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本妃护驾,殿下快走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实心眼儿
    等这两个“宫女”走了,再去找竺嬷嬷就嫌晚了。可是我让这两位“宫女”来交待的事情堵得胸口发闷,毫无困意,想出去走走散散心,便去跟二三说让她早歇着,我继续替她查今天的岗。顺便又和她商定,若是有人问起,便说是一个年纪小的女侍卫不懂事,和卧霞轩宫女打了口舌官司,那边宫女到晚上还气不过,告状来的,惹事的人已经罚过了。

    明明是这姚美人不太懂事,黑锅倒得我们背着!我甩着手走向后宫,得好好出一下心里憋的这口气。

    一圈转回来,我特意去御花园看了一眼那片开得粉白的杜鹃花。这几日愈发炎热,花开繁盛了,在炽烈的大太阳下只显得刺眼。到了晚上,被清灰的月光照着,一簇簇花朵倒显得鲜洁滋润起来。我在杜鹃花丛边站了一阵,又踱向了后宫角落的一片银杏“林”。那里便是薛才人当年住的石楠楼的所在。

    薛才人殁了之后,石楠楼改成了堆放旧物的库房,后来又起了一把火,就干脆拆了。焦土上种了几株小银杏树。银杏长得极慢,现在树干也只有手指粗,稀拉拉挑着些碧绿的小扇子。

    种银杏树是太后从清玄观里问来的主意,好像是道士说这种树能辟邪。

    那场火之后,我师父又在她那尊缺指头菩萨像前面跪了半天,随后让我帮着誊写了一份谢罪告老的辞呈。

    我这统领也当了挺久了,竟然这几天才想到:自己盔顶上这团耀武扬威的鸟毛还与结局不堪的薛才人有关。

    我对什么都只信一丁点,所以对着这片小银杏林也没打算拜,只在心里默默想了想这些往事,为薛才人稍稍难过了一下就走了。其实,我连薛才人长得什么样子都不太记得。

    虽然太子和三皇子告诫过我要收起“妇人之仁”,可是从今晚这两位一头扎进门来,我就已经被她们拖进了这桩麻烦事里。若是只有那个宫女来纠缠,我还可以在她开口讲出要紧事情之前一把拎着扔出去。可是姚美人亲自来了,我能怎么办?何况她还怀着身孕?

    我烦躁地挠了挠头,折返回去,捡了几朵掉落的杜鹃花,附庸风雅地去太液池边上坐着撕了半天。片片破碎的花瓣一直在幽暗的水面上稳稳地漂悠着,根本就没有鱼浮上来吃!所谓天下奇景,恐怕只是一句玩笑。薛才人何苦就为这点事情送了命呢?!

    水面的潮湿凉气一点点渗透过来,我满头的燥热却仍然没有消退。

    我本来是要抓出刺客的,现在竟然一直在纠缠后宫女子生孩子的事情,也愈发走到了要与皇后娘娘对立的境地。我清清楚楚地记得,那天晚上田氏拿我在龙乾宫吃饭那件事激怒皇后娘娘的时候,也提到了一句“熬汤药”——这合宫上下的年轻妃嫔就是因为这个没有生养么?

    看着水面上让我丢得七零八落的花瓣屑,觉得在这里耗费的时间也够久了,可还是被满心的困惑压得站不起身来。皇后娘娘究竟怎么了?她为什么要做那样的事情呢?皇上的长子、长女都是她生的,两个人都出落得聪明又漂亮,比其他皇子公主好出一大截。再说,嫡长子已经被正式立为太子,一切顺遂。她还不放心什么?

    我知道,早些年兵乱的那时候,她因为内外操劳不得安歇小产过一次,后来又失去了一位千好万好的五皇子。可是,就算丧子之痛难以弥合,她就有理由这样做么?何必呢?

    冷宫那边的萧索树丛里骤然传出一声夜枭的号叫,把我吓得一激灵。猛然想起,赤荣宫那位年纪不小的愉妃娘娘可是要生第三胎了!她在宫里稳稳当当这么多年,应该不会像这位姚美人一样,自己吓唬自己了吧?

    这后宫的事简直像春里刚刚冒起头的痘疹,离出完还远着呢!

    我扶着旁边的柳树树干起身,拍了拍身上,逼迫自己回营房去睡觉。经过姚美人的这一折腾,我已经开始动摇,不知道自己还该不该去找竺嬷嬷了。虽然我想借薛才人的旧事去了解一些宫中用毒的事情,可是制毒用毒的“翘楚”田氏偏在牢房里写了那么一句“斩尽杀绝”,剑锋直指皇后。可能冒犯皇后的事情,竺嬷嬷怎么肯对我说呢?

    好在有百日练剑的疲乏,纵使满腹疑问,也还是沉沉睡过去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站在廊下伸懒腰时候就听见值夜回来的小丫头们在洗漱房里说笑,说昨日四皇子吃过晚膳之后,不知道怎么想起来要去看看他那生病的三皇兄,于是抱去了一只一直咳嗽的大刺猬,说让他三皇兄听听,这刺猬咳嗽得跟他一模一样。平日最是斯文娴静的淑妃娘娘觉得金华宫受了羞辱,差点要拍桌子带人去银芳宫理论一番,还是三皇子咳嗽着给劝下来了。

    这通闲话引起了我的注意,我赶紧端起脸盆,进去听个究竟。

    “哎呀,这四殿下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真是小孩子!”一个姑娘拿热手巾焐着脸,瓮声瓮气地说:“可别今个儿再抓个大蛤蟆拿着,去碧蕊宫看二公主!”

    另一个姑娘笑得“啪”地喷出一大口漱口水,慌忙抹着嘴角说:“这真是瞎说了!平日里四皇子就和二公主不对付,回回都闹得不可开交!咱们跟着倒的霉还少?四皇子怎么可能去看公主?!若是去了,那必定不是去探病,是存心去给碧蕊宫添堵的!”

    “哎,依我看,四殿下也是个实心眼儿,哪怕就是存心去给金华宫添堵,就不会把话说漂亮点儿?!”

    “怎么个漂亮法儿?”其他听热闹的人都满头雾水地看过来。

    说话的那个慢条斯理地把脸上焐的手巾取下来,泡进脸盆里搓了几把,捏着嗓子说:“要是大公主去干这事儿,那肯定是说:‘这刺猬替三殿下把病生了,三殿下就好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