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五章 于府家宴
    就这样子,我暂时寄住在馨儿她们家,觉得这世道不管多乱,还是好人多啊!

    馨儿的父亲是本地的父母官,府上姓于,看家世,想必她也该是世家小姐,高官门第。

    自从住下以后,馨儿对待我就想亲姐妹一样,我们两个有聊不完的话题,白天跟着她,诗书礼乐的学习,晚上躲在被子里还说着悄悄话。

    官家小姐就是不一样,隔三差五的还会有其他府小姐相邀去参加什么游园会;什么赛诗会;什么打猎比赛。

    其实我最好奇的还是打猎比赛,城外几十里的还真有一片树林,据说是为了皇上来而修建的行宫。

    至于游园会和赛诗会,多数都是一些未出闺阁的女孩子在一起比这个做诗了,比那个弹琴,什么赏花了,甚至还有一些以诗会友的相亲。

    天天跟着馨儿在一起,才见识到古代官家的小姐那真是堪比现在的白骨精。

    天天琴棋书画练着,歌舞音律熏陶着,从小就是知书达理的培养着,这样下去还有什么不会的,只怕都是样样精通吧!

    我都感叹她们学习的时候怎么就能坐的住,上学还有个节假日星期天什么的,她却每天都在探讨学习啊!

    那些东西对于我而言就是兴趣,就是一种爱好,不是毕生的目标。但是对于馨儿确实是一辈子必须学会而且还要精的东西。

    一日,听说府里来了一位京城的乐师准备教馨儿音律,我就想去见识见识这位有名的老师,听说京城这位顶级乐师以前是伺候皇上的,她的抚琴技术,美的绕梁三日,群鸟齐鸣。

    花园里还真是满园芬芳,丫鬟婆子围了一圈都是来欣赏的,那位京城来的乐师小姐倒也生的貌美如花,一席拖地白裙亭亭玉立,好不娇媚。

    刚开始我还真是听不出来她这弹的是什么,好像是大漠的烽烟,又像是高山流水,只见馨儿倒是很认真的聆听那美妙的乐曲。

    她一弹完,我便凑近馨儿身边问:

    “这弹的是什么曲子?”

    “当然是天籁之音了。”

    “这不是唬我吗?欺负我不懂音律是吧?”馨儿嘿嘿一笑。

    要说这音乐我一点不懂,那绝对是说瞎话,古代的音律和现在的完全不同的。

    不过看样子馨儿倒是很喜欢那个老师,就是不知道这位京城有名的乐师学费如何?

    第二日,听说府里来了一位贵客,我们的学习计划了临时取消了,午饭的时候,我们两个凑在小院里吃了点点心,也没有去前面。

    吃了东西,馨儿搬出房间的琴,反复练习着昨天那乐师交给他的技巧,我坐在一边看着天空发呆。

    “馨儿,除了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你还有那样东西不会?”馨儿弹琴的手忽然停了下来,高兴的脸上,突然平静下来,叹了一口气。

    “你以为我愿意什么都会吗?母亲从小到大给我请了很多老师,从小我就接受很多教育,为的是将来有一天,婚配到一个好的官宦人家,这样对父亲的仕途才有帮助。”

    我恍然大悟,原来古代的皇室公主,官宦小姐,学这样的原因,都是为了有个好婆家啊?甚是悲哀,童年自己不能选择,快乐不能自己选择,就连爱一个人,结婚,都要听从父母的安排。

    其实现在不也是一样,门当户对的观念依然存在,古代政治婚姻总有它的好处,政治婚姻是手段,是捷径,最大的利益就是结盟的双方啊!

    “是,你生来就是为了你父亲活着的,你也是你们家族未来的希望,可你并不快乐啊?”

    “相比其他人,我很快乐。”

    她认真的看着我说。

    我有点同情馨儿,她的世界,她的一生就是为了联姻活着的,她一出生便注定了就是政治的牺牲品。

    还是现代好,有快乐的童年,有自己想做什么事,有可以相爱的人,不用事事都父母做主,馨儿虽然生活富足,奢华,不愁吃穿,教育也很好,但是这些枷锁真的不累吗?

    她看着我愁眉不展样子甚至好笑,难道我和她不一样吗?我要是生在官宦之家一样的情况,不必同情她,我窒息。

    馨儿深吸了一口气,斗转的笑了,还带着浅浅的媚。

    “其实我也是喜欢这样的生活,因为,只要足够的好,足够出色,就能站在国师大人的身边。”

    刚刚才有一点点的同情心,一点点的恻隐之心的态度,瞬间坍塌。

    “你这是啥理论,为了一个男人,把自己逼成一个高级花瓶,何况那个男人还不一定看的见你的心意。”

    她嗤之以鼻的发笑,“那你是没有发现他的好。”

    我摇了摇头好奇的说:“那个国师大人,真有那么好?那么值得你这样不顾一切努力,就是为了站在他身边?”

    馨儿噗嗤一声笑了,“多多是不是不喜欢国师啊?”

    我白了她一眼,“喜欢又怎么样,不喜欢又怎么样,我可不想为了某个人男人改变自己,何况还是那么多花痴偷窥的男人。”

    午后的阳光很暖,懒洋洋的躺在那里一动一不想动。

    “我们去花园跳舞吧?”

    “不去。”

    我有气无力的回答,馨儿一把将我拽了起来,扯着我的袖子朝外走,一副急切的样子。

    “哎,你这是带我去哪?”

    “走吧?带你去看一个人。”

    出了院子朝东没有多远就上长廊,穿过长廊就是小花园,此刻的馨儿却脸红的出奇。

    “不对,你有心事?”

    她伏在我的耳朵上说了几乎话,羞涩的脸颊粉嫩像一朵桃花盛开。

    “哈哈!原来你是去相亲?”

    “哎呀!多多真坏。”

    她立马发现我在取笑她,追着我身后要打我。

    她在后面追我,我一路沿着长廊朝着小湖边跑去,还不忘挑衅的朝她招手,一边跑还一边开玩笑的说:“小花痴来追我,快点追我啊!哈哈哈哈。”

    她却焦急的在后面好远的地方说着什么,还不停的对我摆手,我才不会那么傻上当呢!

    要是慢下来,被馨儿抓住,指不定怎么捉弄我呢?

    光顾着看后面的馨儿,前面的路上的来人都没有发现,正好撞进了一个人的怀里,那个人双手扶住我的胳膊,一阵淡淡的木质香味,首先充斥着我的鼻腔。

    这一抬头,好帅的男人,黑曜石的眼睛散发着魅惑众生的目光,棱角分明的脸庞,带着浅浅的笑,白色锦缎蟒袍一尘不染,超凡脱俗中带着孤寂的超然。

    真的像潘安。

    有人问,潘安是谁,答:我也没见过。

    他此刻也盯着我的眼睛看过来,仿佛在说哪里来的莽撞丫头。

    “多妹妹,你等等我?你跑什么啊?”

    馨儿在几十步外上气不接下气吃力的喊我,不好!马上就要追到我了。

    这是要抓住我的节奏啊!我侧过那个男人,急忙说了声:“对,对不起,对不起。”

    我跑出去很远发现回头馨儿跟那个男人在说着什么,还行礼,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我脸红气粗的跑到一个假山的后面躲起来,大口的喘着气,真的好久没有运动了。

    这几天好像胖了,我摸摸自己的腰,用袖子擦了一把脸上的细汗,微微的坐在地上休息。

    离开家,已经快一个月了,怎么也不见有人找我,按说将军女儿丢了,府里应该很着急,早该找人或者打听我的下落,怎么这么久不见有人找我。

    心里顿时十分沮丧,这要是到了现在,那二十小时都报警了,大概这个时代交通不发达吧!信息传递也很慢,一时半会找不到我也很正常的。

    我看着假山侧面的一大片花海,芍药艳,牡丹香,一大簇叫不上名字的话,错落有致,争奇斗艳的开放着。

    这个落后的时代,环境倒是很美,哪里也没有污染,但是却落后的可怕,我都快忘了玩电脑乐趣了。

    多久没有听歌了,多久没有玩微信,微博,我现在就像被丢进信息闭塞的大山里一样,我怀念我以前的生活。

    看着满园的鲜花,再也无心情观赏,特别难过。

    “你知道吗,听说国师来了咱们府上做客了。”我侧耳倾听。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我瞧见的。”

    “你在哪瞧见的。”

    “刚才我从外面回来,看见国师的马车了。”

    “你不会眼花看错吧?”

    “外面大门外,刚才好多人都瞧见国师大人了。”

    “听说国师长得很好看?俊美绝伦。”

    “你是不是喜欢上国师大人了?”

    “国师大人那是我们这些下人能肖想的吗?”

    “听说皇上有意把三公主许配与国师。”

    “啊嗯。”

    我身后有人发出声音,一位四十多岁的男人站在那里怒视着那个假山。

    “快别说了,有人来了。”

    几个丫头从假山背后走了出来,看见我,和我们身后的那个人微微一愣。

    “吴伯,多小姐好。”

    她们转身急匆匆的走了,我站在原地,看着她们,又看看身后的那个吴伯,听说来了一个国师把她们迷的都变成了花痴了,我不屑一顾的鄙视哼哼。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