屏这些看似有点大逆不道的话。

    如果阏辰要娶三妻四妾,而他只是其中一个,那他一定会疯掉的啊!

    所以,崔雪做的还不够狠,她对元罗春和胡娉婷他们几个贱人,实在是太仁慈了。

    这要换了是他,他一定会找人阉了元罗春,再让胡娉婷与人私通苟且被人发现,给元罗春戴上一顶大绿帽子。

    最后,他还要把刘蕊儿挑断手筋脚筋,毁其容颜,将起丢到军营里去做军妓。

    萧南屏眯眸盯着傅华歆看,从对方阴冷的眼神中,她看到了变态的因子在兴奋的跳动。

    傅华歆抬眸勾唇冲萧南屏一笑,笑容冷酷又充满了变态的味道。

    北冥倾绝眸光冷冰冰的抓起一把面粉抛过去,彻底毁坏了傅华歆的变态气场。

    “北冥倾绝!”傅华歆当场气的暴跳如雷,怒扑过去,就和北冥倾绝开撕了。

    “混蛋!你竟然又弄脏我一身衣服!”

    “谁是混蛋谁知道。”

    “北冥倾绝,我要和你决一死战!”

    “你打不过我。”

    商海若和萧南屏在一旁淡定的看着这两个幼稚的男人,把好好一个厨房,给糟蹋成了垃圾场。

    心好累!她们这是找了个未来的夫君呢?还是一人养了一个熊孩子啊?

    ……

    虽说长乐长公主死在八月十四,可胡太后却依然坚持今日十五月圆的夜宴照常举办。

    而因为之前高猛和刘氏的哪点龌龊事,许多人都不想在这时候与长乐长公主府的人来往了。

    也是因着这个原因,长乐长公主府里那怕设着灵堂,也没几个人前去吊唁。

    高猛的儿子很是仇恨他的父亲,一是因为父亲把一顶打绿帽子扣在了他头上,二是因为他怀疑母亲之死和父亲有关,或者就是父亲害死的母亲,还把母亲弄成猝死在床榻上的样子。

    高猛心里也很是怕胡太后事后会追究长乐长公主之死,虽然人不是他害死的,可他当晚的确与妻子发生过口角,若是被有心人拿去做文章,那后果……他不敢想象。

    长乐长公主府中一片愁云惨雾,而宫中此时却是众人忙的脚不沾地,一片喜气洋洋。

    胡太后喜欢热闹,那怕只是一个八月十五的中秋夜宴,她也让人张灯结彩的办的热闹非凡。

    而在威王府里,也在发生着一系列让人啼笑皆非的事儿。

    傅华歆的母亲,先帝亲封的丽水夫人,此时正拿着一把藤条追着儿子暴揍呢!

    至于傅华歆挨揍的原因?那是因为他手贱的把北冥倾绝的汗巾丢臭水沟里去了。

    而那条刺绣精美的雪缎汗巾,恰巧是丽水夫人亲手给北冥倾绝绣的生辰礼物,去年的。

    傅华歆对着追他揍他的母亲,怨气颇重的吼道:“到底谁才是你儿子?有你这样偏心的吗?”

    给北冥倾绝绣的汗巾那叫一个细致精美,给他绣的汗巾……上面就一朵红梅,连个枝条都没给他绣。

    “臭小子,你是兄,他是弟,你让让他不应该吗?”丽水夫人长得是极美的,一袭灰蓝色轻纱大袖衫,满头青丝仅用一根桃木簪挽起少许,及腰的长发披在背后,在她脚下如风,轻盈挥动藤条教训儿子时,那叫一个美的飘逸灵动。

    “嘶!”傅华歆被抽了一下屁股,疼的他倒吸一口冷气,回头面对偏心无比的母亲,他更是愤怒一声吼:“又不是我要早生一年的!”

    凭什么?他和北冥倾绝又不是亲兄弟,他比北冥倾绝早生一年,就得非一直让着这个混蛋不可吗?

    丽水夫人一藤条又打在儿子屁股上一下,美目一瞪他道:“这事要怪就怪你那死鬼老爹,是他让你早生的,有本事你去刨他坟墓,把他从棺材里拖出来鞭尸泄愤啊!少在这儿冲老娘大呼小叫的,没规没矩。”

    他……傅华歆气的都快咬舌自尽了。他怎么会有这样的亲娘?居然刺激着他去……去挖他亲爹的坟墓?

    苍天啊!大地啊!老爹啊!你当初是不是鬼迷心窍了,怎么就给儿子我找了这么一个爱胳膊肘往外拐的娘啊!

    丽水夫人把藤条丢给了一旁候着的京墨,转身拍拍手,看向温和尔雅的商海若,笑的温婉又慈爱道:“季沈这孩子和小时候一样滑头,不打是不行的。不过,我身为他母亲,打在儿身,也是痛在娘心的。喏!我这里有瓶不错的金疮药,你拿着带他去厢房里上下药。记住了,这小子太狡猾爱装可怜,你可别被他趁机占了便宜。要知道,咱们女人要是婚前任他们男人胡来了,成亲后,可就越发难管得了他们了。这一点,二婶可是过来的苦命人啊!”

    傅华歆在一旁看的怒火中烧,一个没忍住,又冲他亲娘背后吼了一声:“我到底是不是你亲儿子啊!”

    丽水夫人这边刚自我怜惜一点点,结果就被儿子这声狮子吼坏了心情,回头丢给儿子一个冷眼,冷淡淡哼了声道:“你是不是我亲儿子,回头老娘和你滴血认亲一下,你就不知道了。”

    傅华歆气的朝天翻个白眼,他真是后悔把他亲娘接回城一起过节了。

    商海若怕傅华歆再和他母亲斗起来,只能忙走过去拉走了他,并且取了丽水夫人给的金疮药。

    萧南屏在一旁可是看戏看的目瞪口呆的,因为她就没见过这样的奇女子啊。

    人美的超凡脱俗像世外仙子,性格却古怪的像个邪道魔女。

    而且,她的言行举止,都与当今时代对女子要求的妇德礼法极为相悖。

    丽水夫人走到北冥倾绝身边,目光怜惜且慈爱,伸手将他的手握在双手里,柔声细语哄道:“好孩子,你别伤心,那汗巾丢了就丢了,回头二婶再给你新绣一块。这回二婶不给你绣百花争妍了,给你绣百鸟朝凤。刚好啊!你就抓了这么一只凤凰进笼子,可真真是寓意非常好了。”

    萧南屏嘴角抽搐一下,她一点都不想当这笼中的凤凰。

    北冥倾绝对这位一直待他极为慈爱温柔的二婶,也是很为尊敬的颔首低眸应道:“是,侄儿定会好好笼住自己的凤凰,绝不让她飞跑掉。”

    “哎!这就对了,男人嘛!就要好好管住自己的媳妇儿,绝对不能让她恃宠而骄踩到你头上去。”丽水夫人爱怜的轻拍着北冥倾绝的手背,心里啊!可疼这可怜的苦命孩子了。

    萧南屏也想朝天翻个白眼了,这位丽水夫人真是会因人而异。

    对商海若说女人不能对男人太宽容,要手段狠点让自家男人变成听话的老婆奴。

    对北冥倾绝却又说不能太惯着自家媳妇儿,要好好把媳妇儿管的乖顺听话,最好是逆来顺受。

    呼!此时此刻,她也严重怀疑傅华歆和北冥倾绝其实是小时候不小心掉包的了。

    只因这位丽水夫人对北冥倾绝已是疼爱到溺宠了,对傅华歆却是严厉的犹如那恶毒的后母。

    北冥倾绝对于丽水夫人又说的话,很是不赞同的摇头道:“二婶,我心悦她,想让她一直开开心心的,不想管她管的让她每日闷闷不乐。”

    “呃?”萧南屏还以为北冥倾绝会继续当乖宝宝呢!谁料他忽然会说出这样一番让她心里暖烘烘的话。

    丽水夫人对此倒是不曾露出一丝吃惊表情,而是拉着北冥倾绝的手,没原则的完全赞同道:“好孩子,你说得对,媳妇儿娶回家就是用来疼爱的。这一点,你二叔和季沈那臭小子,就不如你了。所以啊!二婶和阏辰那孩子,都是命苦的女人啊!”

    萧南屏眉头一皱,总算知道刚才她为何觉得听丽水夫人说话很诡异了。

    呵!傅华歆到底和他娘有什么仇什么怨啊?居然让他娘如此记恨他,明明早知道商海若是女孩,也一直瞒着他不说?

    丽水夫人当然早知道商海若是女孩了,毕竟商海若的生母死的早,那位商老夫人又不是个可靠的祖母。

    在商海若十四岁初潮的时候,还是她发现后,帮商海若处理的呢!

    不然,就商海若这个被当男孩子养大的姑娘,那会知道那次流血就是女子初潮啊?又哪儿去知道女子长大了就会月月来葵水啊?

    所以,最早知道商海若是女孩的人,不是萧南屏,而是丽水夫人。

    萧南屏总算是明白了,为何丽水夫人打一开始就不反对他儿子和商海若谈恋爱了。

    感情是,人家早知道她那糊涂儿子看上的人是女非男啊?

    呵呵,如此一来,她可是越发得同情傅华歆的低智商了。

    ……

    晌午的时候,大家就围桌一起吃了顿团圆饭。

    在桌上,丽水夫人的一些举动,自然是又给北冥倾绝拉了傅华歆那边的一堆仇恨值。

    商海若挨着傅华歆坐,一直在为他夹菜,就想安慰安慰他,让他千万别因为吃醋又惹的丽水夫人不悦,最后再落一顿好打。

    萧南屏坐在老威王身边,因为老爷子有血压高,又很贪嘴,她不得不好好监视老爷子,以防他贪嘴吃多这些猪肉菜肴,对他老人身体不好。

    北冥倾绝虽然一直很乖的在吃碗里堆积如山的菜,可心里……他有点消受不了二婶的慈母之爱了。

    就他这心声要是被母亲一直冷落的傅华歆听到了,傅华歆非得拿刀和他拼死一战不可。

    丽水夫人端杯敬酒老威王道:“二叔,侄媳多年不曾回城了,对您老也欠缺孝心,今儿借着大家共聚一堂的机会,侄媳便以这杯水酒向您老人家赔罪了。”

    “丽娘,你这话可是严重了。”老威王端起酒杯,饮下了丽水夫人敬的这一杯酒。

    别人不知她为何一直独居城外修仙,他老头子心里可是清楚的啊!

    都是万般无奈苦命的孩子,总因一些人和事而不得自由,且被人威胁着束手束脚的。

    丽水夫人饮了那杯水酒后,便把目光投向了萧南屏,美丽的脸庞上已没了慈爱温柔,只剩下一片冷然:“南屏公主,你待雅岚之心,到底有几分真?”

    萧南屏虽然不曾应对过这种家长要求她保证真心诚意的局面过,可是她对北冥倾绝的心是真的。所以,她坦然直视着丽水夫人的眼睛,十分认真回答道:“对于他,我是真心的,且以他为生命中第一重要的存在。”

    从她将贴身金丝软甲送给北冥倾绝开始,她的一颗真心,就已经全付交给北冥倾绝了。

    丽水夫人那怕听到萧南屏认真严肃的回答,可她依旧不怎么相信有人会如此轻易交出自己的真心。

    所以,她给了萧南屏一颗药丸。

    萧南屏接过那颗药丸,以手指碾碎丢掉,眉眼寒霜的冷视着丽水夫人,红唇勾起道:“夫人,用一颗药丸来验证一人真心,会不会太廉价了?”

    丽水夫人嘴角噙笑,对于这位性子直爽的公主殿下,她十分满意的抬手抚掌道:“好!不愧是雅岚看上的姑娘,果然是十足够味儿。”

    她可不是什么迂腐的长辈,对于小辈的亲事,她和老威王一个想法,只要他们这些孩子喜欢,无论对方是何种身份,他们这些做长辈都不会阻止。

    人这一辈子,就是要活痛快了。

    至于那些世俗礼法?还是让它们通通都去见鬼吧!

    “多谢夫人夸奖,我敬夫人一杯。”萧南屏端杯敬向丽水夫人,与对方碰一杯,一同仰头饮尽了一杯水酒。

    丽水夫人是真觉得这位南屏公主的性情不错,潇洒不羁之中,又有那么点狡黠邪气。

    非正非邪,亦正亦邪,不是循规蹈矩的人,也不是个不懂尊老爱幼的人。

    总之,这个姑娘很矛盾,有点可爱,又有点可恶。

    让人是爱也不得,恨也不得!

    一顿饭,虽然中间出了点情况,可结局还是一片欢欢喜喜的。

    年轻人吃完饭就不可能闲坐着陪老人家唠嗑,所以,他们四个一起去了王府的无忧水榭,而丽水夫人则陪着老威王回了松竹堂。

    ------题外话------

    作者会在本月到下月爆更,至于下个月能爆更到哪天,这就不知道了,我尽量多更,让亲们早日看上男女主洞fang那啥福利哈!嗯哼!大家也要加油追订别养文,小心错过第一波福利出炉哦~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