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麻辣小军嫂 > 第二百四十一章 入魔
    寇溪见到如此失控的霍安,心里一阵感动。她没有听过霍安说过什么情话。她从未觉得他们两个人会拥有什么爱情,他们只不过跟所有这个年代的人一样,按部就班的生活着。最多,不过就是亲情罢了。

    寇溪捂着扑通扑通的胸口,她不知道到底是自己病了还是什么原因。她看着眼前的霍安,实在是对现在的心情很不习惯。她不懂自己是怎么了,想要跟他亲近亲近却又觉得很不好意思。身体上的各处伤口疼得她龇牙咧嘴,可心情却是美滋滋的。

    霍安连夜开着车送寇溪回家,车子刚在大门口停下。高大娘连衣服都没披上,就冲了出来。她头发凌乱,在闪电不停闪烁的雨夜里,她像极了传闻中的母夜叉。

    “找到了么?找到了牛牛了么?”她嘶声力竭,脸色苍白,整个人像是老了二十岁。

    “找到了!”寇溪安慰道:“他被大雨浇感冒了,高大哥带他在医院里打点滴呢。明天烧退了,就回家了。”

    高大娘神情古怪的站在那里,又哭又笑好像疯魔了一般。她嗓子眼里忽然发出一种古怪的声音来,那声音就像是农村里最会哭丧的妇女一般。声音尖锐且绵长,凄婉又绝望。在这样的深夜里,像极了厉鬼。

    寇溪吓得连忙跳进霍安的怀里面:“她不能是中邪了吧?”

    跟在高大娘身后陪着她的陈虹吓得雨伞把都拿不住了,扶着墙吓得双股战战。她颤着音带着哭腔,隔着老远问霍安:“大娘这是咋了?不会是黄皮子上身了吧?”

    高大娘又哭又笑之后,瞪着寇溪:“你骗我的是不是?我大孙子是不是死在医院了?还是掉河里了?你一个人回来了,他回不来了。你撒谎,撒谎!”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高大娘以为寇溪夫妻二人骗她。她心里头本就悲观绝望,以为牛牛失踪了这么久肯定是找不到了。

    “怎么办?”寇溪回头看着霍安:“要不然把大娘接上,送她去医院吧。老太太在家里头也不安生。”

    “大娘!”黑夜里众人看不清霍安的脸:“先进屋,换身衣服咱们去医院。再给牛牛带上两身干净的衣服,他身上都浇透了。”

    寇溪回屋用毛巾擦干身体,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随后就要去隔壁,被霍安堵在门口拉了回来。他手里拿着一个毛巾不由分说的放到寇溪的头发上,用力的摩擦着。

    霍安不是一个能言善辩的人,若是细心寇溪早就应该在生活琐碎的小事上意识到他的情谊。寇溪笑着握住霍安的手:“你也换身干净的衣服,穿着雨靴出去吧。顺便给高大哥带一身干净的衣服,他也冻坏了。”

    寇溪细心的带上家里的两个暖水瓶,顺手又切了七八片的姜片丢进去。一会儿霍安还要去处理那几个人贩子的事情, 那边几个战友还在等着他。寇溪给他们准备一点热姜水,多少驱驱寒气。

    寇溪拎着两个空的暖瓶打着雨伞穿着雨靴,全副武装的先上了车。后面霍安背着已经瘫软的一直在胡言乱语的高大娘也上了车。

    寇溪忍不住问坐在后座上的陈虹:“大娘这是絮叨啥呢?”

    陈虹瞥了一眼高大娘,身子前倾伏在寇溪耳畔:“老太太耳朵不好使了,听说要拿两身干净的衣服。她更以为牛牛没了,要穿身干净衣服那啥呢!”

    寇溪忍不住捂住嘴巴,不可置信的看了一眼老太天。旁边霍安启动车子,先将陈虹送回家去。眼看着她将姜排长的母亲喊醒,安全的进了屋,这才开着车送高大娘去医院。

    到了医院,高大娘看见躺在病床上的牛牛,扑过去就是嚎啕大哭。大半夜的引来很多人围观,寇溪赶紧去水房打了两暖瓶热水。把其中一个递给霍安:“你拿过去给他们喝点热水,里头有姜片,能驱寒。”

    霍安冲着寇溪点头:“这两天我可能回不来,你自己现在家养两天,别着急出摊。”

    寇溪当然明白,霍安这是准备一网打尽,彻底将这个人贩子窝给端了。她平时出摊,也不知道多少人对她跟牛牛有过了解。这个时候就不要给他找麻烦了。

    她进了病房,高副营长看见他站起身来。对着寇溪扑通就跪下了,把寇溪吓毛了。连连后退两步,不知道如何是好。

    霍安本来是喊高副营长一起去刘股长那处理后续,见到高副营长下跪楞了一下连忙上前将他扶起来:“你这是干什么呢!”

    “我要感谢弟妹啊,要不是她,我儿子就找不到了。无论如何,我应该......”高副营长说着就哽咽起来。

    寇溪眼窝浅,听见这话眼泪也流了出来。她上前扶起高副营长:“高大哥这是什么话,我们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高大娘在一旁幽幽的说道:“牛牛跟你有缘分,他本该让阎王爷给收走的。以后他的命就是你的了,你就是他亲妈了。”

    寇溪一阵无语,看着霍安不知道怎么接这话。霍安笑道:“没有那么严重,大娘,你在这照顾牛牛。我们抓到了那几个人贩子,得跟高哥一起收拾他们去。”

    高副营长转过身,交代了老母亲两句,看着病榻上的儿子,恋恋不舍的离开了。

    寇溪与高大娘坐在牛牛身旁,她实在是累的狠了,忍不住趴在床上睡着了。

    迷迷糊糊之间,寇溪似乎听见高大娘在嘀咕着什么。什么亲娘生恩已经还了,以后养娘恩情要还。她只当老太太这是受惊过度,以后慢慢的也就不会说什么了。

    寇溪是被牛牛的哭声吵醒的,他似乎做了噩梦。一边哭一边闹,蹬着腿很是害怕的样子。

    高大娘连忙将牛牛抱起来,一遍一遍的跟他说话。可是牛牛就是不醒,依旧是哭闹不已。

    看着一夜未睡憔悴不已的高大娘,寇溪劝道:“要不然我抱一会儿吧,你在床上躺一会儿。”

    高大娘担心的看着牛牛:“这孩子怕是魂儿丢了,得找个大仙儿招招魂呢!”

    寇溪接过牛牛将他打横抱在怀里,小声的呢喃着:“婶婶在呢,牛牛不怕,没有坏人,牛牛不怕。”

    神奇的是,牛牛抽泣几声之后,抓着寇溪衣服哭声便小了。寇溪得到了鼓励,接着在他耳旁呢喃:“牛牛不怕,婶婶保护你。我们跑出来了,婶婶带着牛牛回家啦!”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寇溪用往日教牛牛的诗词来引导他走出噩梦。

    她一遍一遍的念着,直到看见牛牛不再抽泣,眼珠子不再乱动,呼吸变得平稳起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