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凉亭咚
    中秋节过后,朱雀他们几个的身世来历,总算是追根究竟给查了清楚明白了。

    青龙为东衡州始兴郡人氏,当年他非是被人拐卖,而是被他父亲新娶进门的继室安排人,把他贱卖给了人贩子的。

    如今,他父亲和那个恶毒继母,已生了一儿一女,早已不记得他这个失踪多年的儿子了。麒麟和朱雀则是同来自t于晋安,麒麟是鼓山镇日溪乡的一家农户之女,因家中姊妹较多,在她三岁的时候,便被父母贱卖给了人牙子,人牙子转手又把她卖给了一群人贩子。

    这群人贩子是专为那些腌臜之地提供女孩子的,麒麟打小就长得很是机灵可爱,模样还不错,到了他们手里,自然能是卖得个好价钱。朱雀的身世简直就是不可说了,在多年以前,她父亲因犯贪污舞弊案被萧衍下令处斩。而他们一家人,最终却是男的流放充军,女的是年纪大的成了官奴,年轻女眷则被充入军中成了军|妓。

    后来,朱雀母亲不愿受辱,便牢中撞墙死了,只留下了朱雀这个尚且年幼的女儿。

    后来,朱雀的舅父暗中使银子,把朱雀救了出来,带回了晋安,上了南台岛。

    舅父是好人,舅母和那几个表姐,却是极为嫌弃她这个罪臣之女。

    终于,在朱雀平静的生活在南台岛一些日子后,舅父出远门去行商,她却被舅母表姐合伙下药送走了。

    一条破船,一个昏迷的小女孩,在水面一直漂泊,最后……一场夜风掀翻了破船,她落入水中,差点被淹死。

    可救她的人也不是什么好人,见她细皮嫩肉模样娇俏,便把她转手给卖到了暗娼之地。

    后来,朱雀偷溜逃跑了,半道上又倒霉的遇上人贩子。

    之后,萧南屏便和朱雀相遇了。

    商海若说到此处,稍顿后,便是沉重一叹道:“他们三人还好,对于那些亲人,没什么好在乎得了。可玄武他……南屏,玄武生母尚在人世,因他年幼失踪,他母亲可已是疯了十四年之久了。”

    萧南屏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否则,商海若不会神情如此的凝重。

    商海若端手边茶杯喝了口,这才看着她,深呼吸低声道:“玄武乃先康郡王萧彦达最小的幼子,他母亲乃郢州辖下一个郡城郡守家的庶女,进门后便一直受郡王妃林琴柔的气。加之他母亲又生性软弱,也就是在萧彦达怜惜之下,才艰辛的七个月就早产生下了他。可就在十四年前,一岁多的他,忽然重病夭折死了。”

    萧南屏瞳孔一缩看向她,微眯眸冷声道:“你的意思是,是有人故意让玄武生病,说玄武幼年不幸夭折,接着把他……”

    商海若看了四周一眼,见湖心亭四周无异样也无人迹,她才倾身凑过去,压低声道:“玄武被送出郢州后,是在一个小镇上被娇养长大的。大概在他三四岁的时候,他便被卖了,卖进了一家生意兴隆的小倌馆里。之后,有个失子的洗碗妇,因看见玄武就想起自己早夭的儿子,她便带着玄武逃出了哪家小倌馆。后来……就查不到她的行踪了,也不知她带着玄武到底去了哪儿?玄武最后为何又会落到人贩子手里?这中间一些事,皆因为年代太久远,想查也是难查清楚了。”

    “我遇见玄武的时候,玄武已经五岁了,他说他娘死了,至于怎么死的?他当时年纪太小,也说不清楚。”萧南屏抬手指尖按压着太阳穴,怎么也没料到,玄武竟然会与萧氏皇族有关。

    “那如今该如何是好?玄武之母尚在人世,又因痛失爱子疯了这么多年,还不知道已经被人糟蹋成何种模样了呢。”商海若愁眉叹息道。林琴柔此人当真是心肠歹毒,就算是为了争风吃醋,也不能把堂堂皇室宗氏公子,给养几年大一点,就卖到那种地方去啊。

    “先别和玄武说这事,我们今夜去探一探安成郡王府再说。”萧南屏眸光冷冷眯起,眼中浮现一抹愤怒的杀气。

    真是便宜林琴柔了,如果萧彦达还活着,得知林琴柔竟敢如此糟蹋他的骨血,他定然会上禀萧衍,废了林琴柔这个王妃吧?

    如今建康城安成郡王府里的主人,乃萧彦达长子萧智通,为林琴柔嫡子。

    林琴柔如今也是当祖母的人了,孙子都和玄武年纪差不多大了。

    “主子,太子殿下找您!”玄武陪着萧世缵找到了这里,这样一看,他们堂兄弟眉目之间,还真有那么一点相似呢。

    萧世缵抬手摸摸玄武的后脑勺,送给了玄武一样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

    玄武拿着东西,便欢欢喜喜的转身离开了。

    商海若坐在湖心亭里,望着他们堂兄弟友爱的互动,笑叹了声:“血缘天性啊!”

    “就算他们是血缘至亲,玄武也不一定会与之相认。”萧南屏很了解玄武,毕竟是她看着长大的孩子,什么脾气性子,她最为清楚。

    玄武因童年经历,不怎么喜欢与成年大人接触,因为潜意识里抗拒和那些让他感觉很危险的大人接触。

    这也是为什么,玄武总喜欢和紫雪一起玩,对他们这群人里的大人,很少靠近的原因之一。

    萧世缵走过九曲桥,来到了湖心亭,见商海若也在,他便是温和一笑道:“原来肃王妃也在,倒是我打扰你们小姐妹谈心了。”

    “见过太子殿下!”商海若起身对萧世缵规矩行一礼,面上笑容浅淡道:“太子既是找南屏有事,那臣妇便告辞了。”

    “肃王妃请便!”萧世缵说话间,已为商海若让开了道。

    商海若颔首淡淡浅笑,之后,便步履从容端庄的走上了九曲桥。

    “太子哥哥,这是找我所为何事啊?”萧南屏对待萧世缵的亲和态度,依然如旧,并不曾因为彼此身份的改变,而改变丝毫。

    萧世缵拂袖落座,望向她无奈笑道:“你是惹了祸,便不出府躲起清静来了。可怜了我,都快被姑母烦的一个头两个大了。”

    “义兴长公主也是个快奔古稀之年的人了,不好好在府里颐养天年弄孙为乐,总折腾你这小辈做什么?”萧南屏明知故问,笑眼弯弯,伸手提壶,翻杯给他倒了杯茶。

    萧世缵可没心情喝她的茶了,只是有些颇为头疼的看着她,愁眉苦脸道:“屏儿,你这般和父皇斗下去,你就不怕他再弄出十个八个宁清芷来……让你心烦吗?”

    “不和他斗,他也不会放过我家雅岚。从知道我非萧宣达之女后,他对我的态度就变了,不再想着让我完全抓住雅岚的心,而是很怕雅岚一直对我死心塌地。”萧南屏素手端杯,惬意品茗,姿态慵懒道。

    萧世缵望着她,不由得又是一声苦笑:“南屏,你这样下去,以后可就要永无宁日了。不如你听我一句劝,父皇安排的人,便让威王他……”

    “太子哥哥,看在你我思想不是一个境界的份上,你今儿这番话我就不和你计较了。”萧南屏虽是嘴角依然勾着一丝笑意,可她的眼神,却已是变得尤为冰冷:“不过,太子哥哥,这样的话,以后别再我面前说第二遍了。我的男人,谁敢妄想沾染,我便会让谁死。同样的,如果有一日这个男人敢背叛我,无论是身还是心的背叛,我都不会原谅他。并且,我还会亲手把他的心挖出来,捏的粉碎。我更会一把火烧了他的尸体,让他彻彻底底的从天地间消失。”

    萧世缵第一次看到她笑得如此嗜血冷艳,心底也是一阵阵的发寒。这个一贯对他撒娇卖乖的小丫头,另一面,便是他承受不住的狠辣残酷吧?

    “太子哥哥,今儿我们吃牛肉馄饨,你要留下来喝两杯吗?”萧南屏啜一口茶水,又是那个笑眼弯弯,有点顽皮娇俏的小女子。

    “呃?不用了,我还要回宫向父皇复命。”萧世缵今儿的确是好好上了一课,他起身看着她,笑得还是有些无奈道:“屏儿,你真是我见过,思想最为离经叛道的女子。”

    “非我离经叛道,而是你们的道是歪的,该纠正了。”萧南屏勾唇慵懒一笑,素手把玩着茶杯,对于这些习惯了三妻四妾的男人,她真是有理都和他们说不通。

    “行!你不是离经叛道,你是立异义于众贤之外!”萧世缵哭笑不得的摇头负手离开。唉!真不知她这丫头的思想,怎地就如此的不与世俗同呢?

    萧南屏望着萧世缵离去的背影,她笑着喊了声:“哎,太子哥哥,你真不留下来吃馄饨啊?”

    “少馋我了,我今日可是真无暇品尝美食了。”萧世缵头也未回的对她摆摆手,一脸愁容的走在九曲桥上。

    唉!他真的就不明白了,父皇怎会做出这样糊涂的决定?

    北国能把三王逼得反叛,南国若是逼急了人家,人家也会不惜再反叛一次好吗?

    唉!定然是那位郦美人,又在父皇耳边进谗言了。

    唉!父皇也真是,之前不是一心信佛,都开始吃斋禁欲了吗?怎地如今又被一个郦美人给迷住了?

    唉!北国局势混乱,南国边境也是不安宁,父皇又听信郦美人之言,对北冥倾绝和傅华歆如此咄咄相逼,当真是……唉!

    萧南屏目送萧世缵离开湖心亭,她脸上的笑容便瞬间敛去了。

    萧衍为何会忽然如此揪住他们不放?先是要往威王府塞人,如今听阏辰说,萧衍也找过她,提及下嫁萧氏皇族宗女为傅华歆的侧妃了。

    不过有丽水夫人在,傅华歆纳不纳侧妃之事,萧衍应该还做不了主。

    反正,萧衍似乎是挺惧丽水夫人的,丽水夫人找萧衍一次,萧衍便会毫无理由的大退一步。

    “你这是想谁呢?想的这般入神。”北冥倾绝阴沉着脸色站在她身后,因为,他刚才与萧世缵半道相遇了。

    哼!如今的萧世缵和她可不是兄妹了,他们私下见面,是不是该留几个伺候的人在一旁,避讳一下男女之别呢?

    萧南屏耸耸鼻子,挑眉勾唇笑说:“今儿咱家的醋,可都酸出百里之外去了吧?”

    北冥倾绝把重溟剑往桌上一放,弯腰抱起她,走到美人靠前,他眸光沉静如水的望着轻波微动的湖面,沉默的抿着嘴唇,要多严肃就有多严肃。

    萧南屏双手勾住他脖子,转头看了一眼清凌凌的湖面,呵呵!他不会是一气之下要把她丢湖里去吧?

    北冥倾绝一个转身,把她放在了美人靠的条椅上,他俯身双手搭在栏杆上,眸光深沉的望着她受惊的小脸,低头缓缓向她靠近,再靠近,然后……他停顿住了。

    萧南屏与他四目相对,鼻尖轻触,唇瓣……没碰上。

    倒霉的蓝水和如雪,居然又遇上这样的事,她们都想哭了。

    北冥倾绝双手放在她颈侧两旁的栏杆上,一条腿弯膝跪在她右侧大腿旁的位置上,他又低头与她鼻尖相触,从背后看,他就是在强吻人。

    蓝水和如雪这回聪明的没吭声,忙低头装瞎,端着盘中东西就踮着脚尖飘走了。

    萧南屏对于他这个绝对控制欲的姿势,她觉得感觉还不错,她家男人就是威武霸气令她折服。

    所以,美人儿,咱能先别摆姿势耍酷了,来点实际的惩罚行吗?

    北冥倾绝被她粉舌舔了一下唇瓣,他眉头不由抽动一下,如她所愿,他含住她水润嫣红的唇瓣,吮吻一下,啃咬一下,舌尖轻舔一下,就是不深入与她缠绵。

    萧南屏双手抓住他衣襟,拽他上前亲吻,他不主动出击,那就由她来攻城略地好了。

    北冥倾绝被她顽皮的粉舌挑开齿关,他眉头轻蹙一下,似点漆的凤眸里满是无奈之色。摊上一个热情如火不知矜持的夫人,他是想故意冷她一冷都不能。

    萧南屏自打和北冥倾绝成亲后,她便有了很多小毛病,比如这时亲吻的她头脑发昏了,她就又去扯开他衣领,抱着他就张口咬上了他肩上。

    “嘶!”北冥倾绝眉头一皱,一只手扣住她后颈,迫使她抬头离开他颈肩处,他对上她不满的眼神,无比无奈的笑说道:“你这是咬我咬习惯了?只要一有机会,你便想抱着我啃两口解解馋吗?”

    “又没怎么用力,不过就是轻轻啃两口罢了。”萧南屏也皱眉,他自己洗的香喷喷的勾引人,还不许她啃两口,这不是存心折磨人吗?北冥倾绝整理好了他被扯开的衣领,低头望着她笑说:“这可是青天白日在外头,你我若是一个失控玩出火来,春光无限,可就要被人赏去了。”

    “那就回房!让本夫人好好宠幸宠幸你,如何?”萧南屏双手勾住他脖子,红唇亲吻他泛红的耳垂,在他耳畔轻轻吹气勾引他,一只小手更是迫不及待的钻进了他的衣襟里去了。

    北冥倾绝抓住她不老实的小手,握在手里轻轻揉捏玩上,对于她整个玲珑有致的身子贴上来撩拨他之意,他虽然是有点心猿意马,可这时候该吃饭了,可不能真同她回房亲热去。

    “喂,你这个男人可真是……太不解风情了。”萧南屏被她拉手离开了湖心亭,在后怒瞪他高大颀长的背影,挥舞拳头好想揍人。

    “等天黑后,你我有的是时间,夫妻恩爱。”北冥倾绝一手握着她柔滑细腻的小手,一手握着那把冰冷质感的重溟剑,带着她走过九曲桥,顺着杨柳湖边缓步前行。

    萧南屏盯着他背影一直看,然后,她自后猛地一上跳,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双腿缠上了他的腰,偏头亲他脸颊一下,笑嘻嘻道:“小岚同学,背本夫人用膳去,快点!”

    “是,尊夫人之命!”北冥倾绝对她温柔宠溺一笑,双手背后托住她双腿,背着他一路招摇的向饭堂行去。

    路上有不少下人都看到了,他们家王爷又背着王妃满府走了。

    啧啧啧!就这宠爱的劲儿,那个丫头看了不羡慕?

    可她们再羡慕,也不敢作死的去王爷面前献媚。

    别说她们姿色比不过王妃,王爷不可能瞧得上她们了。

    就算她们有本事把王爷勾引到手,那也得有命享福啊!

    这位王妃娘娘可吓人了,之前有个不懂事的丫环,仗着有几分姿色,便故意制造意外想摔倒向路过的王爷身上去,结果呢?第二天就被王妃打了三十板子丢出府去了。

    两个府内护卫大哥,那可是有武功底子的,三十大板下来,半条命都丢了好吗?

    “王爷真是宠王妃啊!”一个小丫环刚来府中,忽见如此俊美温柔的王爷,自然是有那点春心荡漾了。

    “王爷只对王妃一个人温柔,对其他人,可都是冷冰冰的很吓人呢!”另一个小丫环颇有些嫉妒不甘道,她不就是没王妃长得美吗?所以才难得王爷多看她一眼,哼!

    “你们若是想作死,尽管去惦记王爷,看看会不会被王妃扒了你们的皮。”一名身穿蔷薇色红裙的高挑女子,一脸冰冷的抱着账簿,自她们几人身边走过。

    几个小丫头可是吓坏了,这位楼管家怎么总神出鬼没的?活像个幽灵人。

    ------题外话------

    推文《风色幻想:学长你的女票在捉妖》作者:风翩翩

    简介:

    她——魔国的公主,为爱被打散了灵魂,散落人间。

    他——神国的皇子,徘徊人间,只为找寻千年的恋人。

    宿命的相逢,带动了命运的转动。

    执着的他面对着,已经忘记了过去,只剩四分之一灵魂的恋人

    他们能否再续千年的情歌

    “我以我的神格起誓,哪怕世事轮回,哪怕沧海桑田,我也一定要把你找回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