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一百六十一章 收到一封情书
    庐陵王府

    蔺兰正在陪萧世欣下棋,他也瞧得出来,萧世欣的心情很不好。

    “命运弄人,我帮了她,她却嫁了别人。”萧世欣落下一子,苦笑叹道。

    “命中无,莫强求。”蔺兰落下一子,垂眸淡笑道。

    萧世欣手中拈着一颗圆润的黑玉棋子,抬眸望向对面青衫淡雅的男子,勾唇略笑的几分苦涩道:“如与她真没缘,为何她又从我的妹妹,变成了一个毫不相干的人?”

    “王爷该知,她是你降不住之人。”蔺兰淡笑望着萧世欣,心里也明白他的不甘与苦涩。

    可萧南屏那样的女子,连他都不敢过于接触,怕的便是为她情根深种。

    可萧世欣也不知是怎么想的,之前对萧南屏并未有多亲,在萧南屏身世暴露后,他却一夜之间爆发了对萧南屏强烈渴求的欲望。

    “怀慕先生,不瞒你说,曾经我对萧南屏那般疏离,怕的便是自己心中那不该生有之情愫。”萧世欣抬手扶额,垂眸苦笑道:“从她十五岁及笄后,我便一直想不通,为何她会是我妹妹?如果她与我没有任何血缘牵扯,那该多好。”

    可如今,他们之间真的再无关系了,她却爱上了别的男人。

    蔺兰担忧的看着萧世欣,他温和劝道:“王爷,她不是一个你算计,便能算计到手的女子。如今她虽已再非皇室宗女,可在她的背后,却有着两个萧皇也要礼让三分之人。曲莲不好惹,东陵公子更是惹不得。这一点,蔺某希望王爷能慎重思量。”

    “慎重思量?我就是太慎重,太顾那人伦礼法了,才会……”萧世欣捏碎了手中的棋子,满眼猩红,全然是不甘心。

    “王爷,她不可能与任何人共侍一夫,你已有妻妾,又何必再去招惹她呢?”蔺兰为萧世欣眼底的疯狂而感到惊心,虽说如今这个世道,人人醉生梦死,对于人伦礼法越发不重视,可是……他还是希望能凭着自己的微薄之力,拯救少许人的道德伦理之心。

    萧世欣如果在萧南屏还是他妹妹身份时,便对其做出有违人伦之事,他此来建康城,也就不会见他了。

    萧世欣眯眸许久后,才慢慢冷静下来,抬眸望向蔺兰,眸光冷然锐利道:“怀慕先生对于她,也有心,不是吗?”

    蔺兰心神一晃,他摇头笑叹道:“虽是当初对她有点心动,可我却也深知,名曰她的毒,我碰不得。”

    也是因此,他才只用欣赏的目光,远远欣赏着她的美丽。

    “人都是这样,看到美丽的事物,总会心中渴望拥有。”萧世欣承认,他对萧南屏的情没有几分,爱她还是她的容貌,她的心机手段,她的魄力本事。

    还有便是东陵公子,此人富可敌国,能成为“他”的妹婿,何愁不能一登那九五之尊之位?

    “太子殿下待她之心如故,她又与太子殿下感情深厚,日后有东陵公子在太子殿下这边支持,萧皇更不可能会废储另立了。”蔺兰看着棋盘上黑白交错的棋子,心知他这局是输了。

    “怀慕先生想离开了?”萧世欣目光幽冷的望着蔺兰,心中杀意滋生。

    “王爷,蔺某只是一介布衣,能得王爷看重是福气。可如今,局中已非你我之天下,他们的人多势众,注定你我再难赢此局。”蔺兰淡然一笑,落子定输赢。

    萧世欣望着输赢已定的棋局,他心中很是不甘。

    大哥是太子,二哥还是太子,为何轮到他,就成了败局了呢?

    都是一个母亲生的,凭什么他们是太子,而他却连触碰那个位置的机会也没有?

    “王爷保重,蔺某告辞。”蔺兰拂袖起身,淡然对萧世欣拱手一礼告别。

    “怀慕先生当本王这里是什么地方了?岂是你想来便来,想走便走之处?”萧世欣心中怒火滔天,他一拳砸在棋盘上,盘裂棋子蹦飞,他起身怒甩袖喊道:“来人,送怀慕先生回去休息。”

    六名黑衣暗卫出现,排列整齐的挡在紧闭的房门后。

    蔺兰一见萧世欣居然要与他彻底撕破脸,他便是苦笑摇头道:“庐陵王,蔺某虽是一介文弱书生,手无缚鸡之力。可你不要忘了,我蔺家也为名门望族世家,我身为蔺家少主,身边又岂会无人保护?”

    萧世欣双眸冷然一眯,果然,蔺兰话声一落,便有两名白衣白发老者出现,用极快极为诡异的速度,带着蔺兰破门而出,迅速离开了庐陵王府。

    萧世欣望着那六名被老者内力震伤飞出落地的暗卫,咬牙紧握拳头,望着蔺兰离去的方向,双眸猩红的满含杀意与愤怒。

    蔺兰,蔺兰!

    庐陵王妃听闻萧世欣居然与蔺兰闹翻了,她可是心情好的不能再好了。

    哼!自打她嫁给萧世欣后,便不曾过过一天的舒心日子。

    从她嫁进门第一年开始,萧世欣便一个接一个的妾室领进门,更是在他们成亲同一年立了两名侧妃,三位夫人,四名姬妾。

    后头更是源源不断的女人进府,什么歌舞坊的伎子,什么粗鄙农女,商户之女,府中婢女,都能被他抬成半个主子。

    此等羞辱,她又怎能不恨他如骨?

    呵呵……如今她和蔺兰闹翻了,接下来,他可就更没朋友了。

    孤独的滋味儿,他可以慢慢的享受下了。

    ……

    蔺兰出了庐陵王府,便乘车离开了建康城。

    临行前,他让人给萧南屏送了一封信。

    萧南屏接到这封信时,蔺兰已踏上了西行之路。

    蔺兰在信上说,他已无心权谋,也不想去做辅佐一位明君,结束这个乱世的伟人了。

    他想去海外看看,见识一下那位先生所说的白银王国,还有那许多的奇人异事,以及他中原人鲜少知晓的神秘海上国度。

    心有多大,步有多大,天下便有多大。

    或许,在他踏遍天下四方,访遍天涯海角,他回头再看来时路,再看曾经以为的宏图志愿,都会觉得一切渺小如尘埃了吧。

    他愿萧南屏能此生美满幸福,安康无忧。

    最后,他说,她是唯一让他动心的女子,他会将她永远藏于心中,回味一生。

    北冥倾绝在旁边盯着那最后一句话,眼中杀气肆虐,他提剑便阔步向外走去。

    萧南屏抬头看着他离去的背影问了句:“你这是要去哪儿?”

    “杀蔺兰!”北冥倾绝话音一落,人便飞走了。

    萧南屏双手拿着那张信纸,低头看着蔺兰写的最后那一句话,忍不住嘴角抽搐一下,咋舌叹道:“啧!这位蔺公子,可真是与老爹有得一拼。”

    难怪他们臭味相投,因他爹一番话,蔺兰便放弃他辅佐明主一统天下的壮志豪情,转身淡然挥袖去遨游海外了。

    唉!造孽的老爹哦!活生生把一个青史留名的谋士名臣,变成了一个背着包说走就走的旅行家了。

    曲莲坐在轮椅上,被人推了进来,进门后,他便淡笑问了句:“你家大美人杀气腾腾的出去,你就不担心吗?”

    “该担心的是蔺兰那个没事找抽的主儿,你瞧瞧他临行前都给我写了什么信。”萧南屏皱眉把信递给了曲莲看,她是真觉得蔺兰这人很欠揍。

    明知她已是名花有主,还说要把她藏在心里一辈子的暧昧之言。

    啧!这刨墙根儿刨的也太明目张胆不怕死了。

    曲莲看完信,便愉悦的大笑起来道:“哈哈哈!这位把蔺兰勾去海外的先生实乃奇人啊!”

    萧南屏手一滑,差点下巴磕桌子上去。她调整好姿势,单手托腮望着她这位抽风的义父,目光幽幽道:“这个奇人,是我亲爹。”

    “嗯?你找到你父亲了?那还让我这个义父千里迢迢来凑什么热闹?”曲莲将信还给了她,手捧他的紫玉杯惬意的品着柳叶桃制的花茶。

    萧南屏可不敢留着蔺兰这封信了,她将信递给了麒麟,让麒麟拿下去烧了。然后,才看向曲莲对他道:“我母亲复姓御龙氏,为无极岛训龙宫之主,也是御龙氏的家主。我父亲复姓绮里氏,为御龙氏上任家主,也就我外祖母的嫡传弟子。”

    “商山四皓之一,绮里氏的后人?”曲莲对于御龙氏的后人,倒是没多大的好奇心。可对绮里氏后人,他却有很大的兴趣。

    “父亲已回无极岛,义父若想见他,只能等我成亲之时,才能与他亲家相见了。”萧南屏与曲莲笑说,她也看得出来,曲莲之所以想见一见她老爹,那是因为他老爹本事的把蔺兰点化了。

    曲莲对蔺兰很为看重,可见蔺兰的命运轨迹,本就该是辅佐明主一统天下,建立不世功勋,名垂青史,万世流芳。

    可她老爹的出现,却改变了蔺兰的心境,让蔺兰心境超脱俗世之外,再不为尘世间的功名利禄,朝代更替,天下沉浮所动容。

    “蔺兰的命运轨迹亦是因你而改变!”曲莲喟叹一声看向她,摇头笑了笑道:“如果你不出现,萧南屏只会是萧南屏,御龙氏之主会星辰陨落,绮里氏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在人世间,他还会有一个女儿存在。”

    萧南屏有些心惊的看向曲莲,莫不是曲莲闭关三个月里,他的修为又更上一层楼了?

    “丫头,你是谁都不重要,义父只希望你能顺从这个朝代的更替,不要用你所知的东西,去逆天改变这个朝代的历史。”曲莲望着她,神情是从未有过的深沉凝重。

    萧南屏对上曲莲期待的目光,她垂眸轻点了下头:“我记住了,义父。”

    曲莲是在告诫她,更改一个时代的轨迹发展,纵然是她,也会难逃天道之罚。

    曲莲留下来陪她喝了一杯茶,便离开了。

    在真正窥探到她的来历时,他也是惊心的很。

    借尸还魂,此乃违背天道之邪术,天道怎会容许她安然活到至今?

    这件事令他很迷惑,他百思不得其解。

    或许,只要她自己,方知她为何不被天道所束缚吧。

    在曲莲走了没多久,北冥倾绝便一脸怒气的回来了。

    萧南屏一见他一身的干净整洁,便是忍不住扑哧一笑:“蔺兰又不是傻子,他敢送这样的信给我,你觉得,他还可能走原定路线等你追杀吗?”

    北冥倾绝走过去讲重溟剑重放在桌上,一双凤眸带着怒气望着她,暗暗咬牙,薄唇紧抿,明显是又醋过味儿了。

    萧南屏望着他这模样,怎么就忍不住想笑呢?北冥倾绝觉得他被蔺兰气成这样,她理应该来哄哄他,消消他心中那团怒气。

    可她不仅不安慰他一句,反而还取笑他?他一气之下便提剑走了。

    “哎,你这样走了,喜服花色怎么办?让我自己看着定吗?”萧南屏在后笑喊他几声,见他头也不回的出了岚屏苑,她只能托腮一笑,颇为无奈的自己个儿选这些花色吧。

    反正他也不挑剔,她选什么花色,他到时就穿什么好了。

    ……

    六月初六,深更半夜,一抹飘逸的身影潜入了威王府。

    暗中的幽冥人刚要出手,骤然看清对方在月下惊鸿一瞥的绝世姿容,他们齐齐收了手,恭敬行礼退了下去。

    萧南屏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北冥倾绝的住处,悄无声息的进了那灯火通明,却无一人在的房间里。

    她抬手解了身上的暗紫色披风,一袭白衣出尘的走向西窗下的美人榻旁,姿态妖娆慵懒的斜卧下,一头及腰长发仅用一条茶白色发带系了一个小蝴蝶结,那如丝如瀑的乌黑柔顺长发,便轻轻垂在身后的白玉美人榻上,如一匹最美的黑缎,铺开在了白玉之上。

    吱呀!

    北冥倾绝推门走进来,转身关上了房门,一回身便看到他房间里多了个妖精。

    萧南屏今夜穿的凉爽极了,一条绣白牡丹花的白色抹胸,一条长及脚踝的白色罗裙,一件没有任何花纹的白色大袖衫,满头青丝仅系一条茶白色发带,干净素雅的像个纤尘不染的仙子。

    可仙子却是妖精变得,狐狸尾巴都露出来了。

    萧南屏穿着是素净清雅的仙子,可打扮却极为妖艳诱人。

    左肩自锁骨延伸到胸前,画着一朵红花绿叶的蔷薇花,带黑刺的。

    右脚腕上戴着一条红色编绳,上面坠着两颗小巧精美花纹的金铃铛。

    眉心一点朱砂,手脚指甲涂着艳红的蔻丹,红唇更是用了极红的唇脂,周身散发着那浓烈的玫瑰芳香。

    淡雅与浓艳融合,她如仙似妖,浑身散发着一种冰凉的魅惑气息。

    北冥倾绝的确被这样的她,有过片刻失魂,可片刻之后,他便是眉头一皱不悦道:“你来做什么?知不知道这都多晚了?”

    萧南屏纤指拈着一只白玉杯,醉卧美人榻,并未理他此时的不悦与愠怒,而是无奈的笑叹一句:“威王殿下,女追男,也是隔重山的呢!”

    今日,她才明白,这句话还能反着来用。

    北冥倾绝眼眸中闪过一抹防备之色,看向她皱眉道:“你又想作何?”

    自从那次被她拉去荷塘月色温泉池设计一次后,他可越来越觉得她满心都是坏心眼儿了。

    萧南屏一脸无辜的冲他眨眼笑语道:“没什么,就是想让你对我投怀送抱。”

    当然,他要是能脱了这身宽松的长袍,让她一观他沐浴后的雄伟身姿,那就更好了。

    北冥倾绝在轻纱帘外,闻言红了耳尖,隔帘瞪她一眼,拔剑斩碎纱幔,便扭头走了。

    吱呀!

    哐当!

    房门被打开,又被暴力的关闭上。

    开门的是北冥倾绝,扑出来关闭房门的是萧南屏。

    ------题外话------

    推好友爽文《持宠行凶:毒医快穿》,又名《毒医教做人》作者:泉青叶

    姬笑笑是自学成才小毒医,十八岁生日当天毒死了所在科研所的全部人,包括她自己。死后的姬笑笑被帝国快穿总局选为了第一任快穿“天使”--即快穿系统载体。

    她将按照上级的指示穿越到各种时空,高举“道德犯罪也是犯罪”的正义旗帜,完成“翻身逆袭,打脸虐渣;国家调控,合法行凶”的艰巨任务。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