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本妃护驾,殿下快走 > 第二百一十六章 事情没完
    静观阁带四皇子的老嬷嬷到了时辰不见人,一路找到后宫来,把野得浑身是汗的四皇子劝着回去用晚膳了。三公主也意犹未尽地一晃一晃回了捧冰轩,手里捏着两只半死的蝴蝶,乐得合不拢嘴,不顾沾了满手满身的蝶翅粉末。

    小孩子的确是已经玩得忘记了此前的惊险,但是事情并没有完。

    皇上离开捧冰轩就下了旨,除了尚在禁足加养病的二公主,后宫所有宫眷连同贴身伺候的下人晚膳后都要到远望楼前去。

    夏日天长,用过了晚膳,大半个天空还是淡淡的橙色。

    所有的嫔妃,还有五位皇子、两位公主都站在了远望楼下的旷地前。正怀着孕的愉妃和姚美人被赏赐了座位,可以在皇上和皇后下首坐着。

    装死蛇的大筐子放在正中间,旁边已经架了柴堆。二三和八六正跪在皇上面前等着问话,正在革职思过的我倒是得以与普通侍卫一样,站在外围看热闹。

    等大公公在皇上耳边说人都到齐了,皇上便让她们两个起了身,点出八六上前答话。“听说你很喜欢蛇?今天还当着人说这些东西烧了可惜?”

    八六还没习惯直接同皇上讲话,紧张得喉咙发抖,支吾了几声就吐出了几句赤裸裸的大白话:“皇上饶命!皇上恕罪!奴婢那是说胡话呢!奴婢不是喜欢蛇……谁喜欢这玩意儿?!奴婢只是喜欢吃蛇,好几年没见到,馋了!”

    听见这句“馋了”,围观的人里起了小小一阵骚动。有的鄙夷,有的嬉笑。

    “哼哼,来,你既是个行家,便给朕一条条地讲,那里面都是什么蛇,怎么个吃法!”皇上冷笑着指了指那个筐子。

    “皇上,玲儿今天刚受了惊吓,就别……”愉妃在旁边为难地央求道。

    “玲儿过来!”皇上朝三公主招了招手。

    重新打扮过的宜玲公主乖巧地小步走过来,向皇上行了个礼。皇上径直把宜玲公主抱在膝头坐着,对她说:“既然是能吃,那便跟鱼虾一样!玲儿,你可平时害怕吃的鱼虾么?”

    宜玲公主憨态可掬地摇了摇头,两边髽髻上系的杂色发绳上挂着几个小银铃铛,被摇得叮叮有声。“回父皇,儿臣不怕鱼,只害怕螃蟹。”

    皇上笑着拽了拽宜玲公主的耳垂,继续问:“螃蟹若是死了,煮熟了,不夹你的小手儿了,你可还怕?”

    “不怕了!”清脆的小铃铛声又响起来了。

    “这就是了,父皇在这儿,玲儿什么都不用怕!”皇上抬起头,收起刚才慈爱的笑容,沉着脸朝八六示意。

    八六上前揭开筐盖,用竹夹子夹出半条蛇,向四周扬了扬。我看着挺像之前拿着在我眼前晃的那条。展示过一圈,她一本正经地说:“回皇上,这个黑红花的是赤链蛇,没有毒的,咱们辰都周围山里都有,见性庵后山就有的是!”把这半条赤链蛇丢到一边地上,她又拿夹子从筐里夹出一条小的。这条蛇挨了一刀,从当中断了,只剩一点蛇皮连着。她指着那个摇摇欲坠的脑袋说:“这是狗屎卷儿蛇,见性庵后山也有。皇上,您瞧它这个头,这样细脖子大宽脑袋的烙铁头,十有八九是毒的!今日怕它伤着人,没敢迟疑,赶紧剁了。其实怪可惜的,它的胆能入药呢!”

    “嗯,果然没吹牛,是个行家!继续讲,朕要好好见识见识你的本事!”皇上的语气似乎十分赞许。

    得了皇上点头,她讲得更为起劲,直接下手去抓了一条,一齐举着,说:“可是这个蛇看着脖子也细,可它就没有毒了!”

    皇上低头看了看宜玲公主。宜玲公主眨巴着眼睛,看似十分镇定,皇上就朝八六点了点头。

    “这个黑圈黄花的也没有毒,叫玉带蛇,还有人叫它美人蛇!这是乌蛇,也能入药的,今年春里,奴婢在螣溪边上看见过有它。不过皇上莫怕,咱们这儿没那么多水,冬天里又冷,蛇是成不了气候的!”她弯着腰,一条接一条地从筐里往旁边扔着死蛇。旁边的妃嫔宫人先后摸出了绢帕,举在脸前挡着眼睛。

    “狗屎卷子还真多,一根,两根了。哎,皇上,您瞧这个是锦蛇,奴婢小时候抓它抓得最多!它其实可老实了,抓着它之后,这样放在胳膊上让它爬,根本不咬人!能玩半天呢!不像白线水蛇,会拉人一身尿!”

    皇上似乎还真听出了味儿,认真地问道:“锦蛇抓得多?是你爱吃的么?”

    “回皇上,它没有毒,卖不上钱,所以只能玩够了就给家里做着吃了!”她依依不舍地把那条死锦蛇从胳膊上抖掉,弯腰从筐里高高挑起一条通体碧绿的,眉开眼笑地朝皇上说:“瞧这个!这个才稀罕呢!多漂亮,竹叶青!这是南方湿热地方的蛇!咱们这里没有!”

    “哼哼,讲来!”皇上冷笑了一声。

    “这个蛇因为是绿的,盘在树枝竹枝上看不出来,所以不知道的人进了山就容易被它咬到。听说被它咬了就跟被火烧了一样,黑乎乎的,怪吓人的!就算赶紧把毒挤出来,过后也得挖掉一大块肉。”她扔了竹叶青,又挑起一条粗大些的蛇,颠过来倒过去仔细端详了一番,带着点惊慌对皇上说:“这个咱们这儿就更没有了!皇上,这是还没长大的蚺蛇!等它长大了,能有碗口这么粗,能吞掉人呢!”

    我看见旁边的贤妃惨白着脸把四皇子硬拽到自己身前,把他眼睛耳朵都捂上了。四皇子不依,嚷嚷着“我要看!我要看!”皇上斜眼瞪过去,贤妃只好赶紧撒了手。皇上又转眼去看六皇子,徐才人畏畏缩缩不敢抬头。六皇子站在地上,一直在撕扯着徐才人腰上挂的几个香囊玉佩的穗子,好像根本没听见这边在说什么。皇上把脸转回正面,眼睛微微一眯,饶有兴趣地问道:“哦,蚺蛇?朕读古书时候,记得曾经看到过,说它长着三个胆,有一个胆会在身上来回跑动!是真的么?”

    她惶恐地回答:“回皇上,奴婢老家原来没有这个的,只在贩子那里见过几回,用笼子挑着,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出了一条。几个月,连着有人家丢羊丢小牛,后来有个孩子去水潭边摸田螺就没回来,村里去找,有人看着岸边的痕迹,说怕是有了大蛇了。村里人合伙把水潭淘干了才抓住它,打死之后踩它肚子,把肚子里的东西挤出来,正是丢了的那个孩子,胳膊已经化没了,脸也糊了。”

    一直拿绢帕捂着脸的姚美人连招呼也顾不得打,支撑着爬起来去扶着宫墙干呕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