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天眼商女 > 第一百五十章 她死了
    卫雨眉头微微一皱,双手呈着那匕首,眼睑微垂,沉声道。

    “长老,不是我想用这匕首,只是,对付那苏念这匕首根本没用。”

    姬长老脸色一沉,冷哼一声:“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是说我给你匕首没用是么?既然没用那我就替你毁了!”

    姬长老袖袍一甩,大手一伸就欲毁了眼前那把匕首。

    只是,卫雨又怎么肯?

    这把匕首还是他苦苦求来的,虽然比不上其他师兄的武器,但至少也比凡物要强上百倍啊。

    卫雨脸色一急,顿时身体伏地,呈着匕首的双手也借势放在了地上,让姬长老扑了个空。

    感受到头顶越发森冷的杀气,卫雨的心底不禁一颤。

    开口急忙道:“姬长老,我想要告诉你的是,那苏念不是普通人!”

    姬长老原本一脸怒意,但是,这话一出却让他眉头微蹙:“你这话什么意思?”

    卫雨见姬长老不再发火,这才微微抬起头,眼尾小心的望着身前的长老。

    姬长老鼻尖冷哼,一甩袖便转身坐到了椅子上。

    “起来回话。”

    卫雨急忙起身,便站到了姬长老身旁,神色小心,谨慎道:“长老,我怀疑这苏念也是修真之人。”

    “啪!”姬长老脸色大变,猛地拍桌而起:“不可能!这里A市除了我们不可能再有其他的修真者,如果有我早就发现了,难不成你是在质疑我的能力么?”

    对于姬长老来说,修真者不是大白菜,更不是所有人多能够修炼的。

    而他们所在的地方,便是A市所有修真者的大本营,他的任务就是负责侦查那些明明有灵气,却没有回归的修真者。

    对于普通人来说,一旦发现修真者的存在,那么他们必然会面临一定的威胁。

    或许他们拥有一定的灵气和能力,但是,如果真的面对的是国家机器,那么多的武器,即使他们会飞,也会落得个灰飞烟灭的下场。

    所以,这些年来他们一直隐藏着自己的身份,小心的使用自己的灵气和能力,去获取自己想要的东西,除非能够控制住那些比自己弱小的人,否则,他们不会轻易的暴露自己。

    卫雨被姬长老的气势震得身体一颤,脚步向后趔趄的两步。

    “长老,卫雨不敢欺瞒你,那苏念竟然一掌将我打成内伤,您觉得平一个普通人,能把我打成这幅模样么?更何况她还是女孩啊!”

    姬长老猛然抬头,冷哼一声:“就凭你的三脚猫功夫,连我的千分之一都不到,被一个女孩打成这幅模样,你还有脸在这和我说这些。”

    最开始,他以为卫雨是那人介绍来的,会有所不同,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才知道卫雨根本就是废物,学了这么久,水平依旧那么低。

    “长老,我。”卫雨一时语塞,拳头却紧紧攥起。

    这些年,他学的东西不比别人少,可是就是根本无法突破,体内就像有什么屏障一样,怎么都打不破。

    “哼,你什么你,你竟然那么肯定那女孩是修真者,你可感受到她的灵气波动?”虽然姬长老不相信A市还有其他的修真者存在,但是,他不能抱有侥幸心理。

    如果那苏念真的是修真者,他就一定要想尽办法,将她弄到这里问个清楚。

    见姬长老如此问,卫雨眉头几不可查的的皱了皱。

    苏念本身就没有使用灵气,她根本就不是修真者,他怎么可能会看见苏念的灵气波动?

    现在如此说,只不过是希望借助姬长老的手铲除掉苏念罢了。

    “怎么不说话了?”姬长老双眸微眯,冷哼一声,他就知道这小子的心思。

    可是,还不等他的思绪落下,卫雨张口沉声道:“姬长老,我感受到了她的灵气波动,她的实力在我之上,所以,我不知道她现在的等级。”

    卫雨的话说的煞有其事,差一点连他自己都骗了过去。

    姬长老仔细观察着卫雨,直到看了一刻钟,没有见到他异常的神色,这才阴森开口:“卫雨,这次我暂且信你,若是让我知道你是骗我的,小心你的小命!”

    卫雨眼眸微微一亮,双手抱拳对着姬长老,沉声道:“卫雨不敢。”

    “谅你也不敢,给你两天时间,把这姑娘的所有资料都给我找来,从出生开始,凡是接触过的人,所有的资料通通都要,听懂了么?”

    “卫雨明白。”

    姬长老眼尾扫了扫卫雨,这才缓缓抬步走向门口:“好生修养调息,休息好了就出发吧。”

    这话说完,姬长老便离开了房间,不过片刻,卫雨便感受到,房门外守卫不在了。

    就在这时,忽然一阵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卫雨眉头微微蹙起,掏出手机,唇角忽然冷冷一勾。

    “什么事?”

    电话那头,听到卫雨如此声音似乎感觉到一丝诧异,沉默半晌冷哼一声:“交代给你的任务,你是如何办的?”

    卫雨不屑的哼了一声,随意道:“那晚有事,没去。”

    白无常没想到卫雨会是这种态度,当即眼底闪过一丝杀气:“你是当我瞎么?监控里尾随着姜铭和李虎出去的,你敢说不是你!”

    卫雨唇角轻扯,转身脚步微抬便翘起二郎腿,坐在了椅子上:“是我如何,不是又如何?这个时候,你应该到哈市了吧,从今以后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我卫雨从未跟随你一天,叫过你一声白老大,你凭什么让我听你的?你的吩咐,我为什么要照做?”

    从青豹帮解散的那一刻起,他就趁乱和李虎逃了出来,这才看到了姜铭和白无常。

    只是,那李虎命不好,被弑神盟的人趁乱打伤,却偏偏滚到了姜铭的脚底下,刚巧那时姜铭的心情不大好。

    将李虎囚禁了三天三夜,卫雨虽然不知道李虎经历了什么,但是,从那囚房里三天从未停止过的惨叫声,他就知道李虎并不好过。

    自从那以后,李虎出来过后便跟在了姜铭的身边,原有的一身傲骨,却多了一丝怯懦,凌厉的眼神里更多了一丝恐惧。

    卫雨原本是跟着李虎,但是,自从李虎被关起来,他就一直被关在仓房里,虽然没有人虐待他,但是,却也被关了三天。

    直到李虎被放出来过后,卫雨这才跟在李虎身后,也算是跟在白无常和姜铭身边,闲来无事动个手,打个架,至于“白老大”他从来都没有喊过。

    “你!”白无常脸色阴沉,沉吟半晌终于开口:“既然如此,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韩姗姗他们是否还活着?”

    听到这句话,卫雨不禁有些诧异。

    虽然他知道韩姗姗他们都已经死了,可是,这一天都过去了,以白无常的能力,竟然还没有找到他们的尸体?

    想到这,卫雨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苏念那张总是面无表情,冷清冷色的脸。

    这个女孩,他似乎总是低估了她的能力。

    “我也再告诉你一次,那晚我临时有事,没去,他们的死活你都不知,我更不知,还有事么?没事挂了。”

    也不再等白无常回话,卫雨按下挂断键,便放下了电话。

    他倒不是要包庇苏念,只是,他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好心去帮助一个曾经把自己当狗看的人。

    *

    “你来了,坐吧。”

    苏念坐在咖啡桌前,望着眼前的几日没见,却瞬间成熟稳重不少的大男孩,唇角微微一勾。

    齐振效就站在桌边,一双幽深的看不到底的眸子,就这样的盯着苏念的脸,神色说不出的复杂。

    苏念唇角微挑,只是静静的望着齐振效,她知道此刻这个男孩的复杂的心里。

    半晌,男孩终于开口,只是,那嗓音却是说不出的沙哑和低沉:“谢谢你。”

    “坐吧。”

    这一次,齐振效倒是没有推脱,走到苏念对面便坐了下来。

    半山,齐振效眉头微蹙,终于开口:“那个女人她…”

    苏念自然知道齐振效担心的是什么,单手端起咖啡,轻抿一口,唇角微勾,轻声道:“死了。”

    齐振效瞳孔猛然收缩,但是,片刻过后,便瞬间恢复了平静,沙哑开口:“怎么死的?”

    苏念直接告诉他的原因,也就是想看看齐振效的反应。

    不管怎么说,现在的齐氏集团是在她的手上,就算要将齐氏集团还给他,也得先考察一下现在的齐振效是否有那个能力。

    如今看来,经过这一件事倒是让曾经不可一世的纨绔子弟,彻底沉稳了下来。

    “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有没有能力重振齐氏集团。”苏念放下手中的杯子,水眸轻抬。

    齐振效眉头轻蹙便松,嘴角闪过一丝苦笑:“齐氏集团早就不是齐氏的了,何谈重振?”

    见齐振效如此模样,苏念眸色微凛:“我认识的齐少,虽然不可一世,傲娇纨绔,但是,他的自信,他的自傲却最是让人振奋的,不过就是小小的破产而已,你父亲尚在,母亲安好,你也好好的活着,你有什么资格消沉?”

    “别忘了,齐氏集团虽是齐氏的,但是终究不是你的,是你父亲一手打下的,和你有什么关系?现在你父亲的集团不在了,你过不上以往逍遥自在的好日子了,所以,你沉沦了?就甘愿这样沦落,被人踩在脚下?”

    苏念的语气谈不上好,甚至可以说是斥责。

    钱没了就没了,只要你还年轻就有机会东山再起,只要亲人尚在,有何不能振作?就是因为年轻,所以一切都可以重头再来。

    齐振效唇角微抿,放在桌上的拳头紧紧攥着,青筋暴起。

    苏念撇着桌上的拳头,抬眼便望向了齐振效,沉声道:“今天找你来的目的很简单,齐氏集团现在所有的股票都在我手里,给你一个机会,让你重新来过,恢复昔日齐氏集团的光辉,甚至是超越原有的齐氏集团,你能不能做到?”

    齐振效猛然抬头,对上苏念的眸,眼底闪过一丝震惊和诧异。

    他虽然知道股票悉数都掌握在了苏念的手里,但是,竟然没有想到她会如此说。

    苏念眉头微蹙:“做不到我换人。”

    说完,苏念便欲起身离开,只是,还不等动身,齐振效忽然起身,绕过咖啡桌来到了苏念的眼前。

    “我能做到,我一定能做到,我要的只是一个机会,你给我时间,我都能做到。”齐振效略带颤抖的声音响起,没有人能感受到此刻他心底的激动和紧张。

    自从齐氏集团被那女人攻击破产后,他的父亲便一夜白头,从未露过笑脸,他知道,但凡当时的他能够有一丝的反抗能力,齐氏集团都不会在瞬间被攻击崩塌。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因为他到处沾花惹草,因为他能力不行,导致父亲一辈子的心血都毁在了他的手里。

    苏念抬眸,“我说的重新来过,是指靠你一个人的力量,将集团发展起来,你能做到么?”

    齐振效唇角微抿,片刻狠狠点了点头:“我能!”

    苏念点了点头,“坐过去。”

    齐振效虽然不知道苏念是什么意思,但是,却听话的照做了。

    只是刚坐下,面前便推来一份合同。

    “这是我草拟的一份合同,对于企业的管理我懂得不多,但是具体的股权分配,企业的法人和管理人,我都写的清清楚楚,你先看一下,觉得哪里不合理,我们再改。”

    苏念轻描淡写的将笔推到了合同旁,让齐振效进行修改。

    虽然齐振效是个纨绔子弟,但是,毕竟父辈从商,对于企业管理的内容,比她懂得多。

    只是,殊不知此刻齐振效的心底却是鲜血奔涌,颤动不已。

    拿着合同的手都不禁微微颤了起来,缓缓抬头,望着苏念颤声道:“股权的分配,你确定如此?”

    苏念挑眉:“有问题么?”

    “有,你既然不会处理股权的分配,那就不能乱写,股权是最终利益分配的基准,你这样分配,不是…”那合同上的股权分配,齐振效不敢置信,只是,他的话没说完,便被苏念打断了。

    “股权的分配是我确定的,你有问题么?”

    “有!”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