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七章 路遇惊吓
    馨儿今天的应该是在花园练舞蹈,我直径跑去了花园,一片空地上,那个翩翩起舞的女孩,背对着我,绕身弯下,似一只美丽的孔雀傲娇的抖动。

    我绕过花枝,站在她的身前。

    “多多,你怎么来了?”她起身看着我。

    我一本正经的说:“馨儿姐姐,你答应我,无论将来怎么样,都要好好爱自己。”

    馨儿一头雾水的不知我何出此言,净说些遥远的话。

    “你的舞蹈很美,美的传奇,现在我再教你一种舞蹈,是我家乡的,你融合到你的舞蹈里。”

    馨儿愕然,她不知道我也会跳舞,我和她隔开一段距离,背对着站好,随手摘下一朵花,叼在嘴角。

    洁白的花香陶醉了我,伸开双臂随风妖娆,腰身轻盈地旋转起来。

    紫色的衣裙曲线优美随着我的舞动起伏,像蝴蝶般偏偏云起。我耳边仿佛能听到来自九天伴奏,伴着步步生莲的碎步,如潺潺流水的轻慢节奏,双臂的柔弱轻盈无骨,衣袖处的轻饶,我脑中回忆着那蝴蝶戏花的画面,不知道是蝴蝶深情,还是花的痴情,醉得无法自抑。

    眼前,这样的美的画面让身后每一个人着迷,这样美的舞姿,从来没有见过,仿佛九天之上,瑶池之端才有的画面,国师的眼睛一刻也不曾离开我婀娜多姿身影。

    我的思绪拉回,站定转身,顷刻间掌声响起,后面几个人于大人,国师,田七,于修,还有几个丫鬟。

    馨儿抿嘴凝望着我,眼神里似是心潮澎湃。

    “时间仓促,我只能跳一遍,你摸索着融合一下,等将来有机会,我们在一起跳。”

    “你要走吗?”

    我轻轻的点点头,看向国师,他的眼睛里投下我的身影。

    “馨儿,多多,是齐将军大人的千金,被人绑架,无意间被你哥哥相救,你们这也算是有缘啊!以后有机会,你们还会见面的。”

    馨儿点点头,她把脖子上带的一块玉佩摘下,放到我的手里。

    “妹妹此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面,这块玉佩给妹妹留个的念想。”

    我看着手里的玉佩,仿佛有千金之重,我来到这个世界,能认识馨儿还对我这么好,我眼眶湿润。

    我看见国师腰带上带着一块玉佩,跑过去伸手抓了下来。

    田七瞪着我说:“哎!你怎么……。?”

    还没有说完,国师一摆手,田七闭嘴了。

    我看了一眼田七,说道:“先借国师大人的东西用下,以后我拿自己的东西在找馨儿换回国师的玉佩的。”

    馨儿看着我的动作,简直惊呆了,她还没有见过这么明抢国师大人的东西的人。

    我把那块圆润的玉佩放到馨儿的手里,她颤抖的接过,望着我,又看了看国师。

    “等我回到家,拿我的玉佩,在换回这个国师的东西。”

    馨儿点点头,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国师的玉佩竟然到了馨儿的手里,于大人的眼睛一惊。

    这些天的相处,我和馨儿早已亲如姐妹,无话不谈,离别的泪水总是苦涩的。

    我抱着她大哭起来,大家都看着我们,笑了起来,我擦了眼泪看向于修。

    “于哥哥,谢谢你救了我,今生你就是我的亲哥哥。”

    于修点点头笑起来说:“好,我认定你这个爱哭的妹妹了。”

    他的笑总是让我很温暖,就像沐浴春风一样。

    离别总是让人不忍心,但是离别也是为了下一次的见面,当我从府里出来的时候,都已经大半天了。

    国师这次出来只是带着几个随从,只有一个人我认识,“田七”中药的名字。

    等我坐到软绵绵的马车里的后,国师说道:“走吧。”

    马车颠簸起来,我吃惊的说道:“好家伙,这马车真是豪华奢侈至极,紫色的框架,锦缎暗纹的内饰,檀香的味道,据说能坐的起马车的一般都是帝王和大官,这些可算见识了,这样的等级制度下的不一样。”

    我光顾着看马车里的内饰,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没有发现,国师大人一直盯着我。

    等我发现他盯着我的时候,这下可傻了眼,我又尴尬又失礼的脸红起来。

    “你真的是中书令齐佑的千金?”

    我撇了了一眼他怀疑的目光说道:“不是你说我是吗?怎么我不像吗?”

    我心虚的连说话声音都变得很小,他不在看我,拿起一旁的书看了起来。

    我看着书皮的楷体的三个字《千金方》这不是孙思邈的药书,我好奇的想要凑过去看看是不是真迹。

    国师大人看着我向前凑近的脑袋,双目犀利的看着我的眼睛,我被嫌弃的目光看着,只好后退靠在车厢边上,不在向前凑。

    我喃喃自语到,不让看就不让看呗,干嘛那种眼神的盯着我?好像我是个小偷一样?

    国师大人优雅的一笑,我竟然看呆了。

    “国师大人,你笑的真好看,真美。”

    他的脸色瞬间无表情,就连那抹笑,也消失了,难道我有说错什么话了?

    他继续看他的书,我靠着车厢思想云游起来。

    她这双眼睛,竟然是重瞳,难道史书说的都是真的吗?国师一边看着书,思绪回忆着师父的那些话,陷入了深思。

    我竟然靠着靠着就睡着了,全身还侧躺着,等我悠悠转醒的时候,一个被压的胳膊麻木的没有知觉。

    我坐起身,揉揉发麻的胳膊,身上的一条锦被滑了下来。我抓着锦被看向国师,他还是保持看书的姿势。

    我向车窗边挪动,撩开帘子,不远处都是一片一片贫瘠的土地,两侧树木很少,很远才有一间瓦房闪过,破破烂烂的,路上稀稀拉拉几个行人,多数都是衣裳褴褛破旧,行人的目光僵硬,暗淡,毫无生机。

    这是要去哪里?我眺望看向很远的地方。

    一个年轻的妇女左手搀扶着一个老人,步履瞒珊,而老人的手里拉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孩,面黄肌瘦的,孩子的头发苍黄凌乱,眼窝深陷。老人的咳嗽声由远至近,妇人连忙用右手顺了顺老人的后背,我看着她们向相反的地方而行,我细细打量着闪过的她们,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很沉重。

    我收回身体,坐进马车,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我猛的抓住国师大人的手问:“有没有吃的?”

    国师的目光带着询问,我支支吾吾的说:“不是我吃的,我想拿点吃的给她们。”

    我指着马车外的人,眼睛是哀求的目光。

    “防风,拿些吃的过来。”

    马车外便有人答道:“是,主上。”

    几秒钟的功夫,有人递进来一些干粮,大概是一些类似我们现在吃的饼的样子,我起身跳下马车,向后走了几步,看到已经坐在路旁的三个人。

    “那个,阿姨?”

    显然我这声阿姨,让人家莫名其妙,还疑惑的盯着我看了半天。我忙改口说:“大娘,我这里有点吃的,你们拿去吧?”

    她们接过后激动不已,眼睛微红,双手接过我送过去的东西,就下跪向我磕头。

    这架势吓了我一跳,我慌张的扶起那个妇人胳膊,她的眼睛里泪水模糊。

    我在想,只是施舍了别人一点吃得,人家对我就感激涕零,一个人在危难的时候,你伸一手帮忙,你就是滴水之恩。

    我向马车走过来,后面的妇人还是跪倒在地上,虔诚的膜拜。

    上了马车,我从车窗处看向她们,孩子脸上有了笑容,老人没有了咳嗽声,妇人眼睛里幸福的泪水,都在远远的抛开了。

    “看来你这丫头还是很有同情之心吗?”

    “那是,我可是很有爱心的。”

    我开心,不是因为国师的谬赞,而是我真的可以帮助到别人,虽然这物质东西不是我的,至少我的精神层面是值得表扬的。

    马车一直在南走,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家在哪个方向,但是我信国师大人一定知道地方。

    我吃了点东西,就又想打盹了,马车摇摇晃晃的,颠簸的我屁股都疼,但是现在最好的交通工具就是马车,而且还这么的豪华已经不错了。

    我呼呼睡去,我的睡姿很难看,来回倒腾,朦胧间好像有人替我盖被子,直到被尿憋醒了。

    我迷迷糊糊爬起来揉着眼睛说:“停车,停车,我要上洗手间。”“何为洗手间?”

    国师大人好奇的看着我问,我突然发现这是古代,不叫洗手间,真是尴尬死了。

    “我要方便下,呵呵!呵呵!”脸出奇的红。

    “田七,带他找个地方下去方便。”

    国师大人这样一说,我更觉得脸火辣辣的烧的慌,我连忙打断。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就行。”

    “蹭”的一下跳下马车,由于太猛,摔了个狗吃屎。

    我踉跄爬起来,原来外面已经快天黑了,我跑出去很远,田七在后面跟着。

    我一边跑,一边喊:“田七,你待在那别过来,我自己可以。”我一听脚步声没有了,知道田七远远看着我背过身。

    我找了一个杂草丛生的低洼小沟解决问题,心里这个急啊!等我提裤子的时候无意间瞥了一下右边,一个死人就躺在哪里,这个人身体浮肿的可怕,身上的衣服已经四分五裂,我吓得魂的都没有了,不敢再看下去。

    “哎呀!我的妈啊!”

    提着裤子就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大喊:“啊!有——有鬼啊!有鬼啊!”

    田七的动作十分迅速,三步就跨了过去,我没敢停留没命的跑,直接撞进国师怀里,我一把抱住国师的腰,闭着眼睛使劲贴近他的身体,浑身颤抖个不停。

    田七查看以后走了过来。

    “主上,是一具死尸,高度浮肿溃烂,穿着像是士兵。”

    我一听是个死尸,脸色苍白的转过身,马上爬上马车,再也不敢再下面待着,国师笑了笑摇摇头也跟着上了车。

    我蜷缩着身体把自己埋进锦被里,还是浑身颤抖,国师看向我哆嗦的身体,不知道怎么安慰。

    有战争总有牺牲,这是无法避免的事实,我之所以这么害怕,是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死尸,我更没有经历过战争。

    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梦里是战场上士兵的厮杀与呐喊,血流成河的画面,大批人的士兵倒下,满地尸体,纵横交错。

    我说着胡话,一直微凉的手覆在我的额头。

    我浑浑噩噩的被叫醒。他扶着我的后背做了起来。

    “白术,拿些水和退热的药过来。”

    我听得很清楚柔柔的说话声,但是眼睛却怎么睁不开去看看。

    他轻轻的把药丸塞进我的嘴里,一阵味苦充斥着我的口腔,随后把水递到我的面前,我艰难的咽下那苦涩的药,沉沉睡去。

    这一夜,因为路途遥远根本没有客栈,只好慢悠悠的继续朝前走,我睡的很不安稳,辗转反侧,梦里乱七八糟的画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