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二章 丹书铁卷
    广场的拐角处有几个鬼鬼祟祟的人望着这对主仆离去的背影,“嘿嘿”一笑。

    “少主,你看,她就是齐佑的千金,不如我们今晚就行动,以防耽误将军的事?”

    那个被称为少主的年轻人,眯着一双狡猾的狐狸眼冷笑了几声,匆匆走进人群,淹没了。

    这个少主的皮肤很黑,黑中发亮,瘦弱却高个,他们在人群里一点也看不出来异样。

    此时的长安。

    “急报,急报。”

    一个满脸急迫的传令官急急忙忙跑上台阶,跑进大殿,列位的各位大人都盯着他手里的消息。

    “启禀皇上,渝州告急,叛军已经连破五城。”

    下面的官员一片哗然后开始交头接耳的议论不停,似乎摇头的比说话的人多。

    “你们谁有退敌之策?不妨说出来?”

    皇上看着下面的各位大臣们,眉头紧锁,翘首企盼,可惜现在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说话了。

    太师温大人上前一步说道:“皇上,不如还是再请镇东大将军齐佑先派兵独当一阵子吧!随后再下旨让朱三的大军围剿剩余的叛军。”

    “温大人言之有理,余江离渝州最近,正好调派大军过去会省去很多的时间。”

    “对啊!齐将军现在可是刚刚封赏了大将军。”

    “目前,也知道有齐将军可以调兵去。”

    ……

    大家都随声附和着,觉得这是最好的决定。

    眼下朱三的大军还在黄河以北,再快的速度也赶不过去,这为今之计不得不再次传旨齐佑。

    大街上,这人来人往,路边的小商贩各种叫卖声,呐喊声,嘈杂繁忙。

    我紧跟在佟青的身后,应接不暇的四处瞧着,她小心翼翼地绕开人群,保护我。

    不一会大街上的人越来越多了,大概是那边的祭祀活动结束了。我好奇地看着那些人,衣着打扮有点类似唐代服饰,只是胸没有露,大多以窄袖长裙短裙为主。

    不同是裙束的比在胸下面了,而且裙带特别长,上衣的前胸处有交叉领和对襟领两种样式。

    下身的裙装各种颜色,花红柳绿,还有打着各种褶皱,装饰的样式,好看极了。

    我学的历史不精,虽然父亲是个教授,也不太清楚这个是啥时候的衣服,只能辨别跟电视剧杨贵妃那个时代的差不多,但是没有露胸,可能比唐代早或者晚些。

    男人的穿着就单调多了,样式上也是简单,大多数是大袍子,长靴子,偶尔有个宽袖外衫袍,有的人头上还带着帽子,我更加确定离唐代近了。

    人群里还有一些类似少数民族衣着打扮的人,我猜测这个地方一定很繁荣,看着还有外来人口,应该是个大城市。

    突然,远处几个人骑着马由远而近,后面还有拿着武器的士兵。我和佟青连忙避让在一边,佟青把我护在她身后,大街上的人都闪开了一个大道,几匹骑马的人领头,我猜测着这是肯定是军队,主要是都穿着铠甲,队伍很整齐。

    威武的军队呼啸而过,仿佛一阵风一般。

    我们加快脚步朝回走,从后门溜了进去,向西边的一个院子走去。

    “去哪里了?”

    我被身后大声的训斥吓到,佟青突然跪倒在地,只见一个魁梧的男人走了过了,我打量着他,一身青锦色圆领暗纹袍衫,头戴软脚帽子,身形威严似压千军万马。

    我急忙看向佟青,示意这是谁?但是看那丫头胆怯的模样,不用猜也知道是谁了。

    “将——军,奴婢知错了。”

    啊!这就是我所谓的老爹?

    “一个女孩子,不好好在闺房学习女红,天天向外跑,成何体统,不知道的还以为我管教不严,骄纵得肆意妄为呢!”

    面对着这老爹的训斥,我低着头矗在那竟无言以对。

    “这还不是老爷你纵容的。”

    忽然从北苑的长廊下走近一个妇人,言语细腻温柔,笑中带着宠爱,火红的锦绣长裙。

    “夫人,是奴婢的不是,你罚奴婢吧?”

    佟青把过错都揽到她身上,那女人看着我,眼里满是宠爱的目光。“朵儿是不是又去看国师大人祭天了。”

    “朵儿?”

    难道这个身体的女孩也叫多多?我很好奇。

    “这外面兵荒马乱的到处都是危险,你一个女孩子还是少出去为妙。”

    那个男人说出的话满满都是责备,却带中和蔼的宠溺。

    我轻轻的点点头,那个男人看我的态度还不错拍拍我的左肩,侧身闪过向北苑走了。

    夫人拉着我的手,点点微笑带着我向西院走去。

    “你父亲说的对,即使去看国师,也不该偷跑出去,身边没有个下人跟着,这万一出点事让娘可怎么办啊?”

    我心里一阵感动,虽然她只是关心这个身体的母亲,但心里还是有点温暖。

    她的话语真温柔,一点都不想我妈那样只会批评我,可我却不能告诉她,我不是她的女儿,却占据着他女儿的身体。

    进了闺房,我好奇地瞧来瞧去,新鲜感十足。房间里的摆设和用具都是上品,就连床榻的花纹都雕刻得精细优雅,看得出这家里是个有钱的大户,还是个做武官的。

    外门一个丫头而至回禀道:“三姨娘,将军大人,请你和小姐未时到前厅见客。”

    “知道了,你先退下吧!”

    小丫头走了,这个女人说了几句贴心叮嘱也走了,说的啥?我是一句也没有听见,我的心思都在这件屋子里的格局摆设。

    佟青轻轻把我扶在梳妆镜前,整理我有点乱的发髻,修饰我脸上的妆容。

    镜子里的我,居然变小了,还是十几岁的样子,稚嫩的脸上,童气未脱,五官的轮廓那么娇小可爱。

    “今年是哪一年啊?”

    “啊!”

    显然小丫头是没有反应过来,被我这一问的茫然。

    “小姐难道忘了是哪年?”

    “刚在我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到我现在还有点头疼呢。”

    “哦,哦,今年是乾宁四年。”

    乾宁四年是哪年啊?是哪朝哪代哪个皇帝的年号啊?我心里搜索着,后悔历史课没有好好听讲。即使父亲是个历史迷,可是我不是啊!我心里一个劲地抓狂。

    我发现,到了古代我成了一个白痴,一无所知,头疼得更厉害了。

    佟青整理好我的一切,换了衣服催促着我快点去前厅,怕耽误重要的事。

    出了我这个住的西院,我止步,这要向那边走啊?这个院子连接着那个亭子,这个亭子连着哪个房子,佟青只好在前面带路,我迷迷糊糊地跟着佟青的脚步前行。

    将军府可真大,没人带着真的容易迷路,呵呵,因为我是新来的吗!七拐八拐来到了前厅。

    一进门,大家一脸严肃的坐在两边的凳子上,我低着头找了一个位置,顺便悄悄的打量了一下,厅里的几个人,将军大人坐在正位右边,两个女人在下面的位置上,左边的一排坐着三个年轻的男人,其中一个帅哥还朝我笑呢!我尴尬的点点头。

    这些是他的儿子我的哥哥们?我内心猜测着,都不认识,也没有敢上前打招呼。

    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发现我和平时不一样的地方没有,他们小声的谈论着什么。

    “今天是什么大日子?这么多人在这里?”

    佟青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估摸着也就一刻钟的时间吧!外面的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进来,微微俯身:“老爷,高公公到了。”

    那个男人,现在先称呼为父亲吧!入“乡”随俗吧!

    父亲站了起来,快步走向门口,所有人都跟着从凳子上起来跟着,翘首企盼这门外走进来的人。

    “高公公,未曾远迎,失礼,失礼。”

    “将军客气了不是?杂家这是为皇上办差,怎么言辛苦二字?”

    父亲点点头,脸带微笑,一边礼让一边说着谦恭的话,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客厅。

    紫色圆领大袍,金边镶绣,笑面佛表情,看穿着不像是太监服饰,倒像是当官的衣服。

    “将军可喜可贺,这不皇上可是有圣旨下来了,嘉奖将军呢!”

    父亲跟在着高公公身后,满面春风,一干人等跪在下面,我也随着大家一起下跪。

    高公公展开圣旨,踩着鸭脖子念道:“威胜节度使齐佑,平叛军,杀逆贼,忠于朝廷,爱护百姓,实乃朕之幸,百姓之福,改威胜军为镇东军,任命齐佑为镇海、镇东节度使、加检校太尉、中书令,赐铁券。”

    “齐佑”

    “丹书铁卷”

    我脑子里一片空白,陷入了惊讶,我就算是个白痴,可多少在爸爸的耳濡目染下听过一些,现在也大概知道我穿越到什么朝代了。

    而且,我这位“父亲”,还是位历史名人,吴越王齐佑,好像是后唐到五代十国前期吴越国国君啊!这,这也太厉害了吧!太难以想象了吧!

    冥冥之中,我和历史上的吴越王是父女?还是将军的女儿?世家小姐。

    这要是到现在,我就是皇亲国戚?不,不,不我现在就是皇亲国戚,我有点欢呼雀跃,竟忘记了我占着人家女儿身体这事。

    只是现在恐怕还没有吴越王的称号,我心里更加迷茫,我怎么回去,我要回家。

    我回过神一看,大厅的人都在兴高采烈的小声议论这父亲的丰功伟绩,看来都很高兴。

    我小声的问站在身后的佟青,她低头侧耳看着我。

    “哎,这高公公是什么人啊?”

    “小姐,他是朝中皇上身边的红人。”

    “那个丹书铁卷是什么啊?”

    “将军三个月前前去平叛军,打了大胜仗,我猜,这是皇上封赏将军大人吧!”

    没有想到皇帝这么看重父亲,几个儿子更是欢欣鼓舞,他们在聊什么,我也不知道,等我回过神的时候,客厅里已经没有那个高公公的身影,只剩下自己家里几个人。

    我看着父亲手里的那块铁卷,像半个瓦片,金灿灿的,沉甸甸的。

    我大着胆子连忙凑近要拿过来看看,父亲瞪了我一眼。

    “此等功绩簿,远观即可,不得动手。”

    我害怕得没有再向前,父亲盯着那个铁券爱不释手。

    哼!不让我看,我晚上偷偷来看,心里暗想。

    父亲一定会把这个东西供奉起来的,皇上赏赐的一定是珍贵的好东西,这也相当于承认他的功勋卓着。

    对于这个铁卷,我也是在电脑里看到过,不太注意写了些什么,只是记得,当时看到的时候,好像说是免死金牌。犯了多大的事,都可以不用死,子孙也可以免死,但是好像有限制次数吧!我那是也是偶然看到的。不过好像要是造反那肯定也要死的。

    晚上,躺在华丽的锦被上,我竟然失眠了,柔软的被子,丝滑的感觉,简直太舒服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