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一百五十七章 亲爹就是亲爹
    烟水阁

    阁中只坐着父女二人,抬手执棋对弈。至于北冥倾绝?他去给他未来岳父大人准备践行宴了。

    至于颜冰?少主人说拂青先生嗓子不舒服,他去配药了。

    绮里拂青从不认为他的棋艺很差,可对上女儿这杀气腾腾的棋路子,他却着实应付的有些吃力了。

    萧南屏倒是从未注意过自己的棋路子杀气太重,她只是在很随意随心下棋而已。

    绮里拂青见她又落下一子,杀他白棋一大片,他摇头一笑,将手中白棋丢入棋盒,看向她叹气道:“屏儿,女子杀气太重,可有失温柔美丽。”

    萧南屏白嫩的指尖拈着一颗黑棋,抬眸望着她老爹,勾唇一笑:“老爹,你不觉得这样满身是刺的我,才是最美的吗?”

    “呵呵呵!带刺的蔷薇,的确比柔媚的芙蓉,更惹人想去采摘一朵近而欣赏。”绮里拂青笑望着眉目间与妻子相似六七分的女儿,心中一片柔软。

    “老爹,别在我身上找娘的影子,小心雅岚和娘吃起醋来,联合起来胖揍你。”萧南屏垂眸将棋子抛入棋盒,她嘴角噙一抹邪魅的笑容,言语间透着几分坏孩子的恶劣。

    绮里拂青望着她又是一阵的忍俊不禁失笑,这孩子,怎地就一点不像个乖巧的姑娘家呢?

    “嗯?”萧南屏抬眸疑惑的看向骤然扣住她手腕的绮里拂青,不明白他老人家这是又想作什么死,欠什么揍。

    绮里拂青为她把脉一番,后又伸出一只手贴在她丹田处。然后,他眉头越皱越紧,拉起她,便向一片西窗前的美人榻走去。

    萧南屏被按坐在美人榻上,背后人骤然拍她穴道上几掌,疼的她瞬间脸色就发白了。

    “凝神,静气!”绮里拂青盘膝在她身后,手法极快极狠的点她穴位,拍打在她背后各处,左右换着扭住她手臂,用着极其不温柔的手法错她筋骨重接。

    “嗯!”萧南屏那怕再能忍痛,可这一番折腾下来,她也已是脸色苍白如纸,冷汗顺着脸颊流淌下,湿了她的衣衫与发丝。

    绮里拂青的手法越发快的诡异,当一炷香过去后,他才一掌拍在她背上,将自己的内力输入她体内,以为她减轻内力乱窜之苦。

    萧南屏借助绮里拂青的内力,缓缓的梳理着自己体内乱窜的内力,将其全部归于丹田之内。

    绮里拂青为她护法又一刻钟,见她已将乱窜的内力归纳入丹田之中,他才缓缓收了内力,起身站在榻边望着她,皱眉问道:“之前你修炼的功法是何人给你的?你知不知道那怕你终止修炼这种损害人筋脉的功法,它的存在,依然会让你的修炼之路,遇到瓶顶永难突破?”

    “我知道,我义父曲莲也给了我平衡此功法的秘籍了。”萧南屏之前也问过曲莲,可曲莲说也许世上有人能修好她被破坏的筋脉,可那个人却一定不是他,只因他修的乃天道,内力不足以浑厚到帮她修复她体内那么多堵塞的筋脉。

    “嗯!你之后修炼的内功心法,确有温养筋脉之效。可惜太慢了,对你损伤的筋脉修复效果并不太好。”绮里拂青对于女儿认了个义父之事,没有太大的意外。毕竟是个小姑娘,没个真心护她的长辈,她恐怕早被这些居心不良的妖魔鬼怪给害死了。

    萧南屏苍白着脸色起身来,幽怨的看向她老爹说道:“您老人家以后出手前,能先知会一声吗?知不知道要不是我定力好,早就疼的蹦起来了?”

    绮里拂青一脸嫌弃的抬袖掩住口鼻,闷声道:“丫头,能先去沐浴更衣后,再来埋怨为父吗?”

    萧南屏低头闻了下自己身上的味儿,眉头一皱,撇嘴嘀咕道:“也不知是谁把我害成这个模样的,居然还好意思嫌弃我?哼!”

    绮里拂青目送她离开后,他才放下袖子,一贯温和淡然的眸子里,此时已是一片杀气冰寒。

    到底是何人如此恶毒,竟然这样毁他女儿!

    颜冰熬药倒是挺快的,在萧南屏离开没多久,他提着小食盒来了烟水阁。

    绮里拂青一见到他,便神情凝重吩咐道“你立刻闭关炼制出二十颗龙血丹,丹成之日起,你要日日监督屏儿服下,直到她身体好起来为止。”

    “二十颗龙血丹,会不会太多了?”颜冰有些惊讶,也有些顾虑。

    “不多,她身体承受得住。”绮里拂青背在伸手的手,一直是拳头紧握的。无论是谁要害他的女儿,他都会让对方付出惨痛的代价。

    “是,我知道了,我会照顾好少主人的。”颜冰微低首领命,将食盒放置在罗汉床上的小几上后,他便躬身行礼退下去了。

    绮里拂青负手而立在清风徐徐的烟水阁中,他缓缓闭上双眼,心中充满对女儿的疼惜与愧疚。

    如果他早知他在世间有一个女儿,他一定会早早找到她,绝不会让她吃了这么多年的苦。

    ……

    清风堂

    北冥倾绝做了几道菜和汤,萧南屏又做了几道,加在一起十二道菜,绝对是不错的践行宴了。

    萧南屏在吃饭的时候,没看到颜冰,便疑惑的问了句:“颜叔叔人呢?”

    “闭关炼龙血丹去了。”绮里拂青尝了未来女婿给他盛的鲫鱼汤,汤鲜味美,厨艺不错。

    “龙血丹?怎么听着如此耳熟?”萧南屏皱下眉头,总觉得她是在哪里听过这种丹药。

    “龙血丹乃御龙氏的疗伤圣药,有修复滋养筋脉之效,历代只有颜师一脉方能炼成此丹,红尘世间应不会流传此丹。”绮里拂青也是无意中闯到无极岛上,被他岳母收为徒弟,才会从一个外人,变成了无极岛上之人。

    可这些年来,因为他与紫极一直无所出,长老阁那些老东西,便有意想让他和紫极,过继紫极庶妹之女为御龙氏少主。

    更有人不怀好意,认为紫极身患怪病,妄想逼紫极退位,让她那个庶没接任御龙氏女主之位。

    他这回来建康城,也是被紫极逼来的。

    不过,紫极虽然身染怪疾,可近年来御龙决也已是大成,功力大增,且极善驭兽之术,要压制住长老阁那些老东西一时,还是很易如反掌之事的。

    也是他知紫极能暂应付一些事,才会出岛过海上了岸,来了建康城看一看女儿。

    “我想起来了!”萧南屏一拍桌子,看向他们二人,微眯眸道“义父和我说过,数百年前御龙氏虽是无故消失,可在一些残卷里却有所记载。御龙氏人善驭兽,可训龙,有神药龙血,服之可开启人天赋异能,增强攻力,再不受瓶顶不破之苦。”

    绮里拂青忍不住笑了,红尘中人,果然就是喜欢夸大其词。

    龙血丹不过是滋补之药罢了,哪有这么神奇的功效?

    还有就是御龙氏的驭兽之术,真的也只是能驭兽罢了。至于训龙?古时候有没有龙他不知道,可自从他进了无极岛后,可就没见过一条像龙的东西过。

    萧南屏也就是照实直说,至于曲莲说的对不对?那不还要问她老爹这位御龙氏的女婿吗?

    绮里拂青对上她黑亮的眼眸,他抿唇摇头一笑:“这些传言是有误的,龙血丹并不能帮人开启天赋异能。不过,服食龙血丹后,的确能扩张人的筋脉,为人修复曾受损过的筋脉,襄助对方增强功力,冲击瓶顶时,可顺利少风险些。”

    “这么多好处?那它也真能算是神药了。”萧南屏笑容满面的看着她这位散发圣光的老爹,亲爹就是不一样,对她这个女儿好的太无私心了。

    萧宣达就不可能对她这么好,有好东西他藏着坏掉,也不会拿来给她吃。

    “丫头,你要是改变主意,愿意与为父回无极岛,那整个无极岛……也能都属于你。”绮里拂青开始诱拐他这宝贝女儿,就不知道她会不会上钩?

    萧南屏看也不看他一眼,吃着菜,喝着酒,淡淡说道:“虽然一岛之主的诱惑力,真的很大。可我这人更重感情,为了我家岚岚,我也必须得留下来先成亲再说。我要想全天下人宣布,他是我萧南屏的男人,我是他北冥倾绝此生唯一的妻子。”

    绮里拂青在一旁喝汤淡淡说:“你是御龙氏,不是萧氏。”

    “姓氏不重要,我这个人才是最重要的。”萧南屏也喝了口汤,这事要真较真儿起来,她其实该叫绮里南屏吧?

    “你母亲当初为你取的名字是屏,御龙屏。是萧宣达擅自做主,给你改名成了南国之屏。”绮里拂青一想到萧宣达曾霸占他妻子,还把他妻子变成他的小妾,害他们父女分开十八年,他便恨不得去靖惠王府杀了他,将他挫骨扬灰,方能解他心头之恨。

    “老爹,萧宣达造孽可不少,他早晚会把自己作死的,您就别去为他脏了自己的双手了。”萧南屏可是清楚感受到她这老爹心生杀意了,啧!这么一个温和儒雅的人,内心怎地就如此暴躁凶残呢?

    果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和她那暴脾气的娘生活久了,小白兔也被养成大灰狼了。

    绮里拂青也没时间去收拾萧宣达了,不过,他还是转头提醒他们一句:“我昨日下午到的建康城,上午茶馆听书时遇上一个年轻人。此子实为不俗,心志极大,绝非池中之物。建康若将风起云涌,此子必然会参与其中,你们万要小心对方,谨防被他拖下水去。”

    萧南屏勾唇笑看着她老爹,纤指念着小酒盅,品一口酒垂眸道:“老爹说的是谁,我已知晓。蔺兰的确不俗,也真与萧世欣走的很近。对他,我会多加防备。必要之时,他若敢伤我庇护之人,我必取他性命。”

    绮里拂青望着他这个有满口嗜血之气的女儿,轻摇头笑说:“此子非邪佞之人,你大可不必对他赶尽杀绝。”

    “无论他是正是邪,只要他触碰到我的底线,我管他是善是恶,我都会让他不得好死。”萧南屏捏碎了她手中的白瓷酒盅,红唇边勾起嗜血的微笑,桃花眼中一片幽冷冰寒,散发着一种犹如地狱死神般的诡摄气息。

    绮里拂青有些担忧的看着他他这个女儿,这般戾气浓重的她,幸好只是一个女子。

    她若为男子,在这个乱世里,必然是一位征伐四方的枭雄。

    若真是如此,天下便要因她这头天狼而乱了。

    北冥倾绝一直在一旁静坐听他们父女斗嘴,他眼中有着羡慕的神色,也在垂眸时掩去了那一抹失落。

    如果他父亲还在?他是否会像许多孩子一样,孺慕敬仰着她的父亲,偶尔也能向他父亲请教诗书与武艺?

    “雅岚,我走之后,你可要看好这丫头,万不可让她贪玩涉险。”绮里拂青是那边说不过他女儿了,只能这边来叮嘱他这个一看就很靠谱的女婿了。

    “是,伯父,我会看好她的。”北冥倾绝待绮里拂青很为恭顺,大概是把对他父亲的孺慕之前,全然都寄托在了这位未来的岳父大人身上了吧。

    萧南屏在一旁看着,深觉三个女人一台戏不算什么,两个男人一台戏才是厉害。

    绮里拂青罗里吧嗦的对北冥倾绝叮嘱了很多事,等他说完了,酒菜都凉了。

    北冥倾绝要起身去热下酒菜,绮里拂青却在接到一封飞鸽传书后,急匆匆的便告辞离开了。

    得!一桌子酒菜,只能由他们二人慢慢吃了。

    萧南屏都不用想,便知道那信里写了什么事。

    能让绮里拂青如此失态之事,也只有无极岛内乱又起,她那位身患顽疾的母亲大人,快要镇压不住那些个长老阁的老东西了。

    “岳父大人一个人回去,真的能应付得了那些事吗?”北冥倾绝有些担心,他以前与北塞或西域民族也因战乱接触过,他们很排斥外族人。

    像御龙氏这样古老而神秘的家族,他们避世居住在海上岛屿之上,数百年之久,对于外族人,恐怕是更为排斥。

    而他这位岳父大人,身为外族人,又处在女子为尊的岛屿之上,当真能凭一己之力,便能轻易压下这场动乱吗?

    “我这老爹可不是个软柿子,否则,早在我母亲昏睡这十八年里,他就已经被御龙氏族人驱逐出无极岛了。”萧南屏可不认为他那位狐狸一样狡猾的老爹,会连这点小事也处理不好。

    说不定,如今无极岛上的御龙氏人,早已有大半是拥护她老爹的了呢。

    北冥倾绝仔细想想也是,他岳父大人可是在岳母大人昏睡十八年里,一直没让人篡位成功,可见也是个手腕极其厉害之人。

    “我娘摊上我老爹,也是可怜!拳头是比他硬,可心眼儿却玩不过他啊!”萧南屏饮酒一叹,心里是真同情她那位未曾谋面的母亲大人了。

    北冥倾绝盯着她看,心说,我玩心眼儿也玩不过你,你可真是岳父大人的好女儿。

    送走了来去匆匆的绮里拂青,颜冰也闭关不出炼药起来了。

    整个定安公主府,一下子便戒备森严了起来。

    龙血丹可是个好东西,这玩意儿的秘密要是泄露出去一丝半点,也够她永无宁日的了。

    ……

    三月二十三日,阴天,风很大。

    菩提多罗带着两名弟子抵达了建康城,挂单在了钟山南坡下的开善寺中。

    萧南屏问讯夜来访友,入了开善寺一座寂静的禅院,在灯火通明的门外,抬手轻叩门两下。

    有人走来开门,吱呀!房门打开,一名清瘦僧人,双手合十,面容平和的对他见了一礼:“南无阿弥陀佛!”

    “嗯?你是……胡三公子?”萧南屏望着面前这名身着白色衲衣的青年僧人,虽然黑瘦了许多,可却面相没怎么变,正是胡家三公子胡延訇。

    “南无阿弥陀佛!”胡延訇垂眸双手合十言道:“贫僧法号慧空,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诸法皆空。”

    “慧空师父,有礼了。”萧南屏回一礼,也对胡延訇尊重的换了一个称呼。

    “施主请!”慧空侧身迎了萧南屏入内。

    萧南屏感谢一礼,这才举步进了禅房。

    菩提多罗身披白色袈裟,正闭目盘膝坐禅。

    萧南屏举步走过去,在他身边的蒲团上盘膝坐下,望着神台上供奉的金身佛像,她启唇淡淡道:“菩提多罗,你我相交多年,你帮了我很多,我也知你一心想要化解我身上的戾气。如今,我心中有了爱,那种天生的戾气我已能压制的住。今次请你跋山涉水前来建康,也只是想请你促成我与北冥倾绝这段姻缘。天道我没信多少,缘分我却深信不疑,所以……菩提多罗,你能帮我圆了这段天定姻缘吗?”

    “你与北冥施主,本就是天定姻缘,无论有多少阻碍,最终也将会在一起,这是非人力可拆散的缘分。”菩提多罗双目闭合,双手轻拨念珠,用梵语与她对话着,并未有睁眼的意思。

    萧南屏对此轻轻一笑:“菩提多罗,你又再考我了。梵语我也学了一两年了,说也许不成句,听懂还是没问题的。既然你也说我与他乃天定姻缘,那你帮我个小忙,能不能见我那位皇伯父一面,与他说些天意不可违之言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