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一百零五章 中秋佳节鸿门宴
    松竹堂

    老威王在没有小辈在的时候,便让严管家在门口守着,他神情有些严肃的对丽水夫人低声道:“丽娘,有些事,季沈那孩子应该和你说了。而南屏丫头之所以还冒险留在洛阳,其中原因,便是因为她似乎知晓一些什么天机。”

    “当今之世能算出天机之辈,也只有那传说中隐世不出的天机门人了。”丽水夫人本是陈郡谢氏女,出身世家的她,却暗中拜了一位玄门高人为师。

    在她未成亲前,她也是能掐指推算出一些天机的。

    可在成亲破身后,她便连卜卦也不行了。

    那怕她在夫君去世后,便出城闭关修炼,也再不能准确的卜算出一些吉凶祸福之事了。

    若萧南屏真有这个能预知祸福的本事,那她一定与天机门有关系。

    “南屏丫头极善布阵,特别是幻阵,比叶上珠还要更胜一筹。”老威王虽然不疑萧南屏对他大孙子之心,可心里却是极为好奇萧南屏师承何人的。

    “若她真有如此本事,二叔,你可要提醒雅岚小心了。”丽水夫人毕竟没和萧南屏相处过,会对神秘莫测的萧南屏产生出一些怀疑,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老威王对此摇了摇头,望着丽水夫人慈爱笑说:“丽娘,我虽然年迈没什么本事了。可这双老眼却还没有昏花,南屏丫头是性邪了些,可她对雅岚却是真心的好。这一点,我这些日子以来,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的。”

    “二叔既然说她没问题,侄媳以后自然也会收起疑心,拿她当我们三王家的儿媳妇来疼宠。”丽水夫人微微浅笑,对于这些事,她不会再去深究。

    老威王看向丽水夫人颔首微笑,心中不由感叹。在他们三家的儿媳中,当真只有这位侄媳把世事看的最为通透啊!

    ……

    在无忧水榭的那四个年轻人,可是全玩疯了。

    萧南屏放飞自我,拉着北冥倾绝跳了一曲探戈。

    商海若见这舞挺有趣的,便让萧南屏也教她跳。

    然后,傅华歆就炸了。

    北冥倾绝上前去拦傅华歆,两个人就火爆的打起来了。

    麒麟托腮趴在凉亭凭栏上,望着那上天入地水上漂的两抹身影,要不是怕回头她被这二位活阎王削,她真想拍手给他们叫声好。

    玄武无聊的靠柱而坐,怀里抱着一块乌紫的紫檀木,也没兴趣雕刻了,而是懒洋洋的看着那二人幼稚的打架。

    萧南屏和商海若各自倚门而立,一人手执合欢扇,一人手拿白玉折扇,望着那两抹飘逸俊雅的身影,斜勾唇一笑,无奈摇摇头,频率都是一致的。

    唉!这就是男人啊!

    傅华歆被北冥倾绝气的火大,二人打一架,差点毁了无忧水榭大半的……假山。

    ……

    白日喧闹不休,晚上却一个个的急吼吼的各回各家做准备了。

    丽水夫人自然要和儿子一起回肃王府,母子俩上了马车就无话可说了。

    商海若回府准备的更多,毕竟他们容王府人口不少。

    那怕宫中夜宴不能多去人,可郑氏这个王太妃,和商蔓这个嫡出大小姐,却是要出席的。

    威王府里的爷孙俩倒是好准备,就各自换了件新衣服,头上戴上符合他们身份地位的发冠,也就成了。

    萧南屏却在这晚眼皮却是不祥的跳个不停,可宫中夜宴,又不许带丫环仆人,她想顶替谁去都不成的。

    北冥倾绝伸手指尖拂过她眉心,对她浅笑说:“不必担心,我会照顾好祖父的。”

    萧南屏望着他,心底的不安感觉不减反增。她抬手抓住他手指修长的白皙大手,柳眉轻蹙下道:“今夜不会安宁,曲莲的卦也从无错差。如真出了什么事,你记得找曲莲帮忙。”

    “嗯。”北冥倾绝不怎么情愿的应下,对于曲莲那个“情敌”,他一点都不喜欢。

    “别任性,曲莲他是可靠的。”萧南屏一见他这副视曲莲如情敌的模样,便是忍不住想笑。可是对他解释吧!他又不见得会相信。

    有时候,他真的很固执。

    “嗯。”北冥倾绝这回应的很淡冷,明显很不喜欢她总夸曲莲多厉害。

    萧南屏对这个闹脾气的大男人,她只能伸手搂上他窄瘦的腰身,娇躯贴上他精瘦的身躯,垫起脚尖,在他紧抿的薄唇上轻轻的亲了一下,仰头望着他笑语道:“除了你,我可没碰过别人。”

    “这似乎该是我说的话。”北冥倾绝这回被她撩了,可他稳住了。

    萧南屏抿唇笑看着这个吃醋的男人,无奈一声叹,抬起另一只手搂上他脖颈,与他额头抵着额头,姿势很亲密,也有着一种互相依赖的意味。

    北冥倾绝一手握剑搂住她后腰,一手自她肩而下抱着她,低头对上她近在咫尺的黑色眼眸,薄唇轻吻她嫣红的唇瓣,舌尖轻挑开她洁白贝齿,深入与她唇舌纠缠,是温柔缠绵,也是情意浓浓。

    倒霉的蓝水和绿羽手捧衣饰而来,刚自九曲桥上向这边走来,结果就看到桥头二人在相拥缠绵亲吻,然后……她们又惨烈的被发现了!

    北冥倾绝回头看向那两个总在不该出现的时间出现的小丫环,面具后的眸子冷冷一眯,因亲吻变得嫣红的薄唇紧抿,还没开口训斥这两个没眼力劲儿的小丫环一顿,就见着她们吓得手捧托盘双双低头跪地了。

    “女婢们真的是什么都没有看到……”蓝水和绿羽低垂着头,说话都带上哭腔了。

    她们怎么这么倒霉,总在不该出现的时候出现,还坏了王爷两次好事。

    呜呜呜,这下真是死定啦!

    萧南屏一见这俩丫头竟然被北冥倾绝吓哭了,她便忍不住“扑哧”声笑了。

    北冥倾绝低头看着趴在她怀里笑得肆意的小女子,眸中全然是无辜之色:“不是我可怕,是她们胆子太小了。”

    萧南屏笑的眼角都凝泪了,她挥手对那两个丫说:“你们也别跪着了,先帮他把这身衣服换了吧!”

    “奴婢们不敢!”蓝水和绿羽虽然已经起身了,可头还是低着的,因为南屏公主要推她们去死啊!

    王爷打小就不让人靠近,王太妃和先王爷在世时,也没敢过于和王爷亲近啊!

    现在南屏公主要让她们伺候王爷更衣,这不是明摆着想要她们的命嘛!

    萧南屏见这两个丫头一副惊恐万分的样子,她才恍然想起来,北冥倾绝有古怪洁癖,不喜欢与人亲密接触。

    没办法,这伺候人更衣的活儿,只能她来做了。

    蓝水在萧南屏接过她手里托盘后,她才低头暗松口气。上天保佑!还好南屏公主是个讲理的,没有逼她们去伺候王爷更衣。

    不然,中秋佳节肯定要成为她们的忌日了!

    绿羽低头捧着托盘跟上,因为她托盘上放的是冠带和配饰,这些也是王爷要用到的啊!

    萧南屏一手托着托盘,一手牵着北冥倾绝的手,走向了东厢房。

    在好一番费时捯饬后,英武非凡的威王殿下,总算是打扮好了。

    蓝水和绿羽虽然畏惧他们家王爷,可她们也是爱美的女子啊!

    偷偷的,偷看英武非凡的王爷一眼,一下子就被王爷的英姿迷住了。

    王爷好英武啊!

    那怕看不到王爷全部的脸,可是仅露出下半张脸,便在这套金线刺绣的大氅衬托下,就足以让人眼前一亮,好像看到天界武神下凡尘了。

    萧南屏抬手打了个响指,回头看向绿羽,勾唇笑道:“小丫头,你家王爷的玉佩呢?”

    君子如玉,故而,古代贵族男子身上,从来都是玉不离身的。

    “呃?”绿羽赶紧收了花痴笑脸,忙低下头捧着托盘上前一步,躬身弯腰,将手中托盘高抬了抬,以便南屏公主取盘中玉佩为王爷佩戴在腰带上。

    萧南屏取了那块略带点乳黄色的白玉佩,为北冥倾绝坠戴在了镶金边的黑色腰带上。

    玉佩上雕刻的是瑞兽麒麟,玉佩下边还坠着深紫色穗子,与墨色锦袍颜色近乎是融为了一体了。

    北冥倾绝低头望着她发髻上的两枝马蹄莲头玉簪,眼底盛满了笑意,抬手轻柔的抚摸簪头一下,却惹来了她抬手一巴掌,手背瞬间就被拍红了。

    萧南屏没好气瞪他一眼,嘴角一撇道:“都好了,威王殿下,你也该走了吧?”

    北冥倾绝眸中含笑望着她,轻颔首道:“嗯,等我回来陪你赏月。”

    “嗯?”萧南屏眉毛一挑,还没来得及出手反撩回去,人家便已经出门了。

    呵!真是本事渐长啊?甜言蜜语信手拈来,撩人的手段可是越发的比她高明了呢!

    蓝水和绿羽低头降低存在感的退了出去,已出了门,她们便忙转身向九曲桥走去了。

    当然,她们有记得和王爷保持一定距离,绝对不会靠近王爷三尺之内的。

    萧南屏在送走北冥倾绝后,心里的不祥预感再次衍生而出。她抬手捂着心口,眉头紧皱,望着夜空上皎洁的明月,她忽然很担忧北冥倾绝会出什么事。

    可曲莲又说天机不可算尽,给她的那一卦,也是凶中带吉,也不知最终到底是吉是凶。

    麒麟走了进来,端着酒菜和月饼水果。见他们主子在对月忧愁,她便走过去低头行礼唤了声:“主子,水榭风凉,您还是到花厅里去赏月吧。”

    萧南屏闻声收回望着水中月的目光,转头看向低头行礼的麒麟,她将担忧说出口道:“曲莲的卦太模棱两可,我实在担心他们此行赴宴会出事。”

    “有仙医在,他会帮你护着威王爷他们的。”麒麟也只能这样安慰他们家主子了。

    玄武自九曲桥外走来,怀里抱着一束桂花花,小跑过来送给了他们家主子,笑得腼腆道:“主子,香花配美人。”

    “嗯?”萧南屏挑眉看向笑得羞涩的玄武,伸手接过那束银桂花,勾唇对他笑说:“小玄武,今儿主子我再教你一件事,花不可以乱送人,特别是与你年纪差不多女子,你就更不能乱送花了,因为会出事的。”

    “出事?”玄武皱眉挠挠头,不太明白主子话里的意思哎。

    麒麟在一旁翻了个白眼,端着托盘向花厅走去。

    萧南屏手拿花束,望着麒麟的背影,微微一轻叹道:“小傻子,这事不就出了吗?唉!麒麟生气了,你去向她道个歉吧。”

    “麒麟生气?”玄武还是不太明白,可是主子让他向麒麟道歉,那就一定是他惹麒麟生气了。

    虽然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可他还是决定去向麒麟道歉,因为他不想看到麒麟不开心的生气。

    “懵懂无知可真好啊!”萧南屏在后感叹一声,拿着那束香气馥郁的桂花,勾唇笑笑,便举步向花厅走去了。

    ……

    忠信侯府

    商蒙准备好一切,便在她和王子润居住的院子,等着王子润回来。

    也不知公爹找子润是有什么要事,怎的这么久还不回来呢?

    一名丫环慌慌张张跌跌撞撞的跑回来,进了院中,手捂胸口大喘两口气,满头是汗的抬头望向灯火通明的堂屋,脚下踉跄的走过去,脸色苍白的抬脚跨进了门,惊魂未定的颤音道:“大小姐,侯爷和世子,他们要害王爷……呃?”

    商蒙猛然站起身来,双眼骤然瞪大,难以置信的看着让她熟悉又陌生夫君。

    天冬和麦冬在王子润出现后,便闪身挡在了商蒙身前。

    王子润自后用匕首捅死了那名小丫鬟,拔出染血的匕首,在小丫鬟软软的滑落倒地抽搐死亡后,他才抬眸脸色苍白的看着他心里真心喜欢的妻子。不知道该怎么向妻子解释,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拿他真心爱着的妻子怎么办。

    商蒙双眼怒红含着泪,嘴唇颤抖的咬牙问了句:“为什么要这么做?”

    阏辰帮她千挑万选的老实人,怎么会忽然变成了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了呢?

    到底是阏辰太眼拙,还是他王子润太会伪装啊?

    “大小姐!”麦冬惊呼一声,忙扶住差点晕倒的商蒙,眼底全是担忧。

    天冬愤怒的目视向王子润,咬牙道:“大小姐已有喜,你要是还有点人性,就不要伤害他们母子。”

    “什么?”王子润双眼瞪的很大,对于妻子有身孕的事,他是又惊喜,又担忧。

    王厉带人自外走进来,负手看着脸色苍白的儿媳,神情冷漠道:“既然有了我王家的嫡长孙,那便好好的生下来吧!”

    至于孩子呱呱落地后?商蒙这个母亲,也就没什么用了。

    “父亲,能不能……”王子润回头想求他父亲饶商蒙一命,毕竟,这是他的结发妻子,是他孩子的母亲啊!

    “没出息的东西!”王厉一巴掌打在王子润脸上,一甩袖冷哼道:“等大事成了,太后论功行赏时,别说是美人了,就连王侯你也有得当,何必还在乎这样一个罪臣家的卑贱庶女?”

    商蒙被王厉这番带着羞辱之意的话,气的浑身发抖。她就算是个庶女,那也是容王府的大小姐,岂能让这样一个小人如此羞辱。

    “蒙儿,你不要惹父亲生气,我会求父亲让你留在我身边的!”王子润见商蒙要上前顶撞他父亲,他便一把自后抱住了商蒙,更用手捂住了商蒙的嘴,不让她发出声来。

    天冬和麦冬被人用刀架在脖子上,她们知道她们现在反抗只会是徒劳,故而她们假装了顺从,等之后他们都走,她们再想办法护送大小姐离开。

    王厉望着双眼赤红怒瞪着他的儿媳,他勾唇冷笑道:“你倒是很有骨气,只可惜!容王府不是曾经的容王府了,它不再让人畏惧了。”

    商蒙听了王厉这般讽刺意味颇浓的话,心中很是悲凉。若不是父亲和阏辰这一代不想再参与朝政,他们容王府何至于沦落到如今这般任人欺凌的地步。

    祖父若还在,给胡太后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生动他们容王府的念头。

    可惜啊!三王府都没落了,也只剩一个北冥倾绝不负将门之名了。

    最终,王厉也只是软禁了商蒙,让王子润留下来看守商蒙,谨防中间会出什么乱子。

    至于那个小丫鬟?她被人拖走了。

    而她也并非普通的小丫鬟,而是商蒙从小到大的贴身婢女,二人可说是情同姐妹了。

    可惜她一片衷心,最终却落得暴尸荒野的下场。

    王子润有点难以面对商蒙,毕竟,他和父亲是在帮着胡太后去灭掉商蒙的娘家啊!

    商蒙一脸冰冷的坐在凳子上,双手放在膝上紧攥帕子,双眼一直是赤红泛血丝的,紧抿的唇变得很为苍白。她恨自己当初太不肯吃苦,没有练好武功,如今才会如此受制于人。

    可她也好担心阏辰,宫中的夜宴,根本就是场鸿门宴啊!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房间里的刻漏刻尺在上升,时辰已到了戌时了。

    商蒙的心在一点点下沉,她很怕阏辰会出事,很怕忠君爱国的三王家族,就这样毁在一个妖妇的手里。

    可她一个弱女子,自身都难保了,还怎么去给他们传信入宫啊!

    ……

    皇宫

    宴会在热闹的展开着,虽然在皇上太后面前众人有点拘谨,可却不妨碍他们饮酒观赏歌舞啊!

    而在宴席间最醒目的一个人,便是丽水夫人了。

    在二十年前,丽水夫人可是北国第一美人,也是世家贵族中最具才名的才女。

    在她随兄长来到洛阳的那一年,提亲的人可是都踏破谢家门槛了。

    据说,当年先帝也心仪丽水夫人。

    只是很可惜!丽水夫人最终选择了傅华歆的老爹,那位风流倜傥的纨绔战将。

    对!就是纨绔。

    傅华歆的老爹在没仗打的时候,最喜欢遛狗斗鸡,和一群狐朋狗友去喝花酒。

    也是一次巧遇的意外,他和丽水夫人在青楼狭路相逢了。

    丽水夫人女扮男装,最终抢得了花魁,把傅华歆的老爹气的半死。

    自打那以后,他们就结下梁子了。

    后来就是丽水夫人总抢傅爹的花魁娘子,处处和他作对。

    然后傅爹一个脑子被门夹了,就把丽水夫人给娶了。

    娶回家的媳妇儿他没能虐待成,反而被媳妇儿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的……给教训成了个妻管严。

    论世上谁最会挖坑埋自己,非傅爹莫属!

    曲莲一见到丽水夫人,眼睛便亮了。

    众人一瞧曲莲如此色眯眯的看着丽水夫人,又想起他曾经纠缠少年傅华歆的事,忽然就都升起了看好戏的心思。

    曲莲当年的确给了丽水夫人面子,没有再纠缠傅华歆。

    可真实原因不是因为曲莲怕了丽水夫人,而是曲莲念在丽水夫人是他师侄女的份儿上,同门一场,他才给了丽水夫人这个天大的面子。

    不过,当年他没有见到丽水夫人的脸,因为丽水夫人当时面戴着轻纱。

    可今日,他却是清清楚楚看到了丽水夫人的容颜。真是美的清雅脱俗,气质清华,韵味十足,像是修仙得到的女神一样,高洁不可亵渎。

    胡太后已快十年没见丽水夫人了,可这个让她嫉妒半辈子的女人,依旧美丽不减当年,像朵永不凋谢的花儿,岁月不曾在她脸上留下任何痕迹。

    郑氏也很妒忌丽水夫人,毕竟,她可是小丽水夫人五岁呢!

    可瞧瞧丽水夫人那张年轻貌美的脸蛋儿,再看看她这张粉黛也难掩衰老的容颜,她又怎能不羡慕嫉妒恨对方呢?

    在场的夫人们,就没有不嫉妒仇恨丽水夫人的。

    因为,在场这群老不要脸的男人,可一个个的看丽水夫人看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呢!

    至于年轻人?咳咳!盯着丽水夫人也看的几分痴迷了。

    也难怪傅华歆长得那么好看了,谁让人家有个貌若天仙的母亲呢!

    歌舞还在继续,大家也都饮酒饮的有点多了。

    胡太后去更衣了一次,席间有些夫人小姐也离开了一会儿。

    而在此期间,老威王心中忽然升起一丝忐忑不安的感觉,使他不由得眉头一皱,偏头低声对身边大孙子道:“找个机会提醒阏辰和季沈,我感觉有些地方不太对劲儿。”

    “是。”北冥倾绝垂眸应了声,之后便在饮酒时,对傅华歆和商海若使了个眼色,然后他便起身离了席。

    商蔓见北冥倾绝起身离席,她便对郑氏说了句去更衣,便起身带着丫环木香离席而去了。

    ------题外话------

    下章有大事件,你们要做好准备哦!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