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一百八十六章 汤山行宫失火
    翌日

    东华楼

    萧南屏邀请萧世缵大吃大喝一顿,吃喝到一半,她就直接开口提要求了。

    萧世缵听了她的要求,沉默片刻,才无奈一叹看向她说:“只能留三日,三日后你们必须离开,我也只能瞒住这几日,时日一久,父皇必然会知道的。”

    “这个我了解,一定不让太子哥哥你为难。”萧南屏端起酒杯,刚要与萧世缵碰一杯,房门便被人给破了。

    萧世缵惊愕间已转头看去,一个浑身是血的黑衣人扑了进来,撞破了房门。

    萧南屏周身的杀气已处于爆发边缘,她手中的酒杯已被她捏碎,起身洒了碎片,她速度极快的从房间里飘出去,飞向楼下,一脚踹翻了那个高大威猛的黝黑大汉,旋身飘落地面,扬手给了一旁的几人一巴掌,一气呵成,挥袖看向众人,满身杀气腾腾。

    那些人完全被打懵了,一个个的捂着脸,呆呆的看着这位蓝裙飘逸,却又那么煞气摄人的美丽女子。

    萧南屏这才看清楚,这群人中有一人,她是认识的。尹洛一见到萧南屏,便是脸色一白,拱手赔礼道:“不知南姑娘在此用膳,惊扰之处,还请姑娘……”

    “南姑娘?哦!你就是害死我大师兄的那个妖女!”一个碧衫少女话音一落,便拔剑刺向对方,眼中充满愤恨的杀气。

    “五师妹,不可!”尹洛上前去阻止,便与那少女刀剑纠缠了起来。

    旁边另一名紫衫少女,手中猩红的鞭子也甩了出去。

    “四师妹!”尹洛惊恐的喊出一声,手中剑挑开碧衫少女的剑,旋身将手中剑飞掷了出去。

    紫衫少女比碧衫少女的武功好点,她手腕轻转灵动的扬鞭打落飞来的那把剑,红色鞭子如毒蛇,飞扑向那淡定冷然的蛇蝎美人。

    就是这个女人害死了她表哥,她要让她偿命!

    萧南屏只是轻轻一抬手,便握住了那条充满怨毒愤恨的鞭子。

    尹洛忙跑过去逼着紫衫少女松开了鞭子,脸色极为苍白道:“四师妹难道忘了,大师兄是死于何兵器……你这是在找死。”

    萧南屏收了那条鞭子,她眸光极冷的看向尹洛,启唇冷声道:“你应该告诉她,我为何要杀秦朔,秦朔又是如何死在我鞭下,你父亲尹庄主又为何不许你们眠枫山庄弟子与我为敌的。这一切要解释起来,只要说明秦朔的死因,便可以一清二楚了。”

    “南姑娘,你曾与家父有约定在先,只要眠枫山庄不找你寻仇,你便会保守这个秘密的……”尹洛的脸色已是苍白如纸,他很怕萧南屏会把当年之事公之于众,更怕眠枫山庄会因此沦为江湖上第一大笑话。

    萧南屏把手中鞭子丢给了尹洛,眸中笑意冰冷道:“少庄主自己也说了,我与尹庄主的约定,前提就是你们眠枫山庄不能找我寻仇。可如今,我一个小女子遵守承诺,未曾将当年之事与任何人说过,可你们眠枫山庄……呵!少庄主,违约的可不是我,而是你们眠枫山庄。”

    “南姑娘,请你大人大量,原谅我这两位师妹的冲动之举。尹洛向你发誓,我们会立刻离开建康城,姑娘在建康城一日,我们眠枫山庄的人,便再不会踏入建康城一步,还请姑娘息怒!”尹洛说话间,已掏出一个钱袋子,丢给了一旁的小二哥,抱拳歉意道:“抱歉!这些钱,就当是赔偿贵店的损失,那个人我们也会弄走,不会脏了贵店的。”

    萧南屏也不想为难尹洛,毕竟这人品行不坏,尹庄主也是个正直明理之人。

    所以,今次之事就算了!她当卖眠枫山庄一个面子,也实在是没时间和他们在此纠缠不休。

    “多谢南姑娘宽宏大量!”尹洛这边抱拳谢过萧南屏,回身便点了碧衫少女和紫衫少女的穴道,命两位师弟带她们离开。

    而他则带着傻大个壮立,上二楼带走了那个受伤昏迷的男子,其实对方是他们的敌人,为邪道中人。

    可这东华楼是东陵公子的产业,他们不敢将此人留在此地,恐污了东陵公子的地方,到时会平添麻烦。

    萧南屏望着已经下楼的萧世缵,她只能是歉意一笑:“太子哥哥,真是抱歉!本想请你吃一顿好的,不料却因为我曾经年少轻狂惹下的祸事,害你连顿安稳饭都吃不上了。”

    “那就先欠着吧!”萧世缵负手下了楼,走到她面前,伸手点了点她额头,很是无奈的摇头叹气道:“你啊!就是个祸头子,走到哪里都不安分。”

    “太子哥哥严重了,我一贯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那我出手这个轻重,就不是那么好把握得了。”萧南屏很无奈的一摊手,她真是无辜的,像她这样的人,是不会主动惹人的,只会是别人来招惹她。

    萧世缵望着她这张脸,的确啊!就她这模样,走到哪儿,都免不得会被人招惹。

    萧南屏回身挥手道:“太子哥哥慢走,我就不送了,改日请你吃霸王别姬啊!”

    萧世缵一脚踏出门去,嘴角抽搐一下。霸王别姬?呵呵!他能说他不喜欢那个味儿吗?

    水里的王八,陆地上的鸡,放在一起做菜,味道如此之怪,那些人到底都是怎么受得了的?

    在萧世缵离开后,萧南屏也就打包两只烤鸭回府了。

    而在另一边,尹洛已经带人出城了。

    至于那个黑衣人?自然是被杀了丢乱葬岗了。

    路上,三师弟忍不住问道:“二师兄,当年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何师父不仅没追究南姑娘残忍杀害大师兄之事,还与南姑娘订下那样的誓约?”

    “是啊!这个我也很想知道,二师兄。”六师弟眉头紧皱,他骑马抱着的是碧衫少女。

    碧衫少女和紫衫少女虽然不能动也不能言,可她们的眼神里,也透露着想知晓当年真相的欲望。

    尹洛眉头紧皱,犹豫很久,才看向他们隐晦道:“南姑娘样貌很出众,大师兄又喜欢十四五的小姑娘,所以……就这么回事。”

    三师弟和二师弟对视一眼,似乎是明白了,可又似乎还没明白。

    大师兄就算看上这位南姑娘,把人抓进眠枫山庄,也不至于被这位南姑娘如此之恨的……竟然一鞭鞭把人活活抽死吧?

    四师妹和五师妹不知晓此事,只是因为大师兄死的太惨,师父当时便让人把大师兄火化了。

    “当年之事,错在大师兄,大师兄也可说是罪有应得。”尹洛脸色苍白道。

    回想当年之事,他一点也不觉得大师兄死的惨。

    至于南姑娘?当年她没失去理智祸连整个眠枫山庄,已是让他与父亲敬佩与感激的了。

    这也是父亲为何与她订下誓约的原因之一,此女心胸宽广四海,一诺重于千金。

    六师弟还是多嘴问了句:“二师兄,你如此怕那位南姑娘,是不是还有别的原因?”

    尹洛垂眸轻点下头,叹口气道:“下山之前,父亲便告诉我,当年的南姑娘,已是东陵公子的义妹,仙医曲莲的义女,萧皇亲封的定安公主,如今威王爷的王妃。她身份之贵重,早已不是眠枫山庄能惹得起得了。”

    “萧南屏?她就是那个萧南屏?”三师兄无比惊讶,这位南屏公主,他听闻过,她一趟北国之行,便毁了北国半壁江山,如今北国岌岌可危,已是将走到末路了。

    “她是个不简单的女子,武功很高,本事很多,那怕是父亲对上她,也不一定能全身而退。”尹洛的脸色一直很苍白,这是被吓的,只要想起大师兄的死状,他就会看到萧南屏便发怵。

    碧衫少女和紫衫少女对视一眼,她们才不管这个萧南屏到底有多少身份,又有多少人给她做靠山,她们只知道,大师兄是她害死的,她就必须得死。

    “你们最好歇了那点心思,否则,你们会比大师兄死的更惨,父亲也同样不会因为你们的死,而去与南姑娘为敌。”尹洛苍白着脸色,说出无情的话。

    碧衫少女和紫衫少女都愣住了,如何也没想到,尹洛会对她们说出这样无情之言来。

    三师弟和六师弟都没有吭声,只因他们心里清楚,如今的萧南屏,不是眠枫山庄能招惹得起的。

    ……

    九月二十八,萧南屏和商海若带老威王出城,向汤山出发。

    此事他们做的很隐秘,对外只说陪老威王去永宁郡访友,要数日方回。

    湛花蕊听闻此事,那可是太心花怒放了。

    弄裳目露算计,勾唇笑说:“小姐,这可是个天赐的良机。只要小姐能与威王爷在此期间能成其好事,凭您和威王爷乃姨表兄妹的关系,无论是老威王,还是威王爷,都不可能会委屈您的。到时候,您便是威王侧妃,想回头报复湛家,那还不是易如反掌之事?”

    “你说得对!萧南屏自己带着老威王离开,独留表哥一人在家,本就是有意撮合我与表哥的,不是吗?”湛花蕊笑得无比得意,只要她能与表哥在一起,对外她便可如此说,到时候萧南屏那怕气的要死,也不得不承认她这些一心为她好的话吧?

    黎开在不远处眉头紧皱,他想提醒湛花蕊,又在被弄裳瞪一眼后,只能低头把话咽进了肚子里。

    弄裳就怕黎开坏主子计划,见黎开不吭声了,她才暗松了口气,与湛花蕊一起商量出妙计来。

    可他们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北冥倾绝当晚,便跑去隔壁肃王府里住了。

    美名其曰,是为了避嫌。

    这话也没毛病,萧南屏陪老威王去永宁郡访友了,湛花蕊这位表小姐又暂居威王府,孤男寡女,为防惹流言蜚语,北冥倾绝搬去与好友傅华歆同住,也实属是为湛花蕊这位表小姐的名声着想。

    可湛花蕊却是要气死了,她精心准备的一切,最终却全是白费了。

    肃王府

    傅华歆与北冥倾绝在幽兰小筑拼酒,拼得那叫一个凶残。

    傅华歆抱着酒坛子,眯眸看着他勾唇道:“雅岚,你真舍得放着那么个娇滴滴的表妹不陪,反而要和我在这里……呃?就地一睡吗?”

    “什么娇滴滴,丑死了,还没你好看呢!”北冥倾绝抱着酒坛子,喝的昏天暗地。

    “呃?咳咳……你说的也对,她的确不如咱俩好看。”傅华歆也喝的差不多了,他抱着酒坛子挪过去,一不小心就撞北冥倾绝背上去了。

    北冥倾绝就地一倒,抱着酒坛子继续喝,喝醉了就不会想南屏想得难受了。

    “雅岚,你说你那媳妇儿怎么回事?她自己陪爷爷去访友不就好了?干嘛,还要拉着我家辰辰一起去啊?啊呜……害得哥哥我孤枕难眠,只能和你拼酒,这算怎么个事儿?”傅华歆也喝的双眼雾朦胧,脸颊酡红,东倒西歪的爬起山来。

    “走开!”北冥倾绝伸手推开身上的人,翻身抱着酒坛子闭上了眼睛,他要睡觉,睡觉能梦到南屏……

    傅华歆摔倒到一边,也抱着个酒坛子睡了。辰辰,亲一个,么么。

    北冥倾绝踢了某个亲酒坛子的变态一脚,真是吵死了。

    傅华歆被踹的额头磕酒坛子上去,忽然觉得头很晕,便头一歪睡着了。

    北冥倾绝也很快就睡着了,梦里还抱着夫人在温泉洗凝脂呢!

    ……

    此时已在汤山行宫的萧南屏他们,也已被安排入住了太子汤旁宫殿里了,内侍更是提醒了他们不可乱走动。

    萧南屏是笑着满口答应,可以回头,便和商海若夜探了整座行宫。

    其中有一个宫殿,守卫最为森严。

    她们对视一眼,便离开了此地。

    回到她们暂居的宫殿里,她们二人便上床休息了。

    上床后,商海若低声说:“在那个宫殿里,似乎有个熟人。”

    “嗯,我也看到了,是那个洛宓。”萧南屏回想之前看到站在窗前的洛宓,她心中忽然闪过一个大胆的猜测,那就是真正的洛妃,会不会和前朝有关?

    毕竟,萧衍的江山,是从前朝皇帝手里夺来的。

    可前朝那个妃子,会和她身边之人有关系呢?

    难道是朱雀?对方是朱雀的亲人吗?

    在她身边,也只有朱雀这个罪臣之女,与南国朝廷有点关系了。

    “南屏,我心里总觉得不安,你说这个洛妃,会不会和我有关系?”商海若因为这莫名其妙的感觉,翻来覆去也是睡不着了。

    “这个我不清楚,毕竟你们的家族都太乱了。”萧南屏那怕已来到古代多年了,可对于这种家族关系,她还是觉得要捋清楚会很困难。

    商海若一想也是,南屏这性子,就不是和族里人打交道的人。

    “别想了,睡吧!”萧南屏今儿坐车一天,抵达行宫,又自己做了点吃的,晚上安排好严管家和老威王后,她们又跑去夜探,幸好冬天了,不然连偷个懒不洗澡都不成。

    商海若也闭上眼睡了,因为有心事,她睡着后就一直做梦,梦里都是小时候的事。

    只不过,梦里很多亲人的模样都模糊了,她连二叔和三叔都分不清了。

    三更锣声响,行宫里忽然有人大喊着:“走水了,走水了!”

    两抹黑色的身影,放完火便跑了。

    洛神殿

    洛宓一见外头着火,她便从软榻上起身,赤脚跑了过去,用力拉扯着那金链子,可是太坚硬了,她这点力气根本就没用。

    浓烟熏的人咳嗽不止,洛宓只能在房间里找东西。最后,她看到一只砚台,她便拿起跑去砸扣口,只希望能把这可怜人救出去。

    白衣美人儿望着洛宓,伸手去推她,意思是让她赶快走吧!

    “咳咳……人非草木,你我朝夕相处多年,我又怎能眼睁睁看你烧死在这儿?”洛宓望着这人,眼中含泪,却笑得无悔道:“如果有来世,我想在最平淡的岁月里……遇上你。而不是在这个乱世里,你我皆身不由己的时候相遇相知。”

    “啊……”白衣美人儿眼中的泪滴落了,望着双手染血的洛宓,望着那金链子扣断了。

    洛宓用尽所有的力气,才扯断了床四角的活环扣,她扶着白衣美人儿下了玉床,闪身躲过掉落的横梁,拉人撞破窗户滚了出去。

    外头救火的人因看到洛妃出来了,他们便都向这边跑来了。

    “这是一个机会,走!能逃多远逃多远,一定不要回头,快走!”洛宓伸手推了白衣美人儿一把,然后,她捡起一个火把,将这一片全点燃了。

    旁边有个后门,她已经看了很久了。

    熊熊的大火,燃烧的黑夜都亮了。

    白衣美人儿望着洛宓哭了,因为洛宓自焚了。

    “走吧!走吧!记住我的话,我希望下辈子你我相遇,你不再是笼中鸟,我也不再是守笼人。”洛宓在大火微笑落泪,只因她这一生太荒谬了。

    被封为三夫人之首,却没有享受过一日尊荣。

    守着这个害她不得自由的人多年,却偏偏又是由恨生怜。

    如今,她累了,不想再为谁活着了!

    就这样吧!来去不留痕,化作飞烟,落得个干净啊!

    若有来世,她一定要平平凡凡,与她最爱的人,相遇相知。

    ------题外话------

    真的没人猜出这个哑巴洛妃是谁么?我之前有提过这人的,提示也算多了,就是比较隐晦了点,嘿嘿!明天答案揭晓。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