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天眼商女 > 第233章 市长和秘书那点事
    “想的美!”

    不等苏念开口,一旁的顾之恒脸色一沉,眸子里的凌厉瞬间凝结,他冷声道:“我警告你,A市不比哈市,这里不仅警察多,你讨厌的东西也不少。”

    对于邪修来说,最讨厌的无非就是两种,一种便是警察,而另一种便是修真者,一旦被修真者发现他的踪迹,即便是不被抓到也够人头疼的了。

    兰辞眸色一凛,视线看向顾之恒沉声道:“你没骗我?”

    顾之恒轻哼一声,模样里带着冷淡之意:“我没有那个时间,也没有那么闲。”

    虽然他见顾之恒的次数不算多,但是对于顾之恒话语的真实性,兰辞还是宁愿选择相信,他可不想好不容易摆脱那个老头又来了一堆纠缠的货。

    兰辞眉头微挑,转头看向苏念轻声道:“既然如此,我就不跟着你了,苏念,下次再见面我希望你还能认出我。”

    话音落下,兰辞眸子里晦暗不明,下一刻转身便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去。

    看着兰辞潇洒离去的背影,苏念脑海中忽然一闪,开口便扬声道:“答应的话不能反悔,否则你……”

    苏念的话还没说完,就见兰辞背对着众人抬起了自己的手臂在空中晃了晃,用着极其漫不经心的语气说道:“拜拜。”

    那样子带着些洒脱和潇洒的意味,倒是用不着人担心。

    看到兰辞的动作,苏念不禁莞尔一笑,起码她知道白无常不会有危险了。

    收回视线,苏念轻笑一声,她抬眼看向白无常:“以后希望你不要再遇见他,最起码能保证你是安全的,剩下的就需要你自己多保重了。”

    白无常唇角微抿,至于苏念那句答应的别忘了,他自然知道说的是什么。

    他没有打算再说多余的话,只是看了她一眼,道了一句,“多谢,保重。”

    说完,就没有犹豫转身离开。

    这样一来,该走的人便都已经离开了,苏念看着对面几个人,唇角微勾:“回魔界吧。”

    “你们回去吧,我和温锦程回公司,还有事情等着我们处理。”顾之恒身子前倾,双手一伸,便将苏念抱在了怀里,他的眼底满是柔色,看着她的神情温和而深情。

    苏念眉眼一弯,从最初的害羞,到现在对顾之恒的这些动作习以为常,反倒是觉得没什么不习惯的了。

    她轻轻点头,下意识的柔声道:“好,你们回去吧。”

    “对了,如果有你们师傅的消息,告诉我一声。”她还有很多的问题没有问,因为这个兰辞反倒是耽误了一些正事。

    “放心吧,有消息我会告诉你的,赶紧回去吧,宫云潇再看不见你,他就要报警了。”一说到这,顾之恒都不禁无奈的揉了揉苏念的头发。

    这个丫头从缅甸回来就一直都在忙,即便是待在A市也没有悠闲的时候,加上宫云潇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办,导致直到现在两个人都没见上面。

    对于一个妹控来说,再见不到苏念宫云潇八成是要疯了。

    被顾之恒的话逗得一笑,想起宫云潇那抓狂的样子,也不得不点头。

    苏念微顿了一下,然后开口道:“知道了,正好我也有事找他,你们快回去吧。”

    “好。”

    *

    车里,庄海坐在后排,看着一旁盯着手机发愣的苏念,不禁眉头轻挑,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帮主,从刚刚上了车之后,你就一直都盯着手机看,你到底在看什么?”

    苏念的思绪被庄海一句话拉回,她低头在似乎想着什么,半晌唇角边闪过了一丝苦笑,合上手机便放在了一旁。

    兰辞的话还在她的脑海里回响着,她不想让金轩受伤,也不想让同人酒吧继续做哪些勾当,可是她始终想不到两全其美的办法。

    如果有些事一旦打破了平衡,她不确定这会不会引起更大的损害。

    所以这电话到底是打还不是不打,苏念到现在也没有想明白。

    她轻轻的摇了摇头:“没什么。”

    庄海面色露出无奈,苏念年纪虽小,但是不管是从谋略还是心智上,都远远超脱平常人,不然也不可能成为帮助。

    实际上他知道,苏念不说的原因,估计是因为他不能帮上什么忙,既然这样,他就只有是无声的支持,等到苏念,什么时候需要帮助,他随时可以准备着。

    车子的速度很快,不过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停在了魔界的门口。

    “季晨,去火车站把程言他们接回来吧,不用去训练场了,直接会房间里好好休息一下,你们也是。”

    苏念走下车,便回头嘱咐着车上的几个人。

    程言恐高做不了飞机,只能选择做火车回来,子旭和李博一路陪着倒也是舟车劳顿。

    季晨对着苏念点了点头:“知道了帮主。”

    话音刚刚落下,季晨开着车便离开了。

    只是,还不等苏念走进魔界,身后便传来一阵熟悉的有些担忧的声音。

    “这一天除了会担心别人,你就不能多担心一下自己吗?小小年纪非要学的这么成熟吗?”

    宫云潇站在魔界门口,一脸怨念的看着苏念的背影。

    虽是这样,但是眼里的担扰和心疼,却是毫不掩饰。

    他算是明白了,自己天天心里装着这个丫头,可是这个丫头心里装的是全世界,根本没把他放在心上,也亏得他天天来这酒吧,就为了看这个妹妹有没有回来,能够第一眼看到这个让人不省心的妹妹。

    苏念心里微暖,可看到他这个样子,还是忍不住嘴角微微一抽,她缓缓回过身便看到了身后一脸怨念的宫云潇。

    她嘴边露出一丝笑意,红唇轻启,声音带着些软软糯糯之色:“哥~”

    一声“哥”的尾音拉得老长,声音软糯可爱,叫的宫云潇整个心都快要化了,即便是有怨气在听到这一声哥之后,也都在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宫云潇没好气的白了苏念一眼,但到底是没气的,他伸出双手对着苏念便道:“你个臭丫头,过来让哥看看你。”

    苏念眉眼一弯,抬起步子便朝着宫云潇走了过去。

    “哥,让你担心了。”

    宫云潇轻哼一声:“还知道让我担心了,你自己好好数数,我都多少天没看见你了?我让你在缅甸的时候看到顾之恒告诉我一声,你忙忘了我原谅你了,结果倒好,回来之后连个人影都不见,你说,你到底想干嘛?”

    苏念耸了耸鼻子,“我就是,太忙了吗,哥,你最近怎么样啊?”

    “还知道问我啊?”宫云潇‘切’了一声,拉着苏念的手便朝着魔界里面走去:“我倒是没什么事,该忙的事情都忙得差不多了,就是爷爷最近总是问你,只是可惜啊,我这个做哥哥的即便是和妹妹在同一个城市里,还要承受着异地的痛苦,根本见不到面,我要怎么和爷爷汇报你的行踪?”

    苏念眼底闪过一丝愧疚,想来也有很久都没有给宫爷爷打过电话了。

    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忙成这副模样,却好像什么都没做成,依旧还有好多的事情的等着她去做。

    “我一会给爷爷打个电话。”在宫云潇的面前,苏念从那个叱咤风云的帮主,一秒变成安分守己的乖巧妹妹。

    这一路被宫云潇牵着走到大堂里,在魔界巡逻的弑神盟小弟都不禁一个个睁大眼睛。

    敢这么训斥帮主的,也就宫云潇了。

    “你啊,还是歇歇吧,这个时间爷爷在睡午觉,你赶紧给我睡一会去,坐了那么长时间的飞机不累就怪了。”宫云潇推着苏念百年朝着楼上的房间走去,眼底满满的都是心疼之色。

    苏念心底闪过一丝暖意,视线的余光里都是宫云潇担忧的神色。

    出门在外,最让人窝心的便是家里还有一个人亲人在时时刻刻的挂念着自己,担心着自己的平安。

    就在这时,忽然之间苏念脑海一闪,脚步一顿张口便道:“哥,我有件事忘记和你说了。”

    听到苏念开口,宫云潇手上的动作一顿,“什么事情?”

    苏念转身,拉着宫云潇便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轻声道:“哥,去哈市之前秦宇宁就让我和你说一声,那天你看到的都是误会,只是一直没见到你,就没来及和你说。”

    只是,让苏念没想到的是宫云潇听到秦宇宁的名字,脸色变色一沉,冷哼一声:“误会?什么是误会,我眼睛长在脸上是摆设么?是他让你来做说客的,你不如去问问他,现在他还有没有那个脸,来让你当说客!”

    宫云潇的话语让苏念的眉头狠狠一皱,如果单纯只是那天在办公室撞见了两个人抱在一起,宫云潇不可能会发这么大的火气,难不成她离开的这几天出了其他的事情?

    “这几天发生什么了?”

    宫云潇冷哼一声:“他和那个女秘书的事情,现在你随便去问,没有人是不知道的,妹妹,我告诉你,我不管你和秦宇宁是怎么认识的,但是,从今往后你不许和他再有来往,否则别怪我对你发脾气!”

    一番话语下来,宫云潇的脸色变了又变,让苏念心底的不安却是越加的强烈。

    “秦宇宁到底怎么了?”

    “停职了。”

    “什么?!”苏念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看着宫云潇一脸的不可置信,这才短短几天怎么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

    看苏念如此大的反应,宫云潇的眉头不禁微微一蹙:“妹妹,这件事你就别管了,我自有处理的方法,你先回去休息,剩下的我来处理。”

    苏念眉头一拧,沉声道:“哥,如果我告诉你,秦叔叔不会做那样的事情,你信么?如果说这一切都是误会,你有没有想过要怎么处理?”

    宫云潇脸色一怔,苏念如此严肃的神色就能证明一定的问题,只是,一想到那些照片,还有他的亲眼所见,他就没有办法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念念,你怎么会这么信任他?”

    苏念长叹一口气:“哥,我认识秦叔叔的时间比你要长,他是什么样的人我是清楚的,难道你就一点不相信妹妹的眼光么?我虽然不知道秦叔叔做了什么事情,但是,我能保证,他绝对不会做过分的事情,即便是做了,也有不得已的苦衷。”

    听着苏念的话,宫云潇抬眸看向一脸认真的女孩:“念念,你真的愿意相信他?”

    苏念重重的点头:“嗯,哥,秦叔叔的官职你先保留好不好,给我几天的时间,让我来调查一下这件事,若是真的将一个清正廉洁的官员撤掉了,只会是整个A市的损失。”

    对于秦宇宁,她自始至终都是相信的,别忘了,最开始认识秦宇宁也是因为宫成宪,宫爷爷相信他所以才选择和他见面。

    保秦宇宁不仅仅是因为苏念的自身原因,更是因为整个A市的百姓,她留在A市的时间不会太长了,只要她参加高考,去了京都,那么这个A市她便不一定会回来了。

    宫云潇沉吟半晌开口道:“好,既然你想调查我也不拦着你,看在你的面子上,秦宇宁的官职我暂时保留,但是,如果你查不到证据,或者说这件事根本就是真的,那”

    “那我会带着秦宇宁亲自过来和你道歉。”苏念沉声道。

    宫云潇轻叹一口气,“念念,我不是要你的道歉,唉,算了,你先去查吧,不对,你先去休息吧。”

    “不了,我不累,哥你在这休息一会,我去看看秦叔叔。”

    这件事不能再拖了,在去哈市之前她就感觉到秦宇宁身边的秘书是不简单的,只是,她没有亲眼见过毕竟没有办法确认。

    但是,从宫云潇的只言片语中,她就能够确定,这个秘书一定不是简单的人物,短短几天的时间能将秦宇宁从那么高的位置上拉下来,如果说没有猫腻,苏念压根就不信。

    可是,这个秘书这么做的原因到底是为什么?

    既然秘书喜欢秦宇宁,在私下偷偷勾搭就好了,秦宇宁若是也有意,包养也是可以的,只要不公之于众这个小秘书就可以过上相当好的生活。

    可是,一旦将事情闹到,闹到明面上,秦宇宁的官职会丢,这个女秘书的脸面也会不保,这么损人不利已的事情这个女秘书为什么要做?

    和宫云潇说了一声,苏念开车便去了秦宇宁的家。

    只是,让苏念没有想到的是,这件事影响之恶劣已经超过了她的想象。

    秦宇宁住的位置并不是什么高档小区,也只是中等偏上的小区而已,可是,没想到的是,苏念的车开到小区门口便进不去了。

    不是因为门口的保安拦截,而是因为秦宇宁的家早就被一大堆狗仔围堵得水泄不通。

    而此刻,秦宇宁的家窗帘拉的严严实实,从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丝毫的景色。

    苏念眉头轻皱,索性将车子扔在一旁的停车位,自己从小区的后门走了进去。

    *

    此刻,秦宇宁的家里,窗帘紧闭,偌大的房间里没有丝毫的光线,不知是为了节省还是怕外面的人看到异样,而不顾一切的过来敲门,甚至,破门而入。

    秦宇宁坐在沙发上,原本的一头黑发白了半边,唇角上的胡须冒出,好像也有几天没有整理过的样子。

    沙发上,铺满的都是凌乱的报纸,虽然日期不同,但是,在报纸的板块上都不尽相同的写着“惊!市长竟在办公室做出这样的事!”;“不为人知的A市市长”;“市长和秘书的那些事。”

    秦宇宁一双眉头在苏念离开后就没有松开过,眼睛下的黑眼圈马上就能和动物园的熊猫相比了。

    就在这时,秦翔宇从一旁走了过来,弯下腰便将沙发上的报纸全都捡了起来,看着沙发上的秦宇宁,冷声道:“这点小事就把你击败了吗?你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爸,你能不能让我在你身上看到一点希望!”

    秦翔宇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看着秦宇宁眉眼狠狠皱起。

    听着儿子的话,秦宇宁平静无波的眼眸似乎惊起一丝波澜,终于缓缓抬头看向对面的儿子。

    “你,相信爸爸吗?”声音一出口,是沙哑,难听的声线,这样不吃不喝几天,秦宇宁整个人都颓废了不少。

    一听到秦宇宁的动静,秦翔宇眉头紧皱,端起一旁的水杯便递给了秦宇宁,“我从来就没有不相信过你。”

    “苏念去哈市了,等她回来一切都会好的,如果你现在都放弃自己了,你让苏念怎么救你?”如果不是因为秦宇宁的事情牵连太大,他也不会到现在连手机都不敢开,没有办法联系到苏念。

    他不知道苏念什么时候会回来,他听着苏念的话,没有私自去找那个女人,可是没想到接下来的几天那女人竟然机关算尽,将所有人甚至她自己都算计了进去,打的他们措手不及。

    秦宇宁长叹一口气,唇角闪过一丝讥笑之色,半晌缓声道:“这件事闹得这么大,官职停了,名声毁了,苏念那丫头要怎么救我,还能救得活吗?”

    就在这时,忽然一道声音从窗外响了起来。

    “我说救得活就救得活,只要你没做过,那女人对你做的事情,我让她百倍千倍的换回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