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一百四十一章 一方罗帕出奸情
    正月十三,天清气朗,万里无云。

    这一日,萧衍宣了北冥倾绝进宫,封了他一个官职——骑都尉。

    骑都尉是掌管羽林军骑兵的将军,官职不高,不过是五品官。

    可一个能掌管羽林军骑兵的五品骑都尉,却是比傅华歆这个三品尚书郎要有实权的多。

    可见,萧衍是要重用北冥倾绝了。

    而对傅华歆,萧衍却因私而存了打压之心。

    不然,他能让傅华歆去做吏部尚书郎,管那些官员升降之事吗?

    北冥倾绝拿着任命圣旨离开了延务殿,一路上生人勿近的行走在高墙两立的悠长宫道上。

    路过的太监和宫女皆是见到他退避两侧,唯恐冲撞了这位听说脾气不太好的威王殿下。

    北冥倾绝的面具是打好了,可老威王觉得他大孙子长得挺好看的,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便把那些面具又通通收起来了。

    而这样不戴面具出门的北冥倾绝,无疑就成了一座行走的耀眼金山,谁看到他都忍不住盯着他流几行口水。

    巧的是,今儿萧玉姚与妹妹萧玉婉一同进宫看望萧衍这个父皇,好死不死的,让这个色女瞧见了宛若天人的北冥倾绝了。

    萧玉婉倒是还好,虽然惊叹于北冥倾绝这般的好样貌,可却还顾及着自己公主的矜持,对他一颔首打声招呼,便准备拉着她这个不省心的姐姐要走。

    萧玉姚是出了名的胸无点墨,张狂无忌。而且她好色,十分的好色,看到美男走不动路的那种好色德行。

    北冥倾绝一贯不爱理人,那怕萧玉婉礼貌性的对她微笑颔首打招呼,他也是那样无动于衷的提剑淡漠与之擦肩而过,没有丝毫要回礼的意思。

    萧玉姚没见过北冥倾绝,因为她之前离开建康去江宁县的汤山行宫了。

    这几日刚回来,就听说这位威王爷长得很美,一见还真是,像画里走出的仙人一样。

    “大姐你在做什么,还不快给威王爷让路?”萧玉婉比萧玉姚有点脑子,她心知北冥倾绝不是她们能惹得起的,忙走过去拉她这个贪色不要命的姐姐……

    可是,萧玉姚不领她的情啊!躲开她伸来的手,又一个转身提裙小跑几步,拦住了这位威王爷的路。

    真是好美的一个男人,长身玉立,容貌俊美,比她六叔还好看呢!

    北冥倾绝冷着一张脸,抬眸冷冰冰的看这位色眯眯瞧着他的永兴公主一眼,便脚尖轻点,自上空燕子翻身飞过了去。

    萧玉姚仰头只望见一抹翩若惊鸿的飘逸身影掠过她头顶,她双颊飞红的转身看去,只见那人飘然落地,提剑潇洒的离去了。

    萧玉婉都要被吓死了,在北冥倾绝走了很远后,她才走到萧玉姚身旁,皱眉头疼道:“大姐,你是不是忘了他是南屏的未婚夫,你敢觊觎她的人,你是不是不想活了啊!”

    “萧南屏有什么好得意的,不过是一个贱妾生的庶女罢了。要不是她有点小聪明,父皇用得着她,她以为她能从一个庶女被封为什么定安公主吗?”萧玉姚张狂的冷笑一声,半点也没把萧南屏放在眼里,一心只想着如何能与这位威王爷春宵一度……

    “你,你真是没救了。”萧玉婉也是动怒了,她不想再和这个蠢货在一起,因为她不想有朝一日被她连累死。

    萧南屏那是有点小聪明吗?那是心机深沉,说句老谋深算都不为过。

    而北冥倾绝又是父皇看中的良将之才,那怕是为了笼络住他,也会在出了一些事后,偏向他多一点的啊。

    而这些年来,父皇可是越发讨厌大姐了,大姐和北冥倾绝比起来,根本连个……说句粗俗的话,大姐真不一定如个屁。

    萧玉姚已经被迷住了,她一心就想着那抹俊逸的身影,真是太美了。

    一辈子能和这样的男人睡一回,真是死也瞑目了。

    ……

    北冥倾绝离开皇宫,便骑马去了定安公主的方向。

    半道上,傅华歆看到了他,便把他拉去了酒馆喝酒。

    北冥倾绝瞧傅华歆似乎心情不好,便坐在一旁和他喝了几杯。

    傅华歆几杯酒下肚后,便伸手搭在他肩上,一脸哭相大吐苦水道:“你都不知道我每天都在干什么,那根本不是人干的活儿。再这么下去,我就要成那书里的虫了。”

    “你不是尚书郎吗?整理书籍的活,怎地会让你来做?”北冥倾绝扭头看着他,这回没拍了他的爪子,任由他勾肩搭背的挂他身上。

    “你说得对,我是尚书郎啊!管的该是官员考核之事啊!可是他们欺负人,居然让我去整理那些陈旧的升迁书籍,说什么要归档,其实就是合伙欺负我是新来的……”傅华歆这边一手搂着北冥倾绝的肩,另一只手由拿着酒壶对嘴灌酒,边喝边吐苦水,眼泪汪汪的都快要哭了。

    北冥倾绝见四周人都盯着他们俩看,他眉头轻蹙一下,抬手拍拍傅华歆后背,面无表情对他说:“还是换个地方喝酒吧。”

    “不换,就在这喝,他们家酒够烈,我想醉一场,然后好好睡个觉。”傅华歆说着说着又打个酒嗝,然后灌了口酒后,他就头往北冥倾绝肩上一靠哭了。

    北冥倾绝伸手端起酒盅又尝了口酒水,似乎真的很烈,一壶酒下去,他就得给醉了。

    “雅岚啊!哥我心里苦啊!”傅华歆喝醉酒耍起酒疯来,连哥都敢无畏的自称上了。

    北冥倾绝被他砰砰锤胸几下,忍受着皱了下眉头,低头盯着这个半挂在他身上的酒鬼,严重怀疑他是借酒装疯故意打他解恨。

    “雅岚,哥忽然想隐居山林了,这红尘世间太尔虞我诈了,心累啊!”傅华歆有伸手在桌上摸到一壶酒,仰头咕嘟嘟灌了下去,这下醉的更严重了。

    砰!酒壶掉地上摔碎了。

    北冥倾绝伸手推了推扑在他怀里的酒鬼,没反应,似乎喝倒了?

    酒馆伙计走过来,嘿嘿笑说道:“客官,咱店里这神仙不过关可烈着呢!您朋友能喝两壶才倒,已经是海量了。”

    神仙不过关?这什么酒名,古里古怪的。

    北冥倾绝皱了下眉头,伸手从傅华歆怀里掏出银子放在了桌上,起身背起醉死过去的傅华歆,拿着剑和圣旨离开了这家酒馆。

    伙计收起桌上的银子,微笑送客喊道:“客官慢走,欢迎下回再来啊!”

    北冥倾绝把圣旨放入了怀里,手里还得拿着重溟剑,背上还压着个死沉的酒鬼,一路走来,引来了好多奇怪人的眼神。

    傅华歆的容貌偏艳丽,又穿着一袭宽袖大红衣裳,醉醺醺的低着头,不知道的真以为他大姑娘呢。

    嗯,傅华歆不喜欢带发冠或冠帽,就喜欢玉簪喝发带,这样长发及腰的他,低着头更像女子了。

    北冥倾绝的容貌很出色,一些人还真认识他。

    所以,在一些人眼里,就是这位威王殿下背着定安公主偷人了。

    一辆马车路过此地,车内人掀开窗帘看了外头一眼,忽然看到背人的北冥倾绝,他便喊了声:“停车!”

    车夫拉紧缰绳,停下了马车。

    车里人弯腰出了马车,在随从的搀扶下,他下了车,举步向前方的北冥倾绝走去。

    北冥倾绝不喜欢和人打交道,所以他认识的人也不多。对于这个拦他路的人,他也没当回事,只当是彼此走路撞上了。

    萧弘达见北冥倾绝居然真不认识他,他便是温然一笑拱手道:“威王,本王乃是南屏丫头的小叔,见你背着人不方便,想送你一程。”

    北冥倾绝皱眉回忆一下,然后才对萧弘达颔首回礼道:“多谢忠烈王,有劳了。”

    “威王客气了。”萧弘达微微一笑,然后便招来随从帮忙把人扶上车。也是这样一番折腾,他才看清楚对方是谁来。因此,便关心问了句:“肃王这是怎么了?怎会醉成这样?”

    “他心情不好,喝了烈酒。”北冥倾绝不善交际,也不喜欢于人交流。要不是这人是萧南屏的小叔,他估计是连理都不会理人一下的。

    萧弘达是个透彻的人,言至此,他也就不多问了。

    北冥倾绝在萧弘达上车后,他也跟着上了马车。

    马车里,他们二人对面坐着,傅华歆则躺着简便的睡榻上。

    萧弘达望着对面的年轻人,温和随然的问了句:“威王是真心喜欢南屏丫头吗?”

    “嗯。”北冥倾绝轻点了下头,望着他,也问了句:“你和她亲近吗?”

    “嗯,我和南屏丫头亲近,她见识很广,曾与我说过许多书中不曾记载过的东西。”萧弘达笑容很温和,是个很儒雅和善的人。

    北冥倾绝本就不善言辞,说着说着,他舅沉默不言了。

    萧弘达瞧得出来,这个年轻人戒心很重,对陌生人防备的厉害。

    “唔!阏辰,难受,揉揉……”傅华歆有个老毛病,一喝醉酒就头疼,非让人按太阳穴一会儿才能好。

    北冥倾绝与他一起长大,多少也了解他一些小毛病。他起身弯腰走过去,在床边坐下来,面对面低头伸手为他按揉着太阳穴,力道自然是没把握好。

    “阏辰,疼!”傅华歆眉头一皱,面露痛苦之色,双目紧闭,伸手抓住了对方的衣袖。

    北冥倾绝指下放轻了力道,表情很严肃认真。人虽然冷冰冰的,做出的事却是温暖人心的。

    萧弘达望着这个外冷内热的年轻人,他很满意的捋了捋一把美须,非常欣赏南屏丫头的眼光。这位威王爷不错,是个能托付终身之人。

    ……

    定安公主府

    萧弘达送他们到了这里,待他们下了马车,他便让车夫驾车离开了。

    走在路上,随从还多嘴问了句:“王爷为何不进府看看定安公主?”

    “他们年轻人聚会,我一个老头子横插进去,可不合适。”萧弘达在马车里捋胡子微笑说道。

    随从一脸的恍然大悟低头道:“是属下考虑不周了。”

    萧弘达是他几个兄弟中,最通情达理的一个,也是对晚辈最宽容理解的一位长辈。

    与萧南屏这个侄女也亲近,只因这丫头着实有趣,又不像其她宗室之女,矫揉造作,让人看了就心烦。

    岚屏苑

    萧南屏刚接到青龙传来的密函,上面写明了他们所查到的许多事情。

    其中包括江陵在十二年前,曾被人歼灭过一个门派,那个门派叫无涯门,本是隐世而居的修行门派,与天机门有点像,但他们修的非天道,而是丹道。

    如今青龙与玄武,已尝试进入落帽山深处探寻浪荡山人的踪迹。

    可究竟能否在云深不知处寻找到浪荡山人,谁也不知道。

    “如果这无涯门灭门惨案于炼丹之术有关,那有没有可能,那位被藏起来的洛妃身上……是藏有着什么能长生不老的秘密?”商海若一大早便来了定安公主府,本是想和萧南屏做笔生意的,谁料她们竟为这些事烦恼到了现在。

    “无涯门以炼丹为主,他们手里会有能延年益寿的方子,也不足为奇。”萧南屏有点头疼的按揉着额角,真是不明白这些当皇帝的怎一上了年纪就想着长生不老呢?

    也不瞧瞧历史,寻求长生不老服食丹药的帝王,有几个是能落得好下场的?

    人的寿命终有枯竭之时,有违天地法则妄图长生不老之人,别说是老天都看不过去了,就是这自然界的东西也饶不过你啊。

    “无涯门,落帽山,浪荡山人?”商海若眉头紧皱沉思着,如果浪荡山人乃无涯门的幸存者,那他一步步的引南屏去查这事,又是什么意思呢?

    要知道,萧衍可不仅仅是南屏的伯父,他还是一国之君,在南国谁能把他怎么样?

    而南屏并不是个会被热血冲昏头爱打抱不平之人,就算对方让南屏知道了她那位皇伯父很作恶多端,南屏也不会一个脑热冲动的就去找萧衍麻烦啊。

    这样一来,对方费尽心思部署这些线索,引着南屏查这些事,不就等于是徒劳无功了吗?

    “或许,他认定只要我往深了查去,就一定会因为某些原因,必然会管了这件事。”萧南屏对这个引她入局之人的心机,当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如果真是这样,那个洛妃……一定与你有关系。”商海若转头看向萧南屏,对于萧南屏她很了解,不是她在乎的人,她绝对不可能会冒险做这样的事。

    “和我有关系之人?”萧南屏眉头一蹙,还真想不到她认识什么眉心有朱砂的美人呢?

    而且麒麟已经跟随她将近十年的时间了,她认识的人,麒麟基本都认识。

    而洛妃于麒麟而言是陌生的,那于她也只能是陌生的。

    呵呵,她真无法想象自己到底会为了什么原因,会去冒着这样要命的风险,去一个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

    “这一点我也想不通,按说麒麟都不认识的人,你也不可能与之熟悉啊,那对方又为何如此笃定你会救洛妃呢?”商海若觉得这南国的水,真是比北国深多了。

    而她来到南国后,一出事接着一出事,闹的她脑子都感觉不够用了。“这事先放放吧!你们成亲的事为大。”萧南屏把那密函投入香炉里给烧了,望着燃起的火焰,她眼眸中的光亮跳动着,深藏一抹忧愁。

    年初一她进宫时,救人的蓝衣男子她让麒麟查清楚了,对方来自九江郡,非是陆地上之人。

    九江郡有庐山,庐山近西海,此人来自于西海诸岛之上。

    而这人来到建康城所查之人,竟然是她,这事令她感到很是疑惑不安。

    她曾经那些年虽是大江南北跑过无数地方,西域,北塞外,南疆,海外,她都曾涉猎过不少地方。

    可西海那些海岛上,她绝对不曾去过。只因曲莲告诉过她,她绝对不可以自己去西海,否则必然会遭逢大劫。

    她信任曲莲,便听了曲莲的告诫,一直连庐山都不曾踏足过。

    可今来,却有来自西海的人再查她,这可就让她不由得怀疑,此人来寻她,是否会与她的身世有关?

    “雅岚?季,这是怎么了?”商海若一见北冥倾绝背着傅华歆走进来,她便忙起身走过帮忙扶下了傅华歆。嗯,一身的酒气,这是掉酒缸里去了?

    “他心情不好,喝的有点多了。”北冥倾绝帮商海若把傅华歆扶到罗汉床上躺着,回头看向萧南屏问了句:“有醒酒药吗?”

    “有,我去取下。”萧南屏应了声,便起身向外走去。

    傅华歆这时候已经睡的死沉死沉的了,雷打都不见得会醒。

    商海若出去找了些水,回来把脸盆放在小桌上,拧了条湿帕子给醉酒的人擦了擦脸,然后……他在傅华歆袖子里发现了一条粉色绣牡丹的罗帕。

    北冥倾绝也看到了,这罗帕一看就是属于女子的。可商海若女扮男装多年,那怕是如今换回了女装,所穿戴所用之物也都是十分素淡的。而这样鲜艳的帕子,一瞧就不可能是商海若之物。

    所以,洁身自好二十多年的傅华歆,在即将成亲之前,居然和别的女子有染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