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洛妃
    正月初九,白日天清气朗,夜晚冷月高悬。

    琬琰殿

    麒麟好不容易才混进来的,也是因为前几日又死了一名宫女,她才会被选进来伺候这位神秘的洛妃娘娘的。

    说来也奇怪,这座琬琰殿一直禁止人靠近,明里是禁卫军里三层外三层的保护着,暗中还有不少高手潜伏着。

    可说是,琬琰殿比萧衍的寝宫,还要铜墙铁壁坚硬不可破三分呢。

    不过进了琬琰殿后,她却还是没办法去洛妃身边,只能在院子和厨房里打扫干粗活。

    这也是她为何会在宫中呆了这么久的原因,因为她根本就混不到洛妃身边去啊!

    而且这里暗中高手颇多,她要是硬来,一定会被围攻射成刺猬的,那未免也死的太惨了。

    “皇上驾到,左右退避!”

    麒麟低头跟着其他宫女一样退到墙角,跪地恭迎圣驾。

    她好不容易才进了琬琰殿主寝殿前殿打扫,本来还想趁人不注意溜去后殿看看呢。

    谁知多日未见来的萧衍,今晚偏又驾临了琬琰殿。

    萧衍是穿着便服来的,在他向后殿走去时,连贴身伺候的公公也止步在外了。

    麒麟这下是更好奇了,这位疯掉多年的洛妃到底是什么样的美人儿?竟能得萧衍如此宠爱有加,并且还藏的如此之深?

    后殿

    萧衍推门进了一间房,房间里一应摆设皆是无比富贵荣华,奢侈无比,可说是金碧辉煌,比之他的寝宫净居殿还要华丽三分。

    而在这间寝宫里,靠东墙有着一个巨大的圆形象牙床,镶金嵌玉,珍珠宝石无数,精美的宛若一件倾城之宝。

    圆顶帐幔为金红色,上面坠着流苏珠帘,流泻垂落至地面,半圈着那精美的象牙圆床。

    而在这铺着蜀锦被褥的象牙床上,则躺着一个安静沉睡的白衣美人。

    美人头枕白玉枕,满头青丝柔顺的自然铺散开,乌黑柔亮,宛若黑缎一般光可鉴人。

    萧衍放缓脚步走过去,轻轻的不发不出一丝声音,好似很怕惊醒了这安然熟睡的美人儿。

    可床上的美人儿睡的太沉了,沉的很不正常。

    萧衍站在床边,望着这眉间一点朱砂的美人儿,眼中情绪极为复杂。有着一丝追忆,更有着一抹深深的恨意。

    沉睡的美人儿,不知是不是感应到了危险,竟是缓缓挣开了双眼,定定的看着床边的人,眼中也迸射出了猩红的恨意。

    哗啦啦!

    这是金属链子的声音,在那对皓白的手腕上,竟然铐着两条黄金打造的链子,链接在象牙床的四角环扣上,控制着人的行动范围。

    萧衍依然站在原地未动分毫,他的目光,从这长发垂腰的白衣美人那双皓白的手腕上,缓缓的移到了那双修长的玉足脚腕上。

    这人被他养了十多年,可是越发的身娇肉贵了。

    瞧瞧,这样一番折腾,脚腕和手腕可都磨红的开始出血了呢。

    “啊……啊……”那白衣美人再不断的挣扎着,嘴里发出闷哑的声音,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连喊出稍微大一点的声音,也是不能的。

    萧衍转头对上美人儿的眼睛,这是一双极漂亮妩媚的丹凤眼,笑的时候比桃花眼还好看,可发怒的时候,怒红的双眼却一点威势也没有,反而楚楚可怜的很呢。

    白衣美人儿坐在床上不断的手脚乱动挣扎着,可这点力气却小的微乎其微,最多就是弄得链子叮叮当当作响罢了。

    “不用浪费力气挣扎了,你的丹田早就毁了,多年服食那些药物,你也早已连正常人的身体都保持不住了。瞧瞧你现在的模样,柔弱的多么可怜,那还有你当年半分的英姿风采呢?”萧衍说这些话时,那是非常咬牙切齿的。只因他都老了,可这人还年轻的像三十出头一样,眼角都没有一丝皱纹,细皮嫩肉的让人看了就想划上两刀,为这雪白的肌肤上,添一抹血色艳丽。

    “啊……啊……”美人儿很愤怒,挣扎的过于厉害,手腕和脚腕都磨破皮出血了。

    萧衍见这人又把自己给折腾伤了,他不悦的皱起眉头,扬手一刀手劈晕了对方。转身去描金红漆衣柜里取了药膏,回身走过去坐在床边,非常熟练的为其上药。

    水晶般的药膏里有着雪莲的成分,抹在伤口上,保准不会让人留一点疤痕。麒麟在外跪的腿都麻了,心里骂了萧衍千遍万遍。

    终于,在里头呆了大概两刻钟的萧衍,被麒麟给骂出来了。

    麒麟和所有宫人一样,全都俯身低头到了地面上。

    萧衍临走前,冷声吩咐道:“安排人轮流守夜,如若洛妃再挣扎弄伤自己,你们便都不用活了。”

    “喏!”众宫女跪地低头齐齐应声,一个个皆是忍不住的浑身发抖。

    麒麟在萧衍离开后,才敢松了那口气。真是个暴君,动不动就要人脑袋。

    不过这下好了,她总算有机会一睹这位洛妃娘娘的庐山真面目了。

    琬琰殿的掌事太监安排了一下,两人轮流守夜,每隔一个时辰换一波人。

    麒麟被安排到了后半夜,大概是寅时。

    在此之前,她可以去睡觉了。

    不过睡之前,她得去厨房偷点吃的,不然回头守夜该饿了。

    滴答!滴答!滴答!

    这是房间外漏刻滴水声,叮!漏刻上坠的黄豆大小的金铃铛响了,这是一个时辰又到了。

    麒麟守夜,怀抱烧鸡。

    与麒麟分到一起的那个宫女胆子很小,一见她居然在守夜的时候吃东西,便瞪大了眼睛,指着她结结巴巴的压低声音道:“你……你不要……要命了?居然偷……偷东西吃。”

    她可不记得,今晚晚饭有什么烧鸡,这一准是这人去琬琰殿小厨房偷拿的。

    “嘘!你小声点,我分你一半好了。”麒麟凑近对方竖食指在唇上,然后,就真的扯下一只鸡腿给小宫女。至于她自己?直接上嘴啃呗。

    小宫女手拿一只烧鸡腿,看着大口啃肉的她,她吞咽下口水,低头看看手里的鸡腿,忍了忍,没忍住!张嘴咬一口,烧鸡居然还是热的,真的很好吃哦。

    麒麟吭哧吭哧大口啃烧鸡,最后又扯了一只鸡腿给那小宫女。她其实不馋,就是怕肚子饿。

    小宫女馋啊!虽然她是琬琰殿的宫女,伙食算是不错的,可平常也只能吃点猪肉或鸡块,还都是鸡肋之类的鸡块,鸡腿肉和鸡翅,何时能轮到他们这些洒扫下人吃啊?

    她都不记得自己多久没吃过鸡腿了,这个姐姐偷东西虽然不好,可是烧鸡真的很好吃啊!而且这个姐姐人好好,居然把鸡腿都给她吃了哎。

    麒麟吃东西很快,一只烧鸡啃完后,她用帕子包起鸡骨头放进衣袖口袋里,起身向那张精美的象牙床走去。

    “哎,姐姐,哪里不能去。”小宫女起身忙去拦她,皱眉小声对她说:“这位洛妃娘娘有疯病的,一有人靠近她就会醒来,醒来就会闹,到时候她伤了手脚,咱们可就要没命了。”

    “没事,我就看一眼,然后我们就退下去。”麒麟冲小宫女一笑,拂开她的手,举步走近床边,入目的便是一个美丽的女子。

    她穿着一袭白衣,安静的躺在铺着红色被褥的床上,红色是火是血,而她则是那红尘脏污中的一朵纯洁圣莲。

    “哇!原来洛妃娘娘长得这么美啊?难怪她就算疯了,皇上也一直都待她极好的呢。”小宫女望着圣洁美丽的洛妃娘娘,眼中全是羡慕不已。

    琬琰殿的奢靡华贵,是宫中之最。

    而洛妃娘娘的这间寝宫,更是富丽堂皇的让人如身至满是珍宝的水晶宫中呢。

    麒麟望着这位洛妃娘娘,总觉得有点怪怪的,可到底是哪里奇怪,她又说不上来……

    “遭了,快点走,洛妃娘娘好像睡不安稳了。”小宫女拉着麒麟的手,急忙向外头走去,随手还放下了那银红色的霞影纱帘幔,隔绝了她们和洛妃娘娘。

    象牙床上的美人儿,睁开了那双漂亮的丹凤眼,望着一室昏黄,安静的没有再闹。只是一动不动的平躺在柔软的高床上,像只被人训的很惨的兽,利爪没了,尖锐的牙齿也被拔了,只能无力反抗的等死。

    麒麟是习武之人,她能感受到对方不平稳点呼吸,她也知道人是醒了。

    可很奇怪,把自己手脚伤成那样的洛妃,怎么会忽然变得这么安静呢?

    小宫女在一旁低声说:“我听琬琰殿的老人说,洛妃娘娘平常很安静的,只有皇上来看她,还有每个月初九的时候,她才会闹起来没完没了,直到把自己手脚都弄伤,她才会在服药后昏睡一会儿。等她醒了,也就平静了,不会再闹了。”

    “皇上?初九?”麒麟眉头一皱,总觉得这位江陵来的洛妃娘娘,身上藏有着什么秘密。

    而这个秘密还不小,不然,不会有人一直引着主子去江陵。

    时间过得是很快的,她们一起守在外头没多久,刚打一个瞌睡,时间便到了。

    麒麟和小宫女离开,换了另外两个年龄稍长宫女守到天明。而麒麟在离开主殿后,便偷偷召来一只夜莺,让它把消息送了出去。

    这一点,她真觉得主子很聪明,用夜莺传信,晚上就不会被人留意了。

    ……

    定安公主府

    岚屏苑

    萧南屏睡的正香,便被朱雀叫醒了。

    朱雀把那纸条交给了她,眉头紧皱道:“洛妃若是真被萧衍逼疯的,那这个引主子去查江陵的人,便很可能是与洛妃有着莫大关系之人。更甚至,对方还有可能是洛妃的情人。”

    萧南屏看完了纸条,递给朱雀让她拿去烧掉。而她也觉得朱雀忧虑的对,如果对方是为了让她插手洛妃之事,那她便不能深究此事了。

    如今这个纷乱的天下,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好。

    朱雀把纸条烧了,走回来,依旧满心忧愁道:“主子,我觉得麒麟不适合继续留在宫里了。如果对方是让我们帮忙救人,大可直接找上我们明说,没必要这样步步引诱我们去查到洛妃哪儿。”

    “你说的有道理,让麒麟回来吧。”萧南屏不是傅华歆,她没有那么多好奇心。

    “是,属下这边去传书给麒麟。”朱雀拱手行一礼,便转身离开了。

    萧南屏重新躺下,可却真睡不着了。

    洛妃的身份明明很简单,不过就是江陵一个县丞之女,凭美貌和舞技上位,在封妃后便疯了,一直静养在琬琰殿,几乎都被人给遗忘了。

    唯一让人称奇的,便是洛妃的地位只在皇后之下,为三夫人之首,乃贵妃,比丁贵嫔的地位还高。

    可她一个不曾为帝王孕育子女,也没有强大的娘家为靠山,当年她那皇伯父……又为什么原因而封了她为三夫人之首的贵妃呢?

    这一点,相信很多人都和她一样想不通。

    ……

    皇宫

    麒麟刚睡没多久,就被夜莺啄醒了。

    她抓住夜莺,看到纸条上一个“撤”字,她便立刻起身下床穿了鞋子。

    “姐姐你要去哪里啊?”小宫女被吵醒了,翻身趴在床边,迷糊的问了句,又抬手掩嘴打了个哈欠。

    “我肚子不舒服,去趟茅厕,你睡吧。”麒麟穿好鞋子,安抚好小宫女,便离开了宫女居住的通铺房间,向着后院走去。

    小宫女也没多想,打个哈欠,便躺好睡下了。

    麒麟离开的时候,还是因为一只野猫,惊动了禁卫军。

    可她动作快,没让人发现,便溜出宫去了。

    这事惊动了萧衍,萧衍一大清早又跑了一趟琬琰殿。

    呆了一刻钟时间,他才离开去上朝。

    ……

    定安公主府

    萧南屏邀请了他们几人来府中说事,说的便是那位莫名其妙很得萧衍宠爱的洛妃娘娘。

    “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咱们今夜去瞧瞧不就知道了。”傅华歆好奇心重,一听麒麟说那位洛妃娘娘美的像仙女一样,他就忍不住想去看看。

    这样一个美人,怎么就没被曲莲给盯上呢?

    “夜探皇宫,合适吗?”商海若比较谨慎,对于这样没计划的探查,她是不赞成的。

    “虽然夜探皇宫会有些危险,可这也确实是最直接的一条路。”萧南屏手指敲击着桌面,对于夜探皇宫的事,她轻车熟路,无所谓。

    北冥倾绝保持沉默,不过看向她的眼神很明白的表达出:你去哪儿,我都要跟着。

    “既然如此,那就这么决定了,咱们今夜便去看看那位洛妃娘娘到底是妖是仙。”傅华歆一锤子敲定音,满脸的兴奋之色。嘿嘿!如果那位洛妃娘娘真是个大美人,他们可以把救人的事推都给曲莲啊!

    反正曲莲也喜欢收集美人图,顺便救一个美人出火海,想必他也是会很乐意为之的。

    商海若还是不赞成他们这样冲动行事,因为她总有种预感,这趟他们会白跑……

    ……

    说来也巧了,他们今夜出行,居然赶上个阴天。

    夜黑风高,伸手不见五指,还真是做这见不得光事的绝佳天气。

    萧南屏与北冥倾绝走在前头探路,果然,整个皇宫里,琬琰殿的守卫是最为森严的,比萧衍这个一国之君的寝宫守卫还多。

    商海若紧抓着傅华歆的手,就怕他一个好奇乱跑,在宫里惹出乱子来。

    琬琰殿

    他们几个在外头转了许久,才把那些暗中高手引开。

    而萧南屏比傅华歆还狠,直接惊动禁卫军,趁乱进了后殿寝宫。

    傅华歆非常佩服这小妖女闯祸的本事,也心里十分同情他这兄弟,竟然喜欢上这么一个闯祸精。

    萧南屏和商海若先进去的,结果,看到人很失望。

    麒麟怕不是眼瞎了吧?这个女人是姿色不错,可却称不上是个极美的美人儿吧?

    “麒麟一直随在你身边,且不说我们这些人,就说曲莲收集的美人图,她看过那么多的美人,不可能会胡乱评判一个人的美貌。”商海若做出一些分析后,便知萧衍把之前的洛妃娘娘藏起来了,这个女子非是之前洛妃娘娘。

    可是,她却很可能是真正的洛妃娘娘,来自江陵的县丞之女。

    “或许你说得对,后宫真有两位洛妃娘娘。”萧南屏留意了一下这名昏睡的白衣女子手腕和脚腕一下,光洁没有丝毫伤痕,绝非麒麟见到的那位洛妃娘娘。

    “搞什么,费那么大劲儿夜探皇宫,就看到一个假美人啊?”傅华歆有点不甘心,凭什么麒麟能看到很漂亮的美人,他们来了就看这么假货啊?

    “别废话了,赶紧走。”北冥倾绝眉头一皱,已听到外头禁卫军集结在琬琰殿外了。

    萧南屏拉住他的手,转身向门口走去。

    她带他们走后头一个窗户,那边出去有个密道,还是曾经一个小贼挖的,她小时候和太子哥哥玩耍时发现的,只有他们俩知道。

    傅华歆走在这狭窄的密道里,一路嫌弃道:“知道的是密道,不知道还以为是下水道呢。”

    “少废话了,赶紧往前走。”萧南屏前头带路,拿着一只火折子照明。这种地方,火折子好点,至少能证明前方有空气流通,没被人堵成死路。

    商海若坚持走后边,因为她不放心傅华歆,这人有时可太不靠谱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