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第00118章 孤儿院
    “什么价钱?”

    “你自己开价。”

    “什么叫我自己开价?你和客户谈的时候,不是都先谈好价钱的吗?”

    “滨路399号,我把具体地址发给你,就这样。”

    说完,伊森就把电话挂断了。

    陈曌无奈,只能叫来文森特,把他送到滨路399号。

    结果,到了滨路399号门口,陈曌抬头一看,孤儿院!

    陈曌揉了揉额头,看来这单生意是没钱赚了。

    这种地方,院方能开多少价钱?

    就算他们给个高价,陈曌都不敢要,这钱拿着烫手……

    孤儿院的铁门并未关闭,铁门似乎已经坏掉了,而且很久没有修理。

    陈曌等待了片刻,一个穿着朴素的老妇人走了出来,看到陈曌后便上前来。

    “你好,你是医生?”

    “是的,我是医生,是谁需要治疗?”

    “我是孤儿院的院长,跟我来吧。”

    孤儿院的面积挺大的,有一些小孩子的游乐设施,不过看着都很老旧。

    脱漆的滑梯,锈迹斑斑的跷跷板,遍地的落叶也没有人清理。

    抬头看向大楼的方向,可以看到窗口一张张稚嫩的面孔。

    孤儿院的环境略显压抑,主楼是四层的建筑,看起来应该是上个世纪的建筑风格,暗灰色的墙体,有些角落的石料都已经风化。

    进到主楼内,走道也是非常的阴暗,这种建筑格局的透光性本来就差,而且又没有开灯,虽然不至于看不清路,可是依然让人觉得不舒服。

    在这样环境下长大的孩子,将来的心理健康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

    一楼走道的两边看起来像是一个个作坊,里面的孩子在制作着什么卡片。

    “院长,这些孩子在做什么?”

    “圣诞贺卡,圣诞节快到了,孩子们会带着这些贺卡去路上祈求售卖,一张贺卡一美元。”院长一边走,一边回答道。

    “孤儿院的经费很紧张吗?”

    “政府每年给孤儿院大概五万美元,再加上各界的捐款,大概能达到二十万美元。”

    “二十万美元,似乎不少了?”

    “孤儿院有四百个孩子,平均下来,一个孩子一年的花费不超过五百美元,你觉得还多吗?”院长的回答很冷漠,可是语气里却带着几分无奈。

    “这里的孩子这么多?”

    “事实上,我们连电费都欠着电力公司的,他们曾经派人过来警告我,如果再不缴纳电费,就把我们的电源拉闸,我和两个义工曾经去电力公司威胁他们,如果他们敢拉闸,我就让他们身败名裂。”

    “额……”陈曌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虽然院长的行为有点敲诈的意思,可是她也是到了无可奈何的地步。

    “是这里的孩子生病了吗?”陈曌问道。

    “不是,是义工。”院长回答道。

    院长把陈曌带到了最后面的一个房间,一个年轻的男子正躺在床上,旁边垃圾桶里有不少沾血的纸巾。

    旁边有个哭泣的少女,十一二岁的样子。

    陈曌立刻上前去,这个年轻男子的腹部中了刀子。

    “这是怎么伤的?”陈曌问道。

    “是我……是我伤害凯瑞老师的,医生,求你,救救凯瑞老师。”

    “放心,他死不了。”陈曌查看了一下伤情,主要还是皮外伤以及失血,并没有伤及内脏。

    伤口需要消炎,陈曌先给他服用了消炎药。

    “伙计,你的意识还清醒着吗?”

    “是的。”凯瑞点点头,虽然受了伤,不过并没有太虚弱,意识也很清醒:“我还好……”

    又转头看向少女:“谢莉尔,我没怪你,不要哭了。”

    这个男人看起来非常帅,即便是以一个男人的眼光来看,他都属于那种帅的过头的男性。

    所以这个女孩估计是喜欢上了她的这位帅过头老师,陈曌心里猜测着,会不会是这个少女向老师告白,结果被拒绝了,因爱生恨,然后才把老师给捅了。

    在完成治疗,包扎好伤口后,陈曌道:“三天内不要碰水,不要做剧烈运动,不要吃刺激性食物,还有,这瓶消炎药你留着,每顿饭后服用两颗,三天后可以把纱布拆下来。”

    “好的,谢谢,我该支付你多少钱?”

    “凯瑞,我来支付,毕竟你是在这里受伤的。”院长说道。

    “不用了。”陈曌收拾着工具,说道:“就当是我免费治疗。”

    “这样不好吧。”

    陈曌背起工具箱:“这是我的名片,如果有需要,可以打电话给我。”

    这时候,少女跑过来到陈曌的面前:“那个……虽然你没有凯瑞老师帅,不过你是好人。”

    我靠,这什么鬼?

    这到底是夸我还是在损我?

    我才不要这样的称赞,陈曌的脸色有些难看。

    “女士,我该走了。”

    “年轻人,谢谢你,愿主保佑你。”

    陈曌不喜欢这里,实在是这里的气氛太过于压抑。

    陈曌几乎是逃跑一样,逃离这里。

    ……

    回到家门口的时候,天色还比较早,下午四点多。

    陈曌看到一辆辆警车从前面的公路过去,前后有五辆警车。

    “小镇上出什么事了?怎么这么多警察过来?”陈曌站在路边,喃喃自语着。

    这时候,一辆警车停到陈曌的面前,莱昂纳多的脑袋从车窗里伸出来。

    “嗨,陈。”

    “莱昂,小镇出什么事了吗?”

    “死人了。”

    “哦,怎么死的?”

    “上吊自杀。”

    “那也不用这么多警察吧?”

    “是个逃犯,躲在小镇上,租了一个房子,今天房东上门收租,结果发现那个人死在房子里。”

    “那我不耽误你的工作了。”

    “反正没我什么事,我们去路边喝一杯怎么样?”莱昂纳多问道。

    “你确定不会耽误你的工作?”

    “我只负责巡逻,破案也轮不到我插手,有重案组负责。”

    陈曌坐上莱昂纳多的车子,到了案发地不远的一个露天餐馆坐下。

    “陈,你的那只大狗旺达呢?”

    “跟它妈妈在一起。”

    “葛琳小姐?”

    “不。”陈曌摇了摇头:“我和葛琳不是男女朋友……是上次那个你带来闹事的那个女人,法丽,她现在是我的室友。”

    “什么?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