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天眼商女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喊她师傅,你不配
    王进勾唇一笑,放下手中刚磨下来的靠皮绿,望向众人。

    “这虽然只是靠皮绿,但是这墨翠在赌石界,确实难得一见,听你们如此说,想必你们是不屑于这点墨翠了,那王某人可就自己留下了?”王进小心的拿这那薄薄的墨翠,那么模样倒真像语气里所说一样。

    王进小心翼翼的模样,让众人脸上闪过一丝不屑。

    这薄薄一层,留着能做什么?

    不过,就算是这薄薄的一层,却也是墨翠,要是拍下也免不了要花上一笔,难不成这老板脑子被门夹了不成?

    “哎,我说王老板,别怪我没提醒你啊,这薄薄一层可什么都做不了,你确定要拍下?”那人眉头一挑,好心提醒着。

    王进望向那人,神色微暖似玩笑一样道:“这墨翠难得一见,即使是薄薄的一层却也有拇指厚度,加以打磨也能做成个小小的饰品。

    我可是和你们说好了啊,你们确定不要,这块墨翠我可就收了,我的能力也只能买下这一小块,接下来要再出现墨翠,我可保证不了我的钱能承受得起了。”

    王进状似玩笑的开口,视线扫向众人,倒像是再三确定一样。

    只不过,王进的话却让某些人眼神闪过一丝不屑,嘲讽道:“说的好像真能出玉一样,谁稀罕这靠皮绿,还不够塞牙缝的。”

    那身旁的人看了眼王进,冷哼一声,眼神闪过不耐:“别问了,这点玉也就你稀罕,赶紧解石吧,浪费时间。”

    听见这话,王进神色一冷,却没再开口,视线转向他人时,神色却早已恢复如常。

    “好了,既然没有人想要这墨翠,那王某便继续解石了。”

    转回身那一瞬间,王进的眼底闪过一丝冷芒,待会可别求着他,要这靠皮绿就行。

    这一次,王进坐回解石台,却将湿布丢在了一旁,直接拿起解石器朝着那巨石毛料的正中央,便欲拦腰切断。

    这一幕,让在场的众人都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这老板是疯了么?

    拦腰切断,万一中间有墨翠,岂不是破坏了彻底?

    到时候,即便是墨翠个头大,但是在正中央有了划痕,它的价值将会大大折扣。

    “嘶,王老板,你疯了?!”

    “你会不会解石啊,你不会我来,你要是把墨翠给我解毁了,你的店也别想要了!”那大汉撸着袖子,一脸愤怒。

    墨翠本就珍贵,万一这毛料中存在墨翠,王进这么做分明就是暴殄天物啊。

    众人一脸愤慨,双眼却紧紧盯着男人手下的动作。

    只是,王进却只是淡笑不语,手上切割的动作丝毫不慢。

    他没有接话,别人在愤怒也不可能上来将他推下去。

    这样的切法,别说是在场的人没有见过,就算是他也是头一次见。

    下午苏念划出切割线的时候,他就质疑过,只是,那女孩眼底的光让他不容置疑。

    她说,相信她,那么他便信了。

    手上的动作丝毫不慢,直到那巨大的毛料被一分为二,“咣当”一声落在地面的时候,望着白花花的石头,王进不禁松了一口气。

    将解石器放下,王进抬手抚了抚额头,不着痕迹的将冷汗抹去,转过身拿起一桶水便朝着毛料浇了过去。

    “刺啦”一声,那半大的毛料升起一阵白色的粉尘,不等那粉尘消散,王进拿起一旁的湿布,坐在解石台,继续手上的工作。

    只有他知道,解石才刚刚开始。

    王进一言不发,只是沉浸在自己手中的动作,但是在场的众人却没有他那么镇定。

    “我去,啥都没有?”那前排的人瞪着眼睛,盯着离脚边几步远的白花花的毛料,错愕出声。

    当下,不自觉的朝着那毛料走了过去,抬脚便轻轻踢了踢。

    那模样,仿佛在确定那毛料里是不是真的没有墨翠。

    见那人脸上闪过一丝失望,众人都不禁跟着沉了一口气。

    一人高的毛料,拦腰截断,却除了石头还是石头,那剩下不到小腿肚高的毛料里,还能有料?

    那眼瞅着就到底了,能有料?

    王进将所有人的叹气,惋惜悉数收进耳里,只是,手上的动作却没有丝毫的停顿。

    这毛料是否能出玉,决定着玉林店之后是否能够顺利发展。

    出玉,那便一解成名,玉林店的名字也在A市被众人知晓。

    但是,若今晚他费力解了半天的毛料,只是白花花的石头,那么,不仅他的名毁了,玉林店也完了。

    只是,当腰解石这一个动作,别人就已经定位成他不会解石了。

    一个赌石的老板不会解石,试问他看中的毛料又能好到哪里去?

    当下,不少人的脸上纷纷出现不耐烦,语气也差了不少。

    “我看这老板根本就不会解石,一大块毛料说切就切了,玉不从中间出,难不成在脚底下出?”

    “谁说不是,又拿湿布擦上了,这啥时候能擦完?等他擦完,天都亮了。”

    “唉,这要是真能解出墨翠,我就等到天亮都值得了。”一旁的人微微叹了口气,只是谁都看得出来,他望向王进手下那石头的时候,满眼的希冀。

    这时,突然有人不屑的“切”了一声,没好气的说道:“这底下这块毛料要是能出玉,我就把这石头吞了!”

    苏念一直站在身后,身体半倚在墙壁上,眸色微冷,虽然没有开口说话,但是在场所有人的神色,她一个不落全都记在了心底。

    王进的动作,她时刻都在关注着,只要按照他的速度,继续擦下去,用不了十分钟就会出玉。

    她倒是期待一会这些人“啪啪”打脸的神情。

    齐鸣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大厅里,也不知他将前面众人的话听进去了多少,只见少年的脸色不是一般的阴沉,看样子是忍了很久。

    他的暴脾气一听那人说这话,顿时怒了,也不再忍下去,刚想拍桌而起,身前却突然多了两道身影。

    顾之恒站在齐鸣身前,冷眼瞥向少年,沉声道:“这就沉不住气了?”

    齐鸣冷哼一声:“他们这都是什么态度,没有人绑着他们来,不爱看就滚。”

    齐鸣这一声不大不小,但是刚好刚刚那说要吞石头的男人,转过头来对上了齐鸣的视线。

    那一眼,嫌弃,不屑,嘲讽尽数皆有。

    齐鸣顿时怒了,这眼神,敢嫌弃小爷?

    刚想动手,顾之恒瞬间上前一步,抬手便往齐鸣的肩头一拍,这一拍看似不重,少年的身体却整个陷入了椅子上。

    顾之恒脸色阴冷,双眸微眯,嗓音低沉:“这一声师傅,你不配。”

    齐鸣朝着苏念一声一声喊着师傅,他不是没听见,只是对于苏念的事情,他不想过多的去插手。

    因为,他知道苏念做事有自己的分寸,只要是她做的事,他都支持。

    可是,如今齐鸣如此沉不住气,心态浮躁、冲动在日后定会给苏念带来麻烦,与其日后有隐患,不如现在他便将这隐患绝了。

    这话一出,齐鸣的神色顿时一怔,眼底的怒火却比刚刚更旺。

    他决定要拜苏念为师,不是一时冲动的结果,是经过他深思熟虑的。

    他虽然平时不着调,但是只要是他齐鸣认定的事情,就算是死也不会改变,从他喊出师傅两个字起,不管苏念是否承认他,他都将苏念摆在了最重要的位置上。

    今晚他怒,是因为他知道石头是苏念的,那人出言不逊,师傅不气,但是他作为徒弟不能不为师傅出气。

    可是,顾之恒不仅拦着他,还阻止他喊苏念师傅,这是他绝对不能忍得。

    眸中的怒火喷薄而出,只是,当齐鸣的眼神突然落到苏念身上的时候,他眼底怒火似浇上了一盆冷水,再也烧不起来。

    苏念的眼神平淡似水,静的让人心悸,似乎掉落石头也不会激起一丝的涟漪。

    女孩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一言不发。

    突然之间,齐鸣轻笑了一声,望向顾之恒,眼底却多了分冷静,多了分平和。

    “我懂了。”

    见齐鸣恢复平静,顾之恒这才站直身体,走到苏念身后静静的站着。

    苏念望着齐鸣,唇角微掀,忽然张口:“时机未到,有你出场的机会。”

    她不是不明白齐鸣发怒的原因,只是,顾之恒的做法她却没有阻拦。

    齐鸣确实像个开心果一样的存在,单纯却仗义,聪明却没有心计,这样的人当朋友可以,但是,若是喊她一声师傅,确实是不合格的。

    璞玉只有经过雕刻才能完美不是?

    女孩的话一出,齐鸣垂下头忽然抬起,望着苏念嘴角若有若无的笑意,眼底似乎什么被点燃了,再次绽放了光彩。

    嘴角一咧,一口大白牙朝着苏念扬声回应:“好勒!”

    这时,人群中那要吞石头的男人,再次转过头来,眉头紧皱着,望向齐鸣的方向,嘴角一张,无声的吐出两字:“有病。”

    齐鸣一接受到这两个字,顿时气得牙根直痒,拳头紧握,只是这一次却稳坐在椅子上,没有动作。

    一旁的女孩望着齐鸣,脸上闪过一丝满意神色,只是,视线一转,落到那男人身上,眸色一凛,似刀光冷芒。

    这时,人群当中突然有人喊了一声。

    “你们看!你们快看,出绿了,既然真的出绿了!”

    顺着那人指向那石头的手,众人纷纷望去,这一望却让众人瞬间呆愣在原地。

    美,真的好美。

    王进拿着湿布的手,不停的颤抖,只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心底的颤抖比手上的更甚。

    出绿了,真的出绿了。

    这墨翠,是在他手上诞生的,是他亲自擦出来的。

    对于解石师傅而言,如果能亲手解出一块上等的好玉,对于自身名气的提升也是有好处的。喜爱玩赌石的人,多多少少都是迷信的,所以,他们选出的毛料,一般都会让手下出过好玉的师傅去解,希望借助他的手,继续开出玉来。

    对于解石师傅而言是如此,那么对于一个店的老板而言呢?

    一想到这,王进心下不禁一暖,抬起头视线缓缓的落在了远处,那个身体半倚在墙上,一脸慵懒的女孩。

    他终于明白了,为何苏念一直坚持这毛料要他来解。

    似乎感受到了王进的视线,苏念朝着男人的方向,微微点头。

    她说过,成了她的人,那便她来护。

    “老板,快擦快擦,别停啊!”

    “快快快,你不擦我来,我来擦。”

    王进只是望向苏念的功夫,眼前的几个人就恨不得,将他替下来自己去擦石。

    开什么玩笑,这石头现在除了他,谁都不能碰。

    嘴角不自觉扬起一丝笑意,手上的动作却分秒不歇的擦了起来。

    随着那墨翠在王进的手上逐渐显示出形态,玉林店的大厅里,响起阵阵倒吸凉气之声。

    忽然,苏念的耳边传来一阵抽泣之声,让她不禁朝着那方向看去。

    这一眼,却让苏念有些震撼,那老者竟然,哭了。

    看那老者满头白发的模样,年纪怕是不小了,这个时间本应该在家休息,却还出现在这里,想必对这墨翠也应该有着不一样的情怀吧。

    这时,王进已经将那墨翠整个都解了出来,寂静的大厅在瞬间沸腾。

    “这墨翠当初说拍卖的,还算不算数?算不算数啊?”那人一脸急切,望向王进急声问着。

    王进笑而不语,只是望着众人身后逐渐走来的身影,自己退到了一旁。

    在王进解出墨翠的那一刻,苏念就感应到了。

    当下,顾之恒便带着苏念从人群中走到了墨翠身旁,当然,此刻两人的身后却多了一个人。

    顾之恒拉着苏念站在解石台前,身体却向着一旁侧了一步。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看了齐鸣一眼,嘴角向上一扬。

    齐鸣顿时授意,嘴角一扬,便从两人身后大步流星的走了出来,站在了最中央的位置。

    视线扫向大厅的众人,忽然少年的视线定格在一人身上,眉眼一挑,面露嘲讽之色。

    “呦,刚刚不是有某些人说,这毛料要是出了玉,他就把整个石头吞下去么?也不知道这话现在还做不做数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