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一章 回乡祭祖
    一片废墟,连着一片废墟,呛人的黑烟笼罩整个大地,熊熊大火燃烧着。

    已经看不清房子的形状,到处是残垣断壁,不远处的大火连成片,我奄奄一息的看向那个影子一步步走近,嗓子里想喊得力气都没有,只有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个人,救我!救我!眼神里满满都是祈求,就在那个人准备抱起我的时候,一截断梁从头顶掉了下来。

    “啊……。”

    我从梦中被惊醒,满身大汗淋漓,原来这只是个梦,片刻的静坐,我努力地回忆着梦里的情景,但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那到底是什么地方?刚刚做的梦都能忘了。

    我撩开了被子,坐在床边,静静的平复着惊吓心情,窗外还是黑乎乎的。

    这个梦打破了我的睡眠,看了看放在床边的手机,四点半了,睡意全无。

    我轻轻的下了床,生怕吵醒对面屋里的父母。推开屋门,却发现爸爸已经在客厅里收拾东西了。

    “咦!爸爸,你起的真早啊?”

    “多多,你怎么这么早也起来了?不多睡会。”

    “哎!别提了我刚刚做了一个可怕的梦,被吓醒了。”

    我一边回答着父亲的问话,一边进了卫生间准备洗漱。

    “嗐!都快天亮了,还做梦?你大概是白天电视剧看多了吧?”

    “爸爸,今天我们回老家,你让我跟你一起去看看你们发掘的那个古墓吧?”

    我很好奇地满嘴吹着泡泡哀求爸爸,可他丝毫不理会我的哀求。

    “有啥看的?以前也没有见你那么热心。”

    “这次不是正好在咱们老家吗?”

    爸爸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倒是妈妈从里屋走了出来一脸的鄙视。

    “你看什么啊?一个死人的坟墓有啥好看的?又脏又恐怖,你去看啥啊?”

    我撅起嘴巴瞟了一眼母亲,不满她的说法。

    我叫李多多,20岁,大二学生,我爸爸是一名考古学家,也是我们学校的历史系教授,我妈在机关工作。

    正好这几日放假,一来回家祭祖,二来父亲研究的课题正好在老家那边有个古墓发掘,听说是五代十国的一个王侯级别的墓。

    六点多坐上了回老家的火车,因为都是秦岭北一带,所以一路上都是起伏连绵的大山比较多,村庄和城镇不多。

    父亲的老家叫李宅村,因为村里都是姓李的,传说这个村最早是一个李姓大家族依山而建的大庄园,现在早已没有当年的一点面貌,只有几座大山而已。

    早先年,父亲考上了省城的大学,这可是村里唯一一个大学生,所以父亲是整个村子的骄傲。

    上了学,父亲就回去的次数少了,父母双亡,老家里也没有啥近亲戚,但是还是有七大姑八大姨的在。

    按照父亲的说法,当年家里很穷,都是这些穷亲戚接济才能有机会上学的。

    父亲很感激当年帮助他的那些人,逢年过节总有一些亲戚来省城看望我们,回去的时候都是大包小包的带回去很多东西。

    一天一夜的火车,在加上颠簸了三个小时的汽车,才到了山边的小路。

    本来通往山脚就一条小窄路,这几年政府村村通公路的政策,倒是让这座山下的路宽阔了不少。

    远远看去,两座大山向屏障一样挡在我们面前,通往山里的路就在两座大山的中间,好似两尊门神守护着后面一片净土。

    上坡步行了没多远,便看见前面路边有一位中年女人赶着驴车在等着我们。

    走近的时候,才看清是谁,一个穿着蓝色上衣的女人。

    “她老姨?”

    “这,这是多多吧?都长这么大了,真漂亮。”

    那个女人喜悦的上下打量着我,时不时还抿下嘴巴。

    “是啊,他老姨,你怎么来接我们了?”

    “孩子来了,我当然要接一下了,几年不见都成大姑娘了。”

    父亲让我见礼,“姨奶奶好,我是多多。”

    我小时候的印象里好像有一个穿着小花褂子的女人,说话利落,走路特快,尤其是说话时跟机关枪似的停不下来,大概就是这个姨奶奶吧?别看年龄跟我父亲一样大,但是在村里可是辈分很大的。

    天色渐渐的暗下来,姨奶奶赶着驴车晃悠在山间的小路上,那驴脖子的铃铛声回荡在山谷里,寂静中一点的回音,周围有点昏暗,只有远处天边还有一点亮光看的清楚。

    经过长途跋涉终于到了村口,几个叔叔大概是爸爸的同事,跟父亲说了几句,父亲便跟着他们那边的工作人员走了,说是有重大发现。

    我则跟着姨奶奶去了他们家,别说这山里的人家淳朴的很,把最好吃的,什么花生,柿子,栗子核桃统统都拿出来招待我。

    吃了一肚子好吃的,躺下就睡着了,小息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八点了。小山村的夜很安静,我起来在小院了转了一圈,发现到了晚上天气很冷,按说才进入十月份啊。

    我想起父亲走的时候穿着一件短袖上衣,就回屋带上衣服悄悄地溜出来去找父亲。

    村里的唯一一条主路上还是有路灯的,隔着不远的距离看到山坳里有一片灯光,我猜那一定是发掘现场。

    等出了村里的路,就是一片杂草丛生的土路,蜿蜒向前,看着很近的山坳,此刻却有点遥远,我突然有点后悔自己一个人出来了。

    一路上,静悄悄的,我心里有点害怕,从来没有走过这样的夜路。四下看了看,大都是一些荒地或者凹凸不平小土包,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跟着我似的,于是我就加快了脚步,后背已经出汗了,是跑的还是吓的,反正汗毛都竖起来了,十几分钟的路硬是上气不接下气跑过来了。

    问了一个工作人员才知道父亲在西边一顶帐篷里办公,我轻轻的走进帐篷。

    咦!怎么没人?左右看了看简陋的帐篷,一张折叠床,一个桌子,办公桌上台灯亮着,这应该走不远吧?

    我在里面转了一圈,好奇的发现桌子上一块白色的方巾上放着一面类似古代铜镜的东西,我被它奇怪的图案吸引过去,像一只鸟,但又好像是凤凰,又像是传说的神鸟青鸾,还是镂空浮雕图案,这样的一面镜子让我感觉很奇特。

    我顺势反过来看到昏暗发黄的镜面,也许是经历了世间沧桑,镜面还能反光。竟,竟然有个模糊人影,难道我的眼花了?突然一道青光刺痛了我的眼睛,啊……!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怎么感觉浑身都挺疼的要命,这是怎么了?

    我揉揉发晕的头,想要站起来,只听见一声:“小姐,你醒了,你哪里不舒服啊?”

    抬头间看到的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青色的窄袖,鹅黄的长裙,那个女孩担心地看着我。

    “嘶”

    额头的疼痛拉回我的思绪。

    “你是谁啊?”

    我一边开口问,一边试着站了起来,朝着四周望去。

    女孩连忙扶着我:“小姐,你摔疼哪里了?”

    我震惊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古色古香建筑群,威严高耸牌坊挺立,还有远处恢弘阔大的广场。

    我,我这是在哪里啊?怎么这么多古老的房子?我不是在爸爸的帐篷里吗?那女孩望着我异样的神情,惊慌了。

    “小——姐,你别吓奴婢啊?”

    远处的广场上,人头攒动,地上跪着一大片人,似乎在聚会一样,看台高处有个身形高大的人站在高台之上说着什么,离得太远根本看不清衣着,也听不清讲话,但身形看着像个男人。

    我转身好奇看向身边的女孩。

    “你是谁啊?”

    “小姐,奴婢是佟青啊!”

    叫佟青的丫头面色透着掩饰不住的焦急和忧虑。

    “你叫我小姐?”

    “是啊!你是小姐啊?小姐,你别吓我,你到底摔到哪里了?”

    “我这是在哪里啊?”

    “小姐,你难道忘了我们在哪?”

    我不好意思笑笑。

    “你看那边。”

    女孩指向远处高台上的那个人。

    “你不是要看国师大人祈福祭天吗?小姐,我们是偷跑出来的。”

    “看国师大人吗?”

    我用手指指远处那个男人不可置信。

    “是啊!是啊!难道小姐忘记了?”

    我心里一阵发酸,难道我这是在古代?还,还……。?不会,不会是穿越了吧?

    我回忆着,我去给爸爸送衣服,桌子上放着一面铜镜,对,对,就是那个铜镜,我只是看了一眼,然后就……。

    我急忙四下寻找那面铜镜,地上,身上,都没有?

    “小姐,小姐,你,你在找什么?”

    “你有没有看见一面铜镜啊?”

    “什么铜镜?”

    “就是一面有手柄的镜子。”

    我比划着那面铜镜的样式,焦急不言而喻。

    “小姐出门没有带东西啊?是奴婢不好,没有照顾好小姐,让小姐从台阶上摔下来。”

    说着流下了眼泪,我见她自责,随即说道:“不能怪你的,我都不知道怎么摔下来的。”

    “方才国师大人来的时候,大家都向前涌动,人太多,你向后寻我的时候,被人挤得摔下了台阶。”

    佟青红着眼眶说道,我望着几步前的十几阶台阶无语了,我还是真倒霉啊!看了一眼那面铜镜,竟然穿越了,穿就穿吧!还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身上,小孩就小孩吧!还被生生摔下台阶,没准现在摔成了脑震荡。

    狗血的剧情居然真的发生在我身上,还真是不得不承认,这几率未免太高了些。

    佟青看着我发呆,“小姐,我们快点回去吧?要让夫人知道,我可是担待不起。”

    我点点头,只能跟着佟青回去了,我哪里也不认识,什么时代也不知道。

    我爸爸会不会发现我不见了?心情变得异常沉重。可现在又怕佟青对我起疑,发现我不是她的小姐,那就肯定完了,这倒霉的,喝口凉水都塞牙。

    至于那面铜镜,我再慢慢寻找吧!也许冥冥之中,我和那面镜子有着很深的渊源呢!来到这里还真是悲催啊!

    ------题外话------

    这一次是全新的故事,希望大家喜欢,有错的地方希望大家见谅,谢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