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别扭吃醋
    萧南屏这一上午可是吃三顿饭了,可这顿吃的却是最为舒心畅快。

    老威王过年高兴,就想多喝两杯。

    结果,被他大孙子发现了。

    北冥倾绝面无表情吩咐道:“给祖父唤茶。”

    “是。”蓝水低头应一声,都没敢抬头看一眼老王爷可怜兮兮的眼神,便撤了老王爷的酒杯,换了一杯冒着热情的香茶奉上。

    老威王怒瞪他这不孝孙儿一眼,扭头便向萧南屏告状道:“他昨儿还和我老人家说,你进门后就给你立规矩,把你管成一个小受气包。”

    “哦,那没事,我不怕他,到时候我会先给他准备一车算盘,一年换着跪,绝对够用。”萧南屏一脸淡定的看着老威王,发现这老人家眼睛居然瞪的这么大,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帅气小伙子。

    老威王被气的吹胡子瞪眼,扭头对他孙儿说:“你的好日子快到头了,等这丫头进门后,有你福享的。”

    “嗯,您也有福享。”北冥倾绝一脸的平静,可这话说的很有提醒意味。

    老威王眉头一皱,心升一股不祥预感。

    商海若淡淡一笑,对于他们这对坏心眼的未婚夫妻,唉!她同情老爷子以后的福气日子。

    傅华歆在一旁又吃醋瞪眼,这不是他亲娘,一定不是,就没有这么忽视儿子的亲娘。

    丽水夫人吩咐蓝水她们给北冥倾绝和萧南屏盛了一碗热鸡汤,叶上珠和商海若也有一碗,老威王的还是她亲自盛的。

    可一圈人下来后,她独独就忘了自己儿子那份儿。

    商海若把自己的给了傅华歆,她也心疼他,怎就如此不得二婶的喜欢呢?

    傅华歆闷头喝汤,心都伤透了。

    “干什么呢?瞧瞧多大人了,喝个汤还能弄一身,你这样子,以后成亲后,老娘可怎么放心的下?”丽水夫人一边嫌弃着儿子,一边又给擦着衣袖,并把一块玉佩给了他,叹气瞪他道:“这是你爹留下的,也该是给你的时候了。”

    傅华歆手中拿着那块蓝田暖玉,触手细腻温润,色白而洁净无暇,上面雕刻着一副山水图,约三寸长二寸七宽,简洁明了,是父亲生前的最爱。

    丽水夫人一手搭在儿子握拳的手上,眼中满是慈爱道:“歆儿,不是娘对太严苛,而是傅家只有你一个儿子,娘不希望自己的慈爱毁了你,让你长成一个纨绔子弟啊。”

    更何况,从北国到南国,两国皇帝皆不会喜她儿子,她又如何敢过分宠溺儿子,让萧衍有理由拿她儿子威胁她呢。

    傅华歆喉头有些哽咽,这是他长这么大以来,母亲第一次这么温柔慈爱的看着他,对他说这样无奈的话。

    “季沈,许多的事,都非是此时能说明白的。以后有机会,再和你们这些孩子说吧。”老威王怕傅华歆会这时情绪失控,只得在一旁提醒他,威王府也是隔墙有耳的。

    傅华歆眼中泪光浮现,垂眸整理下情绪后,收了玉佩入怀里,抬头又是那副傲娇笑脸道:“娘给的礼物儿子收下了,可这还不够,回头娘可得再补偿我一些。比如,给我和阏辰绣床双喜被?”

    “滚!老娘早八百年就拈针了,让我绣花?还不如让老娘山上给你打头猛虎剥皮做床单来的容易。”丽水夫人又抬手拍了她儿子后脑勺一下,深觉得这小子是真欠揍。

    傅华歆挨这一下,不仅没暴跳发火,还咧嘴笑得很是开心。

    萧南屏凑近北冥倾绝,小声对他说:“吃完饭陪我去趟折桂坊,不许拒绝,我是有正事。”

    北冥倾绝俊脸微黑沉,他就不明白了,什么正事非得要去折桂坊那种地方。

    “折桂坊?他们大过年也开张吗?”老威王是主位,他旁边就是他大孙子,他们小两口说了什么,他老人家自然能听到。

    萧南屏脸色微红看着老威王,这话可让她怎么回答?

    北冥倾绝耳朵尖也是一红,故作淡定垂眸道:“应是开张的。”

    不开张也没事,他们又不是去嫖,他们是为正事去的。

    “哦,那回头你们都去玩吧!晚上别忘回来吃饭就成。”老威王是个开明的老人家,淡淡的说完这句话后,便又去嘴馋的吃那个红烧鲤鱼了。

    北冥倾绝这回倒是没管他祖父贪嘴,鱼肉还好,吃点也没事。

    傅华歆一听老威王让他们去折桂坊玩耍,他立马眉头一皱拒绝道:“我们才不去那种地方,回头……我要和阏辰去赏梅花,没空陪你们疯。哦,对了,叶公子可以和你们一块儿去玩,反正他也是闲着没事干。”

    “今儿过年清静,我准备一会儿再去游秦淮河。”叶上珠执帕擦拭嘴角,对于傅华歆的好意,他心领了,却无福消受。

    傅华歆打量着叶上珠这副清瘦如排骨的身材,啧啧啧!去了折桂坊,说不定还真会被那群如狼似虎的女人,给折腾散架呢!

    叶上珠那怕吃好了,也没有先离开,而是坐在一旁淡然的端杯喝着茶,等大家吃好了散席。

    “叶公子,有人给您送了新年礼物上门,没留名。”严管家带人抬着一个大箱子走进来,四个仆人抬着,瞧着都沉的慌,也不知道箱子装的是什么东西。

    “我的新年礼物?”叶上珠蹙眉回头看了那大箱子一眼,根本就猜不着这是谁送给他的。

    似乎除了他们以外,再不会有人给他送礼物了吧?

    傅华歆一见叶上珠看向他,他立马抬手道:“这可和我无关,我可只给阏辰准备了新年礼物。”

    叶上珠又把目光移向了北冥倾绝,他们关系可是最好的,难道是他给他的惊喜?

    北冥倾绝蹙眉轻摇了摇头,这事也不是他做的,他准备的礼物还没送给他们呢。

    萧南屏不等叶上珠看向她,她便勾唇笑说:“别看我,我虽然之前有调戏过你,可却真对你没意思,不可能暧昧的给你准备新年礼物。”

    叶上珠没好气瞪她一眼,目光移向老威王,见老威王和丽水夫人皆是摇头称不是他们,这下可是真让他糊涂了。

    到底是谁在搞神秘?箱子里不会装着毒烟吧?

    萧南屏看向严管家说道:“把信拿来我看看。”“是。”严管家应一声,便上前把那封信奉给了她,随之便带人退下去了。

    萧南屏拆开信看了几眼,信封上写着:叶上珠亲启。

    信内容却只有四个字:新年快乐!

    叶上珠伸手接过萧南屏递来的信纸,看着这狗爬式的几个字,他眉头一皱,当场撕碎了那封信,起身走向那大箱子,暴力的挥扇劈开了箱子。

    木屑崩飞,傅华歆被吓得抬袖挡脸,这是要毁他容啊?

    果然,背对门口坐,是个危险的位置。

    叶上珠双眼怒红瞪着箱子里的长条锦盒,不用看他也知道里头是什么东西。

    他居然监视他,还送一柄箫来气他?

    萧南屏起身走过去,有点担心这样情绪非常失控的叶上珠。这是她第一次见叶上珠动怒,原因却只是一份新年礼物。

    叶上珠盯着那长条锦盒许久,最终还是只能无奈的嘴角勾起一丝苦笑,弯腰拿起那最上头的锦盒,打开一看,果然是一柄玉润光泽的墨绿玉箫。

    “是蓝田墨玉箫,出自广白之手,价钱在十万金。”萧南屏见过此箫,为广白满意之作,也是最心酸之作。

    也是因为不想卖了这柄箫,广白才会定价十万金,为得便是逼退那些想买此箫之人。

    没想到啊,叶上珠居然认识这么土豪的朋友,一出手就是十万金的天价新年礼物。

    嗯,箱子里其它的东西也不便宜,这些笔墨纸砚,便要花不少钱和人力,才能凑齐点吧?

    “难怪这箱子瞧着如此沉重,原来是一箱子石头啊?”傅华歆眼角瞥一眼,便顿失兴趣了。

    这些砚台玉笔虽然都不错,可雕工也忒俗气了。

    皆是浮华之物,叶上珠估计也不会喜欢,这送礼之人,算是白费心思了。

    “叶公子,你要去哪里?”萧南屏一见叶上珠握着那把墨玉箫杀气腾腾出门去,她是想拉住他,却被他给抬袖甩开了。

    北冥倾绝起身追了出去,神情是从未有过的凝重。

    那个人,竟然找来了吗?

    傅华歆和商海若对视一眼,也跟着他们身后追了出去。

    老威王年纪大了,反应有点迟钝,等他回过神来,桌上就剩下他和丽水夫人了。

    这群孩子,不就一份新年礼物吗?大惊小怪个什么劲儿。

    丽水夫人看着那一箱子石头也头晕,挥手让京墨带人赶紧抬下去。

    这都什么礼物?大过年的送一箱子石头,难怪小叶会如此生气。

    ……

    叶上珠前头跑,北冥倾绝后头追。

    萧南屏追上他们时,就看到北冥倾绝和一个红衣妖男打起来了。

    果然,喜欢红衣的人,都有病。

    琰摩送完礼,就等在威王府外头,想看看叶上珠什么时候出来揍他。

    可叶上珠他是等出来了,却和一个长得很好看的男人拉拉扯扯的,他还以为对方要欺负他兄弟,上去就和对方打起来了。

    然后,他就被叶上珠一扇子拍开了。

    叶上珠挡在北冥倾绝身前,皱眉怒视着琰摩,声寒如冰道:“取药的代价我已经付清,你还来找我作何?”

    琰摩一手捂着胸口,头微低着,艳丽的容颜上一片怒容,声音中夹杂着压抑的怒火:“你为了别人,打我这个大哥?”

    “大哥?什么情况?”傅华歆和商海若一来到,战火就熄灭了。

    然后,就听到叶上珠多了个大哥……

    叶上珠捏着折扇的手已是骨节泛白,面对琰摩时,他有的依旧是一肚子火气。

    多少年过去了,他怎就不见一点成长,永远都幼稚的像个孩子。

    金衣公子也来了,他就怕琰摩和叶上珠再闹起来,结果还是来晚了。

    “金公子?”萧南屏一见金衣公子出现,嘴角便上扬一抹嗜血微笑,像黑夜中的血色蔷薇,阴森诡异。

    金衣公子可不敢大意,他走到琰摩身边,对萧南屏笑得歉意道:“公主殿下,在下当初被神王所控制身不由己,有得罪之处,还请公主殿下谅解。改日,在下定带礼登门道歉,今儿……有点不太方便。”

    琰摩低头看着金衣公子拉着他手臂的手,抬头就咬牙冲他吼道:“他都为别人打我了,你还……”

    “那也是你欠揍!”金衣公子都要被这混蛋大哥气死了,让他来送新年礼物,他居然和人家在门口打起来了?他可真人才。

    “你!”琰摩这回是气的连金衣公子也要一起揍了。

    金衣公子可不和他硬碰硬,这就是头蛮牛,你越给他顶,他越来劲儿。

    叶上珠皱眉把那柄墨玉箫抛向琰摩,苍白的面色,冰冷的好似覆上了寒霜:“琰摩,我最后和你说一遍,大海葬送的不仅仅是我的性命,更是你我之间的兄弟情分。当年的我已死,如今的我,只是叶上珠。”

    “我管你是叫什么名字,反正你是我三弟,这一点,死都不可能改变。”琰摩执拗起来,那可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的。叶上珠越是拒绝他的好意,他越是要惹人烦的往前凑。

    “随便你!”叶上珠不错的心情,全被这个人败光了。

    “你!”琰摩气的干瞪眼,手里的墨玉箫都要被他给握碎了。

    叶上珠回身进了威王府,并对守门卫说了句:“他要敢硬闯,就放猫。”

    “是。”守门大哥总觉得他是听错了,只有关门放狗的,哪有放猫的?

    “他怕猫。”叶上珠已经抬脚跨入大门槛,头也未回的说出琰摩没出息的弱点。

    傅华歆不厚道的笑出了声,像琰摩这样一个身材高大模样妖孽的男人,居然会怕猫?笑死人了。

    商海若拉了他衣袖一下,让他适可而止,要不然挨揍的人该是他了。

    琰摩被气的要死,这个小混蛋,他是因谁怕的猫?他居然拿这个弱点来威胁他,气死他了!

    金衣公子凑近他耳边低声说:“三弟脾气可渐长,你还是耐心点吧!否则,回头他让北冥倾绝赶你出建康城,可别怪做兄弟没提醒你。”

    琰摩扭回头冷冷瞪他一眼,便转身握着箫走了。

    不要拉倒,他还不送了。

    金衣公子微笑对他们一颔首后,才忙去追上琰摩这个狂躁男。

    傅华歆拉着商海若已离开,他可不想让小妖女带坏他家阏辰了。

    萧南屏与北冥倾绝一起并肩前行,路上还在说叶上珠的事。

    “对于他的事,我所知也不多。当年救他时,他也只说自己来自一座无名海岛,家中已无人,不想回去了。”北冥倾绝今儿出门倒是没带重溟剑,一袭冰蓝色丝绸广袖袍,也多了几分柔和飘逸。

    “既然他不愿意多谈曾经过往,我们也不必多问了,朋友之间,总要有些信任的,对吗?”萧南屏微笑转头看着他,眼中多了几分真诚。

    北冥倾绝驻足侧身低头对上她亮晶晶含笑的眼眸,抬手指尖轻拂过她细长的黛色柳眉,只觉得这样的她真好。

    麒麟和朱雀偏过头,在左右顾看。

    大过年被虐,她们都有点不想伺候这二位了。

    北冥倾绝牵着她的柔若无骨的小手,二人肩靠肩而前行,半点也不觉得冬日清寒了。

    “也不知义父是如何过的年?是在观里吃素修行,还是回灵仙谷去整理他那些美人图去了。”萧南屏抬头看着远处的蔚蓝天空,今日的阳光很和煦,暖融融的,好似给蓝天白云镀上了一层薄薄的金光,美丽的让人心情都变得很好了。

    “他,应该是去陪美人了。”北冥倾绝修长浓黑的眉毛一皱,还是不怎么喜欢她提起曲莲那个老妖精。

    “呵呵呵……你这醋吃的真没道理,也很幼稚。”萧南屏笑看着他,只觉得这人要是长得好看了,一颦一笑都是赏心悦目的。

    北冥倾绝扭头看着她,眉心轻蹙道:“曲莲是个很出色的男人,祖父说小姑娘就喜欢他那样的。神秘,高雅,本事多,会哄人。”

    “嗯,爷爷说的没错,曲莲的确是个神秘且充满魅力的成熟男人,小姑娘大都喜欢他这样的。”萧南屏点头微笑看着他,就看他接下来还能怎么花样吃醋。

    北冥倾绝眉头紧皱盯着她的眼睛看,似是在逼着她收回那些错误的话。

    萧南屏一笑转头看向别处,就是不看他。

    北冥倾绝被她牵着手前行,走出大概十步,他便无比沉闷的说了句:“再好,他也老了。”

    “不!他那是成熟,非老也!”萧南屏前头走着,抿嘴忍笑,且看他能撑到何时才发火。

    北冥倾绝听她又在夸曲莲好,他生气的脚步一顿,拉他入怀自后圈住她整个人,低头咬了她粉嫩嫩的耳垂一下,眸光幽深的闷声说:“招惹了我,你就不能再招惹别人。否则,我会……”

    萧南屏唇边的笑渐渐僵住了,他,他说什么?这话居然是他说出来的?不知羞啊!

    麒麟和朱雀离的远,并没有听到他们的瞧瞧话,只是见到威王爷湖人自后抱住她们家主子,然后……主子似乎害羞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