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一百七十三章 论谁夫君最禽兽
    夜晚,玉屏院。

    北冥倾绝回来的有点晚,晚饭都没来得及回来陪祖父吃。

    回来后,先去沐浴更衣吃了点东西,洗漱一番后,才回了卧房。

    之后,卧房里有杀气。

    萧南屏在北冥倾绝走进来时,便斜卧在床榻上,把一个枕头丢给了他,垂眸面若冰霜道:“去书房睡。”

    她心情不好,今儿还不伺候他了。

    北冥倾绝抱着那只鸳鸯戏水苏绣枕头,举步走向床边坐下来,望着满身杀气冷若冰霜的她,他垂眸反思了一下,然后,抬眸看向她很歉意道:“今日羽林军来了一千新人,皇上有旨让我多训练训练他们,所以……我回来晚了,没能陪你和祖父用晚膳,也不够细心的让人送个信回家,害你和祖父为我担心了,我……”

    萧南屏忍无可忍伸手把他拽倒在床铺上,掰歪他的头,让他对上她满是怒火的眸子,红唇勾起一抹似笑非笑道:“你觉得,我像个会因为这点小事,就会和自家男人耍性子的小女人吗?”

    呵呵!她要是这样一个为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就矫情的女人,他威王殿下还会为了娶他白等一年之久吗?

    北冥倾绝这回可真是想不到他是何处惹她生气了,果然!女人心,海底针,太难以捉摸了。

    萧南屏见他一副沉默的模样,她心里的火发泄不出,呼!有点烧心了。

    北冥倾绝被她推开,又见她翻身给了他一个背影,他便心知事大了。

    萧南屏被他自后抱住,她闭上的眼睛又睁开了。翻过身去平躺在他怀里,望着他叹气道:“萧衍今日宣我入宫,说你训练羽林军很忙,怕我在后宅太清冷寂寞,要给我找几个姐妹陪陪我。”

    “这就是你如此大动肝火的原因?”北冥倾绝好笑的看着她,手臂收紧搂她在怀里,低头亲亲她额头,唇凑进她耳边轻语带笑道:“世上唯你一人,可入我眼,我心。世上也唯你一人,让我魂牵梦萦,一生不腻。除了你,所有女子在我眼中,皆是看不见的飞尘,皆是惹人厌的腐尸。”

    萧南屏窝在他怀里,听他说着甜蜜蜜的情话,刚开始很感动,可最后这一句是什么鬼?真是煞风景。

    “夫人,为夫想你一天了,好想抱你。”北冥倾绝见她不生气了,便又得寸进尺起来了。

    萧南屏对于他身心的蠢蠢欲动,她除了心里骂他一句禽兽以外,唉!一点都阻止不了他的原始欲望爆发。

    “夫人,你好香!”北冥倾绝又再讨好卖乖耍流氓,嗯!他之前没细细看过,他家夫人的确是非常肤白貌美,肌肤赛雪。

    萧南屏觉得她早晚得被这个抱着她的男人,给活活的折腾死了。

    “夫人的身子真软,难怪夫人最喜欢以鞭子为武器。”北冥倾绝也是在成亲后,才发现他家夫人的身子柔韧的不可思议。

    当然,这于他而言可是天大的福气。

    “你给我闭嘴!再敢给我玩花样,你就给我到地上去睡!”萧南屏伸脚去踹他,却被他一把握住脚腕,她怒瞪向他,脸颊微红咬牙道:“放手!”

    北冥倾绝对她眯眸魅惑一笑,不仅不放,反而更加过分。

    萧南屏身上有几处最为敏感之处,一是脖颈,二是腰侧,三便是脚,被人一碰便笑个不停。

    可这个混蛋!总是变着花样折腾她到三更半夜且不说,还总是在他们欢|爱时触碰她这三处较为敏感之处,故意惹她笑个不停。

    北冥倾绝就喜欢看她面色潮红的笑个不停,那样的她很美,像一朵绽放开来的罂粟花,带着致命般的诱惑。

    冶艳,妩媚,诱惑的人内心发狂般的为她沉迷。

    而她的这份绝艳之美,却是独属于他的,他是何其之幸!

    “北冥倾绝,你……”萧南屏满面醉人潮红的瞪着这个又要玩花样的男人,威胁的气势没多少,倒是娇嗔妩媚,诱惑十足。

    “夫人,你的腰真细,为夫这样握着,都好怕手重的给你握断了。”北冥倾绝十指修长的大手抚摸在她腰侧,莹白玉润般的肌肤,柔软而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馨香。

    萧南屏双眸危险至极的眯起,一个抬腿翻身,一手按在他微露的胸膛上,姿势帅酷霸气的冷睨着他这个倾国绝色的美人儿,微微一笑柔声道:“夫君,咱们来玩点别的吧!比如,之前在定安公主府的荷塘月色后,翌日我把你……”

    北冥倾绝自然记得清清楚楚这件事,在她的嫁妆里,他可还看到了那幅她亲笔所绘的“美人图”了呢。

    萧南屏又作死一回,她提的好意见,被她的好夫君实行了个彻底。

    唉!不作不死,作了必死。

    ……

    翌日

    萧南屏睡饱醒来时,北冥倾绝已经不在了。

    她平躺在床上,回忆着昨夜自己作死的下场,真的好想把她家男人给掐死再掐死。

    “主子,您醒了吗?”外头,传来麒麟小心翼翼的声音。

    昨儿个房间里的灯火可是亮到三更之后的,凭她的耳力,也只依稀听到主子细微的笑喘声,可见昨夜威王殿下准是又使坏玩花招折腾她家主子了。

    不过,这房间隔音不错,她在外说话,主子不一定能听得到,还得拉铃。

    萧南屏一听见铃声,她便又是一番拉被蒙头咬牙切齿。北冥倾绝就是个混蛋,一开始建造这间卧房就没安好心。

    不过,他到底在墙里放了什么东西?怎么就做到如此好的隔音效果了?

    麒麟在外等候了一会儿,这才听到拉铃声,她才端着一应洗漱用品推门走了进去。

    萧南屏在麒麟的伺候下,洗漱了一番,梳妆打扮好后,便去向祖父请安了。也是巧了,她去的时候,丽水夫人正带着商海若来看望老威王,几个人正在厅堂里说话呢。

    商海若一见到萧南屏,便起身笑着走了过去,望着她气色红润的脸蛋儿,便是笑得意味深长的夸了句:“威王府的伙食真是不错,南屏你可是气色越来越红润了。”

    “威王府的伙食自是极好的,可是……阏辰,要不要试试这种桃花仙胭脂,擦了肌肤白里透红,可像那春日桃花一样美呢!”萧南屏笑得极为温柔婉约,眼神却是满含威胁之意。

    商海若可不是个会作死的人,她是聪明的点到即止,揶揄她一句也就够了。

    萧南屏举止端庄的款步走过去,乖巧懂事的向老威王和丽水夫人行了一礼:“祖父,二伯母。”

    “乖!”老威王是很满意这个孙媳妇的,自打她嫁进门后,这威王府才像个家的样子。

    丽水夫人笑看了萧南屏几眼,果然是气色极好。可见,他们小夫妻的日子,是过得十分滋润的。

    萧南屏都被丽水夫人看的不好意思了,她赶紧给商海若暗使眼色,让她赶紧开口救救她啊。

    商海若本就有事找她,此时见她尴尬的求救,她便笑容温然道:“爷爷,娘,我还有事找南屏,能先和她……”

    老威王是个很开明的老人家,一听商海若有事找萧南屏,他老人家便是爽朗一笑摆手道:“行行行!你们赶紧去忙吧!我和丽娘说说话。”

    “是,祖父/爷爷。”萧南屏和商海若异口同声行一礼,随之便退下去了。

    在她们两个孩子走后,老威王与丽水夫人,便是一脸凝重的说了一些事,这些事,自然是有关他们两家人去留的。

    ……

    而另一边,萧南屏带了商海若去了威王府的湖心亭。

    一壶茶,两碟点心。

    她们二人对面而坐,吹着凉爽的秋风,看着碧湖里养着的锦鲤,心情真是惬意又轻松。 商海若先与萧南屏说了些生意场上的事,无非就是金秋建康城外的百菊园,即将要举办一场重阳会友宴。

    对此,萧南屏兴致缺缺道:“这样的赏花宴最是无趣,百菊园主又是义兴长公主,与皇室人打交道,那便更是要时时刻刻提防自己会被人挖坑算计了。”

    “你说得对!今次举办此以诗会友重阳花宴之人,实则便是义兴长公主之女,安昭翁主。”商海若笑说道,之后还吃了一口甜糯的桂花糕,喝了口茶水。

    “安昭翁主乃义兴长公主嫡女,打小便是极为宠爱,她女儿今年应该已及笄了,想为自己女儿挑选个好婆家,或是把自己女儿的美名由赴宴之人之口传播出去,也是极有可能的。”萧南屏对于萧氏皇族人员,还是了解的够清楚的。

    安昭翁主的女儿宁清芷,从十二岁便被封为了南康县主,这还是她外祖母亲自向萧衍讨来的封赏呢。

    “听闻宁清芷极为秀丽多才,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儿。”商海若笑容温和,让人听着她这番夸赞,便是极为真诚的。

    萧南屏还不了解她?损人的时候,也让人听不出一点讽刺意味,反而还要感谢她一番呢。

    宁清芷是个美人胚子,这不假。

    可她那性情……啧啧啧!隐藏属性的母老虎一只,谁娶了谁知道。

    商海若手里把玩着那只青瓷釉茶杯,勾唇看向她被掩藏在发髻下的一点红梅,凑过去低声笑道:“雅岚真是疼你,瞧瞧!身上爱痕就没消干净过吧?”

    萧南屏斜眼看向她,嘴角勾笑反击道:“我家雅岚可是乖宝宝,哪有你们家季沈会玩儿啊?说说看,你们婚后参透了几本闺房秘籍了啊?”

    商海若可是出了名的淡定从容,对于她的揶揄,她单手支头笑看向碧湖,淡笑温和道:“雅岚就是看着乖,其实,他坏主意多着呢!只要他想捉弄人,十个季沈也玩不过他。南屏,你呢?输在他手里几回了?”

    萧南屏气的瞪她一眼,扭过头去赏景不说话了。

    商海若发觉今儿的她可有点不对劲儿,便起身走过去,在她身边的位子上坐下来,凑近她面前低声笑问:“该不会是……雅岚对你做什么过分的事了吧?”

    萧南屏并不是古代女子,没有那么多的矜持思想。

    当然,商海若也非是普通女子,她女扮男装行商多年,什么样的事,什么样的人没见过?

    所以,在这四下无人的湖心亭里,两个已婚女人,便有点放肆大胆的聊起了闺房之事。

    萧南屏先低声问了商海若,问他傅华歆对你最过分的一次是怎样的?

    商海若对此不由得脸颊一羞红,还是回答了她,无非就是有一次他们去城外游玩,玩的天黑回不了城,她便与傅华歆在玄武湖的画舫里宿了一宿。

    之后会发生什么?不用她明说,她也该知道了吧?

    萧南屏心想傅华歆可变态了,不可能只是在画舫里乖乖躺着吃了商海若吧?肯定有什么过分的事发生,不然商海若不会单提起这次的事件。

    商海若嗔怒的瞪她一眼,最后还是声若蚊蝇对她说了之后的事。无非就是当时深夜天黑,四野无人,画舫又在玄武湖中心,所以……他们最后去了甲板上。

    萧南屏就知道傅华歆这个变态不会走寻常路,居然幕天席地湖上画舫拉着商海若和他……禽兽啊禽兽!

    商海若之后也问了萧南屏,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萧南屏非常痛快的全说了出来,一点没让商海若听她像挤牙膏似的慢吞吞挤出来那些事。

    昨夜,某人简直就是……过分到了极点,算是变态了。

    商海若有些同情她,不过!他们这样也不错,闺房之乐,本就是男女放肆的时刻,不放肆何来之乐?

    萧南屏不想再提这件羞人的事,便和商海若说起了另外一件事,那便是洛妃失踪之事。

    “如那位被囚禁的洛妃,真与我们这些人其中一个有关系,你觉得她可能会是谁在乎的人?”商海若对此曾深思过许久,也没得到答案。

    那位洛妃的年纪,依照麒麟所言,应该是三十上下,瞧着年轻又漂亮。

    可在他们这些人中,谁会在乎一个三十上下的漂亮女人?

    雅岚父母双亡,是他们亲眼看着封棺下葬的,不可能存在什么死而复生之事。

    再说了,就算三婶还活着,如今也是个近四十的妇人了,怎么可能会是三十上下的女子?

    还有就是她亡母,她看过画像,绝对和倾城绝色挂不上边,所以不可能是她母亲。

    这样排除了两个差不多年龄的已亡故长辈后,她们就更觉得是浪荡山人是在耍他们玩了。

    萧南屏从她自身上也找不到这么个人,她是交游广阔,可却极少有几个是让她十分在乎之人。

    而会让她害怕会恨她之人,掰着手指也更没几个了。

    可那些人的高堂健在,不可能会是被囚禁的洛妃。

    商海若皱眉沉思片刻,忽然看向她问道:“会不会是青龙他们的亲人?”

    萧南屏闻言一愣,这个她还真没想过。

    不过,青龙他们几人,都是经多人手转卖多少年的孩子,早已不记得自己的父母是谁了,自然也就无法得知自己是不是孤儿了。

    “这事很难办,毕竟青龙他们……”商海若一想到青龙他们四个的坎坷遭遇,她便是唏嘘一叹:“事过多年,再想寻根究竟,已是无异于大海捞针,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查到他们的身世根源。”

    “正是因为如此,我这些年才没敢去查他们四人的根源,只是怕他们曾经的家人,会令他们伤心。特别是朱雀和麒麟,身为女孩,极有可能是被自己的亲生父母卖掉的。”萧南屏曾经遍游天下,也去过一些贫瘠的山村,哪里的女孩极为不值钱,一两银子,甚至是一百个钱,就能被父母卖给一些人家当童养媳。

    而会养童养媳的人家,不是儿子傻,就是儿子身有缺陷。更甚者,一些光棍汉,也会攒了钱卖个女孩养着,等长大了给他们当媳妇儿。

    只因小女孩便宜,像养阿猫阿狗一样给口吃的养大她,既能在她成长中多个小劳力,又能长大后得个媳妇,还不花一份彩礼钱。

    也是因为这种种的原因,童养媳就从古至今这样可悲的产生了。

    她们的生活都是极为悲惨的,辛苦干活劳动,还要被婆母磋磨又打又骂,长大还要给那样的人当媳妇儿。

    可说,她们活的都不如街边乞丐幸福。

    乞丐至少还有自由,她们却是被关在一方天地里,辛苦操持家务,还有生儿育女,更会常被婆母磋磨。可说是,她们从小到大,身体和精神上,都承受着非人般的折磨。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