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龙猿吞天诀 > 第一百七十八章 龙猿血力
    “嗤~~~”

    石室之中,纪珠一身气韵蒸腾,随着纪凡右手五指所透出的精丝,从她的体内退出,甚至拉出了融化般的光华。

    一口逆息没有忍住,纪珠嘴角逐渐印下黑血。

    “经脉中的气息运行,得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平稳,用不着操之过急,珠姐你也别起身了。”纪凡算是对纪珠告别道。

    “万事小心。”

    纪珠缓缓睁开一双眸子,此时她意识到,纪凡这个弟弟,现如今已经绝非寻常。

    纪凡难得露出了笑容,心里却有着感叹,从石屋中走了出去。

    尽管纪凡现在的实力,在破晓境修士之中已算是出类拔萃,但亲人的含义,对他来说反而更加渴望了。

    从小孤苦的纪凡,是多么想能有亲情的关爱,有一个能让他放下重担的家。

    “得走了!”

    站在小院中,纪凡稍稍转身看了看,旋即放出了飞舟。

    “呼~~~”

    纵身舟上的纪凡,一手隐晦结出御宝诀,很快就向城北的方向飞去。

    “仙师……”

    北祭城中的一些平民,发现天空中有人御宝飞行,不免有着敬畏与感慨。

    “现在我也能飞得很好了!”

    纪凡很享受飞行与纵掠的自由感觉,即便到了现在,依旧有种畅快的美妙感。

    如果有修士知道,纪凡想不停的纵掠,不停的飞,恐怕都要认为他是个怪人。

    处于飞舟之上,纪凡能清晰看到,葬灵山脉所弥漫的血色瘴气。

    “看来葬灵山脉,并不只是存在石葫芦那么简单呢!”纪凡能察觉到,葬灵山脉的血色瘴气有发散的趋势。

    在纪府的三个月之中,纪珠倒是同纪凡提起过,灾劫过后葬灵山脉的血瘴又出现了。

    “尽管还不是很明显,但血瘴确实不再仅限于一方山脉了,看这个情况,已经开始缓慢的往出涌。”纪凡御宝朝葬灵山脉飞去的同时,回头看了一眼距离并不是太远的北祭城。

    在纪凡看来,若是葬灵山脉的血瘴发散不能停下,北祭城的老百姓,再用不了半年就会遭殃。

    “灾劫刚结束的时候,确实没有了血瘴,何以又出现了?”纪凡心中有些疑影,但现在还不能确定。

    至少葬灵山脉血瘴带给纪凡的感觉,还同葬古纪元时的血色劫云和血雷不一样。

    “进去。”

    纪凡非但没有放出护体灵元,更是没有屏住呼吸,稍稍犹豫过后,已经驾驭飞舟向葬灵山脉深入。

    浓郁的血瘴,一经被纪凡吸入体内,他就感觉到了气血沸腾,就连意识也受到了影响,好似血瘴带着一种凶戾之气。

    “果然如此!”

    纪凡好像隐隐听到了,呜咽沧桑的悲吼。

    小时候纪凡服食过迷识丹,其中有着炼魂草和烈血果的成分,这两种灵药就出自于葬灵山脉,最为霸道的还要数元血丹,其中一种配药血灵草,当时陈耕年得来颇为不易。

    “呼~~~”

    确认了一些情况的纪凡,驾驭飞舟很快来到了葬灵山脉的一圆渊洞附近。

    “应该就是这里了。”

    从飞舟跃下的纪凡,对于葬灵山脉还算了解。

    葬古灾劫的时候,石葫芦就是在此处出世的,葬灵山脉现在的这一方渊洞,固然有石葫芦出世所崩的关系,但也有着星柱狂雷,要将葫芦环永沉所造成的破坏。

    浓郁的血瘴,腥味极为烈,吸入一口就被呛得喘不过气。

    气血沸腾的纪凡,胸腔就像是要炸了,不得不屏息向极为巨大的渊洞接近。

    “眼下的葬灵山脉,寻常修士已经无法接近了。”纪凡尽管有所估计,却依旧很是谨慎。

    越往渊洞接近,视线和感知都受到了影响,收了飞舟之后,纪凡也是没有任何的动静。

    “咕噜!咕噜~~~”

    足足数百丈的渊洞,就像一个巨大的地池,即便还没有看到,纪凡却听到了冒泡的声音。

    以前纪凡从陈耕年口中,听到过葬灵山脉有地火泉的说法,但他没有真正见过。

    在北祭城中,关于葬灵山脉的传说太多了,有人说这里是圣山,也有人认为葬灵山脉是魔鬼之地,这里究竟埋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很难有人说得清。

    “葬古灾劫刚结束的时候,血瘴的消失,会不会是被灾劫压制了下去。”纪凡更多是用自己能确定的情况推测。

    在纪凡想来,现在血瘴之所以又出现,并且散发失控,肯定是有原因的。

    “早前或许是因为石葫芦的压制,也可能是葬古灾劫的破坏所致,使得血瘴出现了变化。”纪凡在心中暗暗想道。

    到了渊洞的边上,纪凡终于模糊看到,渊洞就好像一个巨大的血池,翻涌出浓郁的血瘴气泡,仿佛蕴含着炽烈的热量。

    因为之前葫芦环是被纪凡意识,从渊洞底部召出的,他非常确定,灾劫刚结束之时,渊洞不是这样的。

    “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就有这样的变化!”纪凡感受着血池和周围,似乎是怀了什么心思。

    好一会儿之后,纪凡才从千钧戒中放出一物。

    一颗手指能圈的不太规则圆形升阳藤种,外表也不光滑,如果只是看着,很不起眼,就像是一块根茎,可是入手却能感受到极为苍劲的生命力。

    纪凡一手拿着升阳藤种,一手结出修罗霸诀的手印,开始吸收升阳藤种的意志。

    “嗤~~~”

    升阳藤种的弑印,缓慢在纪凡右手掌心形成的过程中,弑印竟然还吸收了一些周围的血瘴。

    其实纪凡早就可以,利用修罗霸诀给升阳藤种下霸印,但他却没有这么做,一则是在吸收弑印之后会有危险,二则他也是在等待一个适合的环境。

    升阳藤虽是以地腐为食,但也不是什么力量,都能成为它的养分,纪凡之前不确定能找到何等催生升阳藤的环境,他需要在下霸印的同时,融合催生升阳藤环境的力量。

    “咯!咯!咯~~~”

    升阳藤种的弑印,在纪凡右手掌心刚刚烙实,就伴随着极为狂暴的血力,开始向他的肌肤表面生长散发藤纹。

    血色弑印藤纹,在纪凡一身肌肤上蔓延的很快,犹如活了一样,勒得他身体不断作响。

    “这弑印的力量真大,仅仅是一颗种子,配合上血瘴的狂暴意志,就已经超过以前的锈藤妖魍,以及青虚树人了!”纪凡一身龙猿树纹暗脉显现,灵宇散发的意志光华并不狂猛,反而柔和坚定。

    “古龙猿,你安息吧,我也算是你血脉的传承者……”纪凡用意志配合龙猿树纹暗脉开启的气息,对血色藤纹安抚着。

    尽管血色藤纹没有停下对纪凡的反噬,但弑印的力量与意志,似乎有所动乱。

    纪凡并没有体现强势的意志与力量,只是站在渊洞边上,默默承受弑印的反噬,不让自身的意志与肉身被弑印摧毁。

    纪凡猜测,当时所得的金属小葫芦,所显露的龙猿,很可能只是上古龙猿的元神,而葬灵山脉的血瘴一直不消失,石葫芦所压的,却是龙猿的一股不灭血力。

    “这古龙猿的血力,经过岁月洪流的洗礼,以及那么多金属小葫芦的吸收和镇压,应该已经非常弱了才对,之所以不湮灭,估计还是这血力蕴含着不甘的意志。”一想到那呜咽沧桑的悲吼,纪凡心中不免暗暗叹息。

    纪凡倒不是替古龙猿悲伤,而是觉得自己的前路难测。

    诸如远古龙猿这么恐怖的存在,都被灭葬了,纪凡直到现在,还只是一个通玄后期修士,单单是在乱世中,生存下去就颇为不容易了,同其他修士争夺一线之机的厮杀与争斗姑且不提,如果再遭到什么劫数,他甚至不确定还能不能渡过。

    “这葬古灾劫,在久远的岁月中,恐怕不只是这一次,否则有些古宝即便经历了上古的大战,也少会出现与古物品阶威能不相符的状况!”纪凡想到了崩碎的魔神战斧,以及他所感受过的一些古物。

    就包括这葬灵山脉的远古龙猿血力,纪凡都不敢想象,在漫长的所月中,遭受过多少次的打击。

    “现在的血瘴,就已经隐隐要消散了,固然威胁到了北祭城,但过些年再看,葬灵山脉的血瘴,估计也就彻底湮灭了!”纪凡忍耐着弑印的反噬,也算是给自己增强信心。

    让纪凡稍稍能松一口气的,还是血瘴所蕴含的意志,同升阳藤种的弑印意志是有排斥的,这使得弑印吸收血瘴的速度很缓慢,给了他适应的时间。

    纪凡要做的,更多是安抚血瘴所蕴含的各种负面意志,以免身处血瘴之中,出现什么意外。

    “如果这血瘴不是龙猿之力,换做其它的地方,一定会失控的。”纪凡闭着双眼,意志愈发的坚定,配合自身的龙猿树脉气息,开始向将升阳藤种和古龙猿的意志逼退。

    若是有外人在,就会发现纪凡眉心所散发的精光愈发深邃,肉身鼓胀的肌肉,已然在破开藤纹的缠卷。

    迟则生变,在万剑宗两名金丹期修士,找到纪府之后,已然让纪凡产生了危机意识。

    “轰~~~”

    直到纪凡将藤纹,逼迫到右手掌心的升阳藤种印记之时,随着他的灵力与意志骤然攻入弑印,感知就好像爆炸了,支离破碎一样。

    纪凡仿佛感受到了,远古时期一根根拔地参天,堪比大山粗的巨藤,从地底升起分裂河山。

    一头远古龙猿通体泛着龙纹光华,力量撼天斗地,纵横星空,威势不可匹敌……

    只不过这些感知,对于纪凡而言,太过遥远,太过模糊,太过残碎了。

    站在血渊边上的纪凡久久不动,可还是不能看破远古的秘辛。

    足足一个时辰之后,纪凡才打量有着不规则藤种的右手掌。

    烈阳与血色交融的霸印,是一副由藤纹所缠绕而成的龙猿图案,而凡古精光则是贪婪吸收烈阳与血色光华壮大。

    “这是先天霸印!”

    对于弑印的蜕变,纪凡双眼微睁有着兴奋之情。

    “呜~~~”

    待到霸印变得精光璀璨,纪凡这才将意志霸印散发回手中不规则的升阳藤种。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