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一百八十八章 萧衍与神王的关系
    离开汤山行宫的时间,比他们预期的还要早。

    因为那四个保护洛妃的人昨夜走的,今儿晌午,建康城便又来了一拨人。

    老嬷嬷怕出事,便催促着他们在人来之前,赶紧收拾东西下山离开了。

    他们坐上马车,没有回建康城,而是真去了永宁郡访友。

    老威王在永宁郡,也真有个年少时结识的友人。

    商海若和萧南屏路上经过一番商量后,她们决定先将这事告诉丽水夫人。

    丽水夫人在闭关,她偷偷离开建康城,赶往永宁郡与他们聚首也方便。

    至于傅华歆?反正每次出事,他都是最后一个才知道的,这回就还不告诉他了吧!

    就这样,大家都先知道的事,傅华歆又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颜冰接到萧南屏的传信,他便立刻收拾包袱离开了威王府。临走前,他还去给听雨楼的柳姑娘,送了盆花叶皆养的很好的墨兰花。

    柳姑娘对于这位客人,她是讨厌不起来的。只因对方是个真君子,从来不会用异样的眼光看待她,会把她当朋友一样对待,偶尔来喝一杯茶,偶尔送一盆她喜欢的兰花。

    他们之交,可说是如兰,淡雅清芳。

    颜冰是与东陵公子前后出现的人,也是因此,所有人都当他是东陵公子的人了。

    当东陵公子离开没几日,曲莲也离开了,如今颜冰离开,倒是反而不引人多疑了。

    颜冰是光明正大骑马从正门离开建康城的,虽然避免了人怀疑,却也方便了一些人对他下手。

    比如,神王殿的人。

    他们是奉乌羽之命,要带颜冰回神王殿的。

    颜冰骑马行出二十里地,这段路上刚好没一个行人了,神王殿的人也就冒出来挡了他去路。

    双方见面没说一句话,便交起了手。

    颜冰平日里看起来文文弱弱的,脾气也好的没话说,从来没人在他身上看到过一丝杀气。

    当然,自此来了建康城后,除了刚来那日救了一个小姑娘以外,他可再也没人前用过武功。

    也是因此,乌羽的自大,以及对颜冰的低估,害他们神王殿一下子便损失了二十多名高手。

    颜冰杀人不见血,用的是冰针,有水的地方,他便能杀人于无形,这便是云海宫主颜师的本事。

    乌羽接到消息赶来时,他的人都死光了,身上不见任何伤口,却个个儿皆是死不瞑目。

    敖敦也一起来了,当他检查过这些人致死的原因后,他便是对乌羽轻轻一笑:“少主,早与你说颜师不好对付,你偏不信。如今少主该信了吧?颜师杀人用的是冰针,冰针是如果形成的,少主可去问问大祭司。”

    “冰针?”乌羽在敖敦走后,他亲自上前蹲下身,伸手摸上一个属下眉心的那点针孔,皮肤微凉水润,果然是冰针杀死了他们。可是,如此细的冰针,到底是如何刺入他们眉心里去的?

    难道,这位颜师的内功,当真是如此深不可测吗?

    ……

    颜冰杀人离开后,便一路策马去追萧南屏他们,追了没多久,便又遇上了一拨人。

    这拨人不是别人,正是尹洛他们一行人。

    他们在与一群黑衣人厮杀,其中两个姑娘已经受伤中毒了。

    颜冰本不想管此事,他骑马从一旁准备绕过去。

    可尹洛一个失手,手里的剑被人打飞了,直接向旁边路过的无辜者飞去了。

    颜冰忽听有人惊喊一声小心,他觉得这人挺不错的,帮一把也没事。

    尹洛没想到他喊了一声,对方便暴力的跑来把那些邪道中人都杀了。

    颜冰杀人的动作优雅飘逸,像书生在执笔描绘一幅山水画,随和平静,不见丝毫杀气。

    尹洛第一次见人杀了这么多的人,还能这样一身淡然,不见丝毫暴戾杀气的。

    颜冰杀了人,转身又去救了那碧衫少女和紫衫少女,之后,便骑马潇洒的离开了。

    碧衫少女醒来时,便看到一个很温柔的男人在喂她吃药。只是那温和一抹浅笑,她便觉她脸红心跳的不能自已了。

    紫衫少女也被这男人迷了一下,或许是对方太温柔了,或许是对方厉害的武功让她折服了。

    她,一直都喜欢强者。

    而这个男人,他不仅武功很高,人也很温柔,医术又高明,样貌又俊美,是个女子都会为他动心的吧?

    尹洛又有些头疼了,之前四师妹和五师妹同时喜欢上大师兄,为了争风吃醋就没少打架斗嘴。

    如今,她们居然又同时看上一个男人,而这个男人年纪真不小了好吗?她们这两个小丫头得喊人家叔叔了好吧?

    可她们偏就对人家前辈一见倾心,这下子……可真是要出大事了。

    “二师兄,他好像也是去永宁郡的呢?”碧衫少女脸颊微红的望着对方离去的方向,心里还在想,他们到时候会不会在永宁郡有缘再相遇呢?

    “先走吧!天黑前必须抵达永宁郡。”尹洛头疼的翻身上马,对于这个两个师妹……真是头疼死了。

    碧衫少女和紫衫少女也上了马,她们急切的想与那位公子……有缘再相遇。

    ……

    永宁郡

    颜冰是黄昏才抵达永宁郡的,只因路上遇上的麻烦太多了。

    也不知今日是怎么了?一路上总是不断的遇上麻烦。

    丽水夫人比颜冰早到一炷香时间,此刻已在一座别院里与傅伦夫妻团聚了。

    萧南屏第一次见丽水夫人哭,她想感叹一句:女子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商海若在一旁也是红眼眶,谁能想到,本以为去世多年的二叔,还能活生生的回到他们身边呢?

    丽水夫人抱着失而复得的夫君哭了许久,这才抬袖擦了眼泪,握着傅伦的手对他笑说:“歆儿和阏辰成亲了,雅岚也成亲了。南屏丫头你来,让你二伯父好好看看你。”

    萧南屏一点都不想过去,可不过去还不行,只能硬着头皮走过去,乖巧微笑喊了声:“二伯父您好,我是雅岚的夫人。”

    傅伦望着这位绝色倾城的姑娘,心里是有点怕的,她之前也太凶了。萧南屏看向丽水夫人,微笑说道:“二伯母,二伯父被人囚禁摧残太久,想让他恢复到以前的样子,还需好好静养个一年半载的。”

    “嗯,回头让颜公子给子瑜看看,只要身体能好,心病……我会陪着他,等他痊愈那日的。”丽水夫人看着眼前苍白虚弱的夫君,她心真的很痛,也恨死萧衍了。

    老威王也是一旁摇头叹气的,傅伦当年是何等威武霸气的一代年轻战神,可萧衍却把那样一个人高马大的人,给折磨成了这副样子。

    如果不是手臂上的红色胎记还在,他都要怀疑这人是假冒傅伦的了。

    颜冰是被麒麟接来的,刚来便先为傅伦仔细的检查了一遍身体,发现傅伦的身体很有问题,他眉心的这点朱砂竟然是毒,一点点的摧残他的神智,让他逐渐的忘记许多事,到最后,他会连自己都忘记掉。

    而这种毒又与他体内的几种毒相互制约,形成了一种平衡,一旦帮他解了其中一种毒,打破这种平衡,很可能会直接害了傅伦的性命。

    可如果不解毒,一年之后,傅伦必然会彻底疯癫不识人。

    丽水夫人听了颜冰的诊断,她抱着傅伦,望向颜冰问道:“如果不解毒,他就不会有性命之危,对吗?”

    颜冰轻点了下头:“是!毒不解,他只会彻底失去理智,整日疯疯癫癫不识人,并不会因为他体内的毒而丢掉性命。不过……他的身体会逐渐衰弱,那怕我为他驱散体内所有软筋散的残留药力,他也会因为这毒,虚弱的身边半刻离不开人,走路不超过十步便会大喘气,四肢无力。”

    丽水夫人感受到傅伦在害怕,她只能紧紧的抱着他,看向颜冰又问:“如果我把内力给他……”

    “二伯母,二伯父的丹田被人毁了。”萧南屏在一旁低声说,虽然残忍,可这事却必须要告诉丽水夫人。

    “什么?子瑜的丹田被毁了?”丽水夫人双眼瞬间变得赤红如血,周身杀气凶戾的涌现而出,手下失力的抓疼了傅伦的胳膊,她还不自知。

    “娘!”商海若跑过去,掰开了丽水夫人的手,眼中含泪说:“娘,爹受了很多的苦,如果不帮他解了这毒,他以后……如果让他疯疯癫癫的陪您过一辈子,那他又会不会生不如死呢?”

    颜冰站在医者的角度,还是残忍真实的告诉他们道:“他的膝盖受过很严重的击打,那怕如今他看起来和正常人一样,可只要他奔跑起来,依然会露出瘸腿的毛病。还有,他双手腕筋脉受损不轻,当年应该是有人伤了他的手筋,这也是他无法自己扯断锁链的原因吧!而他的心脉旧伤也需要好好医治,可只要毒不解除,在他的身上,我不敢用任何药物。毕竟是药三分毒,我用的药,又必然与他体内的毒相冲。所以没办法,只能解毒再治伤,或者一直让他承受病痛活下去。”

    他平生第二次踏入陆地,第一个遇上的病人是北冥倾绝,有人给他下了一种毁他筋脉的毒,他用三颗龙血丹给他治好了。

    如今又遇见傅伦这个病人,显然萧衍比害北冥倾绝的人狠多了。

    就傅伦这样子,世上除了他,连曲莲和神王殿的大祭司,也无法为傅伦解毒治伤。

    可他却是海上岛屿上的人,世间知他者都很少,又怎会有人想到去找他来救傅伦呢?

    所以这就是缘分,也是天意,天意让傅伦遇上他,然后好好活着。

    “我去安排一下,我们尽快离开建康城,去西域。”萧南屏丢下一句话,便转身出去了。

    建康城是不能待了,如此害父之仇,傅华歆不杀人就不错了,那还能指望他当官为萧衍效力啊?

    趁傅华歆没忍无可忍爆发去弑君前,他们还是尽快跑吧!

    丽水夫人对于要不要让傅伦冒险解毒之事,她还是要考虑一下。

    颜冰理解,所以也没逼丽水夫人下决定,而是离开去找他家少主人了。

    少主为何宁跑去关外吃沙子,也不回无极岛与父母团聚呢?

    这一点,他要去问清楚。

    商海若扶着老威王也离开了,这个时候,也该为他们夫妻留点空间好好说说心里话了。

    丽水夫人在所有人都离开后,她望着傅伦含泪问了句:“你怕……怕解毒吗?”

    傅伦望着她,轻摇了摇头。他不怕,只要不忘记她,他什么都不怕。

    丽水夫人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伸手抚摸上他苍白的脸颊,柔声与他说:“如果解毒很危险,你可能会很痛苦,也可能会……你又怎么不怕呢?子瑜。”

    傅伦温柔的笑摇了摇头,在她手心里写下:我想陪你白头到老,享晚年儿孙绕膝。

    “我也想,可是我怕啊,子瑜!”丽水夫人与傅伦拥抱在一起,眼中的泪水一滴滴滑落脸庞,她是多怕再失去他,多怕这份失而复得会又是一场美梦。

    傅伦一手搂住她的肩,一手在她手心里写着:丽娘,为了你,我不会死。

    “我知道!你受了这么多的苦,依然没有放弃活着,就是为了有一日与我想见,对吗?”丽水夫人仰头望着他,伸手抚摸上他脸庞,只有这样碰触着他,感受着他的体温,她才能确定这不是又一场梦啊!

    傅伦低头吻上她的唇,这个吻包含了太多年的思念,也包含了他们分别十数年的悲苦。

    丽水夫人缓缓闭上双眼,眼角滴落两行清泪,心很痛很痛,也好怕好怕。

    可她无法拒绝他,只因她深深的爱着他,不忍去拒绝他的坚持,他的决定。

    ……

    建康城

    皇宫

    萧衍已经静坐在神龙殿许久了,自从今早接到傅伦死去的消息后,他一直内心不得安宁。

    这么多年来,他之所以没有杀傅伦,就是怕丽娘恨他。

    可如今,傅伦死了,这事早晚会纸包不住火的。

    而且他又接到消息,听说无涯门还有余孽活着,如果让这余孽找上丽娘,告诉丽娘当年无涯门之事,待到那时……傅伦之死便是想瞒也瞒不住了。

    丽娘要是知道他囚禁傅伦多年,最后还间接害死了傅伦,她一定会杀了他吧?

    “好久不见,你似乎是越活越胆小了。”神王鬼魅的出现在神龙殿里,神龙殿所有人皆像中邪一样,双眼无神的站着一动不动。

    萧衍看向面前这名银发如雪的紫袍女子,女子依然拥有一张年轻美丽的脸庞,岁月不曾在她脸上留下一丝痕迹。

    可是,她还是头发都白了,可见那个药还是有缺陷的。

    就像傅伦服用了那种药,虽然他容颜依然年轻,可身体却一日比一日弱,人也越来越糊涂,这些年来,傅伦更几乎都快把他唯一的儿子给忘了。

    这也是他为何任由自己衰老,也不敢服食那种神药的原因,他怕自己变成神王这样茹毛饮血之人,也怕变成傅伦那样身体孱弱之人。

    更怕的是……服用药后,会被药物折磨的当场毒发身亡。

    “你当年还是太冲动了,若是无涯门没被灭,说不定……我这头发也有望再变黑呢!”神王涂着蔻丹的长指甲,挑起她身前垂的一缕银发,眼中满是遗憾。

    萧衍眉头一皱问道:“你忽然来找我做什么?”

    神王放下了怜惜她这头银发的手,抬眸看向萧衍,红唇勾起一抹魔魅的笑弧道:“也没什么事,就是听说傅伦死了,我来看看你。还有就是,御龙氏的颜师出现了,他似乎与东陵公子有关,我怀疑,这位来历神秘的东陵公子,很可能就是御龙氏的公子。”

    “颜师?那个能炼出龙血丹的颜师?”萧衍激动的站起身,举步走下了丹陛,来到神王面前,神情尤为激动道:“你告诉我,那名颜师如今身在何处?”

    神王眸光含笑望着萧衍,抬袖轻拂开他的手,微勾唇道:“东陵公子身边的那名蓝衣温雅的男子,不正是颜师一脉的人吗?”

    “什么?你是说那个颜冰……他便是颜师一脉的人?”萧衍怎么也没想到,他认为无关紧要的人,居然一下子……成为了他能不能长生不老的至关重要的人物。

    可是颜冰已经离开建康城了,他现在到哪里去找他?

    “吾儿不乖,之前派人去拦截颜师,虽是全军覆没也没拦住他,可是……”神王笑看萧衍一眼,便转身向外走去道:“颜师所去的方向为永宁郡,听闻萧南屏和商海若陪老威王去永宁郡访友,或许,颜师会在永宁郡稍顿几日吧。”

    “永宁郡?”萧衍眼皮下垂的老眼一眯,眼中闪过一抹阴冷算计之色。随之,便唤人进来,吩咐人去永宁郡请那位颜公子进宫面圣。

    只要傅华歆和北冥倾绝还在建康城里,他就不怕萧南屏不交出颜师来。

    只要见了颜师,他就有办法让颜师为他炼出一炉龙血丹。

    这样,他也就能恢复青春了。

    也只有这样,他与丽娘的年龄差距才能拉近一点,他也就不会面对丽娘时,总是那么苦涩无力了。

    ------题外话------

    长生不老药,效果怎么样?大兵说:谁吃谁知道!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