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一百三十八章 风月宴
    顾鸾影出府虽无人阻拦,可在她乘车离开后,消息便送到了尔朱荣面前。

    对此,尔朱荣倒是明面上不曾表露不悦,暗中却让人紧盯住与顾鸾影见面之人。

    顾鸾影乘车一路上了街,人在车内坐,却屏蔽不了外头的风言风语。

    “听说了没有,年初一那晚啊,三爷带着一位姨娘去郡公府献舞,郡公爷一眼便瞧上了那位姨娘,当晚便收做了如夫人呢!”一个挎菜篮子的黑红皮肤妇人,与另一个夫人交头接耳说着最近秀容郡的新鲜事儿。

    “咋没听说,这事闹得可不小,一个小狐狸精,差点害得郡公爷和三爷兄弟反目成仇呢!”另一个妇人说话时爱撇嘴,语气中满是对那位如夫人的憎恶。狐狸精,就该通通拉去烧死,省得留着祸害人。

    马车里,梅香有些担心的看向她家小姐,替她家小姐委屈的眼泛泪光道:“小姐,她们……”

    “无人不被世人诽谤,若是事事皆这般计较,那也就不用活了。”金嬷嬷倒是个看的透彻的人,也是在提醒顾鸾影,不要为了一点流言蜚语,便坏了老太爷的大计。

    梅香低下头无声掉着眼泪,她就很不明白嘛!老太爷为什么一定要这样糟践小姐,让小姐为人妾也就罢了,后头居然……居然一女侍二夫,那有这样当祖父啊?

    “梅香,收起你的眼泪,老太爷的大计,岂是一个小丫鬟可以置喙的?”金嬷嬷严厉的瞪向梅香,真不明白,小姐这样性子的人,是怎么受得了这个愚蠢丫头的。

    梅香抬袖低头擦着眼泪,对金嬷嬷她也是敢怒不敢言。

    顾鸾影一脸冷漠的听着街上行人的辱骂,没有任何反应,许是胭脂水粉画下的妆容太美了,美的好似一幅毫无生机的画卷。

    可她的心还是会痛,不是因为亲人出卖她换去利益而痛,而是为北冥倾绝对她的无情而痛。为什么,为什么她还是步上了她母亲的后尘,堂堂一个世家小姐,却因心底的那丝爱慕,把自己推入了泥泞之中。

    可母亲那怕为妾,嫁的也还是她爱慕的男人啊! 可她呢?她现在又算什么?

    北冥倾绝,我心悦了你那么多年,你为什么就一直熟视无睹,为什么你还要那么残忍的爱上别的女人!

    北冥倾绝……北冥倾绝……北冥倾绝……

    这个名字,已成我心中的魔,你又可知道啊。

    “小姐,锦绣布庄到了。”金嬷嬷冷硬的声音,打断了顾鸾影膨胀到将情绪爆发的魔心。

    顾鸾影漆黑的眼珠从幽暗,变为清冷。她起身弯腰出了车厢,由梅香扶着踩着绣凳下了马车。

    她的出现,自然是又引起了一场轰动。

    毕竟这是个爱美的时代,美人在当今人眼中,那便是最吸引人眼球的美丽画卷。

    金嬷嬷前头引路,进了布庄后,便唤来布庄老板吩咐道:“我们小姐要挑十几匹杭绸和蜀锦,需要个清净的地方。”

    “好,里边请。”老板伸手请了她们主仆向后堂走去,并吩咐店里伙计把最上等杭绸和蜀锦送过来。

    顾鸾影本就生的美丽,今儿又穿了一件紫色的裙裳,丝绸的光泽映在她美丽的脸庞上,宛若明珠生辉。

    在布庄里还有些富贵人家的夫人,其中一人在众人拥围之中,乃当地郡守的夫人。

    所以,在众人低语窃窃,无比好奇顾鸾影身份之时,她便在一旁冷哼嗤笑了声:“什么小姐夫人的,不过就是一个专会勾引男人的狐狸精罢了。”

    别人不认识顾鸾影,她可认识。

    想她表姐之所以被气的病倒,不就是因为这小狐狸精勾引尔朱伯彦,哄得尔朱伯彦为她神魂颠倒,竟然还要在府里为她建造冷月楼所致吗?

    幸好!这贱人又被尔朱荣弄回郡公府去了。

    不然,再过一段日子,说不定连她表姐的正室夫人之位,都要被这个小狐狸精给抢了。

    “她是狐狸精?谁家的啊?真没瞧出来呢!我还真以为她是那个世族的嫡出大小姐,真是会摆架子充气派啊!”一个嘴角长美人痣的富家夫人,撇了撇嘴,从之前的羡慕,变成了现在的鄙夷。

    “还能是谁家的?不就是闹得满城风雨的那个顾氏吗?”郡守夫人眼中满是鄙夷与憎恶之色,因为她小姑子也是尔朱荣的一个如夫人,去年夏天进的郡公府,还没得宠多久,就又被这个人顾鸾影给抢了地位。

    “啊?是她啊?”美人痣夫人眼中浮现恶心之色,一女侍二夫,那就好比人尽可夫的娼妇,在当今之世,那可是最令人不齿唾弃的。

    顾鸾影虽然已去了后堂,可布庄铺面里却因她而热闹了起来。

    当然,众人议论纷纷的话里,自然是不会有她一句好话的。

    后堂,其实也就是有着雅间的后院。

    金嬷嬷和梅香守在门外,房间里是顾鸾影和顾溪兄妹二人。

    顾溪望着已有数月未见的妹妹,他开口便是问了一句:“到了今时今日,你可后悔当初的选择?”

    “不悔。”顾鸾影眼神中平静的很冷漠,如果再给她一次选择的机会,她依然会选择用一生的婚姻,换一次去洛阳的机会。

    因为她不甘心,她不相信凭她的才名和美貌,会无法打动北冥倾绝的心。

    “执迷不悟!”顾溪对顾鸾影最后一点兄妹怜惜之情,也在此刻被她气的荡然无存了。

    当初他不是没有在祖父做出决定之前帮她安排亲事,是她眼高于顶瞧不上人家赵公子,非要千里迢迢跑去洛阳碰壁。

    更是不给自己留后路的与祖父做了那样的交易,把自己推入了如今这般泥泞不堪的深坑之中。

    时至今日,她依旧执迷不悔,惦念着永远不可能属于她的男人。

    “这是我的选择,那怕是刀山,我也会一步一血的走下去。”顾鸾影依旧冷傲不低头,也不悔改。

    因为接下来,她要做的不仅仅是尔朱荣的一个如夫人,她更要做天下之主的的女人。

    顾溪望着眼中充满权欲的顾鸾影,忽然间觉得她好陌生。

    顾鸾影不想多与顾溪耽搁时间,便眸光冰冷的看向问道:“你找我到底有何事?”

    顾溪也不想多和顾鸾影相处,便自袖中取出一个镂雕银质香囊,递给她说道:“这是祖父花费重金买来的,佩于身上,可异香萦绕周身,经久不散。”

    “多谢祖父。”顾鸾影一脸的冷若冰霜,用极为讽刺的感谢,谢谢那一步步把她推入火坑的祖父。

    顾溪把东西交给她后,便起身准备离开。行至门前,他未回头的留下一句:“顾鸾影,好自为之。”

    吱呀!房门被打开,顾溪走了出去。

    金嬷嬷恭敬低头对顾溪行一礼:“少爷。”

    “嗯,金嬷嬷保重,我走了。”顾溪淡淡颔首,看了金嬷嬷一眼,便举步离开了。

    “少爷慢走。”金嬷嬷对待顾溪的恭敬中,还有一次真心的关心在其中。

    梅香回身看着随后走出来的小姐,她刚才真的很担心小姐又和少爷吵架。

    记得去年小姐要去洛阳的时候,少爷便和小姐大吵了一架,那也是她头回见少爷发那么大的火。

    “走吧。”顾鸾影依然是那个冷傲冰霜的顾鸾影,人前不容许自己有一丝的柔弱或怯懦。

    “是。”金嬷嬷和梅香应一声,便垂首亦步亦趋的随上了她的脚步。顾鸾影离开锦绣布庄时,自然是又没少听那些不堪入耳的窃窃辱骂之语。可她却神态如常,好似根本没听到别人骂她一样。

    可说是,她对自己夜冷漠到了极点。

    “呸!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女人,被人骂也没半点反应,当本夫人这是在唱歌给她听啊?”美人痣夫人穿衣打扮就很暴发户,骂人叉腰更像泼妇了。

    可她这样骂顾鸾影,却是很得那些装模作样贵夫人心的。

    她们也想骂这样不要脸的狐狸精,奈何身份在这里摆着,实在无法有失身份的做出泼妇骂街的行为。

    在秀容郡里,顾鸾影的名声可说是坏透了。

    各府的夫人全都一提起她就咬牙切齿,恨不得一起扑上去活撕了她。

    究其原因,还是年初一郡公府那场宴会。

    尔朱荣邀请许多人赴了一个晚宴,在晚宴上顾鸾影跳了一支舞,白裙飘飘欲仙,姿容绝色倾城,水袖扬落间,皆牵动每一个男人目光,脚尖轻点鼓面,勾魂摄魄,震荡人心。

    那一夜,所有男人皆为顾鸾影一舞所痴迷不已。

    回家后,做梦梦到的都是顾鸾影。

    也是因此,顾鸾影便成了那祸水狐狸精,被那日陪夫君赴宴的夫人们所仇恨。

    而男人对顾鸾影的看法则不同,他们不觉得顾鸾影是狐狸精,反而觉得她是高天之上的清冷月光,雪山之巅的一朵红花,沧海深处的一颗明珠,那么的美丽,那么的世所罕见,那么的神秘令人着迷。

    所以在顾鸾影成了尔朱荣的如夫人后,秀容郡里便有不少男人捶胸顿足,只恨自己权势太小,不能抱得美人归。

    ……

    秀荣郡公府

    顾鸾影一回来,便见尔朱荣在。她脚下微顿一下,便抬脚迈步入了屋子,走过去冷冰冰行了一礼:“见过郡公爷。”

    “嗯,来!”尔朱荣放下手中的茶杯于桌上,温柔的向她招了下手,让她到她身边坐。

    顾鸾影举步走过去,挨着尔朱荣坐下。

    尔朱荣一手搂住她的肩头,温柔笑问她道:“听说你买了许多杭绸和蜀锦,是想多做几身新衣裳吗?”

    “不是。”顾鸾影一脸的冷若冰霜,拒人于千里之外。

    可尔朱荣好似没看到她的冷漠,依旧非常温柔的与她笑说:“不是给自己做衣裳,那就是我做了?嗯,那我可要好好看看,鸾儿的眼光合不合我心意了。”

    金嬷嬷让人把那些布匹拿了进来,并且还笑盈盈多了句嘴道:“小姐原本想给郡公爷一个惊喜的,嗯!我们小姐女红可是极好的,您看她手中的帕子,就是自个儿绣的。”

    “哦?鸾儿要亲手给我做衣服?”尔朱荣眼中温柔的笑意中,多了一丝恰到好处的欣喜。

    顾鸾影抬眸冷冰冰的看了金嬷嬷一眼,让她给别的男人做衣服,做梦。

    尔朱荣顺着顾鸾影的目光看向金嬷嬷,笑容温和儒雅道:“嬷嬷也是好意,鸾儿便不要怪她多嘴了。”

    “是奴婢多嘴了,奴婢这就退下去。”金嬷嬷垂头行一礼,便后退着出了门。

    尔朱荣笑着收回目光,对于这位金嬷嬷……

    梅香目光有些痴迷的看着尔朱荣,只觉得小姐很好福气,居然遇上这么个俊美又温柔的男人。

    而且,还是有权又有势呢!

    顾鸾影今日见了顾溪,多少都是会有些情绪不稳的。

    也是因此,她没心情应付尔朱荣,坐一会儿便说累了。

    尔朱荣回味昨夜的疯狂,心情还是不错的,也就放过她一次,离开让她好好休息了。

    顾鸾影送走了尔朱荣,便挥推了所有人,独自一个人在房间里拆那只银香球。

    这东西她才不需要,也不屑用此等龌龊之物。

    她顾鸾影是没本事得到北冥倾绝的心,可别的男人?她想要对方一颗心,却是轻而易举的事。

    等她达到她的目的,与北冥倾绝再见之日,她定让他后悔当初的选择!

    北冥倾绝,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

    南国,建康城。

    正月初六,折桂坊。

    今夜的折桂坊十分热闹,进门需得有请帖。

    请帖是粉红色的,左上角印着一朵红色蔷薇花,金框里写着三个金色大字:风月宴。对!这就是风月门主发出的邀请贴,邀请的人有行内一些大佬,也有一些外人。

    而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有钱,非常的有钱。

    嗯!风月宴只认钱不认权,你要不够富有,就算你是王侯,也别想弄到一张风月柬。

    二楼,西雅间。

    萧南屏他们一早就来了,嗯!他们有钱,非常有钱。

    “哎,你就这么由着她一直胡闹吗?”傅华歆拥胳膊肘碰一下北冥倾绝的手臂,总觉得他这兄弟如此下去不行。

    “与其让她偷偷来,不如我陪着她。”北冥倾绝从坐下后,一直保持着面无表情,目不斜视,紧盯着某个不安分的小女子。

    傅华歆被噎的说不出话来了,这样惯媳妇儿的男人,他平生第一次见到,服了。

    商海若与萧南屏在品酒,折桂坊今儿的酒水很多类,花酒便多达七种之多。

    “桂花酿,芙蓉香,玫瑰露,桃花酒,这四种酒,我最喜欢这玫瑰露,因为它像美人!热情,美艳,动人。”萧南屏享受的饮一口酒水,转头看向北冥倾绝旁边的傅华歆,勾唇眯眸一笑:“傅尚书,你如此明目张胆的挑拨我和小岚同学的感情,是什么意思啊?是觉得近日你和阏辰过的太甜如蜜了吗?”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傅华歆咬牙切齿怒瞪着她,非常非常想……拿只酒杯砸晕她,让她睡觉闭嘴。

    萧南屏见傅华歆还敢瞪她,她扭过头伸手勾住商海若的脖子,把人往面前一拉,勾唇笑得邪气道:“阏辰啊!你知不知道就在昨晚……”

    “哎呀!快看,人出来了。”傅华歆在一旁忙打岔,手中折扇指向窗外楼下。

    萧南屏嘴角勾着笑意,转头看向外头的热闹盛况。至于傅华歆挑拨她和北冥倾绝感情的事?她回头再和他算账。

    楼上楼下,人数数百人。可此时此刻,却是安静的落针可闻。

    一张金镶玉牡丹花美人榻从天缓缓下降,勾住四角上一根根细如丝线银丝,黄金为钩。

    火红的玫瑰花瓣纷飞成花雨,那美人榻斜卧一名紫袍少年,赤足素手抚黑猫,眼眸低垂,精美的像一个玉雕的美人儿。

    沉默的一声响,牡丹花美人榻落地,金钩银线消失,两旁红纱低垂落地,一面水晶帘遮挡住美人的身影,朦朦胧胧更勾人。

    春情自二楼缓步走下来,她一袭红衣妖娆,风姿绰约。手持一把水玉美人执扇,红唇勾笑朗声道:“今夜为我春情正式收徒之日,感谢诸位的到来!”

    众人闻声转头看去,许多人还记得春情这个人,也有许多人不认识春情这个人。

    春情缓步走下楼梯,走到高高的红台之上,她抬手示意人打开水晶帘,让人看看她春情这么多年耽搁选徒之事,到底值不值得。

    水晶帘被两名白裙婢女一左一右打开,露出了后门那个令人望之窒息的美人儿。

    紫雪斜卧美人榻的姿势不变,只是缓缓抬眸看向众人。

    可仅仅这一个抬眸,便令所有人心跳加速,脸颊泛红。美,太美了!

    春情举步走过去,在美人榻床尾前驻足,转身笑望着众人说:“他是我挑选多年,终于寻到的继承人。他叫紫雪,未来的风月门主!”

    “风月门主,还真是很适合呢!”二楼一个雅间里,有一个男子望着那漂亮的紫眸少年,嘴角勾着一抹邪肆的笑意,手中一把金色凤首匕首上,也镶嵌着一只紫水晶眼眸,宛若真眸。

    情人半云外,风月讵相思?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