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一百四十二章 真假洛妃
    商海若手中紧攥那方香粉扑鼻的罗帕,脸色是从未有过的冰寒,她转身看向取药回来的萧南屏,呼吸变得有些紊乱道:“南屏,我想向你借下麒麟。”

    “好。”萧南屏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可见商海若情绪如此不稳,也知出的事是不小了。

    商海若手攥罗帕出了门,带着麒麟离开了定安公主府。

    萧南屏走过去喂傅华歆吃了醒酒药,有些疑惑的问了句:“到底出什么事了?”

    “阏辰在季沈袖管里,发现了一条女子用的罗帕。”北冥倾绝站在罗汉床前,盯着沉睡的傅华歆看,怎么也想不通,他为阏辰守身如玉多年,怎会在这个时候和别的女子闹出这事呢?

    “一方罗帕?”萧南屏眉头一皱,总算明白商海若的脸色为何那般难看了。

    在他们正准备婚事时,忽然有人这般栽赃傅华歆,挑拨他们二人的关系,她又怎能不发怒?

    呵呵,这些人,把商海若真当成一个随和温良的人了吗?如果真是这样,那他们可是会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呢。

    不过,这事会和她那位行事越发诡异的皇伯父有关吗?

    还有一点,他皇伯父为何如此讨厌傅华歆?表面封傅华歆官位很高,实则却一点权不放给傅华歆,完全就是在压制的傅华歆有志难酬。

    “我还是不相信,季沈会背叛阏辰。”北冥倾绝想了很久,心里还是相信傅华歆,绝不信他会背着商海若有别的女人。

    “他当然不可能会背叛阏辰,这不过就是有人作死欠收拾罢了。”萧南屏平常是没少和傅华歆互怼,可这人就算性格不讨人喜欢,人品还是很端正的,断不会做出这样荒唐的事来。

    北冥倾绝拉住她双手,望着她黑亮的眼睛,一脸坦诚的对她说:“我今日被宣入宫,你皇伯父封了我为骑都尉,要我掌管骑兵羽林军。”

    “嗯,好事,你总算不用闲的发慌了。”萧南屏点头笑说,觉得她这位皇伯父,这回还算是办了一回人事。

    北冥倾绝被她打断,他眉头轻蹙一下,又接着说道:“出宫的路上,我遇上了永兴公主和永世公主,永兴公主一而再拦我去路,最后我从她头顶飞了过去,这才摆脱她的纠缠出了宫。”

    “很不错,这回没拔剑杀人,你进步很多。啵!奖赏你的。”萧南屏笑着踮起脚尖,在他脸颊上亲了口作为奖励。

    北冥倾绝眉头紧蹙,望着她,严肃的问了句:“如果我也被人这样栽赃,你会信我是无辜的吗?”

    “会啊!我一定全身心的信任你对我的忠诚。”萧南屏丝毫不迟疑点笑点了下头,这下总该成了吧?他该满意了吧?

    北冥倾绝满意的笑拥她入怀,低头亲吻在她脸颊,对她说:“我永远只你一人,此生此世,绝无二心。”

    “嗯,我也是,只你一人足以。”萧南屏双手环住他腰身,偏头将脸颊贴在他胸膛上,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感受着被他拥抱在怀中的温暖感觉。

    “北冥倾绝,我能和你绝交吗?”傅华歆平静到有点诡异的声音,生生到打断了他们二人间的温馨气氛。

    萧南屏离开北冥倾绝的怀抱,握紧拳头,非常想打这家伙一顿泄愤。

    北冥倾绝也是眼神冷冰冰的看着某人,要绝交就赶紧绝,他也是越来越烦看到他了。

    傅华歆抬手扶额,头疼的皱眉问了句:“阏辰呢?去哪儿了?”

    他头好痛,要找阏辰给揉揉。

    “去捉你的淫妇了。”萧南屏咬牙切齿丢给他一句话,便没好气的转身走了。

    北冥倾绝转头望着萧南屏气愤离去的背影,又回头眼神冷冰的看着傅华歆,抬手朝他头上拍了一下,转身就走。

    “喂!你发什么疯啊?虐我,你们还有理了啊?”傅华歆一手捂着脑袋,觉得他是真倒霉,居然摊上这么个别扭的兄弟。

    ……

    另一边,商海若已带着麒麟查到了罗帕的来源。

    麒麟做事一向雷厉风行,她到了地方,便出手一刀劈了一个桌子,手玩小刀勾唇冷笑道:“把你们这儿的牡丹姑娘请下来,咱们东海公主可有事请教她呢。”

    老鸨一见她们这来势汹汹的,哪还敢迟疑半分啊?忙慌跑上楼,从一个房间里拉出了一个姑娘,疾步向楼下跑来。

    那名姑娘被老鸨退向前,她看到那个一身贵气凌然的素纱衣女子,便知自己这是要有祸事了。

    商海若坐在桌旁的方凳上,转头眸光冰冷的投向那名容貌娇艳的女子,启唇淡冷的问了句:“这条罗帕,可是你的?”

    那女子深呼吸紧攥手中粉色罗帕,垂眸笑回道:“回公主,罗帕是牡丹的。昨晚肃王醉酒留宿胭脂阁,是牡丹伺候的肃王,肃王次日离开前,问牡丹索要了此帕以做相思留念。”

    “相思留念?”商海若怒极反笑,起身拎着那条罗帕走到她面前,望着她笑的冷然道:“你以为一条罗帕,就能把脏水泼到他身上吗?自以为是,自作聪明,自寻死路,自取灭亡。”

    牡丹在商海若嘴里没吐出一个“自”字,她便被逼的后退一步,双手紧攥罗帕,鼻尖冒出细汗,抬眸直视面前的强势女子,咬了下唇瓣说道:“无论公主怎样恨不得杀了牡丹,事实都已是无法改变。肃王就是昨夜宿在了我房间里,与我一夜春宵颠鸾倒凤,直至天明方才更衣离去。公主若是不信,大可问问苏姨和其她姐妹,她们可都有亲眼目睹肃王寻欢胭脂阁,点了牡丹陪夜。”

    麒麟在一旁气的都想抽人了,这女人简直就是无耻不要脸到了极点。

    商海若耐心的听完牡丹这些自豪自傲的话,她将罗帕抛给了身后的麒麟,抬手抚掌笑赞道:“真是好一张伶牙俐齿,编的故事也好,能被他选中,你也是真值这个价钱。”牡丹倒是被她忽然笑得一愣,之后反应过来,便强端着骄傲点姿态笑说道:“公主谬赞了,牡丹蒲柳之姿,能入肃王爷的眼,着实是福气了。”

    “我儿子要是会眼瞎的看上你,老娘立马去挖了他的眼睛当泡踩。”丽水夫人带着五六个手持木棍的褐衣家丁走进来,她一到来那便是气场全开,吓退了胭脂阁所有男男女女。

    商海若回身看向丽水夫人,苦笑的唤了声:“二婶,您怎么来了?”

    唉!这事一定是南屏干的,也只有她能想出这样的好主意。

    “我儿子都被人栽赃陷害了,老娘能不来看看吗?”丽水夫人这么一个绝色美人,张口闭口都是老娘这老娘哪的,也是很醉人的。

    牡丹一见到这位丽水夫人,刚开始还真被她哪杀气腾腾的样子给震慑了一下。可随之她又有恃无恐的平复了心虚,款步走上前娇柔的笑行了一礼:“牡丹见过……”

    啪!丽水夫人扬手打了牡丹一巴掌,怒瞪着摔倒在地的她,勾唇冷笑道:“我谢丽娘狂横了半辈子,从待字闺中到嫁为人妇,还没有那个贱人敢在我面前恶心我的。你行啊!不仅敢凑上来找打,更是胆大妄为的往我儿子身上泼脏水,你简直就是找死!”

    “我……你……”牡丹一手捂着脸,倒趴在地上掉着眼泪,她就没见过这样的贵夫人,上来就蛮横的打人,和那些市井泼妇又有什么分别?

    丽水夫人打完了牡丹,又是震袖一甩,目光凌厉看向那些吓白脸的老鸨和姑娘,冷声吩咐道:“来人,把说看到我歆儿昨夜来胭脂阁寻欢的人都请出来,老娘要割了她的舌头,挖了她那双眼睛,看她还敢不敢胡言乱语,眼瞎识人不清!”

    “是!”六名手持木棍的家丁,领命向人群里走去。

    老鸨一下就慌了,忙跪地求饶道:“王太妃娘娘饶命啊!这事我们也是听牡丹说的,并不曾见过肃王本人。不过,昨夜的确有个与肃王爷打扮很像的人来我们胭脂阁,有不少客人也看到了的……”

    “放屁!本王昨晚与吕尚和陆侠二位大人在吏部忙到天亮才离开,离开吏部就遇上了威王,与他喝酒到现在,怎么分|身来你们这里寻的欢?”傅华歆怒气冲冲而来,简直火大到恨不得砸了这胭脂阁。

    连他也敢栽赃陷害,都活腻味了上吧?

    吕尚和陆侠两位大人,顶着很严重的眼圈,没精打采的跟他后头也进了胭脂阁。

    傅华歆已经走到商海若身边去了,伸手拉拉她衣袖,一脸委屈的说道:“阏辰,我对你可是一片丹心照汗青,你可不能信别人胡说八道,就冤枉我行为不检点。”

    “没人不信你,只是气你太笨,居然被人栽赃陷害也不自知。”商海若冷着脸给他看,只希望他以后能长点心,不要再犯这样低级的错误了。

    “这不能怨我吧?实在是忙碌一晚上太累了,我才一时放松警惕,让奸人钻了空子,这般无耻的栽赃诬陷于我。”傅华歆说到最后,已是满身杀气的看向那名叫牡丹的妓子。

    牡丹何曾见过这般俊美的男子,回想昨夜那样貌普通的男子,简直就是连肃王一根头发丝也比不上。

    吕尚先上前一拱手温文尔雅道:“回东海公主,谢王太妃,昨夜吾等的确与傅尚书一起忙到天亮。在此期间,傅尚书不曾离开过吏部档案室半步。”

    “我也可以作证,傅尚书不可能有时间分|身来胭脂阁寻欢。”陆侠为人有点冷,迂腐的他本不愿意来胭脂阁这种地方,是傅华歆说明原由,他一气之下才来此抱不平的。

    “和她废话什么?”萧南屏与北冥倾绝自外走来,看向麒麟吩咐道:“她交给你了,好好审审,瞧瞧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在皇伯父赐婚肃王与东海公主后,还敢雇人来毁这段御赐姻缘。”

    “是,主子。”麒麟冷笑抱拳领命,转身便走过去拎着牡丹上了二楼。牡丹这下知道害怕了,伸手抓住楼梯旁跪着的老鸨,哭的梨花带雨的哀求道:“苏姨救我,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苏姨救救我……”

    老鸨自身都难保了,那还有力气取救她啊?

    麒麟把人拖上了二楼,推人进了一间房,房门关闭后,便是一声声惊恐无比的惨叫。

    陆侠听的眉头紧皱道:“定安公主,这样动用私刑不太好吧?”

    “动私刑不好,杀人好。可惜!今儿本公主吃素,不想杀人。”萧南屏这话说的可是猖狂无比的,且说完就抱臂离开了。

    北冥倾绝这个护短的把手中重溟剑亮在陆侠眼前,眸光冰冷的看着他说:“不要质疑她的话,她不会有错。”

    陆侠被吓的向后一退,目送那位有点暴力的威王爷离开后,他回头便对吕尚愤恨的说:“这就是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

    “说不清就说不清吧!反正也和咱们没什么关系,啊哈~还是回家睡觉吧!我可真快困死了。”吕尚抬手掩嘴打着哈欠,便举步向胭脂阁外走去。

    这让他说什么?一个是共事多年的同僚,一个是他不能相认的亲表弟,他帮谁都不是,不如闭嘴回家补个觉,明天还得去吏部忙呢!

    陆侠气的胸膛剧烈起伏,最终,他也是撑不住的想打哈欠。不得已,只能向丽水夫人和商海若抱歉行一礼,然后就离开准备回家补个觉了。

    这事也算是解决了,不过,丽水夫人临走前,还是撂下了一句狠话:“以后谁再敢欺负我儿子,老娘就宰了他挂城楼上晒人干!”

    砰!一掌下去,老鸨身后的楼梯,便被轰成木屑崩飞。

    老鸨和姑娘们吓得尖叫连连,一个个连滚带爬的躲到了犄角旮旯里去了。

    嘤嘤嘤……太可怕了,这位丽水夫人简直就是个女魔头哇!

    傅华歆满眼都是对他亲娘的崇敬,这样霸气的亲娘,也就他有这个福气能拥有了。

    如果这事搁以前,丽水夫人不仅不会管,还会回头拿鸡毛掸子追着她这蠢儿子揍一顿。

    可这回,她却必须出面,否则,某人是不会安分的。

    萧南屏虽然不清楚丽水夫人和她那位皇伯父到底有何关系,可她能感觉的出来,她那位高高在上九五之尊的皇伯父,是有点惧丽水夫人的。

    所以,在她让傅华歆去找证人时,她又派人把这事告诉了丽水夫人。

    凭丽水夫人的聪明,自然一下子就把这事,想到了她那位吃饱了撑着了的……皇伯父的身上了。

    接下来的事,如她预期一样,完美解决。

    ……

    皇宫

    消息在一刻钟后,传到了萧衍的耳中。

    萧衍一听说丽水夫人带人去砸了胭脂阁,他便是眉头一皱,挥手让探子退了下去。

    之后,他便离开延务殿,去了琬琰殿看洛妃。

    如今琬琰殿里的洛妃有两位,一位正常无疯病的县丞之女——洛宓。

    另一个,则是那个口不能言的洛妃美人。

    进了琬琰殿后寝殿,便有一名女子恭敬的迎了上前,跪地低头行礼道:“妾身拜见皇上,皇上万福金安!”

    “嗯,平身吧!”萧衍对洛宓也是冷冰冰的,抬手示意她起身后,他便举步走向了那张精美的象牙玉床。

    床上依然躺着那名眉间一点朱砂的白衣美人,手脚也依然被金链子锁铐着,人昏迷不醒,安静的平躺在红色蜀锦被上。

    萧衍走到床边,望着安静沉睡的人,冷声问道:“何时喂的药?”

    “回皇上,一刻前刚喂的,现在药效正浓,怕是……醒不来的。”洛宓低头小心翼翼回道。其实她很不明白,皇上待这人到底是什么心情?是宠爱,还是仇恨呢?

    “醒不来就算了,朕改日再来。”萧衍眼中有着一抹深沉的怒火,盯着那沉睡的人看了一会儿,便离开了。洛宓恭送走萧衍后,这才暗松口气,回身看着床上的人,叹声气道:“我能帮你的也只有这些了。”

    床上的人睁开了清明的眸子,缓缓坐起身来,望着洛宓张了张嘴,却一个字的音也发不出来。

    洛妃看着对方又是一叹:“你我皆是苦命之人,被困在这座华美的宫殿里,像笼中鸟一样任由人磋磨。”

    白衣美人眼底有着一抹坚毅的目光,好似在洛妃说,终有一日,飞鸟会挣脱牢笼回归广阔的天地的。

    “罢了,咱们就这样吧!我替你把药倒了,你乖乖的不要闹,不要弄伤自己,他也就不会让人来给你把脉查身子了。”洛宓满眼的疲惫,可见这个洛妃娘娘,她也是当的极其不情愿的。

    白衣美人垂眸犹豫了片刻,这才抬眸看着洛宓,郑重点点了下头,以后会尽量不闹的。

    洛宓勾唇笑了一下,对于这个唯一的朋友,她也是珍视的。

    毕竟在这个宫里,除了这个人,她也真是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

    那怕这人不会说话,可只要有一人能听她说话,给予点回应,她就已经很高兴了。

    这样至少证明她还活着,而不是真的活成了一个活死人。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