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一百五十四章 闹洞房
    楚氏和商萝离开后,看热闹的宾客中的一众夫人,一个个看商蔓的眼神里皆是鄙夷与恶心。

    她们要是有这个一个异母的妹妹,早早就用手中的权势弄死她了,那还会留着她在自己大喜之日恶心自己啊?

    这位东海公主,当真是太心慈手软了。

    就这样的白眼狼,早弄死早清净。

    商蔓没料到她精心计划的买惨博同情,最终却因为北冥倾绝的一开始言语间不留情的打压,到商蒙意外带着商萝母女的到来,竟然一步步转变成了她忘恩负义,害惨了自己的家族?

    萧南屏走到商蔓身边,弯腰低头望着她,十分同情的低声道:“经历那么多的生死和磨难,你依旧没学聪明,还是愚蠢的如此可怜。”

    商蔓绝对是位作死极点的蠢材,她已经为了商海若,放她们母女离开建康城了。

    可她呢?在她帮他们母女脱离那两家人的魔掌后,不仅不感恩戴德的有多远走多远,竟然还偷偷潜回建康城,在这样的大喜日子当天,往死了展现她的愚蠢和恶毒。

    算了,既然人家母女觉得在苦海中翻腾挺好的,那她也不用当什么好心人了。

    商蔓望着萧南屏美丽容颜上的明媚笑容,不知为何,她心底竟然蔓延开一片无尽的黑暗与冰寒。

    “麒麟,送商姑娘回去,还有郑氏,也一并送回去,她们夫家该找他们找的心急了。”萧南屏笑得很平和明媚,说出的话也很是温和不失仪。

    可其中的深意,却是让商蔓毛骨悚然的。

    “是,主子。”麒麟微笑领命,走过去暗中一指点在商蔓哑穴上,看似温柔的掰开商蔓的手,夺了她手中极度危险的银簪。然后,便扶着有被点了半身麻穴的商蔓,非常和平相处的走了。

    众宾客在商蔓离开后,依然推杯换盏的热闹饮宴起来,谁也不会在这时候交头接耳的窃窃私议别人的家务事。

    毕竟都是身份不低的人,如何也不会做出这样失仪失礼之事。

    商蒙被请去了后院,毕竟是女方的姐姐,哪能慢待了。

    商蒙随着他们到了后院一处花园凉亭里,便与他们说了她这一路发生的事情。

    从接到商海若要成亲的消息后,她便收拾行囊坐车往南国赶。

    可不知为何,她竟然莫名成了悬赏被捉拿的要犯,并且每个城镇皆张贴有她的通缉画像。

    后来,商海若留在她身边的人查到,是有人向胡太后举报,说她这个叛臣家眷仍在北国境内。

    也是因此,胡太后才会大费周折要抓住她,为得便是杀她以儆效尤。

    一路上,商海若留下保护她的人,死伤过半,消息他们也无法从北国传向南国,只能一路乔装打扮日夜兼程赶路,只希望尽快赶到栾川县,好向景室山的曲莲求救。

    曲莲之事,是商海若最后一次向商蒙传递消息时,给她留的一条保命退路。

    可商蒙还没到栾川,就被大批官兵围剿,商海若留下的人拼死杀出一条血路,她才被天冬和麦冬骑马带着逃出了包围圈。

    可胡太后一心要抓她当众处决以儆效尤,又怎会只明着派一些官兵捉拿她就算了?

    最后,她们被逼到一处悬崖边,眼看着主仆三人就要被逼着跳崖自尽了。

    忽然间,廉渤出现了。

    是他杀了那些胡太后派来的爪牙,将她们主仆三人救了,并且一路护送他们到了栾川县。

    可商蒙身上的信物丢了,根本就无法再联系上曲莲放在栾川县城的人了。

    无奈之下,她只能央求廉渤护送她们去南国。

    廉渤倒是也好说话,虽然人冷冰冰的,可一路上还算很照顾她们,就这样打打杀杀,一路血腥的抵达了南国边境城池。之后,廉渤便要离开了。

    可不知为何,在南国境内,竟然也有人要杀她们,不得已,商蒙只能又厚着脸皮求廉渤一路相护送她们去建康城。就这样,她们赶路将近两个月,才在今日抵达了建康城。

    商蒙讲完了这些事,还无比庆幸的说道:“幸好还能赶上喝阏辰的喜酒,虽然没能看她拜堂有那点遗憾,不过只要大家都平平安安的就好了。”

    萧南屏觉得商蒙可能遇上个假廉渤,那位只认钱不认人的杀神大爷,见死不救才是他的作风,善心大发千里迢迢护送一个弱女子从北国跑到南国?呵呵,她只能说某人耐性变好到,有些变态了。

    “廉公子真的是个极好的人,有一次我们的马被人毒死了,天冬和麦冬体力好还能自己靠两条腿赶路,可我却因为身体太弱,根本就走不了多久。最后……还是廉公子不辞辛苦的一路背着我,我们才抵达下一个城镇,买了马匹继续赶路的。”商蒙说到此处,已是满脸惭愧。

    萧南屏这下确定了,她以前认识的廉渤是假的。

    天冬也在一旁笑说道:“廉公子真的是个好人,因为坐马车太慢,后头又一直有胡太后的人追杀我们,没办法,我们只能骑马赶路。可是大小姐自幼养尊处优,这样身娇肉贵的身子,那吃得消总在马背上颠簸啊?”

    “所以廉公子就一路和大小姐共骑一乘,把大小姐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一点不受风霜雨雪,一路抱着大小姐骑马来到的建康城。”麦冬说这话时,那可是一脸的对廉渤的敬重与感谢。

    北冥倾绝和萧南屏对视一眼,二人都深深怀疑这个廉渤是对商蒙居心不良了。

    商蒙倒是没想那么多,只觉得自己已是嫁过人的妇人,像廉渤那样出色的男子,怎么着也不会看上自己这个妇人的。

    最多,就是廉渤感恩她的救命之恩,才会一路护送她们来南国,只是为了还她恩情罢了。

    至于廉渤对她的一路照顾有加?她也只当廉渤就是个外冷内热的人,本性便是外粗里细,带人极好极体贴入微也性情使然。

    萧南屏看向商蒙问了句:“那廉渤人呢?他怎地不进来喝杯喜酒?”

    “廉公子说他不喜热闹,送我们到了肃王府外,他便告辞离开了。”商蒙说到此处,连她自己都没发觉,她眼底浮现一抹失落。

    “哦,他这人还真是这样,是不怎么喜欢热闹。”萧南屏微笑着安慰商蒙,呵呵!廉渤何止是不喜欢热闹,那人根本就是孤僻好吗?

    可这只孤傲的苍狼,居然想吃小白兔了,这是准备从高冷男神转变成闷骚男的节奏吗?

    商蒙因一路风尘仆仆赶路抵达建康城很疲累了,萧南屏便让人送她了客院沐浴梳洗,暂做休息下,稍后再送她去见商海若。

    之后,北冥倾绝再次回到了前院,与人拼酒。

    萧世缵最后看不下去了,上去为他拦下了不少酒。

    这可是他未来妹夫,能放任着让这群人欺负吗?

    贾天佑最终也喝倒了,顾溪也喝多了,二人就那样互相靠着对方倒桌子地下去了。

    北冥倾绝也不行了,他趁萧世缵给他挡酒时,便拉着青龙,让青龙扶他走了。

    这又不是他成亲,凭什么都逮着他灌酒?

    都怪傅华歆,他必须要支持南屏去闹洞房。

    老威王也就陪着主客喝了几杯,毕竟丽水夫人是个妇人,不太适合出来招待宾客,只能是他这个最大的长辈来帮忙招待宾客了。

    紫雪抱着一只猫,被一个清秀的橙衣姑娘拿大勺追着打,他身法灵敏迅捷的闪躲着。

    假山、凉亭、曲径、游廊,无一处没有他忽闪忽闪的紫色飘逸身影。

    “臭小子,你有种别仗着武功好欺负我这个弱女子,你下来!看我不打死你这个贼偷!”林秀檀单手叉腰,手拿大铁勺指着那荷花池边的紫眸少年,抱着个黑炭猫,偷她烧鸡,吃完还送还给她一盘骨头?嘿!小子,存心挑衅她的好脾气是不是?

    紫雪面无表情的望着这个凶悍的姑娘,非常诚实道:“我只是饿了。”

    他师父去找他未来师爹了,根本就忘了给他准备吃的了。

    今日肃王府宾客多很乱,他不想被人烦,便想自己去厨房找点吃的填饱肚子。

    谁知道,就遇上了这个很凶悍泼辣的“弱女子”了。

    “你就算饿了,那也不能偷东西啊,和我说一声,我还能不给你口吃的吗?”林秀檀扬扬手里黑铁勺,凶狠的瞪着这个漂亮的少年。

    紫雪见她似乎情绪平静了不少,他便抱着猫离开荷花池边,缓步走近她一些,站定后皱眉看着她道:“我有给钱的,是买你的烧鸡,不是偷。”

    “你是说这个就是你付的烧鸡钱?”林秀檀从腰间拿出了一块上好的羊脂玉佩,在眼前晃了晃,看着他,眯眸幽冷道:“一块羊脂玉佩买一只烧鸡,你是脑袋被驴踢了吗?”

    这个败家玩意儿,他知不知道这块玉佩送给穷苦人家,够穷苦人家活多少年的啊?

    “反正付你钱了,没偷你烧鸡。”紫雪不高兴的皱了下眉头,转身便走。

    他就算对什么都淡漠,也不代表他就能容忍别人骂他蠢。

    “哎,谁允许你走了?可恶的小孩,玉佩拿回去,知不知道这很贵重!”林秀檀就没见过如此可恶的臭小子,居然视金钱如粪土,他家到底是怎么养孩子的?怎能这么教得他如此挥霍无度。

    紫雪的衣袖被人自后拽住,他第一个习惯性的自然反应便是挥袖打人。

    林秀檀一铁勺举起当下他的手,难以置信的瞪着他冷漠的侧颜道:“你这人是不是有病啊?我好心还你玉佩,你居然还要打我?”

    这世上不讲理的人很多,她也曾遇上过不少。

    可是,让她最想暴揍一顿的,只有这个怪脾气的臭小子。

    紫雪被人一把揪住了胸前衣襟,怀里的黑猫,也被面前这个“弱女子”给暴力的拎着丢出去了。

    “瞄!”黑猫炸毛的在空中尖锐一叫,身子轻盈的落在了一旁亭子的栏杆上,龇牙咧嘴的凶狠冲着那暴力的女子呜呜闷叫着。

    林秀檀身材非常的娇小玲珑,巴掌脸,弯月眉,杏核眼,樱桃小嘴,可说是个很萌的软妹子长相。

    可她的脾气性格,却是妥妥的标准女汉子。

    紫雪被她这样揪住衣襟很难受,他想掰开她的手,让她远离他些,可是……意外发生了。

    “啊!”

    “放手!”

    林秀檀的惊叫声,紫雪的暴怒声,同一时间惊起。

    扑通!水花四溅,锦鲤吓的四散游跑,沉入水底避难。

    “噗!”林秀檀从水里钻出来,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紫雪满身狼狈的头顶一挂水草,紫眸冰冷幽寒的瞪着害他落水的“弱女子”。

    “阿嚏……阿嚏……”林秀檀连打几个喷嚏,冷的她双臂紧抱住自己,黑白分明的眸子望着满身怒火的少年,她耸耸鼻子问了句:“你不冷吗?”

    紫雪对她印象糟透了,他不想再理会这个彪悍的“弱女子”,他只想上岸找个地方洗个澡,换掉这身又湿又脏的衣服。

    玄武今儿也很忙的,可他路过花园荷花池时,可是停下了脚步,一脸的惊恐呼道:“紫雪,谁把你弄成这样的?”

    这人可是洁癖严重的主儿,平常衣袖沾一点脏灰,他就一点都受不了的要立马沐浴更衣。

    可现在……他这一身紫衣湿漉漉的,雪白的靴子变成了黑色的,他没看错的话,那是池地淤泥吧?

    林秀檀随后也爬了上来,一见到玄武,便惊喜的走了过去,指着某人对他说道:“这人你认识是吧?那好,这他的玉佩,你还给他吧!姐先回去沐浴更衣了。”

    “是……林姐姐,你慢走。”玄武完全就是懵了,紫雪的玉佩怎么会在林秀檀手里?林秀檀是不是就是那个作死把紫雪害得如此狼狈之人。

    紫雪的脸色很难看,他看向玄武,声冷如冰道:“何处能沐浴更衣?立刻,马上,带我去清洗干净。”

    “啊?哦,你随我来,咱们去肃王府的温泉池吧!”玄武也不想在这时候惹紫雪,便带了紫雪去了肃王府后院假山林的人造温泉池。

    紫雪一脸冰冷的跟在玄武身后,他发誓!以后再遇上这个“弱女子”,他一定会老远就退避三舍。

    ……

    新房里,一片热闹。

    萧南屏带着人大家一起闹洞房,那必须得玩出新花样儿。

    “来!咱们让肃王爷下个腰,来个别样的美人投怀送抱。”桃夭红罗帕一甩,那叫一个笑语媚然风流。

    萧南屏不等傅华歆瞪眼要炸毛,她便在一旁抱臂勾唇道:“阏辰,这男人的腰力要不好,咱可是要不得的,趁早赶紧写休书,辞了旧人换新人。”

    “滚!谁说本王腰不好的?本王就给尔等下个腰瞧瞧。”傅华歆被激怒了,立马把外面的大袖衫一脱,当场给众人下了个拱桥弯腰。

    “东海公主,含着莲子,喂肃王爷吃,祝你们早生贵子啊!”桃夭端来一盘煮熟的莲子,奉到了商海若面前。

    商海若大大方方的拈一颗莲子含在红唇间,弯腰俯身靠近傅华歆,右手轻按在他胸膛上,左手与左腿抬起,红衣如火她如凤,低头红唇印上他的唇,舌尖一顶口中莲子,便将莲子喂与了他吃。

    “好!”众人拍手齐叫好。

    “肃王爷果真是好腰啊!阏辰,你有得玩了。”萧南屏抱臂冲商海若挑眉一笑,这话可说的隐晦又暧昧。

    商海若有些哭笑不得,她要是真把傅华歆压了,恐怕他会一气之下把屋顶给掀了吧?

    傅华歆黑沉着一张脸,多想把萧南屏这个妖女给扔出去。

    接下来,比腿力。

    桃夭让人搬来两个茶几,一边放一个,让傅华歆来个一字马。

    傅华歆觉得这个简单啊!然后他就非常潇洒的来个一字马上去了。

    然后,萧南屏让人搬来了一个架子,架子上总共有二十个题目。

    桃夭在一旁开始念题:“第一题,东海公主有多少根头发。”

    傅华歆翻个白眼回答道:“都说是三千青丝,应该是三千根吧?”

    “错!是十万零八千根。”桃夭低头看手中纸上答案说道。

    “十万还零八千根?谁这么能耐给算的这么清楚的?”傅华歆又炸了,怒目瞪向某个妖女。

    萧南屏勾唇挑眉冲他一笑:“肃王爷要是不信,不如咱们中场休息,细数下阏辰到底有多少根头发?”

    傅华歆脸色黑沉的默了,等数完十万根头发,黄花菜都凉,他的洞房也基本就泡汤了。

    “第二题,东海公公周身上下有多少颗痣?”

    傅华歆又瞪眼了,因为,他还真没留意过阏辰身上有多少颗痣。

    萧南屏逼视的笑对他说:“阏辰身上没几颗痣,总共加起来,也就十二颗,其中有一颗红痣在左腰侧上。”

    傅华歆怒瞪向她,这个妖女,她怎么会如此清楚阏辰身上有多少颗痣的?

    商海若也是很为吃惊,她自己都没数过自己身上有多少颗痣,南屏是怎么知道的如此清楚的?

    “第三题,东海公主的三围是多少?”

    傅华歆和商海若的脸都红了,这问题……不好答吧?

    最终,在萧南屏和桃夭的逼视下,傅华歆还是红着脸答对了答案。

    “第四题,东海公主的脚多大。”

    这个问题,傅华歆答的很快道:“七寸三。”

    “第五题,东海公主的……咳咳!月信日是每月初几?”桃夭脸也红了,这都什么问题啊?

    傅华歆没好气瞪萧南屏这个出题者一眼,咬牙切齿回答道:“初九。”

    “第六题,东海公主月信期,需得吃什么,忌什么?”

    “吃红枣莲子羹,喝红糖姜茶,忌一切生冷寒凉以及辛辣刺激食物。”傅华歆回答这问题时,还看了商海若一眼,这还是他在商海若恢复女儿身后的这几个月,为了方便照顾他,专门去像他亲娘请教过的。

    “第七题……”

    问题,一个比一个刁钻,越往后越离谱。

    等二十题问完,傅华歆也只是勉强及格,可把他气坏了。

    萧南屏是和桃夭闹完洞房便撤,至于他们晚上能不能和谐入洞房?那就不关他们的事了。

    ……

    宾客吃喝闹哄到了下午申时才离去,他们一群人则是在后头收拾礼品和安排诸事,忙到了酉时才忙完。

    然后,他们一起围桌吃了饭,自然是好敬新郎新娘一顿好酒。

    北冥倾绝摆明是要报复傅华歆,拼得他自己喝趴下,也要把傅华歆灌的差不多。

    商海若倒是来者不拒,欣然接受亲朋好友的祝福。

    最终的结果,就是夫妻二人都喝得多了。

    最后,还是丽水夫人让京墨带人送他们夫妻回洞房的。

    洞房里,花烛燃,罗帐垂,一对新人,醉躺喜床上。

    傅华歆醉的还行,至少不妨碍洞房。他两指捏住商海若的下巴,低头吻上他渴望了一天的红唇,轻柔亲吻,炙热喘息。

    商海若也没多醉,她伸手搂住他脖子,翻身将他压在身下,素手抚摸上他腰侧,低头对他媚然勾唇一笑:“肃王好腰,不如咱们玩些有趣的?”

    傅华歆被她撩的一身火热,伸手抓住她柔嫩的小手,翻身将她压住,低头吻上她娇美的红唇,粉面桃腮的脸颊,细嫩白皙的脖颈,一只手指尖灵活的解了她罗带,大掌探入了她衣衫之下,嗓音沙哑的在她耳边说:“白日不知我说的对不对,不如,我们再测量下?”

    商海若脸颊瞬间绯红如霞,眸中雾气蒙蒙,平添了一抹妩媚风情。

    傅华歆手一扬,如火的嫁衣如蝴蝶般飞出了罗帐。

    红烛摇曳,月色朦胧,暖室春光,罗帐轻掩,缱绻风流。

    便道那:

    水面鸳鸯同戏水,心头伉俪互交心。

    雀屏射目奇男幸,绣幕牵丝淑女缘。

    ------题外话------

    想看本章未删减版,请加(凡云玲书友群220188597)此为公众群,加这个群后戳管理递交本文全文订阅截图,之后管理员便会拉你们进vip群,进群后再私戳管理要未删减文,便可以啦!祝亲们看文愉快,么么哒!

    注:1,黄种人黑头发人的头发在十万到十万零八千根。

    2,之前说过商海若和萧南屏的身高,在一米七之上。

    3,所以凭商海若的身高,脚大概是37—38码,古代的七寸大脚就是37码的,所以亲们可以想一下,所谓的三寸金莲,是有多么的恐怖!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