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一百六十三章 你的荷塘月色
    岚屏苑

    傅华歆站在门口,对于这俩不知羞的男女,他侧身握拳抵唇咳嗽声道:“这时日头可正高,你们青天白日下如此不成体统,就不怕老天也看不过去,降下天兵天将来收了你这个小妖女吗?”

    萧南屏收回了那凶狠的目光,这人就是个病患,还是那种脑子不正常到晚期的病患,她若和他计较这些事,呵呵!那她岂不是脑子也有病了?

    北冥倾绝依然杀气腾腾的怒瞪着傅华歆,他忽然很想拔剑斩了这碍事的“手足”。

    傅华歆是不敢对上他这兄弟“深情款款”的眼神的,只能看向那此时已是一派端庄优雅的小妖女,又握拳抵唇轻咳了声:“小妖女,你是不是又蜕皮换壳了?”

    这样一看,啧!这脸蛋儿真是水灵了不少,白里透红,粉面桃腮,浑身都散发着一种冰肌玉骨般的精致之美。

    萧南屏额角的青筋跳动一下,含笑的桃花眼看向傅华歆,红唇微微一笑,似水温柔对他说:“大哥,你似不似活腻味了啊?如果似,我可以让雅岚送你去和阎罗王下棋,你说好不好呀?”

    “呃?不用客气了,你和雅岚好事将近,不宜见血,还是把那剑收一收吧。”傅华歆是真怕他这见色忘义的兄弟,会为了萧南屏这件衣服,而一剑斩了他这个手足。

    萧南屏脸上的笑容一敛,冷眼瞪向他问道:“到底有什么事?说!”

    他要是没要事说,她一定让雅岚揍他个鼻青脸肿,没脸见人。

    “哦!差点忘了,我来是想问问你们,这回喜宴上是用西域葡萄美酒,还是咱们中原的桑落酒?”傅华歆一脸的正色,还拿出一个小红册子,一边问,一边执笔等着修改。

    “用桑落酒吧。”萧南屏觉得用西域葡萄美酒太奢侈了,容易让宫里那位九五之尊不悦啊。

    再者说了,这中原地区的葡萄美酒,大都是自家酿制,打上西域标签的,根本就不是那个正宗的味儿,还不如喝中原本土的桑落酒好。

    桑落酒可也是好酒,用它待客,绝对不丢身份。

    “好,那就桑落酒吧!不过,还有件事。”傅华歆合上小册子,望着北冥倾绝幸灾乐祸,挑眉一笑:“我刚来定安公主府的路上,看到顾鸾影了。”

    “她回来了?莫不是来参加人家北冥哥哥的婚礼哒?”萧南屏斜眼笑看向北冥倾绝,她也要吃一吃醋,酸的他心肝儿也不好受。

    北冥倾绝偏头看向她,对她笑说:“你吃醋,很好看。”

    噗!傅华歆觉得他身中一箭,虐啊!酸啊!齁死人了。

    果然,他这兄弟是要么不肉麻,肉麻起来要人命。

    咳!他还是赶紧撤吧!可别被这没人性的再虐一场了。

    萧南屏非常满意北冥倾绝的讨好态度,这甜言蜜语说的,她好喜欢,要忍不住非礼他咯。

    北冥倾绝被她扑过来压倒,瞪着眼睛被她吻住嘴唇,被她粗暴的扯开他夏衫衣领……

    “雅岚,有人约你今日申时,东城郊芳林园相见,说是你的故友。”叶上珠手拿一块绣字罗帕,步履轻浮的走了进来。

    然后,他现在转身走还来得及吗?

    萧南屏都想杀人了,这一个个是要组团作死吗?

    叶上珠是看着房门打开,所以……他真不知道他们竟然喜欢开着门就亲热。

    萧南屏气过后,又想起叶上珠之前的话,便皱眉一伸手道:“信呢?”

    也不知道是谁,竟然会把信塞给叶上珠,让叶上珠代转交给北冥倾绝的。

    叶上珠举步走过去,伸手将一方淡蓝色的罗帕,递到了她手里,淡笑说道:“这是今儿在茶馆里,一个小姑娘给我的,上面写着雅岚的名字,想来是有人看上雅岚了。”

    萧南屏低头看着罗帕上的绣字,还真是一针一线,皆是深情似海呢。

    北冥倾绝看也没看那罗帕一眼,起身整理下衣冠,便拿起重溟剑离开了。

    他筹备婚礼如此之忙,哪有空去赴一个可能是陷阱的邀约?

    萧南屏非常满意北冥倾绝的态度,不错不错!这才是个恪守“夫”道的好男人嘛。

    叶上珠也离开了,他买了几条红锦鲤,如雪和绿羽已去威王府的荷花池放鱼了,他刚好去旁边的清风亭,赏花观鱼,品茗吹吹风。

    萧南屏手拿那方水蓝罗帕,拳头紧握,起身唤道:“麒麟,为本公子准备衣冠马车,本公子佳人有约。”

    “是!”麒麟在外笑应一声,便转身急忙去东陵府通知人给他们主子准备车马了。

    萧南屏勾唇笑看手中罗帕一眼,心中已猜到此罗帕主人是谁了。

    傅华歆前脚来说顾鸾影回来了,叶上珠后脚便来送一方神秘罗帕,这事凑巧的未免太巧合了吧?

    既然有人找收拾,她不去给对方两巴掌,倒是显得她小气了。

    ……

    顾府

    顾溪虽然已知孤鸾影偷偷回来了,可他却一点都不想再见这个执迷不悟的妹妹。

    可顾鸾影却亲自来了顾溪的住处——流溪水榭。

    顾溪在外八面玲珑,待人热情好客。

    可在家里,他却是独居一隅,画地为区。

    此处方圆绵延至三十六丈之内,皆属于他的私人领域,谁敢越境一步,轻则扣你半年月银,重则把你打个半死。

    在入口处有片竹林曲径,曲径前立着一个汉白玉牌楼,牌楼上挂着一块墨玉金字匾额,上书四个楷书大字——流溪水榭。

    两旁放的非是石狮子或者是石雕仙鹤,而是摆着两尊一丈高的巨大眼镜蛇汉白玉雕像,猩红的红宝石眼睛,就那么满含暴虐杀意的盯着往来之人。

    梅香被那石蛇雕像吓得都快哭了,呜呜呜!大少爷好可怕,哪有用蛇当守门兽的啊?

    顾鸾影神色如常的款步徐行自牌楼下走过,步入清风徐徐的竹林曲径中,耳边传来叮咚或潺潺的流水声,扑面一股清凉舒爽之感。

    流溪水榭如其名,竹林曲径后是交错的小溪与石板汀桥,步上桥一路走来,两旁是人造的花岗岩假山瀑布,丛林垒石山。

    此处夏季极美,草木茂盛,花色杂而妍丽,白兔与飞鸟,天上地下嬉戏玩乐。

    瀑布流泉般的花草开的更好,引来色彩斑斓的蛱蝶飞舞,彩虹斗拱,一座木质水榭建造其间,宛若世外仙境。

    一名绿衫少年从水榭的木栏桥上走向顾鸾影,恭敬却淡冷的对她行了一礼:“见过大小姐!公子身子不适,不想见任何人,请小姐回去吧。”

    “喂!你怎么和大小姐说话的?还懂不懂规矩了?”梅香在一旁眉头紧皱,对大少爷这里仙境的喜欢,一下子就全变成对大少爷主仆的厌恶了。

    绿衫少年目光极为淡冷的看向梅香,态度更为不好道:“流溪水榭乃顾府禁地,府中上下人皆知,那怕是老太爷要见少爷,也只会派人牌楼之前拉铃唤我前去禀明来历,由我来向少爷转达。可大小姐在明知流溪水榭有此规矩之前,还这般带人闯进来,流霜没有出手请大小姐出去,已是对大小姐最大的恭敬了。”

    “你!”梅香伸手怒指流霜,她长这么大,就没见过如此不懂规矩的下人。

    顾鸾影面上虽然依旧是一片冷若冰霜的平静如常,可她攥帕子的双手却已是骨节泛白,可见她心中也是对流霜这不客气之言,极为愤怒。

    “流霜,让她进来吧。”顾溪的声音,自水榭主屋里传来,刚睡醒的慵懒嗓音里,明显有着一丝不悦之意。

    梅香是怕顾溪的,她敢指着流霜的鼻子骂,却不敢在顾溪面前有丝毫的放肆。

    流霜稚气未脱的小脸上,满是不高兴。要不是少爷之前厚待了这位大小姐一点,他早就在她们主仆登桥前,便一掌把他们拍出去了。

    梅香在后冲流霜背影翻了个白眼,哼!再能狗仗人势的奴仆,最后不是还要听大少爷的话,乖乖的放她家小姐过去吗?

    流霜把人领到清雅的花厅门口,便满心怒气的转身走了。

    “流霜,备茶。”顾溪已穿好了一件茶白色的广袖夏衫,从东间走到花厅,对又给他耍脾气的流霜吩咐了声,而他的人已走到桌边拂袖慵懒落座。

    顾溪这人懒,他坐的凳子后必须置凭几,以便他能惬意的靠坐着。

    “知道了。”流霜脾气很大的没好气应一声,走路都带着火气的去了小厨房。

    梅香转头看了流霜一眼,觉得这小子脾气真大,居然还敢给主子甩脸子看?哼!一准是大少爷惯出来的臭毛病。

    顾鸾影提裙抬脚走了进来,走到小茶桌前,她看了一眼顾溪右手边的方凳一眼,眼中神色变得有点冷。

    “流溪水榭只有我和流霜,平常都是他坐一旁帮我煮茶或研墨,你若是觉得坐这儿会有失你的身份,那你便站着直说明你的来意吧。”顾溪喝着温度恰到好处的茶水,他唇边浮现一抹浅笑,十分满意流霜这别扭小子的伺候。

    他一直都知道,流霜会经常准备一壶热茶,凉了流霜就会自己喝掉,然后重新烧水给他泡一壶新的热茶。

    一直以来,流霜都是这样无微不至的照顾他,让他在这个只有利益的家族里,有了一丝温暖。

    所以在他眼里,不是流霜坐过的凳子,顾鸾影坐了便是有失身份。

    而是顾鸾影她,根本不配坐属于流霜的凳子。

    顾鸾影收回淡冷的目光,望着顾溪直言说道:“我约了一位朋友到东郊相见,想借你东郊芳林园一用,不知可否?”

    “你约了谁?”顾溪眉头一皱,望向她,直觉告诉她,顾鸾影约的人是北冥倾绝,可赴约之人,绝对不会是北冥倾绝。

    顾鸾影垂眸淡冷道:“是谁都与你无关,你只说借不借吧?”

    顾溪对这个妹妹,真是多看一眼都烦。他起身去了东间卧房,取了一块令牌,出来递给了顾鸾影,并对她说了句:“好自为之。”

    “多谢。”顾鸾影接过那枚独属于顾溪标记的令牌,转身带着梅香出了门,离开了流溪水榭。

    流霜泡了一壶最茶的茶端来,可顾鸾影却带着她的丫环离开了。

    那这壶茶怎么办?总不能白泡吧?

    “冷凉了浇花吧。”顾溪从屋里走出来,颇为无奈的看着他家小少年,真是孩子心性长不大。

    流霜面上一红,低头捧着茶盘转身走了。

    顾溪在后愉悦一笑,这孩子……唉!笑过流霜的孩子气后,他心中又不免为顾鸾影担忧。

    她此番前去,必然会受到极大的羞辱。

    可依她的性子,却不会因此幡然醒悟,回头是岸。

    而是会更执迷不悟的去做出更多傻事,直到把她自己彻底推入死亡的深渊。

    唉!人生八苦,佛家说的真没错,最苦莫过求不得啊!

    ……

    午膳后,萧南屏才带人悄声离开了定安公主府。

    先去东陵府好好打扮一番,后乘坐“东陵公子”专属豪华马车,出府去了东城门方向。

    一顿午饭,她可是吃了将近一个时辰,吃完又是泡澡沐浴,焚香听会儿琴,睡了一会儿养养神,这才捯饬好自己去精神百倍的赴约。

    可顾鸾影却出城很早,她是未时出城,早到芳林园,让守园人重新打扫了一遍芳林阁,赏下不少金叶子。

    守园的婢女奴仆对此自是喜滋滋的,打扫完便自行退下去了。

    顾鸾影坐在芳林阁里,望着这座一年四季,皆是芳华满园的芳林园,从芳林阁三楼望去,亭台楼阁,假山林立,碧湖垂柳,院中各处色彩缤纷,处处花团锦簇,风中的空气里,都飘着一股甜甜的花香呢!

    “小姐,这里好多蝴蝶啊!夜里会不会也有很多萤火虫啊?”梅香扶栏眺望整个芳林园,真是太美了,难怪大少爷会如此宝贝这座花园呢。

    顾鸾影坐在茶桌旁,内心是很乱的。她知道,北冥倾绝有很大的可能不会来赴约。

    可只要有千分之一的那点可能,便足以让她这样痴痴等待。

    她这次回来,是因为尔朱荣又弄了一个女人回府,对待那个女人,尔朱荣是真温柔爱怜,百般讨好。

    这一点,身为女人的她,能清楚的感觉到,那个女人是尔朱荣放在心里的人,与她们这些可有可无的女人,皆是不同的。

    也是因此,她才向尔朱荣请求,偷偷的回顾家探亲。

    其实,这也只是她自以为的偷偷回来。

    顾家,实则早已效忠萧衍,孤鸾影就是南国派到北国的一个细作。

    可她却是个很差劲的细作,不仅没做好细作的本分,还真的在这短短几个月里,对尔朱荣有了那么点动心了。

    她怕极了这种感觉,所以她要回来,回来见见北冥倾绝,让她自己的心清楚明白,明白自己最爱的男人,依旧北冥倾绝,而永远不会是别的男人。

    梅香伸手去抓那飞上来的蝴蝶,可惜到最后一只也没捉到。

    顾鸾影垂眸静坐,随着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她内心越是焦躁不安。

    难道,他真的如此无情,连见她一面也不愿意吗?

    在顾鸾影心中的那点光亮逐渐熄灭之时,东陵公子的马车,停在了芳林园外。

    守园人那知顾鸾影约的是谁啊?他们只知道是一位贵客,是男是女也不清楚。

    不过,对方递来一方罗帕,罗帕上有几行字,有地址和时间,还有……咦?名字怎么会是威王爷呢?

    可这个少年,也太年轻了,与威王爷的年纪不符啊!

    这次陪萧南屏来的人是青龙,青龙递上罗帕,冷冰冰道:“我家公子复姓东陵,乃威王爷未婚妻的义兄。”

    萧南屏在马车里听着青龙这别扭的解释,她不由拿折扇一敲额头。唉!大舅哥就大舅哥,何必这般拐着弯的绕嘴介绍“东陵公子”呢?

    守园的家丁嘴里喃喃的缕了半响,才幡然明白,原来是威王爷的大舅哥东陵公子啊?

    哎不对,大小姐约的人不是威王爷吗?怎么来人却成了威王爷的大舅哥了啊?

    啧!这下有好戏看了,约人家妹婿,被人家大舅哥找上门来了。

    萧南屏下了马车,折扇轻摇,一手背后,昂首阔步的走了进去。

    她猜的果然没错,此地的芳林园乃顾溪所建的避暑游玩之处,除了顾鸾影,也没人能从顾溪哪儿借到了。

    守园的管家可不敢得罪这位东陵公子,只因此人不仅仅本身就不好惹,更是与他们大少爷乃是多年知交好友。

    梅香有些无聊的趴在栏杆上,忽然看到远处行来几人,其中有一个华服公子好生的气派,她不由一喜站起身来回头喊道:“小姐,威王爷来了。”

    她记得的,威王很喜欢穿金线刺绣的墨色锦袍,这人一定就是威王爷啊!

    “来了?”顾鸾影一时惊喜过头,猛然站起身来,却又因腿麻跌坐了回去。

    梅香忙跑过去扶起她家小姐,这时便能听到热闹的鸟儿鸣叫声了。

    人已经进了芳林阁范围里了,不然这些放养的雀鸟是不会叫的。

    果然,没过多久,她们主仆便听到了有人登楼的声音了。

    顾鸾影忙慌让梅香扶她起身,她整理了下仪态仪容,这才端庄柔婉的拂袖坐好,静等那人到来。

    管家送人上了楼,他便转身走了。

    这事要赶紧通报大少爷,不然,还不知道大小姐会和东陵公子会闹成什么样子呢。

    ------题外话------

    此标题只为押韵哈,看完下章就明白啦!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