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本妃护驾,殿下快走 > 第一百二十七章 龙飞凤舞
    被一场清凉小雨冲洗出的顿悟在一夜的沉酣好觉之后荡然无存。

    我并没有从此变得头脑敏锐,只是心情略轻松了些,导致早饭比前几天多吃了一碗粥两块干粮好几筷子腌菜。

    还没走到银芳宫就碰上了皇上那边派来的小内监,说让我再挑选十个八个身手轻盈、头脑敏捷的人,一起去上书房那边跟着尤冷柯师父学剑。

    这是好事,一起去就一起去,我求之不得!我赶紧凭印象琢磨出了十个差不多符合这要求的人,在半路上就近揪了个站岗的回去传这句话。可是随手挑出来的这个姑娘脑子却不算特别灵光,那十个编号背了好几遍才记住。一放走她,我赶紧跑着往银芳宫去催促四皇子上学。

    都说“下雨天,睡觉天”,四皇子大概是昨天夜里睡得香甜,今日早上怎么都不舍得起来。我蹲在他床沿边上,对着那个油盐不进的黄绫被子卷儿悄声说:“四殿下!四殿下!微臣今天不是来接你去上学的!有好消息!”

    我都听出他气息变了,他还继续一动不动假装睡着。我便进一步凑近被子卷儿,鬼鬼祟祟地说:“今天不上学了!太师有急事告假一天!不读书了!外面王府里的几位小郡王爷说反正已经进了宫,不如来找四殿下一起玩半晌呢!”

    “真的?!”他一下子掀开被子坐起来。

    “四殿下恕罪,假的!”我立即把他提下床放在脚踏上,接着团起他的被子交给旁边宫女去藏起来。因为上了当一直破口大骂着的四皇子被宫女内监七手八脚套上了衣服,簇拥到了饭桌边。桌子上恰好摆了一份他不爱吃的花生馅儿酥饼,他顺势就把这个盘子拨在地上,摔得粉碎粉碎又跳上去踩了几脚。宫女们赶紧分头跑去拿东西清扫,一个小内监则直接在四皇子面前跪下了,可怜巴巴地求他消消气,用点早膳。但是没消气的四皇子直接回头拿了一碟五香豆扣在他身上。

    我正觉得看不下去想说点什么,梳妆整齐的贤妃娘娘勃然大怒地从屏风后面冲了出来,狠狠地把四殿下训得蔫头蔫脑,赶紧坐下抱过粥碗低头吃饭,再也不敢出一声。

    拖上他往书房走的时候,他仍是扭来拧去百般抗拒。我跟他说话,他也不理。我自己知道拿小伙伴找他玩的事情骗他十分恶劣,只好一边把他往书房拖,一边给他道歉。但是,我最终也没忍心告诉他实话:他和这几个人也玩不了几天了,这几位伴读很快就要被皇上换了。

    卢太师看见我送四殿下来,突然对我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又转眼看了看屋里其他的孩子,没有多说什么。我猜他也已经知道了换伴读的事情,陪着笑安顿下四皇子,也退出书房去,等着皇上说的那位尤冷柯师父。

    昨日可能这里的人走急了,杯盘放回了原处,壶里的残茶渣却没倒干净。我正清洗着杯盘,突然觉得背后好似吹起一阵春风,卷进一阵飞花。我赶紧回头望去,看见一个身材修长、肤色白皙的男子正提着袍襟迈进门槛。他放下帘子进来的时候,不经意一抬头,我就分了神,拿着湿淋淋的茶壶愣着忘了问好。但他没有介意,相反还冲我笑了笑,潇洒地抖抖月白缎子长衫在椅子上坐下,在旁边茶几上放下一柄长剑。我打过招呼,赶紧擦了手,泡上茶端过去。放茶壶的时候,我眼光不由自主地落在那把剑上。剑装在半旧的秋香色绸缎剑套里,只能看见一段乌亮的剑柄和一束长近两尺的深青丝穗。

    “统领喜欢就拿出来看看吧。”尤师父笑着接过我递的茶杯,大方地拍了拍那柄宝剑。

    “这是宝物,在下不敢乱动。”我向后退了一步。

    “无妨!这算是什么宝物?!俗物而已!”他扯下剑套,自己拿了剑递给我看。

    我接过这沉甸甸凉丝丝的宝剑,摸了半天剑鞘的雕花才舍得拔出来。“真是好剑,拔出来的那一声都分外好听!”我欣赏完寒光滟滟的剑刃又把它放回剑鞘,捧着顺滑的剑穗,说:“这么长的剑穗倒是不常见!”

    “在下今日正是要来教统领一套龙飞凤舞长穗剑。”他笑着从我手里拿回剑,说:“等会就知道了!”

    我不敢作声,赶紧放好这把剑,退到屋角去找了点东西收拾着。这位教剑术的尤冷柯师父生得比前些日子见到的几位师父都修长标致,年轻时定是个光彩照人的美男子。找这么个人来教久在后宫的女孩子们剑术,可千万别出什么事啊。

    没过多大会儿,我挑出的那十个姑娘过来了,一看见这把少见的剑,也新鲜得不得了。尤师父倒是很随和的样子,由着这宝剑被小姑娘们传来递去,还耐心地和她们说了不少话。

    我心里担心着这个,担心着那个,却不好直说。好不容易等到内监把学徒们用的剑送来了,我把内监刚送来的十一把没开刃的长穗剑摆开来,招呼大家去院子里赶紧开始学。

    “不急,还有人没到!”尤师父仰起头望着门外,一张周正的脸上仍然浅笑盈盈。

    “嘻嘻,这剑好看,师父也这么好看呢!”突然有个沉不住气的小丫头趴在别人肩头把小心思说出声来,我赶紧拿眼狠狠剜了她几下。尤师父还是没发火,反而朝说话的人笑了笑,害得她风驰电掣地躲到人后去了。

    外面又来了一大帮抱着不同家伙的人,竟然是一帮乐师。太后去世后,宫中不许娱乐,和这些人还真是阔别已久。

    “尤师父,这是?”我愣愣地看着一群内监帮他们往廊下摆放各类乐器,又有一大群内监拿着茶水点心来伺候这群人。

    “怎么,姑娘们还不知道?皇上要让你们在端午小宴上表演舞剑。”

    舞剑?!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