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龙猿吞天诀 > 第一百四十九章 会战
    天色渐渐明亮,太阳虽突破大地的束缚,却被浓雾所遮。

    山风凛冽,空气中似乎有种肃杀的氛围。

    “看来真的是不妙了。”

    得知各宗脉让一部分弟子迁徙,回到养魂峰的纪凡,没见到几个小的,也不知道史静这些新进弟子,有没有被师尊师娘送走。

    在玄阴山脉各处种下瞳力印记,纪凡发现,山脉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各宗修士突然少了下来。

    此时的纪凡,甚至有些感觉,或许他的担心,不免有些多余,作为一名通玄初阶修士,他也只是这偌大棋盘上的一颗棋子而已。

    “不论是宗门的长辈,还是外宗的那些强者,都不是心思寻常之辈!”站在养魂峰顶,纪凡已经没有了急迫感,而是叹了口气。

    放出千钧山背在身上,纪凡显得有些无力,心中涌现怀疑之后,他不知道该为自己而战,还是沦为士卒炮灰。

    暗叹自己天真的纪凡,向着西方纵掠而下,他想要去玄阴台上一看究竟。

    山林中的古树,被风吹得摇晃,枝叶哗哗作响,纪凡背山的身形,辗转纵掠,不多时已经来到了玄阴台上。

    “人好少,正道宗门的弟子,看来多是撤走了!”背着千钧峰在玄阴台边上现身的纪凡,看到的多是玄阴宗弟子。

    血罗峰对通妖峰的一战,可谓是宗脉的最后一战,但与前几场相比,人却像突然间走了个干净。

    玄阴台剩下的人,显得很是沉默,完全没有观看宗脉团战的氛围,而血罗峰一脉苗寒的紧张,似乎也不是因为宗脉团战。

    “本以为能看到十魔道大比的,不过现在看来,这场玄阴宗的宗脉大比都不用进行了,严玄,昨日若不是纪凡果断认输,你是不是要借着大比的机会,让苗家小子催动冰古珠?”万剑宗的白发男子,看了看玄阴宗一众尊长的凝重之色,笑着对鹤发黑须的玄阴宗主问道。

    对于万剑宗白发男子的说法,纪凡表面上木无表情,心中却暗暗一震。

    这一刻,纪凡觉得什么宗门大比,十魔道榜的荣耀,不过是哄骗他这种无知弟子的说词罢了。

    之前两场宗脉团战的努力,只会让纪凡恨自己可笑。

    “小凡……”

    眼看着纪凡在玄阴台边上向后退,远处的素裙少妇察觉到了他的情绪波动。

    “玄阴宗只想迁徙,既然宗门大比没法继续了,我们离开玄阴山脉。”严玄像是要给正魔两道一个交代,叹息着言语道。

    “不能退,严玄,你们玄阴宗可还认十魔道令,十魔道同气连根,要一同进退。”一名鸠目中年汉子,取出了一块黑黢黢的令牌。

    纪凡虽看得不太清楚,却能感受到,令牌好似古物,上面刻画了十个模糊的上古大魔。

    不知道是因为凌罡宗中年汉子的说法,还是十魔道令,这一刻,鹤发黑须的严玄老道动摇了。

    “没什么好怕的,这些正道宗门自负侠义,却是善者不来,说起来苍峦州也是很长时间,没有开启正魔大战了。”一名阴恻恻的老者,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玄阴台上,眸子中的魂光,让人暗暗发寒。

    “也该做一个了断了,多玄阴宗一支不多,你们十魔道暗地里勾结寒天宗与流放部族,再放任下去,怕是你们就要打开遮天通道了。”万剑宗的白发男子,冷冷笑语道。

    “这苍峦州的天,也该变一变了。”

    阴恻恻的老者身形佝偻,站在玄阴台上带给人极为深邃之感,仿佛要将别人的灵魂吸进去。

    “是吗?”

    青虚宗的半边树皮脸老者,笑着转身离开了玄阴台。

    随着老者走动,越来越强盛的灵力,渐渐的,如汪洋一般慢慢汹涌了起来。

    “隆~~~”

    青色灵力如滚滚狼烟,直冲霄汉,汹涌澎湃的灵力像是汪洋一般在起伏,所有修士都不能接近,机傀峰带着铁面具的勾沧直面其涛,瞬间被震成了齑粉。

    “轰~~~”

    就在纪凡承压,面色大变之际,万剑宗白发男子所释放的剑意,璀璨灵光也冲天而起,贯通了天地。

    背着千钧山的纪凡,身体不可谓不重,可是在白发男子身体所透出冲天剑柱,呜呼的剑力压迫面前,他却如浮萍一般,被剑力大浪直接掀飞了出去。

    “正魔两道开战了,而且还被卷入了其中!”纪凡身形所透出的坚韧金色光华,也被细小的剑气划出一道道碎纹。

    银河般倒冲的滔天剑压,让茫茫的天地间,处都都充斥着刺目的光亮。

    玄阴宗的一些弟子,纷纷退开玄阴台,没有人敢在峰基上停留。

    之前青虚宗半边脸化为树皮的老者,以及万剑宗的白发男子还好好的,可是此时所爆发出的灵威与气势,却让整片天地都在颤栗,浓郁的雾气,刹那间被撕得一丝不剩。

    直到这一刻,纪凡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强者。

    之前在玄阴台上发挥,纪凡为自己的战力沾沾自喜过,可这时他却意识到,自身的实力,根本没有资格站在强者的面前。

    磅礴剑压之中,纪凡好不容易稳住身形,身上已是道道剑痕,就连师娘所赐的宝衣,也泛出了好几个口子。

    “这还不是直面其锋,否则我比勾沧好不了多少!”看着万剑宗的白发男子,以及青虚宗半边树皮脸老者,脚踏虚空带着正道宗门之人离开了玄阴台,纪凡心脏在剧烈的跳动。

    “怎么,池傲天,怕了?”

    玄阴台中佝偻身形的灰袍老者,桀桀对鸠目中年汉子笑道。

    “用不着担心,蔺剑锋和煊虚,我同仇厉老鬼,会将他们拦下来的,你们只需对付底下那些人就好。”磅礴墨云在玄阴台远方的天空显现,从下方看,就犹如一张恐怖而巨大的人脸。

    “不行,得走!”

    就在纪凡暗暗打起退堂鼓,看向穆怀晟和宁安媛,不希望两位尊长涉入正魔大战之际,玄阴山脉的北方,大地已经开始震颤。

    “咚!咚!咚~~~”

    纪凡能够看到玄阴台的抖动,一袭袭黑影在北方出现,远远看着就如同小山。

    巨大的影子,逐渐接近的过程中,潮汐般一行行妖环,释放出浩瀚的妖气,蕴含暴戾气息的妖气熏天赫地。

    纪凡咽了口唾液,被巨大影子震慑得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没过多长时间,纪凡看清了,那一只只巨大的影子,是一种像犀兽的大妖。

    “战争雷犀!”

    严玄老道脸上露出惊色,对于提前往北方迁徙的各宗脉弟子,已然有了些不好的预感。

    一头头巨犀通体深紫,看上去犹如浑身都是由最为坚硬的精铁所铸一般,肌肤纹理就像是先天古文,炽热而苍劲的雷电光泽在其身体表面流动,仿佛走来的过程中,就可以爆发出毁天灭地的力量。

    战争雷犀头部生角,布满着晦涩而复杂的纹路,面孔极为的狰狞,口中的利齿比起宝光还慎人,一股古老而强大的味道,从其小山般的身形散发出来。

    面对一头头战争雷犀,一步步踏出轰鸣地震而来,一些实力不济的十魔道弟子,不免脸色泛白,脚跟也在地动山摇中打着哆嗦。

    纪凡平时没什么表情的面色,也是变得很难看,他甚至发现了一头头战争雷犀上面的蛮人部族。

    足足十五头战争雷犀,在玄阴山脉北方,形成了合围的态势,上面一堆堆的蛮人部落,带给纪凡茹毛饮血之感。

    “这些恐怖的妖兽,难道是雪岭高原被流放部落所养的吗?”纪凡通过万剑宗白发男子的说法,有所意识,雪岭高原的寒天宗和流放部落,似乎与魔道一方有染。

    之前万剑宗的白发男子,以及青虚宗的半边脸化为树皮老者,刚刚释放出恐怖的灵压气势,这边的妖力与妖气,就震动了天地,纪凡不确定,如此是不是一种回应。

    十五头战争雷犀,并没有接近玄阴台,而是在玄阴山脉的北方停下了,似乎拉开了阵势。

    十魔道与苍峦州各大魔宗的修士,竟黑压压的涌上了战争雷犀阵线,化为了随时会展开冲锋的潮汐。

    纪凡是头一次看到这种场面,如果是王朝军队拉开阵势一战,他倒不会意外,可这由各大宗门魔道修士所组成的修士大军,却实在是太让他震撼了。

    “这就是正魔大战吗?”

    据纪凡所知,正魔大战一旦开启,将会是非常漫长的较量,使得修炼界到处充满着厮杀,眼下的恐怖声势,恐怕才是双方的第一回合会战。

    “玄阴宗弟子听令,屠尽正道宗门的修士,后退者死。”严玄老道的话,仿佛在牙缝中呲出来的一样。

    其实不用严玄老道说,纪凡也能感受到,接下来玄阴山脉将会有一场血战,这个时候若是怯战,不要说难以在正道修士的手中活下来,就是面对各大魔宗之中掀起大战的老怪物,也会被立刻毙掉。

    “啊~~~”

    苗寒几人在嗓子眼中嘶吼出声,显露了没有退路只能上前的态度。

    纪凡脸上露出狠色,心中却后悔,自己太过稚嫩了,竟妄想凭借所积累的战力,面对变故改变什么。

    “冲上去或许会死掉的!”

    纪凡强压心中的恐惧,咬牙向着玄阴台的南方踏前一步。

    现在的纪凡,只能将微弱的希望,抱在混乱的局面上,这样他或许还能有脱身的机会。

    “小凡……”

    素裙少妇闪身到纪凡身边,却被他一脸狠色躲了开来。

    纪凡不想这么对待师娘,但眼下情势如此危机,他必须要这么做。

    此时的纪凡已经能想到,师尊师娘若是为了庇护他,二人很可能会战死在玄阴山脉。

    人越多越强,被正道宗门强者盯上的可能性就越大,面对诸如万剑宗白发男子那样恐怖的强者,纪凡没信心能走过一个照面。

    躲开了素裙少妇,纪凡并没有离得太远,他想要自己找机会策应,将两位尊长在这场血战中带走。

    “一旦开战的话,选择坚持就死定了。”不同于一般的修士,纪凡还有些在乱战中逃跑的底牌,所以他想要躲过这一劫。

    “在这样的正魔两道会战中,任凭再强,也是支撑不了太久的,杀的人多了,自然会被敌方更强的人盯上,另外也得提防魔道和一些心思深沉的强者。”纪凡此时已经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纪凡想逃之夭夭,可是在魔道几个盖世凶孽老怪物的监视之下,此时却不敢有不轨的举动,害怕被看出来死无葬身之地。

    “呜~~~”

    令人心悸的气息,在玄阴山脉南方涌动,五颜六色数之不清的宝光出现,几乎将一方天际都占据了。

    “嗡!嗡!嗡~~~”

    一旋旋巨大的剑轮升起,与耀日争辉,似乎随时都会催发出碎裂河山之威。

    “隆~~~”

    水桶粗的古藤,从玄阴台南方的地下拔起,犹如藤界降临,很快就让浩瀚的大地改变了面貌。

    “嘭!嘭!嘭!”

    一具具尸棺在藤界中出现,随着尸棺打开,显出了其中长着獠牙的黄息夜叉。

    藤界的后方外围,一根根晶柱,就好像被人用大能催发而起,拔地参天,上面流转的剑纹光华刺眼,蕴含着极强的剑力。

    “那些黄息夜叉,似乎是由精铜液所蕴养的,被灌以修士的元神,一只就堪比金丹期的实力!”素裙少妇缓解了纪凡躲开的失落情绪,小声言语道。

    “这可真是要命了,不要说是黄息夜叉,就是天空中如蚊蝇般正道修士的宝光射击,多挨几道都得跪下,更不要说被威能强大的攻击扫到了!”纪凡的心脏,被人攥紧了一样,感觉在如此恐怖的压力面前,呼吸也开始变得困难。

    不只是纪凡,面对正魔大战,就连玄阴宗的各峰尊长,也是显得无比紧张,人人都得拼命生存。

    “隆!隆!隆~~~”

    北方的一头头战争雷犀上,被流放的部落蛮人,已经敲起了蛮鼓,就连战争号角也被呜呜吹响。

    看到魔道修士潮水般,同蛮人一起压了上来,但战争雷犀却没动,纪凡意识到,在这股洪流面前,第一次的冲锋到来了。

    “看好你师娘的举动,一有机会不要犹豫。”穆怀晟的魂语,适时在纪凡脑海中响起,让他的压力反而更大。

    若是纪凡想自己逃,他就不会从碎荒山脉回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