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麻辣小军嫂 > 第四百一十九章 打人杀狗风波(上)
    寇溪给霍娇娇的回答是这样的:“房子可以给,但这是老房子,年头多阴气重。怕有脏东西在里头坏了钱家的运道,你们自己盖一套新的,能转运!”

    盖房子得多少钱?霍娇娇哪里出得起那个钱,而且寇溪说了这房子刚过户不久。再换一个人的名字那是要交以大笔的税金的,这个钱她不出得让霍娇娇出。霍娇娇怎么会懂这些,听寇溪煞有其事的说着什么个人所得税、契税、印花税等等一大堆的她听不懂得词汇便被唬住了。而另一边钱明跟前老太太也不愿意霍娇娇要这个房子,虽说房子是好事儿但是名不正言不顺的总怕被人戳脊梁骨。而且霍娇娇的性子太倔,多了这么一套房子不知道又要生出来多少事儿。钱家是个本分的人家,不是自己的绝对不贪图。所以钱明在这件事儿上跟霍娇娇观点不一致,慢慢的这破房子也在这搁浅了。

    转眼又是一个寒冬,牛牛八字不好的事情已经慢慢地淡下去了。寇溪嫌弃天冷一直不肯让他去幼儿园,自己平时会教他认拼音算算数认认字。还从书店里买回来童话书给他看,牛牛自己也像是知道了什么似的,很听寇溪的话。

    “牛牛,你想不想学点特长?”看着外面的大雪,寇溪摸着牛牛的头。

    “什么叫特长?”牛牛抬起头,眼睛从笔记本上掠过。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亮晶晶的,寇溪不由感慨原来他也是个漂亮的孩子。原来饮食上没有那么多注意,乡下土法子散养孩子,牛牛身体弱得很。现在慢慢的张开了,鼻梁也高了小胳膊上也有劲儿了。

    “就是弹钢琴,学画画或者是去滑冰?”毕竟是东北的孩子,天生对冰雪有不一样的天赋吧。寇溪见牛牛踩着自制的冰鞋在冰上雀跃的样子,心中一动想着也许牛牛或许可以尝试这条路。

    “滑冰还用学?”牛牛不以为然:“我划得可厉害了,他们都追不上我。我还能倒着滑呢!”

    “滑冰有很多种,有的是花样滑冰有的是短道速滑还有是打冰球。你这么有天赋,那天我领你去体校看看,也许你在这方面是个天才呢。”寇溪心里面憋着一口气,既然别人瞧不起自己的孩子,那就让他们看看这个孩子有多优秀,优秀到让这些人望尘莫及。

    “好啊!”牛牛并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低下头继续练字。入冬之后,寇溪每天规定牛牛要写两篇钢楷。上午一篇,下午一篇,还亲手给他写加减法的试卷。虽然牛牛还没有去上小学,但是寇溪已经买了全套小学一年级的教材给他用了。

    牛牛认为,也许是因为自己身上这个不吉利的谣言让寇溪担心自己上不了小学吧。

    “妈,来年我能上学么?”牛牛抬起脸认真地看着寇溪:“要是学校不让我去,我就在家里自学。”

    “学校没有理由不让你上学,更何况你是烈士遗孤,上面是有政策的。而且如果真的有小孩子欺负你,我也不会放过他们的!”前几天牛牛在滑冰的时候被别人家的孩子欺负,一身是伤的跑回家。

    寇溪看见他身上的伤勃然大怒,拎着家里剁肉的菜刀就出去了。走到半路被寇德旺给拽住,牛牛也抱着她大腿哭:“妈,你别去,你别去。”

    “小孩儿打仗,大人掺和干什么?有能耐就打回去,没能耐当父母的也不能管!”寇德旺劝着寇溪:“他又不是小姑娘,被人打了回家哭,多窝囊啊!”

    东北的小孩子就是这样,自己跑出去玩跟人家打架。打架的时候像个仇人,没过两天又好的穿一条裤子。家长们也都不管,反正男孩子都是这么淘气长大的。愿意打架那是孩子自己的事儿,打赢了人家来家里找当着别的家长的面最多说两句“回头我就削他!”。一般家长看见自己的孩子被打的鼻青脸肿,基本上都不会去上门讨个说法。还会说一句:“跟你说了多少遍。打输了,别回来找我哭!”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家长们都不太把这种事当成大事儿。所以寇德旺希望寇溪心能大一点,牛牛摔摔打打的也就长大了。

    但是寇溪不这么想,如今她是个寡妇牛牛是个遗孤。去幼儿园被人家排挤,去冰上玩别人家欺负。如果那些孩子不是因为大人嘴巴里不干净不尊重,又怎么可能把牛牛打成那样?

    “你别管我!”寇溪一把甩开自己的父亲:“我要不刚一把,还都以为我好欺负呢!”

    寇溪说完拎着那菜刀去了欺负牛牛的孩子那家里,那孩子的妈妈话说的跟寇德旺一样。言明孩子在外头打架了,自己是不管的。小孩子的事儿犯不着大人跟着计较:“小小子你拘的跟小闺女似的,干啥呀。”

    “我家牛牛才多大,你家儿子多大?你家儿子都上四年级了,我儿子还没有上小学呢。他那么大的孩子欺负这么小的孩子,我凭什么不能来找你!”寇溪气鼓鼓的指着那半大的孩子:“我告诉你熊孩子,以后不准欺负我家牛牛,你要是再敢动他。你哪只手打的,我就剁了你哪只手。”

    那孩子的妈火了:“你别吓唬我儿子。”又指着牛牛道:“这***是你生的?你就是个野种,谁不知道是你们家抱养过来的。你在这当妈当的一包带劲的,没有男人给你下种你生不出来儿子,你欺负我们家孩子?”

    这话说的忒难听了,牛牛年纪小不知道话里面啥意思,但是能猜出来是骂寇溪死了男人生不了儿子。他憋着一股劲儿,像是小牛犊子似的冲到那女人面前。攥着一双小拳头拼命地捶打那个女人的肚子:“不许你欺负我妈,不许你欺负我妈!”

    那女人像是拎着小鸡崽仔似的将牛牛的衣领拎起来,一把将他摔到了地上。

    寇溪见状拎着菜刀就走过去,抬手就将她家的玻璃上的塑料布给刮了口子。用力将玻璃给砸碎了,那玻璃应声而碎的时候,那女人嗷的一声扑到了窗台边。

    看着破碎的玻璃破口大骂:“这数九寒天的,你想冻死我们那?怪不得人人都说你心狠,你这女人太恶毒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