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本妃护驾,殿下快走 > 第五十七章 毋庸置喙
    等尸骨整个被运送上岸,天色已经擦黑。我估计这事情也会很快传开,让轮到今晚过来的那些人惶惶不安,不敢下去,就建议代统领今天夜里先停工,多加些人在湖边严加防守。

    那颤颤巍巍的大人上岸之后倒是十分神勇,很快从那尸骨上看出死者是个青壮年男子,为了掩人耳目,被杀前套了身宫女衣服。“皮肉是被鱼吃尽了,人死得并不算久,不过两三年!”

    我赶紧哀求他说:“大人,可小声点!”尸体皮肉被鱼吃尽了这话要是传出去,哪个娘娘还敢看一眼宫门前的那一缸缸锦鲤?!昨日有些小馋丫头把几条没弄好死掉的小锦鲤偷偷揣回营房去煮汤尝味,听到这个可是要寻死觅活了。

    他诧异地看了我一眼,大概是在奇怪怎么两个代统领不说话,一个满腿泥的普通侍卫一直在这里乱讲。

    “陈大人恕罪,这想必是正在革职思过的鸢英领吧!”那个来了就没说过话的新鵟英领突然像是醒了一样,板起脸来回头说:“大人断案,无关人等毋庸置喙!还不让开这地方?!”

    呵,还会说“毋庸置喙”这么斯文的词呢?!说话倒是比过去那个闷罐子强!

    看见旁边左副领七八脸上流露出的得意,我差点没笑出来。皇上实在是应该下道旨意让我的左副领和鵟英卫的这位代统领喜结良缘嘛!两个人真是志同道合!

    虽然还不知道这新鵟英领是哪来的根葱,但是冲他头盔上的翎毛,我还是不声不响地乖乖退到了后面。

    “陈大人恕罪!我们前统领记性不是太好,老以为自己……”七八还真要一唱一和地再把我踩实些。

    “嘘!”陈大人嫌恶地摆了摆手,抬胳膊让内监给他挽起袖子,揭开了尸骨身上的那层朽烂衣服。三七再也坚持不住,背过身去站着了。我也忍不住闭了闭眼睛。

    再睁开眼时就看见陈大人满脸放光,用竹夹子从尸骨腔子里夹出一个小圆球,这圆球上还连着一根细丝。“瞧!这一定是顶顶要紧的东西!为了怕泄露,死者早就把它吞了下去!用一根绞金丝系着,这一头塞在牙缝里,想拿出来时候拉着就能拿出来!”

    “妈呀!听着都要疼死人了!”三七还是不敢回头看。

    “天暗了,老朽眼神不济!这具尸首顶顶重要,下官要拿回去细细检查!”陈大人说:“我这就去把情况禀告皇上!麻烦统领们和各位公公安排人手,把这尸首给我运到府上!”

    “代统领,还是你们男人们来吧!我已经快吓死了!”背对着我们的三七戳了戳新上任的鵟英领。

    “代统领应该知道内外宫有别,没有皇上旨意,鵟英卫怎能轻易进来?!”这话本来对,可是不知怎么让这位新鵟英领说得有些阴阳怪气。

    “跟陈大人一起去见皇上!眼下是宫里出事的时候,皇上说见就能见到!再派些人跟大人回府,防止这些天有人要谋害大人!”我在旁边白了他一眼,说:“想让我不说话就办事通达些!”

    “七六真是越发不知分寸了!难道人家鵟英卫的代统领是白白选的?你不说话,人家就不知道怎么做自己的差事?”左副领冷冷地顶了我一句。

    “左副领说的是!可我就爱操这闲心!”我两手扶着腰,说:“反正已经说多了,不如再说一句!代统领和左副领觉得挖湖和值守这两件事人手还排得开么?要不要顺便也去请个旨意,和内监商量轮着挖湖?让咱们的姑娘也多少歇一歇?这刚开始两天,大家都有个新鲜劲儿,看起来没什么。可是这样蜡烛两头点,再过上几天怕是会精力不济!”

    七八冷笑一声:“哼哼,看来七六这几天是累坏了!”

    “是!”我大大方方地承认了。

    三七怕我们吵起来,忍着回头想说句话,我笑着向她做了个不用管的手势,自己也乖乖地后退一步不说话了。

    “那好,我们都去,都去请旨!麻烦七六一个人在这里好好看着尸骨!”七八拉着三七朝那个老大人使了个眼色,他们一阵风都走了。

    我伸了个懒腰,蹲下来歇了歇,一低头看见那具泥水淋淋的尸骨,心里还是有些发毛。看看左右无人,我便双手合十对那尸骨暗暗祷告:“这位大哥,我们会尽力帮你伸冤的!你可千万别闹鬼啊,有什么要说的托梦给那位大人!他是明白人!”末了又加了一句:“你这脑袋是自己朽了长不住了,不是我们故意弄掉的!千万别生我们气!”

    那位干瘦的大人应该是民间传说的“三眼青天”陈澄海了,听说老人家在地方时就善于裁断命案,被提拔进刑部当了京官不必一线查案了,闲暇时候也还是喜欢和廷尉府的仵作们打交道,不是往停尸房跑,就是叫几个仵作回自己家里,在后院里一起研究尸体,气得陈夫人一年里得有二百天住在大舅子家。

    不知道这个被套了女人衣服的死者是个内监还是工匠,是被害的还是被哪位主子私刑处死的?不过一想到断案如神的陈澄海大人加入了此案,我就觉得自己轻松了许多。陈大人的头脑可不比我的好用多了?只是,尸骨一旦从宫门运出去,就是前朝官员的事,结果如何再也不容我们这些守门的打听了。

    倒是绞金丝这种只在故事里听过的邪乎东西是哪里来的呢?

    听瞎话里说还能绊倒马、勒死人呢!

    也许,这也是外面进来的人?

    在那里蹲了一阵,腰腿的酸痛解了不少,我觉得让人看见我这样子还是不好,便站起来装模作样地站着守着这尸骨。过了一阵,果然有几个内监带着鵟英卫来运尸骨。直到这时,一个已经吓破胆的小姑娘才战战兢兢地冒出来,站在离我一丈远的地方喊道:“七六,代统领让你赶紧回去梳洗换衣服,一会有差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