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恶魔就在身边 > 第00254章 人造?天然?
    “陈先生,你不能这样对我,你知道我为了帮你收购天然珍珠,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吗?你怎么可以这样?”史派克是真的急了。

    这次他是真的损失惨重,原本以为天然珍珠市场会有利好消息,所以他在这几天疯狂的收购天然珍珠。

    可是等了几天也没传来利好消息,而约翰先生早就已经停止收购天然珍珠。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太迟了,他借了银行的高额利息用来进货。

    可是天然珍珠的价格却一直在恢复几天前的价格,这还不是最严重,最严重的是,即便价格恢复了,市场秩序也没恢复。

    因为天然珍珠市场就那么大,几乎没有人会特别的需要天然珍珠。

    再加上这几日的起伏,其他的珠宝商人短时间内也不想触碰天然珍珠这块,所以现在货物压在他的手中出不去。

    如果等个一两个月,肯定能够卖的出去。

    可是银行的利息可等不了,每天都在刷新着他的承受极限。

    而且,最让他后悔的是,他原本的合作方,佐拉的服装公司突然终止了与他的合作。

    这导致他的业务受到极大的影响,而银行也因此而开始追讨他的欠款。

    陈曌冷笑:“是你说不卖给我,我找其他人进了天然珍珠,难道你还要怪我?”

    “陈先生,之前是我的错,请您原谅我,请务必帮我一次。”

    “一分钟时间到,再见。”

    陈曌直接挂断了电话,他根本就不想和史派克啰嗦。

    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又不是自己坑他。

    如果他不搞那些小动作,不说大富大贵,至少也能小有赚头。

    陈曌不知道史派克亏了多少钱,也不想知道。

    反正和自己没关系,陈曌走出医院回到车上,开车去伊森那里坐一坐。

    柜台前坐着休息的李清,看到陈曌到来,立刻上前:“陈先生,这是我给你织的平安结,是我的一点心意,请你收下。”

    “啊?”

    “陈,李给我也发了一个,这个东西真的有用吗?”柜台里的伊森说道。

    “这是心意。”陈曌把平安结收了下来:“谢谢清姐。”

    中国人的车子里大部分都会挂一个平安结,是习俗也是习惯。

    陈曌手拿着平安结,这个平安结编织的很精巧,不像是在国内市场里的那种用机器编织出来的。

    应该是李清手工编织的,陈曌发现,自己居然看不懂这个编织的方法。

    “清姐,你这个平安结编织的好精巧啊,我觉得你可以多编织一些拿来放在旅馆里卖,绝对有赚头。”

    李清笑着摇了摇头:“哪里能编织的了几个,两个月就编出这两个来。”

    “这么复杂吗?”

    “祖传的手艺,小孩子都不愿意学,如今传到我手上,差不多就要失传了。”

    李清的语气里带着淡淡的哀伤,不知道是因为手艺将要失传,还是因为自己孩子的离世。

    ……

    海岸救生队——

    “法丽,你的这条坠子好漂亮。”一个女救生员看着法丽胸口的坠子。

    她的眼睛都无法挪开了,其他的女救生员也是围过来。

    “这是真的红宝石?”

    “不可能的,这么大的红宝石要多少钱啊?”

    “可能是人造宝石吧。”

    “不过真的很漂亮啊,这触感,这光泽,不像是人造宝石。”

    女人戴一件漂亮的首饰,为的是什么?

    不止是为了让自己增添魅力,也是为了炫耀。

    即便是法丽也不例外,能够得到其他女孩的赞赏,法丽还是非常满足的。

    “太漂亮了,法丽能借我看看吗?”

    女救生员接过法丽的红月之心,放在手心上仔细的抚摸着。

    “好精致的切割。”

    当女救生员将红月之心放在阳光下的瞬间,整颗红月之心倒射出璀璨之极的色彩。

    那色彩美的令人窒息,一众女人全都发出惊呼声。

    引来总部里的男救生员的侧目,罗比奥走过来。

    “我看看。”罗比奥接过红月之心:“这不是人造纤维或者人造宝石,这是天然宝石。”

    罗比奥只是对了一下太阳,然后又用手捂住宝石看了一眼,就直接说道:“法丽,你不应该带这么贵重的首饰上班。”

    “啊?可是陈说这不是红宝石。”

    “如果是人造纤维,是没有内部折射效果的,人造宝石的会有磷光现象,而且光折射是直线穿透,这颗宝石的估值不会少余三千万美元,你还是收好了,不要随意带出来。”

    一众女队员,都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法丽,眼中难免露出一些的嫉妒。

    她们也都认识陈曌,没想到陈曌出手这么大方。

    送了法丽一辆豪车不说,还送这么昂贵的首饰。

    如果早知道那个中国人这么有钱,说什么也要抢先一步,把那个中国人抢到手。

    “这个坠子真的这么值钱?”

    “我就是做个估值,不过你如果真的想要准确的估价,那就找专业的鉴定机构。”罗比奥拍了拍手:“好了,休闲时间到此为止,该上班了。”

    众女的目光始终无法从红月之心收回来,这颗红月之心实在是太吸引眼球了。

    特别是对女性,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戴着红月之心的法丽,看起来更是光彩照人。

    法丽听罗比奥说完,也不敢再把红月之心挂在脖子上,默默的收了起来。

    女队员们看到法丽把坠子收起来,这才把注意力转开。

    虽说不敢再在工作的时候佩戴,不过法丽还是很满足其他女队员的眼神。

    谁都有虚荣心,法丽也不例外。

    平日里大家总是有意无意的攀比,从容貌到身材。

    一直到下班,法丽才重新把红月之心戴上,众女也只能望而兴叹。

    法丽在途中,还顺便买了一瓶红酒回家。

    “陈,你什么时候回来?”

    “快了,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打电话了吗?”

    “好吧,我会尽快回来。”

    当陈曌回到家中的时候,发现法丽已经准备好了烛光晚餐。

    两人正你侬我侬的时候,戴尔的电话不合时宜的进来了:“陈,你知道里斯法尔前天送你的那瓶酒是什么酒吗?”

    “不知道,干什么?”

    “那瓶酒是1842罗尔斯酒窖珍藏红葡萄酒。”

    “然后呢?”

    “那瓶酒刚在今年的红酒春季拍卖会上以一百二十万美元拍出,而拍到那瓶酒的人,正是里斯法尔。”

    扑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