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天眼商女 > 第203章 之恒,他说要杀我,委屈
    “你……你说什么?你竟然管我叫阿姨?”

    女人伸出手指指着苏念的脸,手臂却不停的颤抖着,显然被气得不轻。

    对于任何女人来说,年龄和容貌都是最为在意的东西,尤其是对那种靠脸吃饭的人来说,一张脸皮就是她们的命!

    苏念眉头微挑,看着眼前的手指头,沉声道:“我不喜欢别人用手指着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否则,你的手指就别想要了。”

    “你!你竟敢威胁我?”女人脸色一横,脸色气的煞白,对着一旁的众人便喊道:“你们都是死人吗?啊?看着我被欺负不知道帮忙吗?报警啊!”

    只是,这一句话说出来,众人却都面面相觑,视线直接定格在了一旁同事的脸上。

    “诶,我们好像快下班了,走走走,一会赶不上车了。”

    “对对对,你不说我都忘了,走快走。”

    这一句话好像掉入平静湖面的石子,一石激起千层浪。

    “对哈,我饿了,小花啊对面新开了一家火锅,我这里有代金券,走啊,吃饭去。”

    “啊?不好吧,这么晚了吃多了会长肉的。”

    “你不去?我请客,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等我,我去拿包!”

    众人做鸟兽状纷纷离开,也只剩下几个人还留在原地,摸了摸鼻子半晌,转头回了休息室。

    “你们!你们都给我站住!”女人狠狠躲了躲脚,朝着众人便恶狠狠的喊着。

    苏念不屑的冷哼一声,看着依旧指着自己的手指,身形微微一动,便只听“咔嚓”一声。

    “啊——手,我的手!”

    一声声哀嚎,一声声惨叫,不禁没有让众人停下脚步,反倒成为了催命符,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偌大的大厅里只剩下了孤零零的几个人。

    看着女人哀嚎的惨状,苏念眉头微挑,刚想开口说话,余光里某个庞大的身影正不断的朝着门口踱步。

    苏念沉声道:“我让你走了么?”

    那胖女人抬起的脚步还未放下,听到苏念的声音急忙落下便朝着门口跑去,只是,还不等迈出那道门槛,眼前却忽然多出一道人影。

    “你…”他刚刚不是在自己的身后,怎么忽然出现在…

    “事情还没解决完,你想往哪走?”顾之恒双手负后看着面前的女人,他怕自己忍不住动手。

    对着这样的一张脸,顾之恒也怕脏了自己的手。

    如果不是今天太过愤怒,那个女人他也不想碰!

    那胖女人身上的肥肉狠狠一颤,嘚嘚瑟瑟的向后退去。

    她可是没有错过那声清脆的骨头响,如果她没记错刚刚自己还用手指指了这个女人。

    她不想变成残废啊!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慌慌张张跑过来一道声音,那还未消散的刹车声仿佛就在耳边。

    想都不用想,来者究竟用了多少的时速开到了这里。

    管清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如果不是有人给他打电话说是店里面出事了,他还在被窝里和媳妇亲热呢。

    原本店里有人闹别扭,闹纠纷他都不在意,也根本轮不到他去管。

    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细问之下今天来闹事的人竟然是个男人,直接点名要找他。

    仔细的让手下的人形容一番,他的脑袋里忽然冒出了一个人影。

    虽然那人根本不可能大驾光临他的小店,可是,谁都知道这种上位人士的行事作风怪异,没人猜的透。

    如果真的是那位来了,他的店以后也不用再开下去了。

    这才推开身上的小娇妻,一路一百二十迈,闯了好几个红灯才赶了过来。

    只是,没想到的是刚一进门口就看到了那位的背影,这一眼就让管清的心凉了半截。

    苏念的眉头轻蹙,视线也随着门外的声音逐渐转移了过去。

    “顾先生?”管清小心翼翼的朝着那门口的背影叫着,脚下的步伐都不禁放轻了不少,做着最后的挣扎。

    万一不是,他就相当于捡回了一条命啊!

    顾之恒冷哼一声,中途有人打电话给管清,或许苏念没有注意到,但是他却注意到了。

    缓缓回头,双眼微微眯起,沉声道:“管经理来的是真早,我还以为要明早才能见到你呢。”

    顾之恒唇角的冷嘲热讽让管清的心瞬间一沉,急忙走上前道:“顾先生真的是你啊,我真是没想到你会大驾光临我们小店,真是抱歉,你看是谁惹到你了,我这就处理,绝对开除,以后售楼中心也不用待了。”

    见顾之恒没有说话,管清心底不禁微微一松,搓着双手继续道:“顾先生,我虽然不像您这样精通百行,但是,起码我管清开口,在这个领域她就别想再做下去了,谁要是敢录用她,那就是和我过不去!”

    管清拍着胸脯保证的模样,让顾之恒冷笑一声:“管经理真是好大的面子。”

    这话一出,管清的嘴角微微一僵,视线微微一转便看到了顾之恒身前拖地的女人,不等细看耳边顿时传来一阵阵哀嚎尖叫和怒骂声。

    “经理,救我啊,他们要杀我,要杀我啊,你可得给我做主啊!”

    管清眉头狠狠皱起,下意识看了一眼顾之恒,见他没有什么反应,只得大步走上前,便到了大厅正中央。

    苏念没有和顾之恒站在一起,只是站在鬼哭狼嚎的女人身边,冷眼的看着一切。

    管清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她的嘴里喊得是他们,而不仅仅是一个她。

    这就让管清下意识的认为是苏念欺负了员工,而后来赶过来的顾先生则撞上了这一幕,顿时惹得龙颜大怒。

    A市的上流社会,谁人不知顾先生是个喜静的人,正常的应酬上也没有人敢在有顾之恒在的场合中大声喧哗,更别提是现在这个地方。

    管清快步走上前,抬脚便踢了地上的女人一嘴,没好气的骂道:“妈的,哭个屁,给我憋回去!”

    哭的跟死人了一样,他怎么听怎么丧气!

    管清本就长着一张严肃的脸,这一脚踢下去,让地上哀嚎的女人瞬间青紫了脸,但是,也在瞬间止住了生息。

    看样子是疼的不轻。

    苏念微微挑眉,看向管清唇角微勾。

    这个管清倒是狐假虎威的典范了,做的是真不错,对女人也是下得去脚,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刚刚那一脚刚好踢在了那女人的肚子上。

    与其说那女人是被吓得不敢出声,还不如说是因为踢到了肚子,腹部绞痛的无法发出声音,额间的冷汗更是在瞬间汗如雨下。

    还不等苏念的思绪落下,管清的身影便走到了身前。

    “就是你欺负我员工?”

    冷哼声,不屑声都包含在了短短的几个字中,甚至,苏念都还在管清的眼里看到了一丝杀气。

    这让苏念不禁惊讶,她似乎没做什么吧,这杀气哪来的?

    殊不知,对于管清来说,凡是阻挡他前途的人,那都是仇人,杀了都是不解恨的。

    苏念不答反问,眉头微挑:“你想杀我?”

    这话一出,门口的顾之恒双眼微微眯起,大踏步便朝着苏念的方向走来。

    后面的脚步声响起,管清的心头微微一跳。

    难不成,是因为自己处理的还不够严肃,让后面那位不满意了?

    一想到这,管清顿时冷汗一直流,而作为现在他唯一的出气对象,苏念便遭了央。

    冷哼一声:“我想杀你又如何?你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方,敢动我的人,你是不要命了么?”

    管清的话一出,苏念都不禁气的乐了起来。

    “你笑什么?!”管清双眼微眯,冷声问着,他都快被顾之恒吓得三魂丢了两魂,这个女人竟然还在笑?

    不等苏念开口,忽然之间,顾之恒的阴冷的声音传到了管清的耳朵里。

    大步走上前,在管清的视线里,顾之恒并肩走到女人的身边,抬手便一把搂住了女孩的腰。

    而女孩双眼微眨,侧头看着顾之恒,忽然一副委屈的模样,可怜的说着:“之恒,他说要杀我。”

    顾之恒抬手便揉了揉女孩的头,动作亲昵,眼神的宠溺都似乎要溢了出来。

    轻声道:“想杀你,那我就让他先死。”

    话音落下,顾之恒的眼神微微一转,从苏念的脸上过渡到管清的脸上,从柔情似水到冰冷入窖,只需要那么一刻。

    管清也在那一刻,仿佛被人瞬间泼了一盆冷水,从头顶到脚心,哇凉哇凉的。

    他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个女人有恃无恐的站在这里,是因为她是顾先生的女人,他怎么就突然脑抽了非要回答那么一句。

    没错,我就是要杀你!

    妈的,他这不是嫌自己命太长了吗?

    不等他开口说话,顾之恒的声音便飘了过来:“想怎么死?”

    管清:“……”

    “噗通”一声重响,管清双膝一软便跪坐在了顾之恒的面前。

    只是,还不等这一跪落实,顾之恒双眼微眯,带着苏念身体便是微微一动。

    冷声道:“你这是做什么?”

    “顾先生,你不能杀了我啊,我上有老下有小,我有一大家子要照顾,而且,杀人是犯法的啊,顾先生你不能因为我而毁了你的前程啊,不值得啊,你得好好想想啊,我不想死啊。”

    管清趴在地上够着顾之恒的裤脚,只是可惜,顾之恒站的位置任凭管清怎么伸手都是差那么一丝。

    看着管清鼻涕一把的管清,顾之恒的眉头紧皱:“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杀你?”

    这话一出,管清的身体顿时一愣,抬起手擦了擦鼻涕,“你刚刚不是问我想怎么死吗?”

    被顾之恒搂在怀里的苏念都不禁嘴角微微一抽,“这年头还有人求死的。”

    苏念的话音落下,管清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听错了。

    顾之恒眼底赤裸裸的厌恶,沉声道:“蠢货。”

    “我劝你还是把那个女的送医院吧,你那一脚力道不小,人已经疼昏过去了,别到时候没死在我们手上,死到了你的人手上。”苏念好心的提醒着。

    对于女孩子来说,肚子是最重要的部分,尤其是在来月事的时候,更是不能碰的部位。

    这个女人来没来月事她不知道,但是,她却看得出疼的很厉害。

    肚子虽然算不上什么要害部位,但是,对于某些女孩来说却是要害,管清那一脚踢得多重,她在一旁看的清楚。

    如果这个女孩真的因为管清的一脚而死,苏念的心里也会出现一丝疙瘩。

    这个女人虽然是讨厌了一点,但是,她既然当场折了她一根手指,那就扯平了,如果真的要献出一条命,那就严重了。

    听到苏念的话,管清这才下意识的看向地上的女人,一张抹着厚厚的粉的脸,加上可以擦得腮红,即便是原本的脸色苍白的吓人,这时也根本看不出丝毫的异样。

    管清微微挑眉,明明这女人的脸还白里透红的,怎么会人家死了?

    这不是吓唬他么?

    管清眼眸里的变化让苏念不禁冷哼一声,“信不信由你,即便是她死了,她的脸色依旧也是红的,那不是血色,是腮红!无知的男人!”

    这话一出,不仅是管清嘴角微抽,连一旁的顾之恒搂着苏念细腰的手都不禁微微一僵。

    他能说他也不知道那是腮红么?

    但是,他知道的是这个女人的气息却是越来越弱了,如果真的再不送医院,就会如苏念所说的一般,死了。

    被苏念的话一激,管清当时就是一个激灵,伸出食指便放到了女人的鼻子面前,半晌,这才颤颤巍巍的抬起头,额头上冷汗密布。

    “没…没有…没气了。”

    他杀人了!他竟然杀人了。

    一想到这个,管清的脸色便是煞白一片,看着苏念和顾之恒瞳孔都不禁放大了。

    苏念抬手扶额,摇了摇头,无奈道:“哥,赶紧送医院吧,我都说了她气息不稳,你拿手指头试什么啊,能试出来还叫不稳么?”

    “哦哦哦,对对对,这就去这就去,我这就去!”

    话音落下,管清双手穿过女人的肩窝和腿窝就把人公主抱了起来,转身,脚下一个不稳,差点没把人给扔出去。

    苏念的嘴角微抽,侧头看向顾之恒,狐疑道:“这种人是怎么当上经理的?”

    顾之恒耸了耸肩:“不清楚,明天把当初选择他上位的人查一查,有必要给他们治治眼睛。”

    两个人交谈的声音不小,管清也不聋,刚好就将两人的话都停了进步,膝窝又是一软,要不是因为手中抱着的是一条人命,估计这会儿他早就扔出去了。

    苏念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人要是没被踢死,也会被管清这么给折磨死的。

    “房子也没买上,我们回家吧。”苏念轻叹一口气,对着顾之恒说着。

    “回家?回季晨那个房子?”顾之恒哼唧一声,没好气的问着。

    苏念无奈的叹了口气:“那就是个房子啊,他又不住,难不成你让我和我妈住到大街上去?”

    顾之恒轻哼一声,较劲道:“你男人难道比季晨要差吗?他有空闲的房子,我就不能有吗?是面积不够大,还是楼层不够高?”

    苏念摇了摇头,她算是看出来了,男人啊就不能说这种事,一碰到这种事情准是要炸毛的,即便是顾之恒也是一样。

    刚想提步走出去,视线里却忽然多出了一道人影,苏念眉头轻挑。

    刚刚那么好的机会,那个胖女人完全可以选择逃走,而她自然也不会因为一个上了年纪的人计较。

    可是没想到,她竟然还在。

    殊不知,这胖女人不是不想走,而是根本走不了,她的裤子现在都湿了……

    见苏念的目光望过来,那胖女人双腿一软便直接跪在了地上。

    “别杀我,别杀我啊,我错了我不应该报复你,都是我自作自受,你放过我吧,呜呜呜。”

    伴随着“啪啪啪”的打脸声,不过片刻,那胖女人的脸便瞬间成了猪头。

    眼睛本来就不大,这脑袋再一肿起来连眼睛都看不到了。

    苏念轻叹一声,抬头望着一侧的顾之恒:“走吧。”

    每个人活着都不容易,如果不是将她逼急了,苏念也没有说一定要将人送到绝路上。

    送她进警局她想过,但是,之后呢?

    谁又管得了那么多?

    得饶人处且饶人,也给自己一条生路。

    顾之恒微微点头,看着身侧的女孩,嘴角勾起一丝淡淡的笑意。

    他的小女人很善良,但是绝对不是愚善,尽管走在刀尖上,手上染过鲜血,但是,心底的那处角落,却依旧保持着那份善良。

    而那份善良,却是他早就丢掉却再也捡不回来的东西。

    “丫头,指路。”

    车上,顾之恒弯下腰身替苏念将安全带系上,便轻声问道。

    只不过,这句话一出倒是让苏念微微一怔:“指路?去哪的路?”

    “你不是说要回家么?季晨的家我不知道在哪里,我又不能让你露宿街头,到时候心疼的还是我。”顾之恒微叹了一口气看着苏念,一副被欺负的模样。

    这模样倒是让苏念忍俊不禁,忍不住开口调戏道:“既然这么心疼我,那不如和我一起回去吧,正好让我妈妈见见你。”

    “你说真的?阿姨知道我?”顾之恒脸色一怔,握着方向盘的手在瞬间沁出一丝薄汗。

    原本只是开玩笑的一句话,看到顾之恒这幅模样,苏念才知道原来这个男人对自己到底有多么的在乎。

    半晌,苏念唇角微微勾起,柔声道:“很快便会知道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