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四章 暗处的人
    自从我被绑架后,关了数日,除了吃喝拉撒以外,也没有特别为难我的,说白了就是禁足,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突然下午提审我,押着进到一个大厅里,几个人分成两边做,最上面老虎皮软塌上坐着一个皮肤发红的中年男人,张牙舞爪的胡须有点像画里的张飞,看样子像个大官。

    一个副将说道:“假如这次能拿下渝州五城,我们和其他藩镇的势力差不多会形成三方割据的局面,就是怕,皇上绝对会先下旨让镇东先支援的。”

    “我看不必担心,镇东齐佑他还不会傻的送命。”

    “军师说下去。”

    “将军,此时镇东的大军在上一次围剿叛军上,势力大减,虽然大胜,但是伤亡严重,就是他现在有圣旨,我也有办法让他不敢动兵。”

    一旁的参将蒋辉说道:“军师说的没有错,长期以来,其他藩镇都假借讨伐叛军之名大肆的争夺地盘,有的已经吃饱吃撑了,我们现在出兵,不过是收拾残羹剩饭而已,至于其他慢慢蚕食。”

    “军师分析的不错,他们那些不值得一提,我们留着慢慢玩,哈哈哈哈,”

    “军师,听说你师弟,国师大人的势力也不小啊?你说他会不会去抢地盘啊?”

    李木玄的脸色很不好看。

    “他只不过是个小人而已。”

    我听到得糊里糊涂,什么国师大人是小人?还是师弟?

    他们几个都看向我。

    “健儿什么事?”

    “父亲大人,我有一个妙计让镇东齐佑不敢遵旨去救渝城”

    “哦,说来听听?”

    “父亲请看。”

    这个黑鬼一把抓住我拉了过来,几个人都盯着我看。

    “这丫头是?”

    “这个丫头是镇东节度使的女儿,前几天我偷偷把她劫持而来。”朱三大感意外看向我。

    “父亲不必担心,我已派人送信给镇东节度使,他女儿在我们手上,他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而且还不费一兵一卒就可以让他妥协。”

    我悲催了,这是要挟持要挟啊?

    “你们真是卑鄙无耻,混蛋,自己没有本事,抓我一样不管用,我父亲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骂着房间里的人。

    “啪。”

    我被一个人扇的眼泪流的出来,脸颊火辣辣的疼。

    “健儿这个办法甚好,只是不知道镇东节度使会不会按我们的想法去做,都说齐将军刚直不阿,铁面无私啊。”

    “父亲不必担心,我早已打听清楚,齐佑对此女甚是疼爱,况且还是唯一一个女儿,他也不是傻子,不会贸然行事的。”

    我听了更加鄙视他们,小人得志,用下三滥的手段,有何能耐?

    再说,自从被绑架过堂以后,我觉得他们这是利用我牵制我父亲,以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现在才明白不是要我命,谁也不傻,不会牵一发而动全身。

    又过了几日我被几个人押着出了城不知道要去哪里,走走停停,好像在等什么。

    这日来到一个县城,准备住店。不过奇怪是,这样小的县城只有一家客栈。

    好不容进了客栈,店家说居然没有房间了,大家都黑着脸铁青,朱健示意下人站在一旁等候,他想办法务必要住下。

    我站在一边倒要看看他怎么样才能住进去,只见黑鬼朱健走近店家捂着嘴贴着耳朵说了几句话,那个店家立马点头哈腰的一脸的赔笑。

    “各位官爷,里面请,里面请。”

    我就纳闷了不是没有房间吗?怎么还这么热情的招呼我们进去,他用的什么办法?

    小店的大厅里坐满了人,各种打扮的人,嘈杂的说话声,吧唧嘴声,上菜的叫喊声。

    吃饭的,住店了,大热天整个大厅气味还真是不好受,我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四方桌,脏了吧唧,桌面上,油乎乎的一层,我瞧着身后的那个戴斗笠的人的桌子一样都不干净。

    大概是上一个人吃完饭,这里还没有收拾干净吧。

    这怎么吃饭啊?我嫌弃的看着他,但是四周的人,也没有嫌弃的,只有我不停的在抱怨。

    这些日子我也算看透了,只要我不吵不闹他们还是放松警惕的,我一定要学乖好抓住机会逃跑。

    被马车颠簸了好几天早已累了,本想回房间洗个澡,好好休息下。可是他们都是男人,就自己一个女人,这可怎么是好?

    自己现在是阶下囚,随时被人监视,这要是洗澡之中突然有人闯进来,这不是要命吗!虽然身体是十几岁的孩子,但是心灵可是成人啊!这不是被人偷窥吗!真是处处不爽。

    朱建看我嫌弃的目光,表情不屑一顾也做了下来,大家警惕的看了看四周。

    那个领头的下人本想叫小二来换一个雅间。

    “出门在外,一切从简,大家都坐下来一起吃吧。”

    听朱健的话,几个人都坐了下来,叫来小儿上菜,简单些的,我刚要问他是如何说服老板居然能住下了。

    从外面进来一个要饭的孩子,手里拿着一个破了角的碗。头发很长,乱糟糟的有的还黏在一起,脸上乌黑嘛漆的,看不出性别,伸手向好几个桌子的人要吃的,都没有给。

    老板大概是看见那个孩子影响自己生意,就出手要撵出去,我看着那个小孩还是想在试试别的桌,这个时候,老板拿起墙角的扫把就打了过去,那孩子左右躲闪,但是还是有很多下,打在身上。

    他另一只手抚摸被打的位置,大概真的很疼。

    我看不过,站起来,大喊,“你怎么能随便打人,何况还是个孩子。”

    老板更来气了,打的更狠,一边打,一边念叨,“谁让他来捣乱,影响我做生意。”

    那孩子就在大厅里躲来躲去,转着圈,老板也追着来回打,饭桌上的人没有一个伸手帮助,好像根本不管自己的事。

    小二把菜上来一边放在桌子上,一边说:“这孩子每天都在这里要饭,习以为常了。”

    我再也看不下去,跑过去拦住老板,把那小乞丐护在身后。

    老板一看,很为难的说:“小姑娘,你快闪开,省着打到你了。”

    我没有躲开,很生气的盯着老板说:“他今天的饭,算在我头上。”

    伸手拉过那个小孩走到桌子前面坐下,那个小孩,看着我,眼神里没有丝毫的感谢之情,倒是警惕起来。

    我捡了些带肉的东西,放到他的碗里,拿了几个块饼给她,他转身却跑了,我很纳闷,连声谢谢都不说。

    朱建嘲笑的看着我,现在知道吧?好心没有好报,我嫌弃的瞪了他一眼。

    “总比你这个黑鬼,强多了。”

    那个领头的听到我叫他主子黑鬼,气的一甩筷子站了起来。

    一把抓起我的衣服,就把我提溜起来,使劲一甩,我就狠狠地摔着地上。

    我本来就很来气,被他这一吓更加恼火,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我就要跟他打架。

    那个黑鬼,这个时候一拍桌子,“闹什么闹。”

    大厅里立马鸦雀无声,都抬头看向这里,我的哭声更大了。

    “你们这群坏人,绑架我,还欺负我,我忍你们很久了,别以为我好欺负。”

    我虚张声势的大喊,我这一嗓子不要紧,那个大汉立马捂住我的嘴。不让我说话。

    我拼命的摇着头,可是都变成了呜呜——呜呜呜的声音。

    有人把我一拳打晕过去,我醒来的时候,嘴里塞着一个破布,全身被绑着。

    我呜呜的想说些什么,但是房间里的两个人根本都不搭理我,我浑身扭动想要挣脱绳子,都是徒劳。

    我瞪着那两个人,他们也不看我。

    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门打开,黑鬼端着一个盘子进来,瞥了一眼床上的我,吩咐那个两个人给我吃饭。

    刚撤掉我嘴里的布,我就大声呼喊;“救命啊!救命啊!杀人了!杀人了!”

    黑鬼脸更黑了,顺手又把我的嘴用那个破布又塞上了,我的狠命的瞪着他。

    “敬酒不吃,吃罚酒,不让你受点惩罚,你就不知道我马王爷几只眼。”

    我又被摔在那个床上,不吃就不吃,一顿不吃也饿不死,我心里嘀咕。

    我在想怎么才可以逃出去,脑子里设想着多种计策,那黑鬼不是笨蛋,不好糊弄。

    刚刚闹得这一出,想必他们一定有所防备了。

    半夜里肚子咕咕的开始叫唤,一天没吃饭了,还真是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

    我本想变化下姿势,但是觉得浑身无力,头很晕,恍惚中看见有一个人影进来,朝床边走来。

    我梦见自己睡在云朵里,柔柔的,绵绵的,软软的,我嘴还叼着一只鸡腿在笑,突然我惊醒,看了一眼四周的环境,还好没有了黑鬼的那些下人,我稍稍松了一口气。

    只见一个丫头守在我身边。

    “你醒了小姑娘,来喝点水。”

    我坐起来看着她,她端着一个茶杯,我咕咚咕咚喝了几口。

    “这是哪里?”我好奇的问。

    “这里是我家。”

    随着声音而至,一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女孩从门外进来,后面还跟着一个年轻男子。

    那女孩穿荷叶绿短打窄裙,飘丝藕白胸带,打扮像个官家小姐。

    “你是谁?我为什么会在你家?”

    “当然是我哥哥救了你,你才能在我家醒来。”阿弥陀佛,自己这几天从天上掉到地狱,又从地狱爬到人间,总算是脱离那个魔爪。

    “谢谢你们救了我。”我连忙拱手向他们两位道谢。

    那个男人抿着嘴轻轻一笑,这古代的男人都笑的那么含蓄吗?我盯着他看。

    “喂,再看就变成花痴了。”

    那个女孩打趣我。

    “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她问道,我想了一下,要不要说出名字,我现在是怕极了,接二连三的被绑架。

    “我叫多多,多少的多。”

    “这名字到是很稀奇,难得见到,不过很好记。”

    “我叫于馨,我哥哥于修,你可以叫我馨儿。”

    我连忙点点头,这女孩一点也不觉得生疏,反而快人快语,十分爽朗的性格。

    “对了,你们在哪里救起的?”

    “在土地庙旁边的小巷子里,当时看你昏倒在小巷子里,还浑身都绑着?”

    我不是被黑鬼软禁在客栈吗?怎么会跑到土地庙小巷子里,到底是什么人救了我,我挠挠了头皮,想回忆当时的画面。

    “我们当时还以为你死了,没有想到你只是晕过去了,我哥哥就把你救了回来。”

    “真的谢谢你们救了我,我是被坏人绑架过来的。”

    “那你家是哪里啊?”

    “我家、我家是…。?我也不知道。”

    我确实不知道将军府是哪里,我刚穿过来第一天,就被绑架,还有没有比我更倒霉的人啊。

    他们两个看着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那你就先在我们家住下吧!以后再慢慢的想办法。”

    我点点头,有点泪奔,这真是遇到好人了,前面的心惊肉跳我再也不不想回忆和经历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