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一百零六章 女儿身曝光人前
    商海若一见商蔓离席,她便是眉头一皱,也起身离了席。

    元诩不胜酒力去后殿休息了,胡太后又去更衣方便了。

    如今宴席间,可没谁管谁离开之事了。

    北冥倾绝也就是出来透个气,对于热闹的人群,他总有种厌烦的窒息感。

    商蔓让木香留在远处放风,而她则是内心忐忑紧张的走向了那抹颀长俊拔的身影。

    北冥倾绝警觉性很高,一察觉有人靠近,他拇指便扣动了重溟剑柄,雪亮的杀气瞬间外泄。

    商蔓被吓得停步不敢上前,只是远远的望着那抹令她朝思暮想的背影,双手绞着手帕,目光痴迷,紧张的一开口就语无伦次的道:“威王爷,我是……是商蔓,是……是容王府的嫡出小姐,以前见过你,你和……我二哥好,不不不!我不是那种意思,我知道你对我二哥是兄弟情,不是傅华歆和我二哥那样……不是!我没有瞧不起他们的意思,我是说我……我很仰慕威王爷你。”

    北冥倾绝本就想找个地方清静片刻,如今却被人这般打扰,他心中自是十分不悦的。

    商蔓见北冥倾绝收了剑锋,她以为对方是被她的真心感动了,愿意和她更亲近一点了。

    所以,她就大胆的挪动着小碎步,向对方那颀长俊拔的背影靠近,好想靠在这样宽阔的背上,一定会很温暖吧?

    在商蔓伸手即将要碰到北冥倾绝,北冥倾绝抵在剑柄上的拇指微动时……

    商蔓便被人自后拉着手臂拽开了,她回头便对上了商海若冰冷至极的眸子,手腕处传来痛楚,她皱眉咬牙说了句:“放手!”

    商海若不止没放手,反而单手紧扣着商蔓纤细的手腕,将她拉到面前,冰冷的眸光森寒的盯着她,启唇对一旁的北冥倾绝淡淡说了句:“雅岚,你先走吧。”

    “嗯。”北冥倾绝早已转过身来,他看向动怒的商海若,轻颔首应了下,便提剑举步向那条鹅卵石小径走去了。

    “威王爷……”商蔓有些不甘心的冲着北冥倾绝的背影喊了声,手腕处传来剧痛,她痛的眉头紧皱,咬唇怒瞪向坏她好事的人。

    商海若一手紧捏着商蔓的手腕,那力度大的恨不得捏碎她的骨头。对上商蔓愤怒的目光,她嘴角勾起一丝冷笑,言语间充满讽刺道:“早就警告过你,让你安分守己些,不要总去奢想你不能惦记的。可你呢?却一次比一次不安分。今夜竟还敢试图诱惑雅岚?你也不看看你这张脸,能入得了雅岚的眼吗?”

    不是她非要这么刻薄的给商蔓羞辱,而是商蔓太好高骛远,根本没有去想过,有些人,是否是她能奢想的。

    商蔓被商海若这一番言语羞辱,使她怒红了双眼,牙齿咬破了嘴唇,血珠沁出滴落,落在她胸前的衣襟上,晕开一点艳红。

    商海若低眸瞄了一眼商蔓丰满的胸前,幸好是色彩艳丽的彩锦,不然这一点血,可真要让商蔓人前出丑了。

    商蔓被商海若这个兄长如此一瞄胸,当场红了脸,抬起另一只执帕的手掩住胸口,脸颊泛红怒瞪眼骂道:“商海若,你无耻!”

    商海若对此也是气了,甩开商蔓的手,负手背后冷脸道:“这是我最后一次告诫你,安守本分的做好你容王府五小姐,不要再去招惹你惹不起的人。”

    语毕,商海若便负手转身,抬脚就要走……

    商蔓在后勾唇冷笑道:“你教训我倒是一套一套的,可你自己呢?其身不正,与傅华歆不清不楚,和那在外养男人的刘蕊儿,又有何……呃?放……”

    商海若一手背后,一手五指紧掐着商蔓白净的脖颈,居高临下的望着她涨红痛苦的扭曲脸,眸中寒光森森低声道:“我上次是怎么和你说的?你当我那我些话是在和你开玩笑吗?五妹。”

    商蔓双手紧抓住商海若纤细的手腕,脸上的血色一点点褪去,泛红的双眼眼角流下两行泪,她破了的嘴唇颤抖着说不出话来,连双腿都因浑身乏力而发软了。

    “王爷,您息怒啊!”木香是见北冥倾绝离开后,她才偷偷摸摸跑来想看看小姐和王爷有没有吵架的。

    那曾想,一贯温和尔雅的王爷,竟然会这样阴沉如阎罗的在掐她家小姐的脖子啊!

    商海若听到木香的声音,便松开了手,看了跌坐在地上的商蔓一眼,她便转身走了。

    木香吓得跪地低着头,直到他们这位性情大变的王爷离开后,她才爬起来跑过去,把她家小姐给扶了起来。

    真是吓死她了,跟着这样一位小姐,她得短命多少年啊?

    商蔓起身后,执帕擦掉唇上的血,目光幽冷的望着那条假山林立的鹅卵石小路,攥着罗帕的手骨节泛白,心中充满了沾着毒汁的仇恨。

    是!她恨商海若,从发现商海若女儿身后,她就恨死了商海若!

    凭什么她一个嫡出小姐,要受一个庶女的气?

    对!如果商海若那个贱人母亲没有把商海若说成是男孩,她父王根本不可能会立那个贱人为王妃,商海若也不会摇身一变成了容王府的世子,更不会在她父王死后,继承了王位!

    如果商海若没有成为容王府的家主,她这个嫡出小姐,就不会这些年里,一直活在商海若之下!

    她恨,她好恨!

    她要让商海若死,让商海若立刻去死!

    木香被她就小姐眼底的狠毒怒色吓坏了,心里越发觉得,她早晚会被这个蠢小姐害死的……

    商蔓在揉了揉泛疼的脖颈后,便带着木香去了偏殿,胡太后此时正在偏殿更衣休息。

    木香站在殿门外的廊下,双手紧攥着束腰的丝带,手里全是汗,心跳的扑通扑通的。

    呜呜呜,她后悔陪小姐来宫里了,明明别家小姐都很少有带丫鬟进宫的,她干嘛要凑热闹的做那少数人凑热闹啊?

    商蔓进去后,待了半盏茶时间,便被一名太监给送了出来。

    之后,她便带着木香离开了。

    而偏殿里的胡太后,却斜躺在美人榻上,一手握拳抵着太阳穴,瞌着眸子问身边的亲信一句:“你觉得,这事可信吗?”

    那唇红齿白的小太监,手持拂尘微低头笑说:“容王本就生的秀美,虽然举止投足间不曾显露过女儿态,可是……容王自十岁后,可是一直戴着丝绸围巾的。无论是多么热的天儿,可都不曾有人见容王取下过那围巾呢!”

    “的确!容王的穿衣打扮很古怪,更是莫名带起了一股热潮。帝都许多公子哥儿,都喜欢模仿容王那般打扮。”胡太后依旧瞌着眸子,慵懒的勾了下嘴角,保养的还算不错的脸上,虽然白嫩,却难掩脸上笑纹的老态。

    那唇红齿白容貌阴柔的小太监,在一旁垂首又笑说:“据小人所知,容王事事亲力亲为,打小便不让人近身伺候。就连抚养容王长大的乳娘,也在她十五岁后莫名其妙的死了。”

    “世上唯一能保住秘密的人,便是死人。”胡太后睁开了眼睛,回想一下,商海若的确很像女子。柳眉细长,杏眼妩媚,粉面红唇,身姿又很是清瘦修长,虽比普通女子高点,可却也和傅华歆与北冥倾绝矮了很多。

    要知道,三王家族的男儿,无论是不是歪瓜裂枣的纨绔子弟,那模样都是极好的,身材更是比普通人俊拔颀长很多的。

    而商海若在那些容王府的公子里,绝对是最矮小的一个,完全就不像是商家的男儿。

    “无论这事是真是假,您怒一怒都不妨事。”那穿着小太监衣服的男子,微抬头眸含笑望着胡太后,在胡太后招手让他过去时,他便手持拂尘走了过去,落座在了美人榻边,讨好笑着靠进胡太后怀里,仰头望着胡太后媚然道:“事儿是容王府那蠢小姐捅到您面前的,是真事儿最好!不是……那您就治罪那戏弄您的蠢小姐好了。不管怎么说,横竖您都有借口打击容王府,不是?”

    “你说得对!这事儿与哀家没有半点关系,横竖都是他容王府人的错。”胡太后涂着蔻丹的手指,捏住怀里人的下巴,望着眼前这张年轻美好的脸蛋儿,若不是还有要事,她真想尝尝这口鲜。

    那假太监眼含媚色的勾唇一笑,凑近胡太后耳边柔声道:“太后与小人可有的是时间,可容王这事……错过了,可就难有这样的好机会了。”

    胡太后的手钻进怀中人的衣襟里,轻捏了一下,听到怀中人似嗔似怒的轻哼,那声音绵腻的可真是太让人心痒了。

    她身边面首无数,可却只有这一个新来的模样最好,也最惹她心痒难耐。可今夜她还有正事,这小东西,她只能回头再来享受了。

    那假太监起身恭敬的送走了胡太后,在人看不到的地方,他眼底浮现一抹仇恨的烈焰,嘴角勾起复仇的快意笑容。只要过了今晚,胡太后便会成为北国的罪人。

    接下来,北国覆灭,胡太后不得好死,他哥哥的仇也就能报了。

    ……

    明光殿北冥倾绝回来后,傅华歆就开始向门口张望了。

    商海若进了殿内后,没见到商蔓的人影,心中不由升起一丝不安的感觉。

    傅华歆是很想去拉商海若到他身边坐,可他不在乎被人说断袖,却无法容忍有人当面对商海若指指点点的。

    这里在坐的都是地位不低的朝臣,不可能像那些普通的百姓,他瞪一眼,所有人便吓得不敢吭声了。

    这里皇宫,不是他能撒野的地方,也不是一个人人都惧怕他的地方。所以,他只能暂忍了。

    “少喝点,醉了,老娘可不扶你回去。”丽水夫人表面上端庄贵冷,暗中却小声对儿子称老娘。这啊!就是仙女与悍女的一线之差。

    商蔓是又一会儿才回来的,回到席间,她眸光含笑看了傅华歆一眼。因为她母亲拉她衣袖,她才移开目光,看着她母亲乖巧一笑:“女儿没事。”

    因为,有事的是商海若。

    郑氏眼皮跳的心里有点忐忑不安,总觉得她女儿出去一趟回来后,这神色变得有些奇怪,让她心慌慌的跳。

    傅华歆皱眉收回目光,端杯饮一口酒,低声嘟囔了句:“这人是中邪了吧?”

    没事冲他鬼笑什么,想存心恶心死他吗?

    丽水夫人看了商蔓一眼,又看向神色淡冷的商海若,再看看回来后更沉闷冰冷的北冥倾绝,总觉得他们几个之间在外是发生什么事过了。

    “太后驾到!”

    众人闻声起身,齐齐转身拱手低头向门口。

    胡太后被人搀着走了进来,在路过商海若那一桌时,她眸光骤然一冷,脸色很不好的向主坐阶陛走去,踏阶而上,拂袖落座后,神情更为阴沉的开口道:“在哀家去偏殿更衣时,有人向哀家举报,说容王爷你其实是个女儿家。”

    在场众人闻听此事,皆是惊的差点一屁股坐地上去。

    傅华歆更是猛然转头看向商海若,眼神将这个被他捧在手心里呵护多年的人儿好一番打量。

    不说他还不觉得,他这个发小还真的挺有几分女相的……

    商蔓在这时起身,拱手低头对胡太后和元诩行一礼道:“回禀太后,皇上,臣女虽无实证,可也听人说过当年两位孺人争宠之事。而且,传言既出,便不可能是空穴来风。若想知兄长是男是女,到后殿去宽衣让内宦一看,便知。”

    丽水夫人不等胡太后抬手下达命令,她便猛然起身,手持一块紫玉令牌,清冷的面容更为冰霜道:“先帝赐的免死牌在此,臣妇今儿便用此令保容王一命,还请皇上,太后,饶过被逼无奈的容王一命。”

    众人当然听明白了,商海若是女扮男装没错,可她却是被逼无奈的。

    毕竟,出生的幼儿,是无法为自己的未来做主的。

    当年的商海若,完全就是被她母亲逼到如今这般地步的。

    “娘,你到底在说什么?阏辰怎么会是……”傅华歆也站起身来了,他话说到一半,看着商海若便没法继续了。怎么会变成女的了?为什么这事她要一直瞒着他?

    瞧,北冥倾绝那厮一脸平静的样子,他肯定是早就知道阏辰是女儿身的事了。

    都知道了,就瞒着他一个人。

    商海若对于这个关键时刻还耍孩子脾气的人,唉!真是拿他没办法。

    丽水夫人狠瞪了儿子一眼,这要不是在人前,她一定狠拍他后脑勺一下。这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有心情生闷气?

    胡太后一见到丽水夫人手里的免死牌,她便是眸光一眯,勾唇冷笑道:“丽水夫人,先帝赐的免死牌,可是独给你们谢家人的。不信,你看看令牌背面的小字,上面是不是写着只有谢家子孙可免死。”

    丽水夫人闻言一皱眉,放下了举起的手,翻过令牌一看,果然看到令牌后面写着几行小字。大概意思就像胡太后说的那样,这免死牌只对谢家子孙有用。

    傅华歆一看到令牌背后的小字,便是脸色一阴沉咬牙道:“娘,你就不能靠谱点吗?”

    丽水夫人又手痒的想打人了,这事她哪儿会去留意?要不是阏辰那孩子需要这令牌,她也不会把这压箱底的破牌子找出来,还回城后就一直带在身上。

    毕竟,谢家几年前就避世而居了,这牌子根本对他们一族人就没用了好吗?

    “祖父!”北冥倾绝一声惊叫,抱住了口吐黑血昏迷的祖父,转头目眦欲裂的怒瞪向胡太后,周身杀气骤起,一字一句咬牙切齿:“胡仙真,你竟敢对我祖父下毒,找死!”

    商海若和傅华歆已经都到了老威王身边,在北冥倾绝把人交给她后,她只觉眼前寒光一闪,北冥倾绝身影便随拔剑声而起了。

    “雅岚!”傅华歆惊呼一声,因为他看到有一小太监对北冥倾绝放冷箭,他挥袖扫了桌上一只金樽丢过去,打落了那支飞来的袖箭。

    那名唇红齿白的小太监对傅华歆勾唇一笑,便闪身入了混乱的人前,趁乱出了明光殿。

    “北冥倾绝,你……大胆!”元伯隽放下自己的妻儿不保护,却跑去护在胡太后面前,其实他就是想找个避风港。如今这个殿里,也只有被众侍卫保护着的胡太后和元诩这里安全了。

    北冥倾绝一出手,便有八名内力深厚的老者出现,与手持重溟剑的他交战了起来。

    “快走!”丽水夫人一把拂尘锋利如绵绵细针,片刻间抹杀了不少持枪而入的禁卫军。

    傅华歆和商海若一起扶起老威王,踏着倒在地上人的身子,向外头疾步走去。出了明光殿,他们便看到外头乌压压一片禁卫军。

    他们对视一眼,决定由傅华歆出手,商海若扶着老威王,先离开这里再说。

    “出明光殿,向西宫道走,那处有人接应。”曲莲密语传音给了商海若这么句话,便带着柳叶桃和南天竹离开此混乱之地了。

    商海若回头看去时,只看到一顶轻纱仙轿,好似飞向了月亮之上。

    丽水夫人也已经出来了,一看到如此众多的禁卫军,她也是头皮发麻了。可不打也不行了,胡太后那个妖妇,明显就是借着鸿门宴要他们的命啊!

    明光殿里的郑氏已是恨不得打死她这个蠢女儿了,她造的什么孽啊?怎么就生了这么个愚蠢的东西啊!

    商蔓疯了似的还在笑,一点没认识到自己犯下了怎样的滔天大错。

    北冥倾绝此时此刻也冷静了下来,祖父中毒需寻解药救治,曲莲已离开,只有他们都逃出去了,才能找上曲莲求他救他祖父一命。

    八名老者一见北冥倾绝挥剑荡气扫四方后便要逃走,他们挥袖齐出手打出一掌,抵御重溟剑气之时,也恰好试了下重溟剑在北冥少主手中的威力到底有多强横。

    北冥倾绝借八名老者的掌风,飞退出了明光殿。

    “不能放过他,给哀家杀无赦!”胡太后躲在禁卫军筑起的盾牌墙后,紧握拳头咬牙下令。虽然她不知道是谁打乱了她的计划,居然给老威王下了那么重的毒。

    可她知道,今夜若不能孤独一掷杀了三王,一旦让三王逃出洛阳,他们必然会投靠向南国。

    南国已是强国,若是再得北冥倾绝和傅华歆二人,那便是如虎添翼了啊!

    所以,她控制不了的猛兽,就只能死于她箭下。因为,她绝不容许这猛兽,有朝一日会被他人驯服。

    北冥倾绝一出来,便是挥剑向那片冲上来的禁卫军,一剑狂风起,扫落一片人。

    “风神怒!”丽水夫人倒吸一口冷气,望着又挥剑出招的北冥倾绝,这一招天云卷也是十分厉害。

    可风云之后那一招,北冥倾绝现在并不可以使出来。

    因为,她没听说北冥倾绝有突破那一关,这样强行使用这招水龙吟,必然会元气大伤,重则更可能会走火入魔。

    北冥倾绝那还有时间思考这些后果,禁卫军四面八方越聚越多,那八名老者也极不是善茬。而他们中,就属他内力最为深厚,他不拼尽全力一搏,今夜便是大家的死期了。

    商海若和丽水夫人带着老威王向台阶飞去,落地后,便向着明光殿院子大门跑去。

    “阏辰,小心!”傅华歆挥剑杀掉一名禁卫军,目眦欲裂的惊恐喊了一声。

    丽水夫人动手很快,她拉了商海若和老威王入阵,阵中千变万化,谁踏入谁死。很快,就没有禁卫军敢闯入那片迷雾中了。

    “雅岚!”阵里的商海若和阵外御敌的傅华歆齐声惊呼一声,眼睁睁看着那八名老者自四面八方攻击向北冥倾绝,八只手打向了北冥倾绝的身上。

    北冥倾绝衣袍长发无风自动,单手紧握重溟剑,周身形成无形气墙,重溟剑在他手中发出剑鸣,他脚尖一点飞身而起,在空中旋身舞出一剑,四周空气极速下降,水池与水缸微微震动,砰!养着荷花的水缸炸了。

    水自四面八方汇聚飞向天空,随着重溟剑挥出的惊鸿一剑,而化作了一条狂娟水龙。

    龙啸九天,喷水成冰。

    “啊!”

    “啊!”

    “啊……”

    下方传来一声惨叫,连八名老者也没能幸免被冰雹砸了一脑袋包。

    这什么鬼武功?怎么寒气如此之重?

    胡太后在殿内看到这一幕,又气又急又怒,双眼一翻,便晕了过去。“

    太后……”

    “母后……”

    众人围上前,又是一阵兵荒马乱。

    殿外的广场上已死伤无数,八名老者也捂着胸口落地,气息变得紊乱。北冥倾绝持剑飘然落地,抬起头的那一刹那间,眼底浮现一抹血煞红光,银色面具寸寸碎裂,叮叮当当的落在染血的地面上,发出清脆而美妙的声音,声声敲击人心。

    八名老者活了一把年纪了,也不由被眼前男子的容颜所迷了心魂。倾城绝色,风华无双。

    四周手持兵器的禁卫军也愣住了,他们忽觉自己在做梦,不然怎么会看到仙人下凡呢!

    傅华歆转身望着此刻沉静不动的北冥倾绝,他此时的神色可是很不对的,像是……

    “歆儿,带雅岚走!”丽水夫人已撤了阵法,她一眼就看出北冥倾绝气息很紊乱,这可是走火入魔的预兆。

    傅华歆愣了一下后,便提剑疾步走向北冥倾绝,伸手要拉他的手,却被他轻飘飘一抬手给挥飞了。

    丽水夫人和商海若的脸色,瞬间变得很苍白。雅岚,他不认人了。

    傅华歆被抛飞,他在空中一个空翻,才平稳落地。看向北冥倾绝的眼神里,也充满了担忧。

    “以多欺少,你们就不怕被狗咬吗?”萧南屏带着三分笑意的声音,有那么几分悠闲的传来。

    傅华歆转头就看到小妖女踏风而来,手中拿着一条乌黑发亮的鞭子,一落地便抽向那群围困北冥倾绝的人。

    啪啪啪……

    禁卫军被抽到了一片,八名老者要不是闪的快,也已被抽的皮开肉绽了。

    萧南屏一手持鞭,一手拉着北冥倾绝的手,红唇微勾一抹艳绝的笑容,桃花眼含笑盈盈,望着殿前廊下的胡太后,她声音极为柔媚娇俏的说:“自作聪明的蠢妇,这可不是我要抢你北国的能臣强将,而是你自己一手逼的人家要反出你们北国的。呵呵呵!多么美的威王殿下啊!随我回去做夫君可好?”

    胡太后刚醒来,也被北冥倾绝惊为天人的容貌所迷了心魂。可萧南屏的到来,却让她瞬间清醒。这个妖女,不知何时蛊惑了北冥倾绝的心,如今反倒把错归于她身上。哼!想让她背这个逼走忠臣良将罪名,休想!

    “老妖婆,人我就带走了!你的脑袋啊!我总有一天会回来取的,你可要小心哦!”萧南屏不给胡太后张嘴说话的机会,拉着北冥倾绝的手便飞走了。

    傅华歆接住萧南屏抛给他的七星龙渊剑,他差点没咬了舌头。这个小妖女可真够大方的,这样的宝剑也敢随便借人。

    商海若已和丽水夫人带着老威王离开,傅华歆随后追上护送。

    ------题外话------

    推文,书名:王者归来:大神好傲娇

    作者:糖布宝

    27日~30日1p,活动多多,欢迎来踩

    简介:叶萌被一个无意中点开的王者荣耀直播给带入了坑,然后从此深陷泥潭无法自拔。

    然而她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坑货。

    某天,叶萌因为上课打王者荣耀被坐在隔壁的帅哥嫌弃,从此一个走上了坚决不要脸的不归路。

    “我第一次见打人机都打成这样的。”某帅哥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我这不是新手上路还处于无证驾驶嘛。”

    “帅哥,那你是王者荣耀的大神不?”叶萌不怀好意地问道。

    某帅哥一脸警惕,“你想干嘛?”

    “我想拜你为师。”

    “我拒绝。”

    “你要是不教我打王者,我天天在你宿舍楼下蹲着。”

    “……”

    然后教着教着,这大神就被叶萌给拐回家去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