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一百八十七章 洛妃身份揭晓
    汤山行宫

    萧南屏和商海若被救火锣声惊醒,起床穿衣便开门走了出去。

    商海若带着朱雀去了老威王哪儿,毕竟蓝水她们四人只会点拳脚功夫,一点内力都没有,如真出了点什么事,根本就保护不好老威王。

    萧南屏带着麒麟偷偷靠近那座宫殿,然后,发现有一群人在追一个白衣女子。

    “是她?她怎么会在这里?”麒麟一眼便认出了这位洛妃娘娘,不过她还是觉得这位洛妃娘娘怪怪的,可是……到底是哪里奇怪呢?

    萧南屏虽然没见过这位洛妃娘娘,可她之前听麒麟说过,对方眉间一点朱砂,白衣胜雪,四肢被黄金镣铐链子束缚着……

    而这位身材高挑的美人儿,很符合麒麟对那位“洛妃娘娘”的描述。

    所以,麒麟的惊讶,也是她的惊讶,没想到萧衍竟然把两个洛妃都藏在了汤山行宫里了。

    而萧衍根本没把人关在密室里,而是让两位洛妃娘娘一起居于洛神殿内。

    麒麟接到她家主子的眼神指令后,她便飞速过去抓住那位洛妃娘娘,一把扒下对方外穿的大袖衫,往身上一披,便向着相反的方向跑去了。

    萧南屏闪身过去点晕了对方,拔出腰间的匕首,斩断了这位洛妃娘娘手脚上的黄金镣铐链子,背着对方快速离开了此地。

    路上她还在嫌弃这位洛妃娘娘,人看着如此柔弱,怎么就能这么死沉死沉的呢?

    她觉得,看着比这人肉多的商海若,背起来都比这人轻的多。

    不过,怎么觉得哪里怪怪的?好像有点不劲儿啊?

    在萧南屏离开后,血鸢尾出现了。他看了地上的黄金镣铐一眼,弯腰捡起来,便转身走了。

    他们家这位主子,真是张狂惯了,竟然会大意的留下这么重要的线索,她是唯恐别人不知道人是她救走的吗?

    如今汤山行宫里,可就只要他们这一行外人的。……

    麒麟被人引到了一处悬崖边,她就那样跳了下去。

    萧衍派来的那些人,最终也只看到一抹白衣飘逸的没入了黑夜云海下。

    甲望一眼云海说:“这么高,摔下去必死无疑。”

    乙担忧道:“她若死了,皇上会不会要我们的命?”

    丙冷冰冰道:“反正看到的人也很少,不如把他们都杀了丢火海里去,让他们给两位洛妃娘娘陪葬好了。”

    丁兴奋的说:“我闻到了桐油的气味,可以回禀皇上,是有人蓄意谋杀洛妃娘娘,咱们是想救也进不去。”

    甲点了下头道:“这样很好,死无对证,我们也不必再这样守着一个疯子,半步都不能离开了。”

    四人商量后,便决定对萧衍撒个谎,就说有人蓄意谋杀洛妃,泼了桐油点了火,火势随山风燃起,他们想救人也闯不进去。

    之后,再把风向指向后宫,他们也就能完全脱罪了。

    毕竟宫里的人,动用汤山行宫里的人做点手脚,他们肯定是防不胜防的啊!

    麒麟像只壁虎般攀爬的崖壁上,听着这四人无耻的推卸责任,她真想吐他们一脸口水。什么东西,为了自身安危,牺牲那些宫人不说,还泼人家一身脏水,这是想害死人家全家啊?

    不过,这事她肯定不能为了打抱不平,便跑去萧衍面前去拆穿他们的谎言。

    既然他们把理由都找好了,那他们也就不用担心萧衍还揪住那位洛妃娘娘不放了。

    ……

    萧南屏这边把人背回去后,便直接藏到了她和商海若居住的房间里了。

    然后,她还是觉得这位洛妃娘娘怪怪的……

    商海若听到她回来了,便让朱雀守在老威王哪儿,她则回来看看。

    萧南屏站在床边,摸着下巴,皱眉盯着床上安静昏睡的美人儿,越看越觉得奇怪。

    商海若走到床边,只看了对方几眼,她便是一惊压低声音道:“麒麟不是说这人是……到底怎么回事?萧衍怎么会藏着一个男妃在后宫多年?”

    “男妃?”萧南屏眼角一抽,两指捏着下巴,差点都给拽掉了。

    商海若女扮男装多年,她又岂会不清楚这人是男是女?她为了向萧南屏证明,便弯腰去解了对方的衣衫,露出了对方瘦弱苍白的胸膛,看吧!果然是个男人。

    萧南屏嘴角抽搐一下,看着这位沉睡的美人儿,她也总算明白,为何她背人回来的路上,一直觉得对方重的过分,还有……对方胸不软,这就是奇怪之处啊。

    商海若为这人穿好了衣服,又去端来水,为对方清洗干净那双脚,上了伤药包扎好,她才拉被子给对方盖好,端起东西向外走去。

    萧南屏坐在床边,伸手为这人解开了穴道。之前为他诊脉,发现他丹田被人废了,体内还残留很多软筋散之类的药物成分。

    而他的心脉……似乎有旧伤,应该有不少年头了。

    就他这样的身子骨,再被萧衍囚禁个几年,就能活活虚弱而亡了。

    对方醒来后,便很害怕的起身向床里边躲去,双手抱膝,整个人蜷缩在角落里,只一双黑白分明的丹凤眼,满是惊恐的望着床边的紫衣女子。

    萧南屏瞧这人精神状况很不好,虽然不至于疯疯癫癫的……

    “南屏,有人来了。”商海若自外走进来,进来便关闭了房门。

    萧南屏快速的脱了衣服,把脏鞋子藏起来,拿了一双干净的鞋子塞了袜子放在了床边的脚踏上,她的人已经掀开被子趟回了床上。

    那男子被一个小姑娘拉进被窝里,一下子就更为惊恐了起来。

    “不想死,就老实躺着!”萧南屏压低声音,伸手又按了对方躺好。

    商海若也已脱了衣服,藏了好了鞋子,在外头有人敲门时,她便应了声,随手抓了件披风披上,穿了鞋未穿袜,起身走过去打开了房门,关心的问了句:“是何处起火了?”

    来人是名老嬷嬷,对于商海若的问话,她神色不卑不亢回道:“是一处柴房着火,惊扰几位贵人了。”

    “没大事就好!”商海若淡淡点下头,又看向老嬷嬷温笑道:“嬷嬷放心,我们谨记规矩,并未有踏出此殿一步,夜里听到动静,也只是去爷爷那边看了看,之后便回来休息了,绝对不曾触犯任何行宫规矩。”

    “阏辰,到底出何事了?啊哈~没事就睡吧!明天还要陪祖父去泡温泉呢!”萧南屏的声音慵懒的传来,闭着眼翻个身,面朝外,刚好让外头的人看个清清楚楚,她的样貌。

    老嬷嬷见床上就萧南屏在睡觉,床边放着的鞋袜也干净,房间里也没什么怪味儿,她便收起疑心,对商海若行礼告退了。

    商海若淡然自若的送走了老嬷嬷,关上房门,便上床睡觉了。

    老嬷嬷的人,其中一人到了窗户下,戳了窗户纸,看了里头一眼,商海若已解了披风,脱了鞋子掀被上床睡觉了。

    罗帐被放下,只看到两名女子并头睡在床上。

    老嬷嬷知道她的人靠近,就算商海若发现不了,萧南屏也一定会知道。

    可她就是要看看她们有没有说谎,那怕萧南屏发现她的人在偷窥,只要她不心虚,便不会拿她的人怎么样。

    偷窥的小宫女离开窗下,回到老嬷嬷身边,摇了摇头道:“房间没任何异样。”

    “嗯,去隔壁。”老嬷嬷老眼精明一眯,带人向老威王住房间走去。

    房间里,商海若起身下了床,穿鞋去紧闭的房门后放风。

    萧南屏掀开被子,把那个娇弱的美人儿拉起来,眯眸打量他两眼,凶巴巴的压低声音问道:“说,你到底叫什么名字?萧衍又为何要囚禁你多年?你和无涯门又有什么关系?落帽山有个浪荡山人,你又可认识对方?”

    白衣美人儿对她前头的话没反应,直到她提起无涯门,他眼中才闪现一抹惊恐之色,好似想起了很可怕的回忆,他整个人又向床角缩去。

    “南屏,要不要让朱雀来见见他?”商海若小声提醒萧南屏,毕竟,她们之前就怀疑过此人可能是与朱雀有关的。

    “这事明日再说,我先再问问他别的事。”萧南屏眯眸向对方探出魔爪,把人又给抓了过来,紧握住对方的手腕,笑得特别邪气道:“告诉我,萧衍囚禁你所为何事?我告诉你,你要是还闭嘴不说,我可就让当你是萧衍的禁脔了哦。”

    男人猛烈摇头,张嘴了张嘴,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萧南屏这才发现,这人似乎是不能说话的?那这下可麻烦了。

    男人怕被她误会,便拉起她的手,在她手心里写了三个字:我不是。

    “哦!”萧南屏望着他笑笑,也不说信不信他的话。

    男人有些急了,拉着她的手,在她手心里又写下:我和他是仇人。

    “仇人?”萧南屏眯眸盯着面前这个男人,这下她可就更疑惑了。

    如果他和萧衍是仇人,萧衍又为何安排他居住在那般富丽堂皇的宫殿里?还给他睡玉床,锁金链,弄个三夫人之首的洛妃去伺候他,这是何等的殊荣?

    可要说他和萧衍没仇吧!萧衍又为何把他囚禁着?还每天给他吃那些乱七八糟的药,把他的身体折腾成如此虚弱的样子?

    所以说,不怪她胡思乱想,实在是他们这样的仇人,太像那爱恨交织的情人了。

    男人望着她沉默了,这丫头心思不纯,他和她解释不清楚。

    萧南屏见他忽然有些悲伤的垂眸抱着膝,便伸手碰他肩一下,笑问道:“你这是怎么了?不会因为我怀疑你的话,你就这么脆弱的伤心难过了吧?”

    男人抬眸望向她,伸手拉过她的手,在她手心里,艰难的写下四个字:洛宓死了。

    “洛宓死了?”萧南屏之前只想着救他,倒是没时间去关注洛神殿的一些情况。

    男人又悲伤的在她手心里写下:她自焚拦人,让我逃。

    萧南屏眼底涌现一抹复杂之色,她不知道洛宓是个怎样的女子,她只知道这个女人因为萧衍的私心,悲苦一生,最终还落得个不得好死的下场。

    商海若眼中也染上了一丝悲悯之色,洛宓这一生就像昙花,在黑夜中绽放,一刹那的关辉,之后……便什么都没留下了。

    男人眼中泪落,在萧南屏手心里又写下:她是为了她的家人。

    萧南屏手指缓缓收拢,紧握成拳头,她望着因友人离世而落泪的男人,眸光冰冷道:“她为她的家人,在宫中受尽苦楚,可她的家人,在享受她用一生悲苦换来的荣华富贵时,却没有一个人想到过她。呼!她母亲早去世了,是被她父亲宠妾灭妻害死的。还有她的弟弟,也在七岁那年被人丢井里溺死了。”

    男人双眼泛红的流着泪,眼底有着震惊之色,也有着为洛宓而愤恨的愤怒之色。原来洛宓这些年的委曲求全,不仅没能保住她母亲和幼弟,还用她十几年的青春和自由,为她父亲和那个害死她母亲的女人,挣下了这般的富贵荣华!

    “冷静点,叫什么叫?不想活了?”萧南屏有点了他一下,发现这人声带没坏,回头去找天机子给瞧瞧,应该能治好吧?

    唉!她那个义父又走了,在需要他的时候,他……嘶!威王府不还有一个神医吗?

    远在建康城威王府睡觉的颜冰,忽然打了个冷哆嗦,觉得这南国的天气也冷,一点没有诗人写的那般风光明媚,气候宜人。

    ……

    翌日,萧南屏送了老威王去了太子汤。

    进了这里后,她便从给老威王准备的东西箱子里,提出了一个人。

    朱雀见主子把人推到她面前,她便是疑惑的一皱眉头。这是让她做什么?把人带走?还是推池子里也泡泡?

    萧南屏见朱雀也不认识这男人,这下她可就更想不到这人……会和他们谁有关系了。

    呵呵!总不能是她那早死的公爹复活了吧?

    老威王换了一个宽大的白袍走出来,他正要去太子汤池泡一泡,结果就看到一个有点眼熟的人。

    他老人家眼神不太好了,只能走近再仔细看看对方,确认不是他大白天见鬼了。

    萧南屏一见老威王走过来,她便走过去笑问了句:“祖父,您认识他啊?”

    别真让她胡思乱想对了,这个男人不会真是她那位死而复生的公爹吧?

    男人也盯着老威王看了一会儿,直到看到老威王手背上的那道伤疤,他才激动的眼眶泛红跪在了地上,伸手拉住老威王宽大的袍袖,一个劲儿的朝地上叩了好几个头,他才抬头有苦难言的泪流满面望着老威王,情绪依然是很为激动。

    这下商海若也不由得怀疑了,这个男人,该不会真是三叔死而复生的吧?

    当年他们都没多大,也只记得三叔死了,三婶殉情了。至于三叔的长相?年代久远,他们早就对他的样貌记忆模糊了。

    老威王颤抖着双手,抓住了男人两条手臂,老眼中满是难以置信之色:“子瑜,你没死啊?那你当年从战场上消失后又去哪里了?你知不知道丽娘一个人带着季沈那孩子……过得有多苦啊!”

    “咳咳!祖父你说什么?他是……是二伯父啊?”萧南屏觉得这下可完了,要是她亲公爹,她回头和他说说心里话,他还能原谅她的年幼无知,童年无忌。

    可这人是傅华歆的老爹啊!先不说丽水夫人到时候会不会削她,傅华歆那厮,是一定不会对她欺负他爹的事善罢甘休的。

    商海若都不去看萧南屏了,让她之前坏,居然问那些问题,还威胁二叔,等着吧!季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傅伦一时也不知从何说起,毕竟当年发生的那些事,连他自己……至今都觉得很匪夷所思呢。

    “爷爷,这不是说话的地方,等明日我们离开汤山,去永宁郡再说吧。”商海若还算冷静,对于公爹死而复生之事,她也接受的挺快。

    人嘛!活着总比死了好。

    至于别的什么事?回头找个清净地方再问吧。

    老威王觉得傅伦一个男人,又是长辈,和她们住在一个房间里不好,便把傅伦偷偷运回了他房间里,刚好他们爷俩回头也能好说说话。

    萧南屏很想说,昨晚她就是挨着这位三叔睡的,就是因为怕那个老嬷嬷再派人查房,他们三个便一个床睡了一夜。

    而这件事,萧南屏和商海若想法用一样,那就是忘了吧!千万不能说出去,不然真会死人的。

    傅伦对于昨夜和侄媳妇与儿媳妇同塌而眠之事,自然是也觉得要忘了。

    这事太荒唐了,说出去一定会搅的家无宁日。

    老威王倒是没去问他们怎么睡的,因为依他对两个丫头的了解,她们对不认识的人,是不会存在什么温柔体贴的。

    所以,他老人家还是很心疼傅伦的,这么冷的天,打地铺冻坏了吧?

    傅伦很庆幸他不能说话,不然,他点头可过不去,说谎会结巴,这事肯定不能掀篇过。

    老威王和傅伦说会儿话,便让他去休息了。

    至于那位多年来对傅伦照顾有加的洛宓姑娘,他回头会让南屏丫头安排人找到她遗体,将她好好入土为安的。

    唉!好人不偿命,这位洛宓姑娘可惜了。

    ------题外话------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刺不刺激^0^~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