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第00102章 戴尔又开始作死了
    陈曌则是拿着大卫的血液样本,前去医院。

    “法尔小姐。”陈曌找到法尔。

    法尔有些惊讶:“陈,你居然主动来找我?”

    “是的,我想请你帮个忙,怎么样?”

    “你要我帮你什么忙?可别告诉我,你需要什么药品,我可帮不上你。”

    一些非法医生会勾结医院里的医生,倒卖一些管制药品。

    所以法尔第一个念头就是,眼前的这位非法医生是要她帮忙偷什么药品。

    “当然不是,我是想请你帮我化验一份血液样本。”

    “原来是这样,没问题。”法尔很爽快的答应下来:“不过这算是你欠我一个人情,怎么样?”

    “如果你不提出什么让我为难的要求,就当作欠你一个人情吧。”

    “那就这样,把血样给我。”

    法尔接过血样:“要做哪方面的检查?”

    “全方面的,这个血样是运动员的,所以我需要较为全面的数据。”

    “是你的客户吗?”

    “是。”

    法尔晃了晃手中的血样试瓶:“看这血样的血红蛋白明显低于常人,原来是运动员的,难怪了,全面分析需要三个小时,你能等三个小时吗?”

    “可以。”

    “一起吃午餐怎么样?”

    “好啊,你请客吗?”

    “不,你请客。”法尔微笑的说道:“你知道如果是其他人进行血样全面分析,需要多少钱吗?”

    “中午想吃什么?随便点。”

    ……

    陈曌肉痛的看着账单,坐到法尔的身边。

    “我还以为我们是在医院里吃。”

    “我不喜欢医院里的食物。”

    “为什么?”

    “因为便宜,特别是有人请客的时候。”

    “吃太多会发胖的,特别是你这么漂亮的女人,我是真的不希望,肥胖破坏了你的美感。”

    “每个对我说这句话的男人,其实都想****,你是不是也有这个想法。”

    陈曌看了眼法尔:“你知道这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是明知故问,还有一种则是睁眼说瞎话。”

    “那你到底想不想****?”

    “不想。”

    “真虚伪,原本我还在想,如果你回答是的话,也许我们能够互相满足一下各自的需求。”

    “我现在改答案有用吗?”

    法尔看了眼陈曌:“你有没有考虑过,去考个行医执照?当一个正规医生?”

    “正规医生能够给我带来更多的收入吗?”

    “你现在收入是多少?”

    “过去两个月,我每个月至少进账十万美元。”

    “额……不能。”法尔愕然,非法医生难道这么赚钱吗?

    “所以,我为什么要当个正规医生?”

    “至少,你不用担心非法行医被告上法庭。”

    “错,正规合法的医生也会被病人告上法庭,而我的病人,绝对不会把我告上法庭,他们甚至不敢说这件事。”

    “所以你就有恃无恐?”

    “首先,我有自己的道德底线,其次,我也对的起他们支付给我的任何一张钞票,我帮他们解决了痛苦,而且还帮他们保守了秘密,所以我不觉得我做错了什么,所以我和你,谁都不比谁高尚。”

    “好吧,我没有任何理由说服你,这个话题到此为止。”

    “要不我们还是换回刚才的话题吧,你现在有没有男友?”

    “没有。”

    “那你上一个男友是什么时候?我是说稳定交往的那种。”

    “两年前。”

    “这么长的时间,你就没考虑过找一个稳定的感情?”

    “没时间。”

    “那你平常都是怎么发泄生理需求的?用手?还是去酒吧找一个男伴?”

    “如果你知道我平日的工作有多忙碌的话,你就知道,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时间和精力去考虑这个问题……怎么,你想和我发展稳定的感情吗?如果是你的话,我倒是愿意考虑一下。”

    “你还是算了吧,我没这个打算,不过如果你有生理上的需求,我随叫随到。”

    “我一直以为,东方人应该腼腆内敛。”

    “我们中国有句俗话,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你能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吧。”

    “咯咯……大致上能够领会到这句话的隐喻。”

    法尔笑着回答道:“那你上一段感情是什么时候?”

    “半年之前吧。”

    陈曌和法尔的聊天属于百无禁忌的类型,什么话题都能聊的来,法尔也说了她的感情史。

    而她和上一任男友分手的原因,则是非常的老套,就是狗男女被当场抓奸。

    “走吧,血样报告应该差不多出来了。”

    在餐馆里坐了一个多小时,法尔大部分时间,都没停止吃东西。

    到了化验室门口,法尔进去帮陈曌把几分化验单拿了出来。

    “不愧运动员,这血样数据比正常人要高出两倍,而且活性非常高,这是顶级运动员的数据吧。”

    “有没有做兴奋剂检测?”

    “有,化验单就在下面,没问题,没发现血样含有兴奋剂。”

    陈曌查看了一下每一份化验单,在确认没问题后,把化验单收了起来。

    “谢谢你,法尔,我该走了。”

    “你就这样走了?”

    “额……还有什么事吗?或者是需要一个吻别?”

    “别做梦了,你可是欠我一个人情,所以,把电话号码留下,当我需要你还人情的时候,我会打电话给你。”

    “好吧。”

    ……

    陈曌带着化验单出了医院,就接到了伊森的电话。

    “陈,你的老顾客又找你了,戴尔,三千美元,你知道他的住址吧。”

    “知道。”

    陈曌到了戴尔家门口的时候,翠拉就把陈曌带进去了。

    陈曌来到戴尔的卧室,戴尔躺在靠椅上,身上盖着被单,似乎睡着过去了。

    “戴尔哪里不舒服?”

    翠拉深吸一口气,上前去将盖在戴尔身上的被单扯掉。

    陈曌来这里三次,三次全都是因为戴尔的JJ。

    在陈曌的行医生涯中,经手了无数的病人,可是绝对没有一个病人,能够如同戴尔这样不遗余力的在自己的小弟弟上作死。

    他永远是作死界的领跑者,而且每次都是那么的清新脱俗,绝对不会重蹈覆辙。

    陈曌揉了揉眉心,戴尔的小弟弟呈现出异样的充血,皮层下有颗粒状突起,可是却垂在裆间,似乎失去了活力。

    “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