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本妃护驾,殿下快走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同心同德
    梅师父一起来就踢着我搭铺的椅子腿儿,把我弄醒了。

    昨天挨了一踹,她今天不敢再随便碰我,只抱着膀儿站在一边,恶狠狠地说:“起来!练早功!”

    一觉睡起来筋骨发紧,要练软功必须得赶在早上就把全身拉开。这个道理我懂。所以即使再不情愿,也伸了个懒腰,伸手去摸外衣。

    “统领,你是存心跟我过不去?!是不是?!”梅师父还是满脸阴云,指了指被我扔在地上的那条绑腿的带子。“今儿是不是还要挑唆着你那些小丫头片子也这样偷奸耍滑,故意不听我的?我告诉你,我都这岁数了,什么人没收拾过?就凭你这小黄毛,甭想长这样的花花肠子!”

    我背过脸先打了个呵欠,刚要披衣服,袖子又被她拽住了。她那张清瘦瓜子脸儿已经气得变了形,直探到我面前,说:“你究竟是想怎样?就想和我对着干,就想坏了这件事是不?梅某告诉你,要是这样,那你这主意可真打错了!”

    “没打错。”没洗漱之前,我不愿意跟她脸对脸地说太多话,先把自己衣服袖子拽了回来。

    “咱俩究竟谁位份高确实不太好论,但是还轮不到你来欺负我!”她气呼呼地站直了身子,把修长的脖子梗得梆硬。

    原来梅师父也不知道我俩该谁拜谁,我心里就凉了几分,先下床穿完了衣服收拾了床铺。

    看见我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梅师父不悦地拿起自己梳头洗脸的家什抢先夺门而去,临出门回过头来撂下话说:“你别得意早了!我跟你说,不管谁位份高低,这次事情要是搞砸了,倒霉大的是你!我是精艺苑的人,我把这套舞排出来了就没人能找我的茬儿!上去时候出了什么差错,责任全在你们这些演的人身上,到时候头一个倒霉的就是你!不行,我这就去看看那几个,你休想挑唆着她们挤兑我。”

    “梅师父,我挤兑你有什么好处?”我本来想弯腰去收拾靴子筒,还是先站直了身子,端正了脸色说:“您刚才说的话自然是句句在理,我都明白。我也真没打算拆您的台!在姑娘们面前,我只会帮您催着她们好好练、教训着她们听您的话!所以呢,今天早上这些话就我们两个人在这间屋子里说,一出了这门咱们还是同心同德!我不拆您的台,您也别拆我的台!”

    “你……”梅师父咬了咬牙根,说:“好吧,刚才这几句还算是人话。那你自己又是为何要和我过不去?!”

    我绕开她去拿起了自己的面盆脸巾,回头说:“我一个人的心力到底是有限的。梅师父有心栽培我,想把我练成块材料。可是我却不能真把所有力气都投在舞剑这件事情上,今天的早功我练一阵就得走,银芳宫那边的差事每天都免不了!”

    梅师父叹了口气,冷笑着说:“你若是精艺苑的人,便会知道,谁能让我费心亲自栽培,那可是烧了高香的好事!”

    我把手巾搭在脖子上,说:“我当然知道,梅师父肯定本事不凡!可是正因为我不是精艺堂的人,到时候上不上场、是不是领舞、是不是站在靠前露脸的地方……这些事情对我来说,都是可有可无!哦,最好是无!要是非把我安在所有人都看着的位置上,还真能愁死我!梅师父,刚才说了,我会尽力跟着练,但我真不指着靠这事情露脸。我的话完了,梅师父还有什么说的么?”

    “哼,还挺横。”她翻了个白眼把脸转向了一边。

    我知道她这样算是暂且服软了,便赶紧也退了一步,说:“那我还是着句话:这些事情在这屋里说完就完了,出了这门还是同心同德。我先去替师父看看热水好了没。”

    在身后掩上门的时候,我听见她在屋里狠狠地长叹了一声。

    一大清早,我们在梅师父折磨下哭爹叫娘的模样把其他姑娘吓得都躲着我们走。本来还有些人对我没挑她们去舞剑颇有微词,现在也都死了这份爱美之心,老老实实洗漱去了。

    到了该去送四皇子的时间,我扔下还贴着墙根苦着脸耗腿的姑娘们,自己爬起来,回去换下汗湿的衣服,简单擦洗了一下就去了银芳宫。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了新伴读的缘故,四皇子今日起得挺早,这会乖乖坐在桌边大口吃饭。坐在旁边满眼含笑看着的贤妃娘娘见我过来行礼,向我略微点了个头,又回头对四皇子说:“虽然现在琅儿是班上识字最多的人,可也不要自满,可别过了这几天就松劲了,到头又让这群小孩子比下去!”

    四皇子喝干了一碗莲子汤,抹抹嘴说:“就他们?!追不上!别说读书认字,骑马射箭也是我第一!他们好多连马都没碰过呢!”

    “母妃的琅儿自然不是一般的孩子!可吃饱了?吃饱了便赶紧上学去吧,今日还是得好好听太师的!回来母妃要考!”贤妃娘娘亲自拿起一条手绢帮四皇子擦了擦嘴角,微微蹙着眉头说:“这些新来的孩子脾性都摸不准,你也要谨慎些,多教着他们宫里的规矩!别惯得他们将来蹬鼻子上脸,反过来倒把你带坏了!”

    “知道!知道!”四皇子漱完口又回身抓了一块蜜饯,朝着拎书箱的小太监把手一招,昂首挺胸地往外走去。

    贤妃起身一直跟到宫门口,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四皇子,慈爱劲儿都要溢出来了。四皇子蹦蹦跳跳跃出门槛,贤妃又得意地看了我一眼,嘴角抿着笑,拖着水蓝色的鲛纱披帛进里面去了。

    今天四皇子还真是出奇地讨喜。不但自己大步朝上书房迈去,还冲着小内监念念有词地说:“这群人啊,真愁,差远了!连‘小戴’是哪本书都不知道!唉,真是朽木不可雕也!”

    小内监自然在旁边连连附和。我跟在后面好不容易忍住没笑,不过当了一天识字最多的人,四皇子就不记得前几天“小房子里有谷子”那回事了。

    也不知道他这份热劲儿能坚持几天,我这差事真的是“还早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