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地牢囚刑
    萧南屏对于鲁达也很无奈,只勒令他在外头待着,不许进去打扰风月休息。

    鲁达答应了她,真的一直站在院中一动不动的望着那紧闭的房门,满眼的痛苦。

    萧南屏让朱雀留下来照顾风月,她则带着麒麟去了地牢。

    在这个时代,王侯或世家皆会私设有地牢。

    地牢不会太大,最多也就只有三间牢房而已。

    定安公主府的地牢,是萧南屏一个月前让人建造的,三天前刚竣工,就被萧公和他们给赶上当了第一批新住户了。

    萧公和一见到萧南屏,便扑过去双手抓着铁栏杆,愤怒的摇晃着大吼大叫道:“萧南屏,你竟然敢囚禁我,我要告诉父王,告诉皇伯父!”

    “萧公和,告状这种话你也说得出来,你是三岁孩子吗?”萧南屏缓步走下地牢口的台阶,走到萧公和所在的牢房外,蔑视的看着他,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道:“我是怎么和你说的?再让我见到你做这种恶心的事,我就会让你尝尝什么是生不如死的滋味儿。”

    董暹一见到萧南屏,便扑过去跪地求饶道:“定安公主,我没有动风月,是他们强了风月,不关我的事啊!”

    夏侯洪一见到萧南屏就吓傻了,这个妖女,她这回一定会要了他的命的啊!

    萧南屏给麒麟递了个眼色,这个时候不给他们些教训,等三府的长辈登门来要人,他们可就惩罚不了这些人面兽心的畜生了。

    麒麟带着人,先把萧公和拉了出来,带去了刑房。

    “啊!”

    接下来,便是一声接着一声的惨叫。

    董暹和夏侯洪都吓坏了,他们额头上冷汗如流水滑落脸庞,惨白着脸色,浑身发抖。

    等四刻钟后,萧公和浑身是血的被拖了出来。

    萧南屏手中拿着一把匕首,反手插入了萧公和的胸膛里,匕首被拔出来后,她一脸冷漠的吩咐了句:“给他上药疗伤。”

    “是。”麒麟低头领命,让人带了萧公和下去疗伤。

    董暹一见萧南屏冰冷的目光落到他身上,他惊恐万分的狂摇头摆手道:“不不不……你放过我,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求你放过我吧!”

    夏侯洪完全就是被吓晕了,萧公和可是萧南屏的亲兄长,她都能下如此重的狠手。他和董暹和萧南屏半点关系也没有,她不得往死了整他们啊?

    萧南屏没打算打他们,而是请了叶上珠来。

    叶上珠拿着手帕捂着嘴,轻微咳嗽了几声。身上穿着厚重的狐裘,举步走下来,漆黑的眸子看了董暹和夏侯洪一眼,移开目光看着萧南屏问:“你想要他们如何模样?”

    “我想让他们留下阴影,以后不举。”萧南屏缓语微笑道。

    叶上珠淡淡的轻点了下头道:“我明白了,就他先来吧!”

    “嗯!麒麟,送他进刑房。”萧南屏看着董暹,从他的眼神里,他看到了巨大的恐惧之色。可她一点怜悯心都生不出来,只因被他伤害的人,当时比他更惊恐无助,可他却不曾有一次心软的放过那些受害者。

    麒麟弄了水来泼醒了夏侯洪,让他亲耳听听他的哥们儿叫的有多**。

    夏侯洪醒来后,整个人都懵了。董暹这是在受刑吗?怎么听着那么像嫖|娼呢?

    叶上珠的身子骨始终太弱了,他也就刑法不到三刻时间,便开门走了出来,一路走,一路用帕子掩住口鼻咳嗽不止。

    “送叶公子去墨竹轩休息。”萧南屏吩咐麒麟亲自扶叶上珠出去,早知他身体弱成这样,她就让青龙去找别人了。

    真遗憾,春情居然带着紫雪离开建康城了。

    如今日执鞭的人是春情,董暹可就不止是心理阴影了,而是彻底报废。

    接下来,夏侯洪可是有福气的人了。

    夏侯洪被人喂了药,然后被推进了刑房。

    之后,萧南屏便带人走了。

    至于夏侯洪会怎么用那些刑法和董暹玩?那就是他们好兄弟之间的事了。

    ……

    而其他三府的人,也是找人找疯了。

    萧公衡是最晚去的别院,因为他不是和萧公和他们一起的,而是当时正在秦淮河的一家歌舞坊里听曲儿赏舞。

    那位新来的胡姬跳舞非常妖娆魅惑,他一个没忍住,便青天白日和那名胡姬鬼混去了。

    等他事了,去了城外别院,便发现别院被熊熊大火所焚烧,依稀还能闻到肉焦味儿。

    他当时就吓坏了,立马让人赶车回城,先回了靖惠王府将此事告诉他父亲,后又让人去通知了董家和夏侯府。

    这也就有了这后头,三府大张旗鼓寻人的事了。

    最终,他们查到了风月的头上,先去了武威镖局大肆搜查一遍,没有找到人。

    后来,萧公衡想起风月和萧南屏似乎有点交情,他们便又顺着这条线去查,果然查到鲁达去找过萧南屏。

    至于萧南屏到底救没救风月,囚没囚禁萧公和他们?他们已经顾不得查了。在萧宣达的带头下,他们三府的人一起登门,向萧南屏要人来了。

    萧南屏听到侍卫回禀,便只是冷笑一声,亲自出门去见了那几个养儿不教的父亲。

    萧宣达没想到他来到女儿的府门前,居然就这样被拒之在了门外。

    萧南屏一来,府门便完全被大敞开了。

    萧宣达一见到萧南屏这个女儿,便是摆起了父亲的威严之色问道:“你三哥他们人呢?”

    萧南屏眼神淡漠的看向萧宣达,淡冷说了句:“跟我来吧。”

    萧宣达一见她竟然承认了绑架萧公和他们之事,心下便是气的恨不得打她一顿做教训。

    “父亲,我是皇伯父封的公主,打我之前,你最好先进宫问一问皇伯父,他同意你打我否?”萧南屏脚步未停顿一下,前面带路冷冰冰道。萧宣达袖下拳头紧捏,脸色阴沉的怒瞪着她的背影。

    早知他会养出个祸害来,当初就该在蔡氏死后,将这个孽种丢去乱葬岗里喂野狗。

    夏侯正和董治跟在萧宣达身后,在公主府里七拐八绕的,来到一座石屋地牢。

    下了地牢,他们便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气,以及那不堪入耳的惨叫和疯狂笑声。

    萧南屏缓步走过去,伸手打开了房门,趁人不注意,弹指一股气流打在夏侯洪背上,夏侯洪吃痛清醒过来,她便转身走到了一旁,伸手请他们自己去瞧瞧里面的情况。

    萧宣达举步先走了过去,看门看到一片**之景,他皱眉转身走开,看向她冷声问道:“你三哥人呢?”

    萧南屏眸光淡冷的看向他,启唇冰冷道:“他,我已让人送回靖惠王府。今儿不妨给父亲您撂句话,如果您再不对他不多加约束,他早晚会不得好死。躲得过妓子之死案,躲得过强|暴他人妻之案,却不一定能躲得过天谴。多行不义必自毙,父亲应该明白的。”

    “萧南屏!”萧宣达已是气的怒不可遏,要不是萧公衡拉着他,他一定要打死这个没人性的孽女。

    “暹儿,暹儿你怎么了?”懂治呼唤不醒遍体鳞伤的儿子,便扭头瞪向夏侯洪父子咬牙道:“我暹儿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定然要让你……哼!”

    夏侯洪完全就是从头懵到尾,萧南屏不仅没把他怎么样,还让他压了董暹?

    还别说,董暹这养尊处优的贵公子,一身的细皮嫩肉,可真能比得上那些秦淮河畔的花魁娘子了。

    “孽子,瞧你干的好事!”夏侯正给了夏侯洪一巴掌,便怒甩袖离开了。

    早知他这儿子不成器,没想到啊!居然已经丧尽天良到这般地步了。

    他对董暹这个朋友都能下手如此之狠,对其他人,那还不是往死了折磨吗?

    夏侯洪忙捡起地上被撕扯的乱七八糟的衣服,慌乱的往身上套上,便忙跌跌撞撞的跟上他父亲,出了这个对他而言如同人间炼狱的地牢。

    地牢外萧南屏眸光冷寒无比的看着三家长辈,启唇淡冷道:“养不教,父之过。望几位回去好好教教你们儿子的德行,别再让他们作恶犯到我手里。这次是你们来的及时,下次……我会把他一个个的剔成一具白骨。麒麟,送客!”

    “是!”麒麟应声,伸手冷笑请道:“诸位请吧!”

    “告辞!”夏侯正和懂治虽然脸上很难看,心里很不痛快,可表面上还是维持虚假气度的带儿子离开了。

    这事他们理亏,告到皇上面前去,他们这两个不孝子只会死得更快。

    萧宣达仗着是萧南屏的父亲,便立起脸色训斥她道:“就算你三哥再不对,你就不能将此事禀报为父,让为父来训教你三哥吗?还有,夏侯洪和董暹可都是世家子弟,你一个未出阁的女儿家,怎能想出如此不知廉耻的刑法,你……”

    “父亲,上梁不正下梁歪,你做过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需要我把你那些可耻的风流韵事,进宫说给皇伯父听吗?”萧南屏冷眼直视着萧宣达羞怒无比的目光,她嘴角勾起冷笑道:“再者说了,别人不清楚我是什么人,难道连靖惠王你自己心里也不清楚吗?”

    “你……你……”萧宣达难以置信的看着萧南屏,她是怎么知道她的身世的?是谁和她说的?

    “行了,父亲您还是回去看看三哥吧!至于我的行为?父亲恐怕还没资格教养我吧。”萧南屏冷着脸,将话说的无比直接。

    萧宣达紧攥拳头看着她绝美的侧颜,最终,也只能怒甩袖离去了。

    萧南屏的身世是他刻意隐瞒的,为得就是得到当初的蔡氏。

    可蔡氏是个没福气的,生下萧南屏后,便因难产而死了。

    她临终前,求他好好对萧南屏,他因一时心软,也就答应了。

    本来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庶女,皇家根本不会有人留意到她,自然也就没人会重视她了。

    他当初就想,将来可以随便给她找个人嫁了,也就是了。

    谁知道,她竟然会成了萧世缵的救命恩人,萧世缵又待她极好,还为她请封了郡主。

    萧衍十分喜爱萧世缵这个儿子,当初也就觉得只是一个郡主之位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封了便封了。

    可这事却害他终日不得安宁,唯恐将来有人会泄露萧南屏的身世,让人知道她非皇室宗女。

    如真是这样,他可就犯下了欺君之罪了啊!所以,他杀了萧南屏的奶娘,还有接生稳婆,连带着曾经伺候过蔡氏的下人,他都全部秘密处决了。所以,不可能有人告诉萧南屏她的身世的,因为所有知情人都死了啊!

    可萧南屏刚才那些话又是什么意思?她明显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是谁?到底是谁告诉了萧南屏她的身世的。

    ……

    靖惠王府

    萧公和被送回来后,陈氏一见儿子重伤成这样,便差点一个急怒攻心晕了过去。

    之后,便强撑着,命人将府医请了过来。

    大夫仔细的查看了下萧公和胸口上的刀伤,又细细的为他好好诊脉一番,最终,他才起身告罪道:“还请王妃恕罪,老夫实在对三公子的伤势无能为力了。”

    “怎么,公和他……”陈氏抬手扶额,一急又是一阵的头晕眼花,浑身没了劲儿。

    丫环婆子搀扶着她,才没让她晕了过去。大夫拱手低头细细说道:“三公子胸口这一刀伤及心脉,虽不至死,以后却是要……要落下病根儿了。”

    “伤及心脉?”陈氏这一听,眼前一阵发黑,气的浑身发抖怒指他们喝问道:“到底是什么人把三公子送回来的?说!”

    那两名抬萧公和进来的侍卫,忙低头跪地回道:“回王妃,是定安公主府的人送大公子回来的。”

    “什么,是萧南屏把公和害成这样的?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公和可是她亲兄长啊!”陈氏气的双眼怒红,恨不得立即冲到定安公主府掐死萧南屏那个小贱人。

    大夫低头跪在地上,又说道:“三公子这伤有人处理过,否则,三公子早流血……”

    陈氏一听便知大夫这话是什么意思,就因为她听明白了,才会更恨不得将萧南屏剥皮拆骨,碎尸万段。

    萧宣达与送萧公和回府的人前后脚到的,他一回来便急匆匆来看萧公和这个儿子。

    进门时,恰巧听到了大夫那些话。

    萧南屏啊萧南屏,就算你非我亲生女儿,我靖惠王府也始终养你多年,你怎能如此狠心毒辣的将我儿害成这般模样。

    陈氏一见萧宣达回来,她便气急落泪道:“王爷,您可要为公和讨回公道,一定要进宫告她萧南屏蓄意谋害兄长,让皇上……”

    “你们都先下去吧!”萧宣达先打发众人退下去,给了妻子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也是一个包含威胁的眼神。

    陈氏聪明的闭上了嘴,等所有人都退下去后,她才不解的问道:“王爷,到底是出什么事了?南屏为何会把公和伤成这样?”

    “这一切都是公和自作自受,刚替他摆平杀人罪,他就又干出了强|暴民女之罪。”萧宣达看着床上脸色苍白昏迷不醒的儿子,便是气不打一出来。

    陈氏很想说,凡是有点权势的人,谁还没背地里干过这些腌臜事?

    再说了,那个赛玉之死的案子,明明就和她儿子无关,明明就是那些青楼女子抢生意干出来的恶事。

    萧宣达双手背后,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两遍,便转身看向陈氏拧眉问道:“她的身世,知情者当真都死了吗?”

    陈氏一时还没反应过来他说的是谁,一见他怒瞪向她,她才幡然领悟忙摇头道:“没了,所有知情者都死了。”

    萧宣达负手走向她,低头居高临下看着她,眯眸冷声道:“那你呢?你可曾把这事说给别人听过?”

    陈氏一见他眼露杀气,她便吓得脸色苍白摇头道:“我没和任何人说过,我发誓!”

    这事如此重大,事关靖惠王的荣辱兴衰,她如何敢胡乱与人说去。

    萧宣达垂下了眸子,一脸忧愁道:“她不知从何处得知了自己的身世,今日便拿这事威胁我,逼得我不得不将此事化小化了。”

    “她怎么会知道自己身世的?她听谁说的?”陈氏也是心中一惊,萧南屏从小就不和他们亲近,会不会就是因为老早就知道自己身世的缘故?

    “我也不知道她是如何知晓此事的,或许……”萧宣达心中冒出一个猜测,那就是萧南屏的亲生父亲可能找来了。

    陈氏心中也有这个猜测,如果萧南屏的亲生父亲真的找来了,那他们又是何时相认的?

    是刚相认的,还是早在多年前便就已经相认了?

    “这事只能先算了,我们不逼急了她,她也不会选择与我们鱼死网破。”萧宣达望着床上伤重昏迷的儿子,心中再心疼,也只能让他吃了这个哑巴亏了。

    陈氏心里很不甘,她儿子被萧南屏害成这样,她却不能为她儿子讨回公道,还要帮萧南屏隐瞒着真实的身世之谜,让她快活的当她高高在上的公主殿下!

    “收起你的怨恨心,小不忍则乱大谋。”萧宣达警告的看向陈氏,如果陈氏敢坏他大计,他一定会杀了她。

    陈氏知道,近日萧宣达有些行迹古怪,似乎在谋划什么事。

    可她就算想问,萧宣达都不见得会告诉她的。

    萧宣达离开了萧公和的居所,萧公和此次受伤之事,便这样奇怪的不了了之了。

    萧公衡对此感到很奇怪,凭母亲对三哥的宠溺,不可能就这样息事宁人的啊?

    一定是父亲和母亲说了什么,还有就是……萧南屏和父亲之前说的那些话,到底是有何深意呢?

    ------题外话------

    推荐明熙尔尔好文——《宠夫祸世:轻狂大小姐》

    女武圣涅盘重生,逆天归来。

    护亲人,撕仇人,异宝在手天下我有!

    炼丹画符简单,炼器驭兽像玩。

    没事撩撩小情郎,有事揍揍二师兄。

    人生如此惬意,偏偏有人爱作死……

    龙凤之斗不可逆,她与情郎终无缘?

    呵呵!

    拆我姻缘之8888888种死法,了解一下?

    “百里曦,你个卑贱杂种,祸害凤族还不够,又想继续染指我们龙族,你当真以为自己……”

    “美貌与智慧并存嘛,你们少主天天这么夸我。”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