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天眼商女 > 第316章 我还要参加高考
    “那人是谁?”苏念不禁好奇。

    她自己是什么情况,自己最清楚了,秋琴只生了她一个,没有哥哥弟弟啊,怎么可能会和她长得如此相似?

    要知道弑神盟的弟兄对她极为熟悉,能让这些兄弟认错的,想来十分也有七八分想象了。

    顾之恒眉头轻挑,抬手便揉了揉女孩的头:“名叫卿言,年纪和你相仿,应该比你大不了两岁。”

    卿言的身份特殊,加之他根本没有时间去调查,所以也没有办法给苏念一个准确的答案。

    “卿言。”苏念饶有兴趣的念叨着这个名字,和自己长相相似,要是有机会她也想见见。

    顾之恒轻笑一声,一语道破苏念的想法:“一定会有机会的。”

    对于卿言,顾之恒就是有莫名的感觉,这个人对他和苏念一定是有帮助的。

    苏念勾唇一笑,仰头看向顾之恒:“但愿吧,既然兰辞不知去向,那邪修盟这里,就我……”

    这边,苏念的话语还没说完,门外忽然传来一阵空气波动。

    这股气息波动之快,即便是苏念和顾之恒都不禁瞳孔微缩,猛然转过头看向房门的方向。

    忽然,空气中出现一道波动,下一秒,一身黑色休闲服的男孩,便凭空出现在了房间中。

    “邪修盟没有人比我更熟悉。”一道低沉沙哑的声音从男人的口中传出,只是那男人的视线却一直盯着苏念的方向。

    那眼神里的缱绻,留恋,怀念,满满都是。

    这人出现的一瞬间,房间里的众人刹那间蓄势待发,修真者灵气在手,武者全身警戒,只是,还不等出手,顾之恒便直接抬起了自己的手掌,示意众人并无危险。

    苏念身体猛地一震,看向眼前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人,如今却变成了如此模样,她的心底说不难过是假的。

    “薄…瑜然。”

    叫出名字的那一刻,薄瑜然的眼角不禁微微一动,周身的危险气息也被这一声柔柔的喊叫尽数卸了去。

    “念,苏念。”薄瑜然哑然开口,唇角闪过一丝苦笑,现在的他是不是没资格去叫她念念了?

    一个名称而已,苏念倒是不在意,脚下的步伐朝着薄瑜然的方向便走了过去,却没想到薄瑜然这一次却张开了双臂。

    对着站在面前的苏念,轻声道:“我,我可以抱你一下吗?就一下。”

    眼前的薄瑜然小心翼翼,满是小心的神色让苏念的心底微微一疼,轻笑一声,便直接抱住了面前的薄瑜然。

    虽然顾之恒在身后,可是苏念知道,之恒没有那么小心眼。

    这个久违的怀抱,却让苏念没有感受到丝毫的温暖,扑入鼻息的是满满的凉气,这种凉气不是风尘仆仆的气息,而是从内而外的凉气,由体内而生的。

    似乎感受到了苏念的情绪,薄瑜然只是轻轻抱了苏念一下,便将人推开了。

    “我的身上很凉吧,你还是别离我太近了。”薄瑜然苦笑一声,继续道:“自从A市离开,没想到再一次见面,我却变成了如此模样,苏念,你还愿意当我朋友吗?”

    面对苏念的这份小心和谨慎,如果被邪修盟那些长老见到的话,定然会惊掉下巴,这还是那个疯了一样到处要杀人的恶魔吗?

    被薄瑜然推开,苏念唇角微微抿起,看向对面的人低声道:“瑜然,对不起。”

    对不起,因为当时的能力太低,根本救不下你;对不起,让你变成了如今这幅模样。

    这一声对不起,薄瑜然自然明白苏念的意思,无奈道:“你能来京都就已经出乎我的意料了,不是说过不让你来吗,怎么就从来没听过我的话?”

    这话一出,站在顾之恒身边的温锦程眉头微微一挑,抬起手肘碰了碰一旁的人,一脸惊讶道:“喂,这你都站得住!”

    温锦程自然是相信苏念的人品的,当然也是相信顾之恒的魅力,可是,对于这个未知的生物,他不大了解的人,在他眼里那就是危险!

    顾之恒懒得理温锦程,只是抬步便走到了苏念的身旁,对着薄瑜然便道:“念儿的安危我会守护,不会有事。”

    言外之意,没必要听薄瑜然的话,既然念儿想来,那他就陪着,定然会护她周全。

    这句话说得还算客气,可是,薄瑜然却听出了话语里满满的宣布主权的意思。

    他从来没有否认喜欢苏念,可是如今,苏念为修真者,顾之恒也是修真者,可是偏偏他是邪修,这两者相比,谁更合适站在苏念的身边很明显。

    薄瑜然他从来也不是那种人,对于苏念他可以一再的变幻自己的底线,只要苏念开心一切都好。

    没有接顾之恒的话,岔开话题直接便道:“刚刚来的时候听到了你们的交谈,邪修盟我比你们要熟悉,回去也更容易,如果你们相信我,这件事可以交给我来做。”

    苏念转头看了看顾之恒,却没有犹豫直接道:“我相信你。”

    “瑜然,你是怎么出来的?”苏念好奇问道,要知道那天带走薄瑜然的两位长老修为并不低。

    薄瑜然轻笑一声,轻描淡写道:“走出来的啊,难不成还是爬出来的?”

    再说,爬出来的人也有,不过不是他。

    苏念嘴角一抽,知道他不想说也没有逼着他,“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说到这,薄瑜然眸色微微一暗:“找了你好久,直到你的气息出现。”

    从邪修盟出来的日子也不短了,可是每一天他都在寻找着苏念的气息,偌大的京都他翻了几遍,可就是找不到。

    好在今天的他没有放弃,否则,再错过不知下次见面是何时。

    薄瑜然的轻描淡写,一语带过,不意味着苏念是如此去想,忽然之间苏念脑海人影一闪,便道:“你有没有去看看他?”

    “谁?!”薄瑜然眉头轻挑。

    “陈叔叔,陈辉。”看着薄瑜然的模样,苏念就知道怕是邪修盟的那些人根本就没有告诉他陈辉还活着。

    果真,听到这句话薄瑜然身体猛地一颤,“你说什么?!他活着,他还活着?!”

    薄瑜然的话语一落,不等苏念和顾之恒开口,门口处又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

    “自然是活着,为了他那张被只剩下一半的脸皮,为了让他活着,为了让你还有一丝活下去的希望,苏念顾之恒,哦,对了还有温锦程和后面那些兄弟可没少帮忙,这么多人都出马,我要是还救不活陈辉,我也不用活了!”

    苏念唇角轻挑,看着依靠着门框的兰辞,眼角带笑:“你终于浪够了?”

    兰辞嘴角一抽,没好气的瞪着苏念:“会不会说话?我这是调查结束,荣耀归来,真是的。”

    说着,兰辞白了苏念一眼,便直接朝着房间里走去,他累了得休息一会。

    兰辞一番话可把薄瑜然炸的不轻,虽然兰辞没说几句,可是在邪修盟里呆了那么久,要是再不知道脸皮丢掉的含义他也就白活了。

    脸皮对于一个邪修来说有多重要,他总算是知道了,想取别人的脸皮,那被获取的一方定然是要死的,还从未听过有活下来的案例。

    这其中做了多少的努力才将陈辉的命救下来不言而喻,而薄瑜然也知道,定然是看在苏念的面子上,否则这些人又怎么会帮他?

    不管怎么样,这些人都对他有恩!

    看着薄瑜然微微颤抖的模样,苏念这才轻叹一口气:“回去看看陈叔叔吧,他一直在等你回家,我们这里不急。”

    薄瑜然抬头深深的看了苏念一眼,这才重重的点了点头,转身那一刻,便消失在房间中。

    这些天在搜索苏念气息的时候,他都刻意的去避开之前他们的住所,他知道陈辉死了,为了保护他而死,他不想靠近那个地方,他就怕回忆起那些伤心的回忆。

    可是,没想到今天不仅见到了苏念,更让他知道陈辉还活着。

    薄瑜然离开,顾之恒和苏念的视线这才放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的兰辞。

    “自己回来的?”顾之恒眉头轻挑,淡声问着。

    兰辞白了顾之恒一眼,“要不然呢?你还想见谁?”

    “你知道我说的是谁。”顾之恒挑眉。

    说到这,兰辞这才想起来,只不过眼神却瞬间盯到了苏念的脸上。

    刚刚回来他便感受到了苏念的气息,说不激动是假的,可是在外面站了一会知道她并无大碍,心情也就缓和了下来,只是,一提到卿言,兰辞就下意识的看向苏念,自言自语道。

    “别说,这么看也还是很像,怎么会有这么像的人?”说道后面,兰辞忽然提声道,“苏念,你真的没有什么同母异父的哥哥弟弟什么的吗?”

    苏念眼角微微一凛,原本她很自信,很确定,可是这一会的功夫就被人几次三番的询问,问的她都有些怀疑自己了。

    “有他照片吗?让我看看。”苏念看向兰辞轻声道。

    兰辞可惜的摇了摇头,“这个还真没有,不过,卿言那个家伙这几天应该还会过来的,他的性格根本待不住。”

    “对了,你们刚刚在谈什么?我能帮上什么忙?”兰辞挑眉问道,如果他刚刚没听错似乎提到了邪修盟。

    苏念轻“嗯”了一声,“陈叔叔那边显然放不下薄瑜然,邪修盟这边你先去帮忙看一下,有消息我们再联系,这件事还需要速战速决。”

    话音刚落,顾之恒张口问道:“沙漠那日之后,你可见到离夜了?”

    “离夜?”兰辞眉心一蹙,“他在哪?”

    兰辞的疑惑和迷茫,让顾之恒眸色微微一暗,那天他离开之后就没再关注过离夜,这人如今的去向他也未知。

    “既然任务已经说清楚了,那便开始行动吧,老大,我们先去了。”温锦程上前两步,对着顾之恒率先开口。

    温锦程离开之后,季晨带着弑神盟的众人也都相继离开。

    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顾之恒和苏念,还有羽薰儿两人以及苗家的苗宸雨。

    “我们能做什么?”羽薰儿看着苏念,开口说道。

    苏念眉头轻挑,“羽家现在如何了?”

    这话一出,羽薰儿唇角微抿,一旁的羽霄薄唇轻启:“不成气候了,现在剩下的羽家人中也只有我们二人拥有古武能力。”

    苏念心底微微一惊,羽薰儿和羽霄的淡然和冷漠,让她都不禁微微一惊,能让他们说出这样的话,想必此刻的羽家也只剩下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了。

    这一番为了温锦程两人,羽家也算是彻底从京都四大家族中除名了,不过这种事也怨不得别人,如果羽家人没有对温锦程下手,也不会有今天的下场。

    “那你们以后打算怎么做?”羽家回不去了,如今京都也是乱作一团,他们二人以后要怎么做,苏念很是好奇。

    羽薰儿不答反问:“京都邪修和天毓山庄的事情总是会解决的,到时候你们有何打算?”

    苏念轻笑一声,“回A市,我还要高考。”

    说完这一句话,苏念自己都感觉到无奈了,自从上次和班主任一别,这都不知道多长时间了,当初说好的在高考之前回去,一定好好学习几天,然后再进行考试,却没想到,这一耽误竟然直接拖到了现在。

    这话一出,一旁的羽霄几个人瞬间瞳孔一缩,惊掉了下巴。

    “你说什么?你还要参加高考?你今年多大啊?还没成年?!你在开玩笑吗?”羽霄的夺命连环问,让自己一直贯彻的高冷人设彻底崩塌。

    可是,让羽霄更在乎的是,苏念这样一个在他心里神乎其神的角色,真实身份竟然是一个高中生?!

    苗宸雨也不禁一脸黑线,“你别告诉我,你恰巧还是逃课出来的?”

    按理说这个时间是学校的上课时间,而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还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要高考了,你是打算裸考吗?”

    “……”苏念无语,要不要这么扎心?想到这,苏念转移话题轻哼一声:“你们就别说我了,既然没任务做,那不如去闭关修炼!”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人影未到声音先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