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第00180章 鲨鱼
    陈曌猛的潜入水中,他看到了受伤而且惊慌失措的白玛。

    也看到了咬住了鲨鱼鱼鳍的黑玛,可是一个摆身就把黑玛甩掉了。

    那是一条三米多长的虎鲨,体形至少是他们的三倍。

    陈曌双脚一蹬,加速的朝着鲨鱼游过去。

    鲨鱼再次朝着白玛袭来,陈曌朝着鲨鱼的鳃用力的挥出一拳。

    可是在海水里,陈曌的拳头力量被卸掉了一半。

    不过他依然打中了鲨鱼的鱼鳃,鲨鱼吃痛受惊,一个翻摆窜了出去。

    可是它并没有离去,而是转了一圈又游回来。

    它似乎喜欢白玛的味道,它喜欢这种味道。

    这时候陈曌改变了策略,看准了鲨鱼回来的瞬间,伸手抓住了鲨鱼鱼鳃。

    鱼鳃就是鲨鱼的软肋,陈曌不管鲨鱼的挣扎多剧烈,他就是不放手。

    鲨鱼试图转身咬陈曌,可是陈曌是扣着鲨鱼的鱼鳃,所以它也要不到。

    这时候,黑玛也加入了战局。

    黑玛看到自己兄弟受伤,突然扑在鲨鱼的头顶上。

    他的爪子非常的锋利,扣住鲨鱼头部就不松开了,然后血口一张,将鲨鱼头部的一块肉咬了下来。

    这时候鲨鱼再想逃已经来不及了,陈曌和黑玛都已经动了杀机。

    陈曌用力的将鲨鱼的鱼鳃扯破了,鲨鱼立刻就失去了活力。

    这对鲨鱼来说就是致命的伤害,虽然不会立刻致死,可是却足以让它失去战斗力。

    陈曌浮出水面,看到白玛这时候浮在水面上,他的腹部被咬了一大口,此刻海面上已经有一片的红色了。

    陈曌朝着白玛游过去,立刻给白玛塞了几颗恶魔结晶。

    白玛立刻扑腾一下,又活过来了。

    然后开始扑腾着往岸边游动,接着黑玛和鲨鱼也浮出水面了。

    黑玛没有受伤,这是不幸中的大幸。

    “陈。”丹尼尔看到陈曌、白玛和黑玛又回来,接着又看到被冲到岸边的鲨鱼尸体。

    “天哪,你们在海里杀了一条鲨鱼。”丹尼尔满脸震惊的表情。

    他是真的不敢相信,陈曌和黑玛居然能够完成这样的壮举。

    陈曌这时候没时间理会丹尼尔,跑到白玛的身边,查看他腹部的伤势。

    白玛副本的伤势看起来很严重,不过此刻已经不流血了。

    “丹尼尔,帮我叫几个人来,帮我把白玛抬到上面去。”

    “哦,好。”

    不多时,丹尼尔就叫了很多人来。

    佐拉、拉斯法和曼妮也听说了出事,也都跟了下来。

    庄园里的佣人找了块木板,帮忙把白玛抬到上面去。

    “陈,你没受伤吧?”拉斯法打量着陈曌。

    “没事,我需要先给白玛治疗一下伤势。”

    陈曌此刻也没时间和他们寒暄,白玛的伤势更重要。

    不过,众人看到已经被冲到岸边的鲨鱼尸体,还是有些触目惊心。

    这是一条刚刚成年都虎鲨,不过已经非常的具有杀伤力了。

    在海中几乎没有能够威胁到他们的存在,可是此刻虎鲨已经被黑玛咬的遍体鳞伤。

    众人倒是没觉得陈曌有出多少力,黑玛现在还在对着早就死掉的虎鲨发泄。

    奥比托斯更过分,这个没心没肺的混蛋,他完全就开始吃起了虎鲨的肉。

    陈曌帮白玛包扎好伤口,他自己也是心力交瘁,累的坐到地上。

    这时候,一杯水递到陈曌的面前。

    佐拉不知道何时,站在陈曌的身边了。

    陈曌拉住佐拉,抱到怀中。

    紧张之后,就是极度的放松,陈曌此刻迫切的需要释放。

    “别这里,去房间。”佐拉依旧是热情似火的回应着。

    佐拉感觉的到,今天的陈曌非常的勇猛而且强悍。

    他的体力比起一个月前,强悍了很多。

    他像是有着用不完的体力一样,充满了侵略性。

    佐拉节节败退,这是她输的最惨的一次。

    她已经记不清楚几次溃不成军了,陈曌永远都在冲锋,永远不知道疲倦。

    “陈……停下……你这样很伤身体……”

    下一刻,陈曌已经堵住佐拉的红唇。

    此时的陈曌,似乎有点失去理智,脑海中只剩下欲望。

    或许是这段时间的压抑,让他在这时候彻底的爆发出来。

    一直持续了三个小时的征程,陈曌这才停了下来。

    而这时候佐拉已经站不起来了,无力的躺在床上,连四肢都不愿意动弹。

    床垫早已一片狼藉,胸口起伏着。

    陈曌俯下身子,轻吻着佐拉:“佐拉,抱歉……我似乎有点过了。”

    “抱我去浴室。”

    在冲洗的时候,陈曌又想要,不过这次被佐拉拒绝了。

    佐拉今天是真的太累了,实在是无法再应付陈曌。

    陈曌和佐拉携手出来的时候,看到曼妮正依偎在白玛的身边,身边还放着很多的烤肉和牛奶,似乎在和白玛说话。

    曼妮今年十五岁,和陈曌认识的另外一个女孩阿兹娜差不多大,甚至还大一点。

    不过这两个女孩完全是两种类型,曼妮更为天真,或许是被佐拉保护的太好,所以到现在依然是孩子的心性。

    阿兹娜虽然也有着孩子的天性,不过她更成熟,也更为内敛。

    这两个孩子可以说是两种极端,当然了,陈曌不是他们的父母,无权去决定他们的人生以及他们应该要怎么样。

    曼妮看到陈曌和佐拉出来,直接朝着陈曌招手:“陈,你过来。”

    “干什么?”

    曼妮看了看佐拉,又看向陈曌:“你和妈妈什么时候结婚?”

    陈曌咧了咧嘴:“你为什么会希望我和你妈妈结婚?”

    “因为你和妈妈结婚,白玛和黑玛就是我的了。”

    这什么鬼逻辑,你为了黑白二傻,就能把自己的妈妈卖给一个极度不负责任的男人吗?

    “好吧,我是开玩笑的。”曼妮嘟着嘴看着陈曌:“你把白玛和黑玛借给我好不好?”

    “你要借来做什么?”

    “反正你就说,借不借?”

    “不借。”

    “小气鬼,妈妈,以后不要和他好了。”

    曼妮或许娇生惯养,不过不是那种蛮横不讲道理的小孩。

    她对陈曌的话或许是有目的性的,可是不会去强迫或者耍赖的方式。

    因为白玛受伤的缘故,所以陈曌让保罗帮忙,找了一辆卡车,用来运送白玛。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点多了。

    法丽今晚不在,陈曌反而感觉有点不习惯。

    平常这个时候,两人都是穿着睡衣,然后坐在一起喝啤酒吃零食,看着影片再肆意的说着各自的故事。

    陈曌给法丽拨通了电话:“法丽。”

    “陈,干什么?”

    “没事,就是问一下你在海岸救生队,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