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一百九十二章 饭桌上的审问
    永宁郡,南府。

    傅华歆一来到南府就嚷着要见商海若,北冥倾绝则是直接把他带去见爹了。

    傅华歆进门后,就看到他亲娘在给一个男人喂药,这个男人还长的……不用多说了,他都明白了,雅岚不是让他来揍人的,而是要告诉他,他亲娘要改嫁了。

    “歆儿?你怎么来了?”丽水夫人惊愕的看着忽然出现的儿子,她神色因为紧张而有些不自然。因为,她在想要如何与儿子说,说他死去多年的爹,忽然又复活了。

    在傅华歆眼里,他亲娘这就是心虚了。唉!他叹口气走过去,面对这个被他吓得快哭了的柔弱男子,他深吸一口气,微笑喊了声:“叔叔……啊!娘你干什么啊!”

    丽水夫人怒瞪着这个不孝子,她要不是怕可惜了这碗药,她就直接拿这碗药泼醒这个混蛋小子。

    北冥倾绝忙提剑走了进来,不明所以道:“二伯母,您这是……”

    “你问问这不孝子刚才是怎么称呼他爹的!”丽水夫人都快被这混蛋儿子气死了,她含辛茹苦把他养大,他就这样看待她这个母亲吗?居然还怀疑她对他父亲不忠要改嫁?混账东西!

    “什什什……么我……我爹?他不是死了吗?”傅华歆瞪大眼睛伸手指着那个柔弱的男子,怎么都不敢相信,这个人是他威武霸气的爹爹。

    还有,他爹不是战死沙场好多年了吗?怎么又忽然死而复生了啊?

    谁能告诉他,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北冥倾绝走过去,嫌弃的看他一眼,伸手指向受惊的傅伦,直接说道:“这就是你父亲,是南屏把他救回来的。之前之所以一直瞒着你……等会儿再和你解释。”

    傅华歆的脑子里还是乱哄哄的,可在他亲娘的怒瞪下,他还是瞬间怂怂的挪过去,笑喊了声:“爹……”

    嘶!这怎么就感觉如此之怪呢?

    傅伦的记忆基本都恢复了,可他的精神状态要完全恢复正常,至少也要个一年半载的好好静养。所以,面对这个一出场很吓人的儿子时,他还是有些控制不住的想与之保持距离。

    丽水夫人一见傅伦对他们儿子如此戒备,她气的又哭又笑道:“有你们这样的父子吗?儿子见了爹不识,爹见了儿子不认,你们……你们气死我算了。”

    “丽娘……”

    “娘……”

    傅伦和傅华歆紧张的张口刚唤一声丽水夫人,他们父子俩便愣住了,转头彼此相视一眼,父子俩都有些别扭的笑了。

    北冥倾绝转身走了,背影有些黯然失落。其实,他也想有奇迹发生,他也想他父母能死而复生。

    可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二伯父是被人从战场上救走的,当年根本就没死,所以如今才能回来一家团聚。

    可他父母是他亲眼看着装棺入殓的,是绝没有可能会起死回生的……

    “雅岚,怎么样了?季沈是不是挨揍了?”萧南屏笑着走过去抱住他,却慢慢的发现他很不开心。不!他是很难过,他的眼眶都红了。

    北冥倾绝抬手拥她入怀,低头埋在她肩窝里,整个人都充满了哀伤。

    他,只是想爹娘了。

    萧南屏抬手轻轻的拍抚他后背,想要抚平他的哀伤,可是……她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是哀伤,又该去怎么安慰他呢?

    “屏儿,我都不记得他们……很模糊,记不清了。”北冥倾绝抱着她低头垂着眸子,或许,连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想说什么吧?

    “没事的,回头我们去找祖父,祖父来说,我来为爹娘绘像,你看看他们,就能想起他们长什么模样了。”萧南屏从来都没过父母,所以她不知道孩子失去父母会怎样的难过伤心。那怕如今她认了御龙紫极和绮里拂青,可心里对他们也没有多亲,更不可能有那种血脉相连的亲切感觉。

    她能做的,只是减轻那对被命运捉弄的父母的罪恶感罢了。

    至于别的?不是她不想给予他们亲情,而是她根本就不曾体会过那种亲情的感觉。

    商海若在一旁看着,她觉得萧南屏的眼神很迷茫,似乎在找寻什么东西,可她又弄不清楚自己到底要找的是什么。

    这样的萧南屏,她已经见到过很多次了。

    可她却不知道,她到底在为什么迷茫,又在寻找什么东西?

    “萧、南、屏!”傅华歆这个总爱破坏气氛的人又来了,怒气冲冲的挥袖便要一掌拍死这个小妖女。

    北冥倾绝抱着萧南屏转一圈,挥袖抬手与傅华歆对了一掌,他没敢多用功力,只用了三成击退傅华歆而已。

    萧南屏一见傅华歆满身杀气的怒瞪着她,她双手立马紧搂住北冥倾绝的腰,埋头在他怀里假哭道:“呜呜呜……你手足要灭我这件衣服,你说怎么办吧?”

    北冥倾绝头又疼了,他一手握剑搂着她,转头看向满身怒火滔天的傅华歆,他叹口气道:“南屏就是怕你过于冲动,才会在二伯父解毒之前,对你隐瞒了这些事。你若不信我的话,你可以与阏辰私下好好谈谈。”

    商海若走过去拉住傅华歆的手臂,说道:“季,若不是南屏求了太子殿下,我们根本上不了汤山行宫,更不可能在行宫失火时,再趁乱把爹救出了。还有,爹是南屏背回来的,她那么瘦弱,背着爹走了那么远的路,没功劳也有苦劳吧?”

    傅华歆也就有点气他们合伙瞒着他,如此重要之事,弄得他又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还有,这小妖女冒充雅岚的笔迹还骗他,他也是当时看到密函内容气疯了,才会一时间没分辨出那笔迹的真假来。

    萧南屏躲在北冥倾绝温暖的怀抱里,她一只小手挠着他喉结,苦着脸小声说:“你看到了吧?就为这点小事,他就想拍死我。你说接下来的事,还敢让他知道吗?”

    北冥倾绝抓住她作乱的小手,握在手里捏了捏,细腻柔滑,忍不住想咬一口……

    “哎,这是胡闹的时候吗?”萧南屏这会儿又假正经起来了,小粉拳捶他胸口一下,她先受不了的鸡皮疙瘩顿起了。果然,这种撒娇不适合她,她只适合撩美人。

    北冥倾绝倒是被她挠痒似的一拳轻轻捶的心中火热一片,低头望着她耳后的粉颈,怎么就觉得这么馋呢?

    傅华歆有点受不了他们这两个妖孽了,他抱起他媳妇儿,便阔步离开了。

    这次分开可有点久,他可是很想很想阏辰的,现在就想和她抱抱亲亲滚一滚。

    萧南屏冲商海若挥挥手,希望商海若的爱,能压得住傅华歆的怒火吧!

    商海若心里一点把握都没有,她就知道南屏给她的惊喜,到最后往往都会成了惊吓。

    萧南屏还是不放心,只能拉着北冥倾绝跟上去。她想到时商海若的温柔劝说要是不管用,就直接让北冥倾绝用武力制住傅华歆好了。

    总之,要先让傅华歆冷静下来,他们才能进行下边的计划。

    商海若和傅华歆在房间里谈了很久,从最初的安静,到后头忽然一人破门而出。

    北冥倾绝本来是在墙头上站着的,一见傅华歆杀气暴戾的破门飞出去,他便更快速的闪身拦住了他,赤手空拳与他对了数招,还被他乱打击中胸膛一拳,好在最后还是把人给制住了。

    萧南屏拿着重溟剑飞身下去,伸手点了傅华歆的穴道,抬手就想给他一巴掌让他冷静冷静,可最后还是没下手,而是转身去为北冥倾绝揉了揉胸膛。下手没轻没重的,也不知道会不会已有淤青了?

    “我没事。”北冥倾绝握住她柔若无骨的小手,眸光温柔的对她浅浅一笑,不希望她因担心他,而伤心难过。

    商海若跑出来,第一次发火打了傅华歆,望着他双眼泛红道:“你到底知不知道爹娘要的是什么?不是让你去给他们报仇,而是想珍惜这份失而复得的全家团圆!”

    傅华歆被商海若打了一巴掌后,他也逐渐冷静下来了。可看向萧南屏的眼神,依然是很复杂,不知是该感谢她,还是该因萧氏皇族而恨她。

    萧南屏被他这种眼神盯的头皮发麻,她忙靠进北冥倾绝怀里,看着他皱眉道:“你可别这么看着我,我虽然还叫萧南屏,那只是因为我身份不好公告天下。可你应该清楚,我原名叫御龙屏,和如今的萧氏皇族没有任何关系。至于一直瞒着你的原因,的确是因为萧世缵,毕竟他对我……我是不想看到你们有一日会刀剑相向的。你说我有私心就有私心,反正他是我认定的哥哥,我不可能看着他有危险而不去救。”

    傅华歆并没有被点哑穴,当萧南屏说完这些话后,他便是怒红眼一笑,看着她嗓音嘶哑道:“你要顾及你的太子哥哥,就要让我放弃萧衍毒害我父亲之仇不报吗?萧南屏,你的确是很自私!”

    “住口!”商海若双眼怒红瞪着他说道:“你怎么能这样说她?去年雅岚杀竹柏影那夜你可是也在的,你难道忘记竹柏影曾对南屏做过什么了吗?她根本就和我们不一样,只因她有太多的不懂,她需要我们帮她懂得何为亲情、友情、爱情,甚至是在乎与悲伤!”

    “阏辰……”萧南屏目光不安的望向商海若,她以为她隐藏的很好,可是……还是被心细如发的她发现了吗?

    她是感情很贫瘠,她缺乏七情六欲中的很多情绪。

    可是……她也没办法,感情和感觉不是书籍,她无法随便找找看看就能什么都学会了。

    “我们去厨房看看,祖父都想你做的清淡小菜了。”北冥倾绝温柔的对她说,一手搂着她的腰,带着她向院外走去。

    萧南屏走至月亮门,她回头看着傅华歆说了句:“对不起,我好像又做错事了。”

    北冥倾绝望着她这样很心疼,紧搂着她,带她离开了这里,路上还温柔与她笑说:“祖父说是吃清淡小菜,其实还是要有菜有肉。你要让祖父吃全素,那得太阳从北边出来。”

    “那就做菜心鸡汤,应该会很好喝的……”萧南屏有北冥倾绝陪着,并不会像以前在做错事后,就把自己关房间里去努力思考,然后去一次又次改变学习。

    “你或许也可以做些菘菜肉包,祖父爱吃这个,上回一口气吃了五个,可把严叔吓坏了,就怕祖父会撑坏肚子。”北冥倾绝抬手为她扶好发簪,这对玉簪还是婚前送她,婚后可还没送过她什么有意义的礼物呢。

    “冬天到了,野菜都没有了。”萧南屏看着庭院枯枝树木的萧条,她皱着眉头,忽然不喜欢冬天,冬天很冷,她不喜欢那种冰冷的感觉了。

    商海若手扶着月亮门,望着他们夫妻真的走远了,她才转身走回去为傅华歆解了穴道,解完穴,便不理人的自己走回了房间。

    傅华歆忙跟着追进房间,低着头认错道:“对不起,我不该那样和南屏说话,是我不对,我不该……阏辰,我知道我这次过分了,她帮我救回了父亲,我没说一句谢谢,却还对她……”

    “你如果真知道错了,那就听爹娘的话,看在南屏的面子上,也看在萧世缵曾帮过我们不少,并没有对不起我们的份上,就放过萧衍这一回吧。”商海若回身望着他,愁眉紧锁道。

    傅华歆垂眸轻点了下头,他可以放过萧衍这一次,可如若再有下次,萧衍再敢伤害他在乎的人,无论是谁的面子,他都不会再给了。

    商海若是不敢全信他的,就算他现在答应的再好,回头说不定还会跑去进宫行刺。

    所以,他得继续病着,直到他们离开建康城。

    ……

    晚饭时,一家人围桌而坐。

    傅伦也下了床,挨着丽水夫人坐,看到萧南屏给他盛汤,他苍白的脸庞上竟然是一红,小声的道了声谢。

    傅华歆见他老爹这般尴尬的模样,他便把目光投向萧南屏,眯眸问了句:“你对我爹做过什么?”

    这个小妖女救他爹的时候,该不会做过什么坏事吧?

    萧南屏最后给自己盛了碗汤,放下汤碗在桌上,她心虚的咳了声道:“这个事吧,不太能说。”

    “嗯?”傅华歆和北冥倾绝很是心有灵犀,皆看着她是一眯眸,总觉得她隐瞒的事,是件很大的事情。

    商海若也红了耳朵尖,低下头喝汤降低存在感。这事的确不好说,总不能说他们三个曾被逼无奈的同床共枕了一夜吧?

    这话吧!好说不好听,还容易引发家庭血案。

    老威王也觉得傅伦和这两个丫头有事瞒着大家,可他们间到底又能有什么不能说的秘密呢?

    “子瑜,南屏丫头是不是之前和你开玩笑了?这丫头吧!顽劣的很,你别和她计较,也不必在意她的那些玩笑话。”丽水夫人了解萧南屏的秉性,人不坏,就是小孩子贪玩。

    “嗯,我没计较,就是个玩笑。”傅伦低着头,想起自己居然和……唉!真是荒唐。

    傅华歆还是决定不要放过萧南屏,所以,他盯着萧南屏看,逼视着她喝问一声:“说!你对我爹做过什么好事?哦,我知道,我爹长得不错,你在没清楚他身份之前,是不是贪花好色调戏他老人家了?”

    “咳咳……”傅伦被他儿子的话吓到了,儿子怎么这么聪明,这样也能猜得出来?

    傅华歆一看他爹这反应,他便是拿筷子一敲桌子,对萧南屏进行审问道:“你说,你都怎么调戏我爹的?”

    萧南屏一见大家看她的眼神如此的诡异,她便是故作镇定的翻个白眼道:“那夜阏辰也在,我敢任性胡来,她也得……容许我胡来啊。”

    众人又把目光齐齐看向商海若,对于商海若的人品,他们是都信得过的,有她在,的确不可能任由着萧南屏胡来。

    傅伦很想告诉大家,当时萧南屏邪恶逼供他的时候,就是商海若在给她看门放风。

    商海若低头不想面对任何人的信任目光,特别是她公爹的幽怨目光。唉!她人生做的最错的一件事,就是不该帮南屏干看门放风的事。

    “还吃不吃了?冬天这么冷,饭菜放一会儿可就凉了。”萧南屏说这话时,她都没敢看身边的大醋坛子。完了,谁都信了她的鬼话,就是她亲爱的夫君大人不信啊!

    唉!摊上一个太了解自己的夫君,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一顿饭,就老威王吃的还算好,人年纪大了,许多事都懒得深思了。

    哪像他们这些年轻人,心眼儿就跟那藕孔一样多。

    丽水夫人决定回房审问傅伦,好好问问他,他是不是被南屏丫头调戏过。还有,他们那夜到底是怎么睡的。

    傅伦有些害怕,他想今夜要不要和儿子一起睡,促进一下父子感情?

    傅华歆一心都在商海若身上,哪有空和他爹一起睡谈谈心啊?

    所以,晚饭吃罢,各回各房睡觉,有两个人就惨了。

    萧南屏抵死不招,任由北冥倾绝怎么威胁色诱都没有,那怕在夫妻之事上中间骤然止戈停战,她也还是死撑着不说,只因说了会死的更惨啊!

    另一个人是傅伦,傅伦本来就是个直肠子的武将,这些年说是给关傻了都不为过。

    当丽水夫人逼问他太严厉时,他就什么都招了。

    丽水夫人听了傅伦的供词,她也总算明白南屏丫头的良苦用心了。

    当时那种情况,分开睡的确很危险,也真难为她和阏辰两个姑娘家……要与一个陌生男人同床共枕一夜了。

    傅伦很想说,萧南屏挨着他睡那夜,他一宿没合眼,她倒是睡的最熟,一点男女之别都没有。

    商海若倒是睡的很轻,他轻微翻个身,商海若都会醒,可见这个儿媳妇的脸皮,是没有那个南屏丫头厚的……

    ------题外话------

    评论区好冷清,冒泡给你奖励啊?(?ˊ?ˋ?)?(?ˊ?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