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倾天下:国师的小巫妻 > 第十章 国师回京
    夜里呼呼的大风像哀鸣的鬼魂叫声,我早已忘记了疲惫,忘记了痛,我只想远离这些可怕的人。

    三番五次的被绑架,我的心已经千疮百孔,然而求生的欲望逼迫自己不能这样轻言放弃生命。

    生命对我而言,不是穿越过来让我找死,难道真是要我历经磨难吗?我在心里不停的问自己。

    渐渐的我的脚步慢了下来,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累,黎明前的晨曦还是让我看清了自己所在的位置,一条土路蜿蜒在前。

    我坐下来,喘息着,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我的心还怦怦直跳,现在我不敢冒险走了,四周空荡荡的连个躲藏的地方都没有。

    赶在天亮之前,我来到一个村子,到处都是破烂不堪的土坯房,我找到一处因为年久屋顶塌陷的房子,两面都会透风,但是总比没有地方躲藏好,我观察了好久,村里就几户人家,我的心才算稍微放松下来。

    坐在地上,才发现,膝盖处血已经不流了,身上道道血迹,衣裳被树枝挂了很多大口子,好赖还能遮挡身体。

    跑到太累了,又知道这里很安全,所以我就靠着土墙迷糊起来。

    傍晚时分,外面开始下雨了,我揉揉眼睛,肚子咕咕的直叫,饿的有点前心贴后心。

    我望着雨想起了国师大人,他会不会知道?我又被绑架了,他那边情况怎么样?他亲自去感染区,会不会传染上?我不敢想象,泪水再也抑制不住。

    快两天没有吃东西了,从来没有因为饥饿而这么难受过,今天算是体验到了,是不会睡着了就会忘记饿啊?我抓了一些稻草盖在身上,这样能抵御寒冷,还能用睡觉来抵消饥饿的渴望。

    天快亮的时候,雨停了,我必须要去找吃的,不然一定会饿死的,又怕这样出去会不会在被抓?我躺在地上滚了两圈,再把一些泥巴和土混合着涂在脸上,头发扯的更乱,看上去和一个小乞丐没什么两样。

    这个村子,从东头看到西头,也不足百米,我观察了很久大街上一个人都没有,这才试着敲开一家门。

    老半天一个年龄大的婆婆拄着拐杖走了出来,他的衣服都是青色的粗布,头发花白。

    “奶奶,你能给我点吃的吗?”

    她伸出一双骨肉如柴手摸索着墙找我的位置,我连忙上前扶住那只骨瘦如柴手,原来她的眼睛看不见了。

    “孩子,来,进来。”

    我扶着老奶奶走进她的小院,院子里,杂草丛生,门窗掉落,用家徒四壁很难形容。

    “孩子你等下。”

    我站在院子里,看着这样破落的家,一个瞎眼的奶奶,她是怎么生活的?

    她从屋里走出来,手里拿着一个发黑的饼子,我跑过去接住。这饼子真的很硬,我都怀疑是不是放了有一个月了,我突然想起那时,于府的那桌专门为国师大人准备的佳肴。

    这真是千差万别的距离,一个是锦衣玉食,佳肴美味,一个是恶衣粝食,吃糠咽菜,何况还不是吃糠咽菜的,而是温饱都无法保障。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时代啊?

    我使劲咬着那块饼,可惜上面只留下一排压印,我看着这块饼,怎么都无法下咽。

    “孩子,你是哪的人?为什么流落到此地?”

    “我也不知道我是哪里人,我是被绑架了,逃出来的。”

    我又一次试着啃了那块僵硬的饼子,总算咬了一口,粗糙的颗粒能拉伤我的嗓子。

    “孩子,现在外边兵荒马乱的,你可要小心啊?”

    “奶奶,为什么你家只有你一个人,你的孩子呢?”

    奶奶叹了一口气说:“三年前,我的儿子被抓去当了兵丁,至今下落不明。”

    她揉揉发昏已经瞎的眼睛,瞳仁里已经再也没有光泽了。

    “奶奶,你的眼睛看不见?”

    “都是哭瞎的。”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去安慰她,因为失去亲人,等于失去了整个支撑。

    这种打击让这个时代的人都已经麻木,不是不知道痛,而是,你的痛和活着相比已经不重要了,都是死路一条。

    我离开的时候不知道奶奶还能支撑多久,也许只是在等待时间吧!我来到这里一个多月经历的,是我几辈子无法想象的历史时代。

    我该何去何从啊?站在岔路口看着远方,我要去找国师,对,平阳关。

    国师自从那晚接风宴以后,就不在见谢国生,谢国生的心里想,在我的地盘还是要听我。

    没准过几天你们就放弃了,这个时候一个副将跑了过来。

    “将军,你快去看看,我们大批士兵病倒。”

    “什么?”

    谢国生的脸色立马惊恐起来。

    “走,去看看。”

    看着满大营都是哀嚎声,呻吟声,马车拉出去的尸体都是一车一车的,他怎么也不相信这么快。

    “这是怎么回事?”

    一个医官跑了过来,手里的药碗都没有来的急放下。

    “启禀将军,将士们都不同程度发烧和拉肚子。”

    “瘟疫?不可能,我们的士兵不是严禁出入吗?”

    谢国生这才意识的问题的严重性,他连忙去了国师的营帐,田七和防风这几日日夜照顾白术,他才慢慢好转过来,按说国师是眦睚必报的性格,单单这件事上,国师做出了让步。

    因为有些事,并不是报仇就能解决问题的,如今这境况不知道会如何发生,眼下毕竟是求着他们而来。

    谢国生在大帐外跪了一个时辰,国师这才肯召见他。

    “国师大人,此前是下官的鲁莽,肯求国师救我军中将士。”

    “谢都尉,本尊不是医者,如何医治?”

    “国师大人,你只要能救军中将士,下官愿意亲自带兵去处理平阳关那些尸体。”

    “哦,谢将军可是说话算数?”

    “一言九鼎啊?”

    国师跟防风说了几句话,防风就出去了,谢国生有点蒙的跪在那里看着出去的人纳闷。

    “谢谢国师大人救命之恩,下官立即去准备。”

    第二天果然疫情的到控制,但是死伤在所难免,谢国生知道如果不解决平阳关瘟疫源头的问题,自己恐怕真的要命丧于此了,这不是危言耸听。

    谢国生抽调一批身强力壮的士兵,每个人事先都做瘟疫预防,带足药品和食物,这一旦进入疫区,很难再出来。

    大队人马出发不足二十里,首先便是恶臭难闻的气味,再向前走,到处都是将士高度腐烂的尸体已经变的七零八碎,满地蛆虫乱爬。

    将士们看到这种情形,低头掩鼻呕吐,完全没有预料到会是这样的场景。

    国师吩咐谢国生,让他的将士们都用浸过药水的白布捂上口鼻,穿戴好衣服,分段分工的焚烧处理尸体。

    现在是秋天的季节,满地都是枯黄的杂草丛生,至少不用担心引火的工具。

    这二十里怕是绕不开了,谢国生站在国师身边望着远处的风景,悲凉心寒的感叹着。

    “国师大人,这平阳关一带已经是座坟冢了。”

    “谢都尉,吩咐你的士兵分成两队,一对人马先开始挖一条南北壕沟,一部分人马开始分段清理现场。”

    谢国生的身体僵直前倾,脸色扭曲而凝重。

    不一会,远处出现了火光,火苗夹杂着树枝和野草噼里啪啦的烧了起来,火苗窜的老高,大火淹没了这一片逝去的英灵,带走了他们一切眷恋和思念。

    天暗了下来,起风了,这风并不很大,似悄悄送别的脚步,似亲人般的叮咛,将身后的这片故土重新粉刷,这火的脚步顺着风向渐渐的向前慢慢推进。

    大家沉默有序按着国师的吩咐干活,漫天的大火映红了整个天空,每个人的心里都不好受,作为军人,总有洒热血,抛头颅的那天,假如死后连最起码的马革裹尸都做不到,最后尸首都不能留下,所有人都无法掩饰内心的不平。

    国师简单的在地上摆起来祭祀的东西,燃香成双,祭奠亡魂,闭上眼睛念着往生咒: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有头者超。无头者升。 枪殊刀杀……。

    他要超度那些亡魂撇去业障,早登极乐,他们生前为国捐躯,死后更要有个好的归宿。

    田七看着主上的表情,瞧着眼前大火烧过的痕迹一片乌黑,死了一切化为乌有,几万几十万将士从此尸骨化作尘埃永远守护着他们挚爱的亲人,挚爱的土地。

    离别来不及细语,亲人承受着无尽的伤痛,这一刻感受不到悲伤,只是无奈。

    半个多月的平阳关之行,总算有惊无险,国师担心这边的事,快马加鞭的赶回小镇,才知道发生的一切。

    因为镇上丢的女孩都找到了,唯独少了那个丫头,徐源的家丁反复搜索了数遍,一无所获。

    国师派了很多人来回的寻找,也没有消息,恰巧京城的密诏一次比一次加急招国师回京,防风看着心里比谁都无比着急。

    白术拿着一份密函站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似乎像是烫手的山芋,田七从前厅走了出来,看见站在门口的防风迟迟不进去。

    防风皱着眉噘着嘴自言自语,“这都耽误好几天了,主上也不急着回去?”

    “防风,你站在门口干嘛?”

    田七眼神里带着询问的意思走近他。

    “七哥,你看这密函?”

    “快点进去吧!主上等着呢?”

    国师坐在徐源的前厅一边和徐源聊着什么,一边等待消息。

    这已经是派出去第七波人马了,还是一无所获,田七呈上密函,防风焦急的看着国师,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主……。”

    田七摆摆手示意防风不要说。

    田七说道:“主上,陛下的密诏已经五天了,要不你先回京看看发生什么事,这边的事让属下继续寻找,最近朱三的行动我们不能放任,还是要提醒陛下早作打算。”

    国师何尝不知道河南一带,朱三的动向,只是现在朝中还有谁可以依仗,他拖延回京就是要看看那些大臣的如何处理。

    “防风,收拾东西,明日回京。”

    终究是不能再耽搁下去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