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又来一个表妹
    肃王府

    商海若把廉渤叫到了书房里,问了他一句:“商陆会怎么样?”

    廉渤很冷漠的看着她道:“戒酒轻色,可以多活几年。”

    萧南屏在一旁坐着,她大概明白了,商陆是真有病,廉渤也是对商陆下毒后,假扮大夫为商陆诊脉,才发现商陆得了很严重的病,所以他才会把商陆身上的毒给解了。

    因为,他不能让商蒙的弟弟死在他手里。

    呵!真是个痴情种啊?

    商海若的神色变得尤为凝重,只因商陆是商家大房唯一的子嗣了,如果商陆也出事了,并且还没有留下血脉,商家嫡出一脉的血脉便断了。

    那他们几家守着的那个千古之谜,又该如何在商家传承下去?

    “老傅说的对,那怕你们到时候没有那么多孩子过继到商家一个,那不是还有你大姐吗?可以让她招赘啊!”萧南屏说这话时,还意味深长的笑看了廉渤一眼,故意一问:“对吧?廉公子。”

    廉渤杀气腾腾怒瞪她一眼,转身便开门走了。

    萧南屏在廉渤离开后,一挥袖关上房门,神情凝重道:“洛妃的下落打听到了,萧衍把她送去了汤山行宫。”

    “汤山圣泉为皇家独享,若想去……除非找太子殿下帮忙。”商海若看向萧南屏,这事只能她去办。

    “祖父年轻时常年征战沙场,落下了老寒腿的毛病,近日来天气渐冷,我想带祖父去赏景泡温泉,太子哥哥应该是不会怀疑的吧?”萧南屏把她的想法告诉商海若,这是如今最好的借口了。

    “如此也好,我与你一起陪祖父去汤山行宫住几日,回头再把年底税款一同提前上交上去。”商海若与她对视一笑,决定用钱来堵上萧衍的嘴,让他不予追究萧世缵借出太子汤之事。

    萧南屏起身对她一笑,轻颔首道:“你说得对,东陵府也该把年税交上去了。”

    “那我就不留弟妹用膳了,弟妹早些回去为祖父收拾行装吧。”商海若也已起身走出书案,走过去打开房门送客。

    “大嫂不用送了,我这便回去了。”萧南屏冲商海若撩人一笑,姿态婀娜的甩着帕子离开了。

    商海若真有点受不了这人,季沈说得对,她就是个妖女。

    ……

    威王府

    萧南屏一回来,便看到威王府有一名秀丽的姑娘,正抱着一个灰蓝色的包袱,在府前可怜兮兮的徘徊。

    “啊!”那姑娘娇柔的惊呼一声连连退后,吓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一双水灵灵的眼眸盯着那只凶猛的狼青犬,小小的红唇哆嗦着,隐隐可闻她因受惊过度,牙齿不由自主打颤的细微声音……

    萧南屏微愣了一下,她是真被这姑娘给吓了一跳。没事鬼叫什么?她又没说要放狗咬人。

    哒哒哒!马蹄声由远至近。

    北冥倾绝骑马回来,行至府门前,他冷冰冰的翻身下马,提剑举步走向萧南屏,却又扭头看向那名秀丽的姑娘,冷漠问:“你是何人?”

    “表哥……”女子委屈的扁嘴娇柔的唤北冥倾绝一声,眼泪汪汪的看着他冷冰冰的脸,哭的梨花带雨哽咽道:“母亲过世了,父亲娶了继室进门,大家都欺负我……表哥,母亲临终前留下遗书,让你以后好好照顾我,我再也不回那个令人伤心的家了。”

    萧南屏在一旁笑看着对方矫揉造作的表演,啧啧啧!这丫的当她这表嫂是空气吗?居然敢当她面对她男人撒娇买嗲?

    北冥倾绝接过信拆开看了几眼,的确是他姨母的笔迹,遗书上也是真把人托给他照顾了。

    萧南屏贴着他肩膀,也瞄了眼那封遗书,上面写了让北冥倾绝照顾这位花蕊姑娘,并且还把这位花蕊姑娘的终身大事,也交到了北冥倾绝手里,让他将来有机会,帮湛花蕊找一个可靠的老实人嫁了。

    呵!这姨母倒是一心为女儿着想,最后说到自己的悲苦一生,更是不要求女儿嫁入高门大户,只求得女儿能夫妻恩爱,相濡以沫。

    可她看这位花蕊姑娘,却一点都不会如了她母亲的心愿,根本就不可能是个嫁入寻常人家,安分守己做个贤妻良母之人。

    “先进府吧。”北冥倾绝妥善收好他亲姨母的遗书,一手握剑,一手握住萧南屏柔软细滑的小手,一身冷气的走向台阶。

    湛花蕊在后眼睛贼溜溜的打量着这位绝色美人,想必她便是那位从北国拐了表哥来南国的那个什么公主吧?

    萧南屏忽地一回头,对上湛花蕊受惊的眸子,她温柔一笑娇柔道:“忘了和湛表妹自我介绍了,我是你表嫂,你以后在府中若有什么不满之处,都可以来和我……或楼管家说。妹妹放心,楼管家是女子,没什么不方便的。”

    “呃?多,多谢表嫂。”湛花蕊紧抱着包袱,低垂眸子看着自己脚尖向前走,似个胆怯腼腆的小姑娘。可只有她自己才清楚,不是她胆小,而是这位表嫂笑起来太渗人了。

    “王爷,外头来了两个人,说是表小姐的仆人。”一个门卫,忙追上还没走远的他们,拱手禀道。

    “让他们进来,交由楼管家安排。”北冥倾绝头也没回,冷冰冰吩咐道。

    “多谢表哥。”湛花蕊低头羞答答的柔声道了声谢,依然怯怯的腼腆低着头,好似很怕见生人。

    门卫行礼告退,没多大一会儿,便带了一男一女进来。

    这一男一女的年纪都不算小了,男子身形高大,五官硬朗,约莫有二十四五岁的样子。

    女子双眼露精明,年龄约莫二十岁上下,身姿窈窕,样貌平平。

    这两个人与楼月斜一照面,楼月斜便是冷眸含厉色,面若冰霜道:“威王府规矩严厉,你们进府后要谨守本分,不可触犯府中任何一条规矩。特别是府中的三大禁忌,无论是谁,犯禁必死。”

    那名女子低着头,规矩行一礼道:“还请楼管家指教。”

    楼月斜最不喜欢的就是这个眼藏精明的女人,她起身离开书案走过去,一手背后,一手持一把戒尺,走至他们二人面前,扬手各给他们一戒尺,声音冷厉道:“这一下,是让你们把我说的话,字字句句皆谨记于心。”

    “是!”男子和女子低着头异口同声应道。这位楼管家是个练家子,他们那怕也会武功,可在这位楼管家手底下,还是躲不掉这一下戒尺。

    楼月斜见二人还算识趣,她便收起了戒尺,负手背后严厉对他们道:“府中三大禁忌,你们许谨记于心,以防不测。第一禁忌,任何人不得惹王妃生气,犯禁者死。第二禁忌,任何女子不得靠近王爷一丈之内,违者自求多福,王爷手中剑可不是吃素的。第三禁忌,除了王爷和王妃,任何人不得去清风堂惊扰老王爷清静,违令者,赶出府去,绝不留情。”

    “这……这第三条……”女子皱眉不解,不明白老威王那边,怎么就不能去惊扰了?

    楼月斜看向她,勾唇冷笑道:“老王爷年迈少觉,睡眠时间从来都没准头,若是谁都能随便跑去惊扰老王爷,老王爷休息不好对身体有碍,你们担得起这个罪过吗?”

    “是,奴婢明白了。”女子可是被吓得不轻,这位楼管家脾气可真不好,她不过就是多嘴问一句,这位楼管家也能动怒的散发出如此可怕的杀气。

    楼月斜转身去一个柜子前,从柜子里取了两块木质令牌,拿着一把刻刀,鬼斧神工的刻下两个名字,转身走过去递给了他们二人。

    二人接过令牌,看到了自己的新名字。

    女子改名为弄裳,男子改名为黎开。

    “改了名,赐了令牌,你们也就是威王府的人了。以后出门行事需谨慎,万不可在外招摇惹事。喏!这个拿去看,把规矩背熟谨记于心,省得到某日被赶出去,你还不知道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楼月斜把两本书给了他们二人,米色封皮,线装,里面写了八十九条规矩,还是她精心编写的,王妃可是很满意的。

    二人伸手接过那两本书,便是暗吞了下唾液。这么厚的书,到底是有多少规条啊?

    “来人,领他们去下人房,回头再让李嫂为他们量下尺寸,每人先做四身衣裳,六双鞋。”楼月斜喊了一名丫环和仆人来,他们二人是专带新人熟悉环境的人。

    二人规矩应一声,随之便带着弄裳和黎开走了。

    楼月斜那双妩媚的丹凤眼,冷冷的眯起,觉得回头她还得去找王妃说说,毕竟“有其仆必有其主”这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这两个人一看就如此不安分,想必那位表小姐也不是盏省油的灯。

    ……

    清风堂

    那盏不省油的灯,此时正跪在老威王身边,哭的梨花带雨,悲伤逆流成河呢!

    萧南屏有点看不下去了,她看向老威温声细语道:“祖父,雅岚前些日子刚得了一些不错的竹芝,我这就去给您老熬点骨头汤滋补滋补,可好?”

    “嗯,你和雅岚去吧!让花蕊陪陪我老人家,我也好问问她这孩子到底都受了多少委屈。”老威王早瞧出来了,他家大孙子一脸的不耐烦,再让他待下去,准得出事。

    “是,祖父!那我和雅岚就先退下了。”萧南屏乖巧行一礼,随后,便把北冥倾绝拽走了。

    北冥倾绝出了门,便和萧南屏分开了。

    他去沐浴,她去厨房。

    湛花蕊在北冥倾绝他们离开后,她便哭的好是可怜的诉着心酸,说她父亲如何为了继母,便对她这女儿不管不顾任人欺凌的……

    老威王也是许久没和湛家走动了,毕竟不是他们北冥家这边的亲戚,亲家二老又早已双双过世,雅岚的母亲又也不再世了,雅岚的这位姨母,也就在后头渐渐的和他们家断了来往。

    雅岚这孩子自幼失去双亲,性子一贯孤僻,对于他们这些亲戚,他也不爱走动,算来……其实都差不多断往完了。

    也是因为两家近年不来往了,他老人家也就不清楚湛花蕊本性如何了。

    对于湛花蕊,他也只保持着亲戚的关心态度罢了。

    至于真心?他还是回头看看这孩子如何后,再说吧!

    毕竟,当年心疼顾鸾影一番,他如今都已后悔死了。

    女大十八变,变得可不止是容貌,更是人心。

    湛花蕊哭了好大一会儿,眼睛都红肿了。

    蓝水怕老威王会被这眼泪多的表小姐哭的心烦,她便在一旁温声细语道:“老王爷,不如……奴婢先带表小姐下去梳洗一番,等用膳时,您再和表小姐说话吧?”

    “嗯,这样也好。”老威王实在是也被这丫头哭的头疼了,唉!果然,还是南屏丫头好,从来都是笑呵呵的,不哭也不闹,多乖巧可人疼?

    湛花蕊娇柔的被蓝水搀扶起身,她柔柔弱弱含泪行一礼道:“那……老王爷,蕊儿便先去洗漱了。”

    “嗯,去吧。”老威王表面一脸的慈爱微笑,心里却在想,总算是送走这个爱哭包了。

    如雪随之也离开了,她看清楚了这位表小姐的身形,得出府赶紧为这位表小姐买几身衣裳回来。

    虽然王妃裙裳很多,也有不少没穿过的,可那些都是王爷给王妃准备的,就算王妃不喜欢,王爷也只会放把火烧了,绝对不可能让人动属于王妃的东西,就是这么霸道宠。

    老威王一赶走那个爱哭包,他整个人都轻松的想打哈欠了。

    翡翠跪在一旁,为老王爷倒了杯茶。

    老威王一边喝茶,一边等孙媳妇给他熬的药膳排骨汤。

    萧南屏在厨房里忙碌,也只做了一道竹芝骨头汤。

    平常她是爱给桌上添两道小菜,可今儿多了个人吃饭,她就没兴趣炒个小菜了。

    北冥倾绝沐浴后,便来了清风堂,先去了厨房,而没去花厅。

    所以,在湛花蕊沐浴更衣,穿戴整齐,好一番衣装打扮后,回了花厅,面对的依然是个糟老头子。她垂眸掩去眼底的厌烦之色,乖巧的走过去,娇柔的行了一礼:“老王爷!”

    “嗯?”老王爷抬眸看向湛花蕊,一袭茶白罗裙,一套银镶白玉首饰,倒是很适合她这母亲刚去世没多久的妙龄姑娘。

    湛花蕊心里可是十分不满意这些衣饰的,虽然是比她以往穿着戴的名贵很多,可也太素了吧?瞧着一点都不贵气。

    弄裳和黎开也换上威王府丫环仆人的衣服,来了清风堂见他们的主子。

    威王府的下人,普通丫环穿青杏色襦裙,普通仆人穿褐色裋褐。

    主子院里的丫环穿水绿色襦裙,仆人穿靑褐色长衫,侍卫穿黑色箭袖劲装。主子贴身丫环可穿随意颜色,比如水蓝她们这样的,过的绝对就像小户人家的小姐一样,除了伺候在主子身边,其它什么事都不用做。

    湛花蕊心里不情愿的陪老威王说了会儿话,越来越烦这东问西问的糟老头子了。不知道她丧母心里难受吗?就不会不再问湛家的事了吗?她烦湛家他看不出来吗?

    老威王其实也没问什么,就是问了下湛花蕊是为何离家出走的,又是一路上如何来的南国建康城。

    不是他人老心眼儿多,而是如今这个天下,路上就没个安宁的,别说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家了,就是跑镖的,也会遇上几个打劫的山贼劫匪啊。

    可湛花蕊却只带着一个丫环,一个侍卫,就能千里迢迢毫发无损的从北国来了南国,这不是件让人觉得很匪夷所思的事吗?

    北冥倾绝端着托盘,托盘上放着一个白瓷汤盆,阵阵香气扑鼻来,引人食欲。

    “好香啊!这是表嫂熬的汤吗?表嫂好厉害啊!”湛花蕊笑容娇柔的夸赞了萧南屏,可那双水灵灵的眼眸却偷偷看了北冥倾绝一眼,之后又羞答答的低下了头去。

    萧南屏觉得,回头要和祖父说一下,他们得提前去趟汤山行宫,实在是受不了这个娇柔女了。

    北冥倾绝坐在了他祖父身边,一脸不悦的看向湛花蕊,冷冷说:“湛小姐,你坐错位置了。”

    湛花蕊在北冥倾绝看向她时,她还紧张娇羞的心怦怦跳呢!可是……这人怎么这样?怎可如此无礼的让人下不来台。

    “雅岚,没事的,我挨着你坐一样,先给祖父盛碗汤,等凉了就不好喝了。”萧南屏在老威王对面坐下来,这个位置本来是叶上珠的,在叶上珠走后,可许久都没人坐过了。

    湛花蕊脸上一片红,显然在气愤过后,她也发现自己坐的不是地方了。

    蓝水为老威王盛了碗汤,轻轻的放在老威王面前,她便起身退到了老威王身后立着了。

    绿羽看这位表小姐的眼神可就有点鄙夷不屑了,哼!还什么大家闺秀呢!连主次都分不清楚,身为客人,竟然坐在主家夫人的位置上不起来,也真是好家教了。

    一顿饭,可说是吃的相当不愉快。

    老威王硬是被大孙子逼着喝了两碗汤,菜都没肚子吃几口了。

    剩下的汤,全被北冥倾绝连汤带肉吃完了。

    他家夫人做的东西,绝不能便宜外人。

    湛花蕊都愣了,她感受到这位表哥对她敌意很大。可她又不是男人,他这么敌视她做什么啊?

    萧南屏完全理解,她家这醋坛子,男女老少,就没有一个能避免不被他醋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