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在白谨做出和白雪儿拉开距离的架势的时候,她大伯一家眼神交汇在了一起。

    他们都想不明白白颜夕这是怎么了,平时她不是和他们一家最亲的吗?今天却一直黏糊着她的父亲,感觉不太对啊!

    特别是白雪儿心里都快要气死了,本来她以为自己已经把白谨给拿捏在手里了,都是因为那个贱人,害得她所有的努力都付之一炬了。

    今天白颜夕所做的一切她都记住了,今天所受的屈辱她日她必百倍奉还……

    白颜夕就是喜欢那种气死你,可是你又打不到我的感觉。

    “大伯你们不是要去参加宴会吗?你们赶紧去吧,不要等会迟到了。”白颜夕心情极好的道。

    因为心情好,气到了想要气的人,她今天胃口大增,饭都多吃了两碗。

    眼见大家都吃得差不多了,她开始催促白雪儿他们离开。

    亲眼看着她大伯一家坐上加长版的林肯消失在她的视线的时候,她这才敛起了那过分灿烂的笑容来。

    “林嫂你先回去休息了,我自己在家没关系的。”

    “这可不行呢,大小姐的中午饭和晚餐都需要我来配呢!”

    “没有关系的,我可是知道了今天是阳阳的生日,林嫂我特别批准你今天放假,让你提早回去给阳阳准备下生日。”白颜夕道。

    她的目光中都是柔和之色。

    林嫂在她还没出生前就已经在白家了,她可以说是看着她长大的。

    前世在白谨出事后,她也曾多次偷偷地接济经济困难的她。

    甚至因此而被她大伯给辞退,用的还是手脚不干净这个理由。

    虽然林嫂和她并没有血缘关系,可是相比于她狼心狗肺的大伯一家,林嫂不是她的亲人,却胜似她的亲人……

    林嫂走后,白颜夕做贼一般地偷偷溜到了她大伯的书房里面。

    在大伯书房,靠窗户的位置,她果然在那里看到了一个巨幅的画架,画架上面被一张巨大的画布给覆盖住了。

    白颜夕手指轻轻一挑,揭开了画布。

    “呵……”当她看到画布下面那一大片一大片的向日葵,白颜夕发出了类似嘲讽的笑。

    果然真的是在这里啊!

    她大伯这辈子和他上辈子一样的自信,在换了白谨的画以后,并没有立刻选择把画给转移走。

    之后白谨因为偷税漏税被抓走,她被赶出了白家,她大伯一家有恃无恐,也就更加没有必要把这幅画给转移走的意思了。

    这次她会猜到这幅画就在这里,这还要感谢前世白雪儿邀请她回本家,参加本家举办的宴会那件事说起……

    那天她回到本家参加宴会,却被一众的小明星给当众羞辱。

    为了躲避那些人,她当时狼狈万分地穿着一件被泼了酒水的礼服,躲到了她大伯的书房里面。

    也就是在那里,她看到了她大伯放在窗边蒙上画布的画……

    当时她因为好奇心,颤着手刚想要去揭开画布下到底是什么东西的时候,她大伯正好回到了书房,还把她给叱责了一顿。

    当时她单纯的以为她大伯向来疼爱她,会叱责她一定是因为她做错了事情。

    从来没想过害得白谨进监狱,并被记仇的聂如海吩咐那些监狱里的狱警多多“关照”的一切罪魁祸首,都是她大伯。

    经历过前世,知道了大伯一家的品行后,一些她想不通的细节这才被她重新给串联了起来……

    白颜夕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并没有多做停留,拿着换下来的画,便手脚麻利地离开了房间……

    为了谨慎起见,她甚至带着真的那幅画,去找了她认识的也信得过的画廊,并让她的朋友给她鉴定了画的真假,确认了被她换下来的画确实是真迹了以后,她这才叫她的好友帮着她配了个最适合这幅画的好看的画框,并把画给框了起来。

    “谢谢你了莜筝!”白颜夕道。

    和她的好友沐莜筝抱了抱并告别了以后,她打电话给了老刘让他过来接她去聂如海定位的地址。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