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宫闱秘辛
    显阳殿

    丁贵嫔一见小儿子到来,自然心中欢喜的。可当听小儿子说萧南屏也进宫了,并且还先去给萧衍拜年请安了,她的脸色便是一变。

    别人或许不了解萧衍,可她陪在萧衍身边多年,又为萧衍生了三个儿子,虽不是正室夫妻,却是在宫里与萧衍最近之人。

    萧衍此人多疑,且近年来有些喜怒无常,?儿今日先来向她问安之举,恐已惹得萧衍不悦了。

    该死!这萧南屏大过年的不在家里安分着,怎地就忽然跑宫里给萧衍请起安拜起年了?

    若没有她此举,萧衍往年何曾会想这么多?

    萧世缵和萧世欣一见他们母妃如此白了脸色,一时间皆有些糊涂了。

    太子妃王氏心思比较细腻,听了萧世欣与萧南屏同进宫,一个来了丁贵嫔这儿,一个去皇上哪儿,便知事有不妙了。

    可萧南屏一向和太子殿下关系很好,今儿怎会忽然做出此等不利于太子殿下之事呢?

    看来,得罪人的非是太子殿下,而是这位庐陵王吧?

    唉!太子殿下这下可是受无妄之灾了。

    “定安公主到!”

    萧南屏之前就递了牌子,先去见了萧衍,此时又有萧衍身边的人陪同而来,自然不需要等候通传入内,而是只通报一下即可。

    显阳殿的主殿里已坐着不少人,除了太子妃王氏以外,还有萧世缵的其他侧妃或夫人。孩子们在一旁玩耍,都挺安静的,并不吵闹。

    萧南屏步履平稳端庄的走进来,先对丁贵嫔行了一礼:“南屏见过丁娘娘,娘娘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快快平身,到本宫身边来坐,让本宫瞧瞧你这丫头是否又水灵了。”丁贵嫔虽是心里有些气愤萧南屏今日不妥之举,可面上却还是装作温柔慈爱,招她到身边坐,好是一番怜惜打量。

    萧南屏坐在丁贵嫔右侧,一脸的乖巧,任由丁贵嫔虚情假意的怜惜她。

    丁贵嫔仔细瞧瞧她这美貌如花的脸蛋儿,笑容温柔道:“真是越来越水灵了,像那刚出水的水芙蓉一样,惹人怜爱的很哟。”

    “娘娘才是真美呢!不然,太子哥哥和五哥能生的这般英俊潇洒吗?”萧南屏也会来一套,不就是比谁会客套吗?

    她比不过那些谄媚之流,应付一个后宫嫔妃还是绰绰有余的。丁贵嫔好似被她逗乐了,笑着点她额头一下道:“你这丫头,今儿早起喝蜂蜜了吧?嘴巴这么甜,可是想哄本宫的新年红包?”

    “可不是,今儿我进宫就是为了红包来的,娘娘还是快给我吧!也让我好多长一岁,皇伯父就不会嫌我还小不让我嫁人了。”萧南屏抱着丁贵嫔一条手臂,羞红脸撒娇道。

    丁贵嫔一听她提起嫁人之事,便是眼中微露讶异道:“你这丫头今儿急吼吼来宫里,可不是为了给皇上拜年吧?感情是咱们屏丫头恨嫁了。”

    说着,一群人都笑了起来。

    萧南屏也不害羞了,反而是大大方方承认道:“是啊!今儿进宫就是求皇伯父给我做主的。你们都瞧瞧,你们都孩子一大堆了,我一个十八岁的大姑娘,至今还没嫁出去,这像话吗?”

    众人含蓄的抿唇笑着,想想也是,这位公主殿下年岁可不小了,再不嫁真成老姑娘了。

    萧世缵满眼是笑意的看着她说:“你这是在父皇哪儿没讨好,就又跑到母妃这儿来,想让母妃给你求个情,好让你早点出嫁吗?”

    “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太子哥哥是也!”萧南屏先挑眉勾唇冲萧世缵一笑,然后便缠磨起来丁贵嫔道:“娘娘,你就可怜可怜我,在皇伯父面前给我美言几句,让我早日抱得美人归,好不好嘛?”

    “抱得美人归?”丁贵嫔先是一愣,而后便是笑点她额头道:“你这不知羞的丫头,也不怕把人家威王爷给吓跑了。你们瞧瞧,她还有个姑娘家的样子吗?整个一假小子哟。”

    萧南屏笑而不语,就让他们当她是害羞好了。

    丁贵嫔心里其实还在想,萧南屏是不是真非是故意来宫里拜年的?纯粹就只是因为恨嫁,才大过年来宫里求皇上恩旨的?

    可皇上当初既然派她去南国和亲,她又有本事弄了北冥倾绝他们三王回来,又岂会是个只知道装傻扮痴的小女儿家?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这丫头待缵儿是真心的。

    萧世?这会儿反应过来了,看向萧南屏的眼神里,多了一份警惕。这丫头果然不好惹,他那夜就捉弄她一下,她竟然今儿就这样回他一份大礼。

    父皇那边,他近日是别想得好脸色了。

    萧世缵并不知道萧南屏和萧世?之前发生的一些事,故而也没去刻意留意他们彼此间的诡异气氛。

    太子妃王氏却看得清楚,萧世?与萧南屏说话时,二人间总是会有火花四溅的。

    看来她猜的没错,招惹萧南屏之人,就是这位吃饱了撑着的庐陵王殿下。

    丁贵嫔虽然不是正宫皇后娘娘,可凤印如今掌在她手中。

    加之她又是前后两任太子的生母,故而,在后宫之中,她显然已成了无冕之后。

    今儿过年,又听闻皇上要晌午在显阳殿用膳。

    一群妃嫔便带着儿女来了显阳殿请安,显阳殿一下子也更热闹了起来。

    萧南屏已经躲出去,毕竟,丁贵嫔她是看在太子哥哥的面子上,才哄一下她的。

    至于这些她认都认不清楚的后妃?呵呵!别说她没空,有空也不吃饱了撑的去哄她们乐呵。

    萧世欣随后跟了出来,跟着她到了几株梅花下,才滑稽的一作揖求饶道:“八妹你可饶了五哥这回吧!五哥真错了,以后再也不敢捉弄你了,你就放五哥一马吧!”

    萧南屏伸手自下托起萧世欣拱手的手,笑得一脸无辜道:“五哥这是在做什么?小妹怎地不知五哥何时捉弄过我?别不是有什么误会吧?”

    萧世欣一见她这般似笑非笑的模样,便知这丫头要狠宰他一顿了。

    不过也是他该的!惹谁不好,偏耍小聪明去捉弄着心眼儿忒多的丫头?

    萧南屏听到一些声音,抬手示意萧世欣先别说话。

    然后,他们走过去,在墙角看到一个宫女在和萧世谨拉扯。

    萧世谨不耐烦甩袖道:“你闹够了没有?那日是你趁本王醉酒,占了本王的便宜,本王还没怪罪于你,你倒是胆大包天的栽赃到本王头上来了?”

    “简王殿下,天地可鉴,奴婢可真是清白身子跟的您啊!”宫女不敢大声说话,只能小心翼翼的啜泣着,一手坚决拉着萧世谨的衣袖不放人。

    萧世谨也是被她拉扯急了,便是回头怒瞪她咬牙道:“你这贱婢,本王与你才多久?你就怀上了?别以为本王傻不会算日子,你肚子里的野种根本不可能是本王的,少在这里作死诬陷本王!”

    “不是的,简王殿下,这孩子真是您的啊!”宫女也是急的直掉眼泪,可是她眼底划过的那一抹心虚,却被暗中的二人瞧了个仔细。

    萧南屏是真不想多管闲事,毕竟事关宫闱密事,知道多了绝对没好处。

    可好死不死的,萧世谨一个转身回头,便看到了墙角处鬼鬼祟祟的二人。

    萧南屏一把将萧世欣推了出去,而她则没事人似的转身走了。

    这事她坚决不管,都别来烦她,小心她一个不痛快,大过年也给他们见见血。

    萧世欣就是一个不小心,就被那可恶丫头推了出来。

    可是这事他也管不了,最多就是提醒萧世谨一句,先安抚这个宫女,等过了年再说吧!

    萧世谨也知今儿父皇要来显阳殿用膳,他那还敢继续和这宫女在附近拉扯?

    只得先带人离开,等明日再和母亲说这事吧。

    可萧世谨不知道,在他和宫女离开后,便有一名宫女,把这事回禀了董淑仪。

    董淑仪是刚从显阳殿离开,忽听闻此事,心中自是极怒,当场沉下脸色低声吩咐道:“处理干净点,绝对不能留下一丝痕迹。”

    哼!一个贱婢,妄想把野种栽赃到她儿子头上,简直就是找死!

    宫女微低头,声音非常低道:“娘娘,此事庐陵王和定安公主也听到了,恐怕不太好处理了。”

    “庐陵王?怎么让他给听到了?”董淑仪紧攥手中丝帕,真是恨不得亲手掐死那个贱婢。

    萧南屏她不担心,毕竟那丫头不爱管此类闲事。

    可萧世欣却不同,他们母子几人,可是巴不得他们母子出事呢!

    宫女低头不语,这事她可不好多嘴,只能看娘娘有什么主意了。

    董淑仪一时也想不到好主意,最终先回宫去。

    等明日,一早她就带着谨儿去皇上面前澄清此事,绝对不能让这盆脏水泼到她儿子头上。

    今儿丁贵嫔要配皇上用膳,想必萧世?不会如此坏事的提及此事。

    只要有点时间,她一定不会让丁贵嫔母子得意的看他们母子笑话的。

    萧南屏回了显阳殿,便去了趟厨房,做了几盘三鲜饺子,约七十二个。

    萧衍晌午来吃饭,便对萧南屏这三鲜饺子极为赞赏。

    多少年了,他都没吃过自家人做的饭了。

    想他养了这么多儿女,竟然还不如一个侄女,也是令他伤心啊!

    丁贵嫔自然也瞧出萧衍眼底的冷意了,对萧南屏这番无事献殷勤,可是心中越发疑惑了。

    萧南屏明明一直与缵儿十分要好,今儿,为何总做出这等令皇上不满这些缵儿之事呢?

    萧世缵倒是想的不多,桌上还笑夸萧南屏道:“屏儿的厨艺真是越来越好了,都快把御厨给比下去了。”

    萧南屏对此倒是很不谦虚一笑,欣然接受夸奖道:“太子哥哥这实话我爱听,可就算你再怎么夸我,也别想让我给你做吃的。你呀!也就蹭皇伯父的光,才能吃到我这独门配料的饺子。对了,皇伯父要喝酒,民间常言道,饺子配酒,越喝越富有。当然,百姓富的是钱粮,皇伯父富有的却是四海天下。”

    萧衍虽是心里清楚这丫头是在卖乖讨好他,可他还是十分受用。

    小丫头花样再多,不也还是在他这一人之下吗?

    丁贵嫔和太子妃王氏也是心里真赞赏萧南屏的厨艺,这女子不仅狡黠聪慧,而且本事还不少,也不怪她能笼络来三王到南来了。

    任谁遇上这样一个有趣美丽且聪明的女子,都会忍不住被其吸引吧?

    北冥倾绝那样冷情的人都逃不出她手心了,更不要说近年来越发逐于世俗的皇上了。

    一顿饭吃下来,所有人皆是很开怀。

    至于这些笑脸是真是假?都不重要,重要的只是表面能和平,就好。

    萧衍在萧南屏离宫前,还让赏了不少东西,并对她说,过年后,她便可搬入公主府去居住了。

    萧南屏对那些赏赐倒是兴致缺缺,不过,能搬出靖惠王府居住,这却是她求之已久的事。

    谢了恩,她便带着赏赐离开了。

    太子妃王氏留在了显阳殿,萧衍却把萧世缵和萧世?兄弟二人,唤去了延务殿。

    丁贵嫔对此很担忧,圣心难测,谁知今日萧衍到底是有多生气?

    太子妃王氏在无人的后殿里,柔声安慰丁贵嫔道:“母妃且安心,父皇虽然今儿略有不悦,可那也毕竟是小事,父皇大人大量,应是不会揪住此事为难太子殿下和庐陵王的。”

    “本宫也希望是能如此。”丁贵嫔这些年来,可说是活的步步谨慎,就怕做错一件事,被人揪住不放,毁了她儿子的储君之位。

    太子妃王氏心中也有忧虑,萧南屏是个让人难以捉摸的女子,她以前是对太子殿下一心一意,可如今……有了北冥倾绝后,她的心也分了吧?

    分心的她,当真还会一心帮着太子殿下巩固储君之位吗?

    ……

    萧南屏离开皇宫后,便直接乘车去了威王府,光明正大的去登门拜年。

    这下可又被好些贵族所不耻了,一个未出阁的公主,竟然上杆子巴结男方,这是有多恨嫁?

    萧南屏对此等言论一概无视,倒是麒麟气的不轻。

    “和他们置气不值得。”朱雀淡冷说了句,提醒麒麟休要为这些人惹闲事。

    麒麟也就心中为主子愤然些罢了,觉得这些人都是太闲了,跟市井那些长舌妇一样,到处搬弄是非,忒有失贵族夫人小姐的身份。

    老威王一早便等着孩子来请安拜年,可谁都等来了,就是迟迟未等到萧南屏到来。

    “爷爷,许是南屏被什么事给耽搁了,咱们再等等吧。”商海若是一大早就来了威王府,实在是她东海公主府太冷清了,让她一个人过年,竟是好不习惯。

    唉!也不知大姐在北国如何?为何迟迟不来南国呢?

    老威王也觉得自己是小孩心了,南屏丫头始终是靖惠王府的小姐,那还能像在北国的时候,能时常来陪伴他老人家膝前承欢呢。

    “老王爷,定安公主来了。”严管家一直候在外头,一瞧见萧南屏带着礼物到来,便立马回头满脸高兴的通传了一声。可算来了,老王爷可是惦念一晌午了。

    萧南屏面带微笑的走了进门,走上前便给老威王行了一个跪拜大礼:“我这儿给爷爷拜年了,祝爷爷新的一年里心想事成,万事如意。”

    “好好好,快起来,快起来!”老威王这边乐呵呵的让人把她扶起来,另一边有让蓝水把红包都给这丫头送去。

    萧南屏在北冥倾绝搀扶她起身时,还使坏的暗中捏了他手臂一下。对于老威王的新年祝福,她很欣然的全部接受了。

    之后,把萧衍赏赐的许多好东西,大半都借花献佛送给了老威王当新年礼物。丽水夫人一瞧见这些御赐之物,便是眉头一皱:“你今日进宫了?”“是啊!本想去求个恩赐,早点与雅岚成亲的。不曾想,我那皇伯父太不舍的我了,愣是不肯答应我与阏辰前后出嫁。”萧南屏陪坐在老威王身边,有点委屈皱着眉头,一脸的烦忧。

    老威王眉头也是一皱,萧衍居然还在犹豫雅岚和屏丫头婚事吗?

    丽水夫人对此冷嗤一笑:“他就是看不得别人好,就想所有人和他一样一生不得心愿得偿。”

    一屋子的人,皆觉得丽水夫人这话说的过于带刺儿了。

    丽水夫人也发觉自己情绪过激了,留下一句“去厨房看看”,便离开了。

    ------题外话------

    上架当天全订的亲们,满一千粉丝值点就可以加群啦!之前说的上架奖励,是进群后才有专属红包哒!中奖名单在评论区置顶公告里,亲们记得留意自己的粉丝值点数上升情况哦,么么哒^3^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